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之前是没有对比,李长寿知牛头马面实力强劲,但也没想到他们能……

    这么强。

    八臂修罗在幽冥界这么没牌面的吗?

    牛头马面一登场,一名八臂修罗直接被打进地下,其他三名八臂修罗顿时没了之前那一脸冷酷的杀神模样。

    修罗强不强,李长寿不敢下定论,肯定是不弱的。

    但巫族的高手是真的猛!

    元神道炼气士若实力强横,可以体现在威压、道韵这些方面;

    肉身修行者的强横,大多藏在肉身上,只是给人一种,这是个壮壮的壮士之感。

    李长寿此刻表面十分平静,但心底却是感慨万千。

    遥想当年,六圣未出,巫妖乱战,上古大世该是何等的璀璨!

    不过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牛头马面用‘参见’二字,李长寿觉得有些不妥,他与这两位巫族高手虽都是在‘天道事业编’,但暂时还不是一个体系。

    李长寿笑道:“多谢两位道友前来助拳!

    我正愁这些修罗会伤到城中凡人之事,幸得两位道友出手!”

    他这并非客套话,打心眼里感谢两位突然从天而降的头套高手。

    但这话落在牛头马面耳中……

    二巫男扭头看了眼海神庙外围的漫天仙兵,又看看眼前这一群老神仙皮化身……

    这海神,纯粹是在照顾他们面子嘛。

    牛头马面对视一眼,隔着皮套眼神交流了瞬息。

    巫族规矩,面子都是打出来的。

    牛头抱拳道:“海神且等,我们去收拾了这些修罗余孽!哞!”

    马面也道:“平日他们躲在血海,也是找不到机会抓他们!咴儿!”

    “有劳二位出手!莫要让这些修罗伤及无辜!”

    “中!”

    二巫答应一声,豁然转身,目露凶光,两股血气如狼烟一般,天地为之色变!

    那三名八臂修罗,一见牛头马面要动真格,几乎在瞬间有了决断——

    战略转退!

    一名八臂修罗转身朝海神庙外冲去,其他两名直接撞向了地面的裂缝!

    就听哞、咴儿两声,牛头马面留下两道残影,极快的消失不见!

    而李长寿化身下方,石质台阶瞬间化作粉末,但只波及了大概十丈见方的区域……

    好惊人的力道控制。

    赞叹归赞叹,李长寿出手也是丝毫不慢。

    拂尘一甩,火力全开!

    地下,十几名纸道人涌向裂缝底部的乾坤挪移阵,堵住对方逃生路径。

    空中,漫天仙豆兵万箭齐发,一颗颗豌豆射手齐齐前呸!

    十八名老神仙皮纸道人冲天而起,地面出现一股股旋风,一缕缕无色无味的毒粉卷去空中。

    李长寿的心神之力瞬间拉满!

    若是在上古修罗一族鼎盛时,修罗是血战到底、百死不退的代言词,稳居上古二线种族‘就是刚’排行榜前列。

    但后来,老祖倒了、首领挂了、公主跑了、血海枯了、轮回立了……

    他们现如今慌忙跑起来的样子,像极了生活。

    只不过,能逃出去的,不过十之一二……

    仙豆兵的饱和火力打击,对四臂、双臂的修罗众而言,着实太过凶猛。

    正此时,李长寿忽听砰砰几声巨响,就见海神庙大殿前的地面剧烈震颤,大地裂开数十条缝隙,连带周遭民居、院墙齐齐倒塌。

    地崩石碎间,拳影腿影爆闪,那四道魁梧的八臂修罗被打的冲天而起!

    【幽冥升牛霸】、【地马流星腿】!

    被打飞的这四名八臂修罗,浑身各处透着强悍的力道;

    但这些力道都朝着空中爆发,显然是牛头马面领悟了李长寿‘不伤及凡人’的指导精神,将力道控制在了垂直方向。

    紧接着,两道残影自地面轻轻闪烁,瞬间出现在了百丈空中,又将这四道身形拦下。

    牛头铁拳,马面飞腿。

    两位巫族高手看似只是轻描淡写的挥拳、踢腿,却打出了漫天拳影腿影,连带着还有一声声满是节奏感的“哞”、“咴儿”的呼喊。

    四只八臂修罗,其实也并非毫无反手之力……

    起初,这四名八臂修罗各自爆发出一股股强悍的气息,想奋力挣扎,但他们出招的速度、力道,与牛头马面的差距十分明显!

    可巫族战法岂是浪得虚名?

    一步被压制,再无翻身机!

    转眼间,两位巫族高手不知出了多少招,乾坤不断动荡,高空云雾崩散,四名八臂修罗的身躯被一点点拆碎……

    牛头的嗓音从空中传来:

    “海神大人!您要活的还是死的!”

    “两位,除恶务尽!”

    “啥意思……”

    李长寿:“灭了他们!”

    “好嘞!”

    牛头大笑着答应一声,与马面一左一右在空中现身。

    随之,牛头顿足、马面翻身,二巫前冲猛怼,身形似慢实快,拳脚力大势沉!

    少顷,空中炸开漫天血雨,四名八臂修罗,迅速被两位巫族高手撕成碎块……

    场面略显凶残。

    立刻有一只只纸人开始忙碌了起来,将这些血块、以及那些修罗众的残尸迅速聚融。

    牛头马面还不闲着,身形直接冲向上方,如虎入羊群,迅速清理着空中那些被仙豆兵包围的修罗众,顺便砸碎了那十六口旋涡。

    李长寿仰头看着这两道身影……

    肉身修行哪家强,地府幽冥找巫将!

    片刻后,牛头马面各自跳了回来,衣不沾血、拳脚无恙,对着李长寿嘿嘿直笑。

    李长寿笑道:“二位还请殿内小坐,我先处理了这些尸身,安顿好后事,再好生招待二位。”

    牛头忙道:“您忙,您忙!”

    随之,牛头马面就老老实实朝着前殿而去;

    然而他们刚走两步,就听‘吱呀’两声,海神大庙前殿摇摇晃晃,像是喝醉的醉汉一般,坚持了几个瞬息,又轰然倒塌!

    一股灰尘扑面而来,让牛头和马面当场石化。

    “牛,怎么办,这大殿的地基,好像是咱们刚才不小心碰坏的。”

    “嘘!小点声!

    这怎么敢认,你赔的起啊!”

    李长寿忙道:“这大殿年久失修,本来就要翻盖了,不打紧、不打紧,两位还请在此稍等。”

    还好,后堂安然无恙,应该是被太极图护住了。

    李长寿立刻开始收拾残局,一边动用八道化身,引着漫天仙豆兵朝南海而去,驰援众龙族护法;

    一边让四只纸道人站在那堆成小山的尸身前,抬手喷出一股股三昧真炎,同时开始了标准化尸身处理流程。

    待三昧真炎燃起,十数颗摄魂珠滴溜溜的旋转,纸道人拿出梆子、招魂铃、木鱼,敲敲打打,口诵经文。

    因与西方教关系日渐紧张,往生咒已被李长寿换做玉清安魂咒。

    反正都是为了处理残魂。

    这场面,对李长寿而言,自然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一旁牛头和马面,却是看的津津有味。

    牛头抱着胳膊,嘀咕道:“海神大人这弄的……挺有仪式感啊,哞。”

    马面拿着自己的小梳子,梳理着自己柔顺的马鬃,“修罗们又开始不老实了,看来是又恢复了元气,回头还是要提醒下族内。”

    “放心吧,大巫祭啥不知道?咱俩回头喊上哥几个,去血海里面逛荡几圈就行了。”

    “也对。”

    李长寿在旁走来,笑道:“血海与地府依然还是有战事?”

    “差不多每隔万年就干一次架,”牛头搓着大手,嘿嘿笑着,跟李长寿说起了地府战事。

    不多时,那边的真炎已经渐渐熄灭。

    李长寿将大半心神,放在了早已等在一旁的纸道人身上,抬手轻轻一推……

    这手感,这空气微微的阻力,这袖袍晃动摩擦手臂时的柔软,这灰烬飘飞而起时心底的踏实、安稳之感。

    啊,舒坦。

    ……

    “大巫?”

    南海某个角落,海底一处火山边缘,坐在山脚阴影中的金蝉子闭目皱眉,清秀的面容上略带疑惑。

    这个海神,怎么跟巫族还有关系?

    作为鸿蒙凶兽,当年被巫族捕猎的物种,金蝉子对巫族有一份难以言喻的厌恶,也有几分忌惮。

    他清楚地记得,在龙族被天道镇压于四海,凤族死伤殆尽,上古百族刚要兴起的那段岁月,巫族是何等的强悍,何等的凶残,何等的……

    能吃!

    众多在上古时栖息在洪荒大地上的凶兽,被巫族逼的逃出了洪荒,遁入了混沌海中。

    如今,北洲巫族应已半废,也就地府阴司还有巫族高手残留……

    “莫非,地府也有意倒向天庭?”

    金蝉子仔细思索着。

    这个海神对天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若是能将海神的本体找出来,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天庭就没了多少威胁,接下来自己能立功的地方,也就更多一些……

    只不过,这个海神藏的太深,又有太清圣人庇护,这想法也只能是想法,难以付诸行动。

    金蝉子透过无边海水,看了眼南海上空浩浩荡荡而来的仙豆兵,冷哼一声,站起身来,随手对着面前的海水一划,身形迅速消失在火山边缘。

    这次试探,所得甚少,所见都是些花里胡哨。

    ‘我倒不信了。

    海神你能躲得了一时,还能躲得了一世!’

    ……

    南海突然出现的这场大战,来的快去得也快。

    待龙族大批高手来援,仙豆兵左右包抄,在南海埋伏阻击真龙护法的修罗族,也是被迅速全歼。

    龙族自然无比震怒,但四海与血海相隔甚远,龙族此时也无法对幽冥界发兵,只能不断对李长寿赔礼,说他们护卫来迟云云。

    李长寿反过来宽慰领队前来的龙族长老,只是展示了下海神大庙的惨状;

    龙族长老当场拍板——重修海神大庙,规模增加十倍,再布置各类防护阵法,龙族大批工匠明日就赶来相助!

    虽说如此,李长寿还是有些吃亏。

    三万仙豆、毒丹毒粉的损耗,换来的,只是区区四颗血煞宝珠……

    ——这是八臂修罗的血煞净化,三昧真炎都无法烧动。

    如果不是李长寿由丹道推演出,这四颗宝珠可以炼制出对付金仙境的毒丹法器,他可当真是亏大了……

    与牛头马面相谈一阵,李长寿也排除了此事是地府在算计的可能。

    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事又是西方在背后搞鬼。

    他们应是想敲山震虎,给自己来点硬的,毁自己大庙、灭自己化身;

    但没想到,半路里杀出两位憨壮士,将这群修罗轻松击溃。

    跟在师祖师父身周的纸道人,继续假装闭关;

    度仙门收徒一行,此时已经到了俗世中,正在观察师伯转世身的品性、资质……

    那边也不用自己多忙什么,只需保持警惕就够了。

    海神庙后堂中;

    李长寿拉着牛头马面闲谈说笑,并投其所好,命赶回来的神使找来城中最好的十位厨子,烹饪一顿肉食大餐。

    面对李长寿赠给的灵石宝材丹药,牛头马面故辞不受,连说“这是应该的”、“海神大人您太客气了”、“我们拿这玩意也没啥用啊,神力都是天生的”。

    但当一份份烧、烤、煎、炸出的美味,被端上来……

    他们头套都湿了……

    半天后,十位凡人大厨累倒在了灶台前,两位巫族高手拍着自己浑圆的肚皮,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牛头嘿嘿笑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个,海神大人,您忙着吧。

    如果没其他事,我们这就回去了。”

    李长寿笑道:“两位不如在这里痛快吃上数月!人间美味多不胜数!”

    牛头嘀咕道:“这个味道虽然好,但口感还是不如……”

    一旁马面抬脚踢了牛头一下,后者连忙嘿嘿直笑。

    他们两个本来就是顺着井口钻过来的,没跟地府那边打招呼,也确实不能在外久留。

    李长寿心底对两位巫族高手颇为感激,牛头马面临走时,命神使买了大堆简单烧烤就能食用的肉类食材,塞满了几只储物法宝。

    巫族虽元神微弱,但普通的储物法宝还是能打开的。

    牛头马面接过这份沉甸甸的礼物,顿时热泪盈眶,当场就把海神当成了交了心的兄弟,真过命的交情!

    “海神大人,有事您就在城隍那边招呼!随叫随到!”

    “我们会看好血海那边,绝不让他们再出来骚扰海神大人!”

    李长寿除了多谢,也不知该多说些什么。

    此前答应过牛头马面,去北俱芦洲看看巫族部族之事,也要尽早提上日程了。

    他有时是稳了一点点,但良心还是有些的。

    送走牛头马面,李长寿继续忙碌海神庙重建事宜,并在心底开始计划,该如何反过来敲打敲打西方教边缘势力。

    来而不往非礼也!

    人善被人欺,妖善被仙骑!

    自己如果表现的太软弱,反倒不符合如今的局面。

    嗯,他们海神教郑重承诺,一般情况下,不动用‘赵大爷’这种杀伤力太大的法宝。

    李长寿如果没记错,西方教还有一批深海大妖作为手下……

    天庭,也该提振提振声威了。

    然而李长寿也没想到的是,刚送走的两位巫族高手,拐了弯……

    朝东胜神洲飞去。

    “牛,咱们怎么才能找到那位海神的朋友李长寿,刚才为什么不问海神这件事呢?咴儿!”

    “马,你好意思跟海神说,我搞坏了你的神庙,吃了你的、拿了你的,还要去坑你朋友啊?哞——”

    “可是,我们只是去找一些调料……”

    “你觉得那般美味的调料,成本可能会低吗?先想想,咱们有啥东西,能换这些宝贝吧。”

    “长期投胎快捷通道?”

    “嗯,这个倒是不错……”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