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安水城的海神大庙被牛头马面……

    咳,被修罗族拆了后,就顺势进行了一波扩展翻盖。

    如今海神与龙族的关系已非初时,龙族为了表达对海神的感激,直接动用龙族工匠以及众多虾兵蟹将。

    仙力法力加持下,仅仅花费了半个月,就盖起了安水城的新地标建筑——新海神大庙。

    大庙规模翻了数倍,更为庄严肃穆,又多了几分富丽堂皇。

    龙族按照李长寿的安排,将主殿改成了三进式。

    前殿为海神殿,有海神像、大护法像、真龙护法柱等等;

    香客拜过海神后朝左右绕行,便能进入更为庄严的中殿,其内高悬凌霄宝殿画像,凌霄宝殿中端坐着那位看不清面容的三界天帝。

    拜过天帝画像再绕行,便进入了后殿,此地布置简单,只有一张太极图画像悬挂正中。

    ——李长寿倒也想过,直接临摹度仙门内的圣人画像,但又怕凡人冲撞了圣人,故只是用太极图代表人教道承。

    太极图之后,才是海神庙真正的核心,挂着圣人笔墨、和有一缕太极图威能的内堂。

    此时惊动李长寿神念的那白衣青年,正在独自站在角落中,欣赏着那些出自龙族大师之手的壁画。

    众多前来拜祭的香客也都会下意识忽略掉他的存在,不会用目光打扰……

    而此地神使、庙祝,此前都得了李长寿的叮嘱,遇到‘神仙异人’也不会多加阻拦。

    白衣青年显然心情不错,来了此地之后,嘴边的笑意就未曾褪去过。

    因海神教最近这十年流传出的故事体系中,浓墨重彩宣扬了‘天帝’的角色,现如今前来海神庙拜祭的香客,大多都会去中殿拜祭天帝像。

    不止如此,这些壁画的内容也焕然一新,将‘海神如何如何’,都换成了‘天帝命海神如何如何’。

    当然,那些《海神与西街王寡妇的不可不说》等加料趣味野史版,不可能改成《天帝命海神与西街王寡妇不可不说》。

    细节,方显用心。

    白衣青年看的正兴起,一缕传音自后堂处传来,带着几分匆忙之感。

    “小神拜见陛下!”

    白衣青年闻音转身,见到了那熟悉的清瘦老神仙。

    李长寿端着拂尘快步而来,不顾那些香客的错愕、神使的惊讶,径直对着白衣青年做了个道揖。

    白衣青年摆摆手,传声道:“凡人面前,不必多礼。”

    李长寿却是轻轻皱眉,忙传声问:“陛下,您怎么……真身下来了?”

    “天庭无事,下来走走,”玉帝轻笑了声,“换个清净之地相谈。”

    李长寿侧身做请,引着玉帝去了后堂。

    此刻,李长寿仙识仔细探查,才发现在高空中远远地停着几片白云,东木公带着大批兵马在上面老老实实等着。

    应该是被玉帝下令不可跟随。

    后堂主位入座,神使端来香茗,李长寿亲手奉茶,自是不敢失礼。

    玉帝笑道:“爱卿你这神庙修的越发不错了。”

    “上次有邪魔侵袭,打坏了这处神庙,也是龙族帮忙修缮,”李长寿含笑站在一旁,略微欠身,站姿外松内紧。

    “哦?这是何事?”

    “是修罗族……”

    当下,李长寿将上次修罗拆家之事详细说来,玉帝听的一阵皱眉。

    确实是该皱眉。

    妖族、修罗、鸿蒙凶兽……

    西方教展露出的边角势力越来越多,若不论圣人老爷的实力,以及圣人弟子的差距,西方教整体框架已是十分‘庞大’。

    而这些边角势力,还是西方教可以随意舍弃的棋子,都覆灭了,也不会伤到西方教筋骨。

    玉帝叹道:“若让西方得龙,吾天庭怕是永如虚设,万幸有长庚你相助。”

    李长寿笑道:“陛下,小神并未做什么,不过是天庭得势当兴,陛下当入主三界。”

    “哈哈哈,是太清师兄的照拂才对。”

    玉帝大笑了几声,随即就对李长寿轻轻眨眼。

    李长寿不由有些皱眉,回了几下眨眼。

    玉帝点点头,又眨了眨眼……

    李长寿低头沉吟几声,心底一阵无奈。

    玉帝陛下这次下来,竟是为了去找那陆压的麻烦,而且还是颇为自信,只要找到陆压,就能随手咔嚓。

    这……

    玉帝道:“长庚爱卿,不如带吾去四海巡查?”

    “陛下您如何能轻易涉险?”

    这白衣玉帝轻笑道:“怎么,爱卿莫非觉得,上古巫妖大战,妖庭妖皇只是躲在天宫之中?”

    “这个,”李长寿略微沉吟,心底却是禁不住嘀咕了句。

    小豹豹的天道毒奶这么强?

    刚立起了陆压道人的牌位拜祭,这边玉帝就亲自现身,要去找陆压道人的麻烦。

    这么搞下去,封神大劫岂不是要重改剧本?

    “陛下,”李长寿传声道,“小神斗胆,有一二谏言。

    陛下您想视察生灵疾苦,体察三界之忧,这是您的悲悯之心,小神为天庭臣属,不应阻拦。

    但陛下关系到天庭威仪,关系到三界安稳,更关系到天道之运转。

    还请陛下以自身安危为先,以三界大局为重。”

    “善!”

    白衣玉帝也是面露正色地答应一声,眼底多是舒适。

    玉帝又道:“既如此,那就不必多耽误,咱们这就动身?”

    李长寿笑问:“陛下您是想雅致一些,还是想正式一些?”

    “寻那妖族余孽只是其一,吾也刚好外出走走看看,解解乏闷,”玉帝笑道,“不如就寻一叶扁舟,随波而行,自在安乐。”

    李长寿躬身领命,请玉帝陛下稍候一二,立刻让神使布置。

    待李长寿跟着玉帝在安水城闲逛了一阵,驾云去了海边港口,那里已经有一艘数十丈长的木船停留,其上候着几位老乐师,几名安水城中当红舞姬……

    与此同时,高空云上。

    东木公用仙识注视着下方这般情形,顿时叹了口气。

    ‘陛下最信任的已是海神……’

    ‘明明是贫道先的……’

    ‘唉,陛下身边的位置,已是换了新人……’

    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得旧人哭。

    就听一道传声入耳:“木公,别杵着了,玉帝要在四海泛舟玩乐,你快挑选几位修为高深的天将换好衣物,前来护持左右,此时不争功,更待何时?”

    东木公精神一震,暗赞一声:

    ‘海神,贫道兄弟矣!’

    当下,木公点出几名天将,各自换上长袍短衫,朝着海面落去。

    他们等在了木船的前路上,待木船开到此处,东木公行礼请罪,顺势也就上了木船看舞听曲儿、咳,贴身护卫玉帝。

    李长寿的海神神力,今日终于有了用途。

    ——驾船!

    远在度仙门内的本体处,元神握住海神神权宝器,纸道人顿时也得了海神神力加持。

    调起一股海水,将这艘木船包裹,略微悬浮于海面之上,疾飞时无比平稳,船上之人也不会察觉到任何风浪。

    船舱中,那些凡人乐师用心奏乐,舞姬翩然起舞,都未曾失仪失度。

    大家都有安水城户口,谁还没见过几个神仙?

    更何况,他们加钱了!

    船舱虽然也算宽敞,毕竟只是凡间之物,并不算太讲究。

    在主舱中只有一方矮桌,玉帝坐在主位、李长寿与东木公左右相陪,与那几名舞姬也只能保持半丈的距离。

    李长寿也知,玉帝并非下来闲逛,而是等自己的计策等的有些着急,亲自下凡想去找陆压道人的不痛快。

    故,这海船沿海飞驰,赶往西海。

    最起码,也要去上次遇到陆压道人之地,陪陛下……意思意思。

    路上,玉帝与自己这两位重臣,谈起了近来比较活跃的几名天将,给他们安排下晋升之职。

    他们说话时,那些乐师和舞姬,只能感觉到这几位神仙在笑着交谈,却无法听到他们在具体说什么。

    本来,这三位天庭君臣之间的话题都还算正常,但不知怎么,说着说着,话题就被引到了王母娘娘身上……

    “长庚,”玉帝略微皱眉,“王母近来有意在瑶池办一次蟠桃盛宴,这次不同于往次,想邀一些三教仙人。

    这也是王母一份心意,想借蟠桃宴之事,让咱们天庭在三教仙人那,多些份量。

    此事你觉得如何?”

    “这事……”

    李长寿沉吟几声,细细思量。

    他很想说一句此事不妥。

    请三教仙人来天庭享用蟠桃,于天庭而言,好处只有两方面——稍微增加些三教仙人对天庭的好感度,略微增加天庭在天地间的存在感。

    但风险却是十足。

    三教仙人此时大多对天庭看不上眼,觉得天庭不过是道门所立,三位圣人老爷都在天庭之上。

    若天庭过于注重形式、提天帝尊位,很容易就惹恼一些三教圣人弟子。

    只要少许言语讥讽,这事可就闹大了。

    更别说,还有燃灯道人这般,有可能想看天庭与道门闹翻的‘伪大佬’存在。

    李长寿道:“陛下,小神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哦?”玉帝笑道,“那长庚你觉得,何时才是举办蟠桃盛宴的时机?”

    那自然是要等桃熟了、劫完了、猴生了……

    咳,玩笑,玩笑,这并非一档子事。

    “分封四海龙族,起天庭声威,”李长寿道,“小神觉得,那时才可算是时机成熟。”

    玉帝闻言眼前一亮,点头称善。

    一旁的东木公则是老老实实听着,也没什么发言的打算。

    李长寿当下与玉帝细细言说龙族之事的后续发展,此时他们已经掌握了部分主动,不必非要等西方教出招。

    但这事不能太紧,一步步稳妥套龙才是上上之选。

    乐声漫漫,觥筹交错。

    这艘海船在李长寿的海神神力加持下,很快就飞过五部洲西南拐角,进入了西海之地。

    正与李长寿相谈甚欢的玉帝突然挑了挑眉,笑道:“长庚,西北方向三万六千里,那里好像有几个龙子在玩乐。

    刚好,趁这般机会,吾去看看龙族这几个太子德行如何。”

    李长寿笑着点头,心底却是一阵嘀咕。

    龙子聚会?

    为何敖乙未曾告诉自己此事?

    此时也并非想这个的时候,李长寿立刻调整了这木船方向,朝玉帝所说方位赶去。

    而玉帝也来了兴致,“来,来!

    吾与木公稍后就扮作你的辅神,你可莫要点破了吾这身份。

    今后既要用龙族,吾怎么也要探探他们的底、心里有数才行。”

    李长寿解释道:

    “陛下,龙族自远古而来,背负业障,族人大多醉生梦死,尤其是以几位龙族太子最为严重。

    根据小神了解,敖乙算是龙族太子中最为上进的。”

    “敖乙确实是个不错的苗子,日后可堪大用,”玉帝陛下点头道了句,随后便催促李长寿换座位。

    李长寿硬着头皮坐了下来,玉帝当下隐藏自身气息、敛去天帝威严,功德不显、气运不露。

    玉帝又让东木公化作一中年男人的面貌,才继续与李长寿聊天谈话。

    李长寿:……

    这位陛下,纯粹就是下凡溜达,顺便看能不能遇到陆压的吧?

    这事,他也帮不上龙族什么,全看这几个龙子如何表现了。

    要是刚好遇到什么不堪入目的情形,那也不必帮龙族圆什么,毕竟龙族上天之事,对天庭、龙族而言算是双赢的一场合作罢了。

    木船疾驰,三万多里匆匆而过。

    远远就见一座数百丈直径的巨大海贝漂浮在海面上,其上宝光闪耀,成群的海女漫舞,乐声飘扬百里。

    一名名仙蛟兵在边缘排列,面朝大海,面容肃穆。

    在这海贝仙船东侧,有十数只矮桌,其上摆着珍馐美味,一旁都有美姬环绕,十多个青年、中年面容之人,在此地饮酒作乐,已是有些放浪形骸。

    “咱们真要去?”

    李长寿小声问了句。

    “去,”玉帝陛下眯眼笑着,传声道,“爱卿快放出气息,看他们如何反应。”

    这属于‘钓龙’吧?

    李长寿心底一叹,也并未多做旁事,将自己的气息与神力波动散发了出来,远远地惊了他们一下。

    然而,这一惊,倒是真的炸出了一条大鱼。

    “哈哈哈哈!”

    在几位龙子侧旁的矮桌上,一名面容清秀的青年长身而起,双目之中精光绽放,气息死死地锁定在了李长寿身上,嗓音直穿万里。

    “海神竟主动来寻,当真让我省了不少心力。”

    这熟悉的气息……

    这略带傲然的嗓音……

    李长寿略微皱眉,已经认出了这家伙。

    鸿蒙凶兽,六翅金蝉。

    “海神,可愿与我再谈一次?”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