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轮回有六道,修罗占其一,又称之为‘魔’道。

    修罗一族本是血海之主冥河老祖造化,当年冥河老祖效仿女娲造人,以大法力造就了修罗一族,想借此成圣。

    只可惜,天道当时并未认可,冥河老祖造化修罗道之事,就成了……

    自己给自己捏了一堆陪玩。

    顺带一提,冥河老祖造化的最强的一批修罗,除却四大首领、四大修罗将,就是七十二位修罗公主。

    而且修罗族是出了名的男的凶恶、女的貌美……

    啧,这种事,也是不能细品。

    且说今日打上海神教的十二名修罗族人,修为其实并不算太高;

    一名女修罗喊了那句‘出来受死’,李长寿就自殿内而来,一甩拂尘,身形傲然而立。

    暗中,一缕缕毒粉已在地面钻出,无色无味,静静缠绕在这十二名修罗身周。

    因为不知道修罗族抗药性如何,李长寿特意加重了几倍的药量。

    而稳妥起见,李长寿考虑到修罗族生活于血海之中,本身或许就已万毒不侵,三十六只微型杀阵,已是在随时激发的状态……

    因李长寿自身度过了金仙劫,这些毒粉、毒丹,甚至这一批纸道人,都已是淘汰品,此时用再多也不会心疼。

    什么热血对战、险死还生,对李长寿而言,基本不太可能发生。

    【不上头】是他的服务理念;

    【敌强我跑】、【敌弱我打】是他的服务宗旨。

    坚持用最直接的真理解决敌人,并附赠一键扬灰殡葬服务,更是他一贯的生活态度!

    像什么【死于话多】、【莲香洗浴】、【大声喊出自己的招式名】……等等庆幸,在他这里都不太可能出现。

    所以……

    那十二名修罗刚刚踏过海神庙大门的废墟,后面稍弱的八名修罗动作整齐划一,朝着前方无力的扑倒;

    那四名生有四臂的修罗族,只来得及扭头看同伴一眼,就直接软倒在了地上……

    地面立刻钻出了四名身强力壮的纸人壮汉,要将这些半死不死的尸身聚在一起,迅速消灭。

    突然间,李长寿眉头一跳,低头看向了那被之前刀芒劈开的地面裂痕。

    四只纸人壮汉立刻朝着角落退去。

    这裂痕下方出现了乾坤波动,显然是有高手在暗中施法,打开了挪移门户。

    这高手是谁?

    李长寿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金蝉子;

    他在东海大战时,暗中清楚地看到,金蝉子颇擅乾坤道术,可直接在海底划开乾坤,遁入虚空。

    但此时,直接点出西方教,是颇不明智的。

    李长寿心境依然十分淡定,立刻对着推到庙外的神使们下令,疏散凡人。

    哪怕此地大庙毁了,只要不增业障,对自己来说也不算损失。

    裂缝中传来一阵锁链摩擦岩石的噪声,大地开始震颤,四道浑身缠绕着漆黑锁链的雄壮身影缓缓从裂缝底部飞出,就像是从大地中爬出的妖魔。

    这是四只八臂修罗,各自气息都堪比人族金仙境初期炼气士!

    不仅如此,天空中出现了十六处血色旋涡,旋涡之中飞出一道道身穿战甲的修罗族男女,修为自天仙到真仙不等。

    李长寿定睛一瞧,果然是男凶、女美……

    咳,这个不重要。

    只是转瞬,海神庙空中已站了数百道血色环绕的身影,那十六处血色旋涡正在缓缓旋转;李长寿的目光,却一直紧盯着那四名八臂修罗。

    李长寿淡然道:“修罗一族,就不担心被贫道日后清算吗?”

    一名银发八臂目中满是死寂,依然用不太流利的洪荒通用语,低声道:“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

    海神,借你性命,一用。”

    话音落下,空中泛起了一束束血色光亮,那是上千把兵刃在汇聚修罗之力,一股股气机锁定在了殿前的老神仙上。

    他们,都是没有感情的杀戮行者!

    此身生于杀戮,凝聚血海之力,锻铸修罗之身,今日要屠灭海神,让修罗族重……

    “且慢!”

    李长寿突然开口大喝,浑身上下燃起火焰,身体瞬间被三昧真炎吞噬,转眼成灰烬!

    空中各处即将出手的数百修罗众,以及地面上那已是准备挥舞锁链的四名八臂修罗,此刻不由齐齐一愣。

    自焚了?

    一群修罗面面相觑,他们在血海中久经百战,各类凶兽、凶鬼杀了不知多少,但这种还没开打就直接焚了自身的……

    修生仅见。

    一名空中的女修罗用修罗族的语言问:“将军,我们怎么办?”

    为首的八臂修罗将领开口道:“这是化身,去抓一些人族过来,用人族凡人的血污他的神像,逼他本体现身。”

    “是!”

    当下,立刻就有几名修罗在空中转身,要朝着安水城俯冲;

    但一声轻笑实时地响起,传入了这些修罗耳中……

    “别白费功夫了,你们莫非不知,这里只有我的化身?”

    话语声中,李长寿的身影在殿中漫步而出。

    刚才虽然没听懂修罗语,但他大概体会到了对方是什么意思,不出来也不行。

    他此时为的,只是拖延时间;

    ——安水城中,他的神使以及守备海神庙的凡人兵将,正快速将海神庙周遭凡人疏散。

    此前李长寿就充分考虑过各种情况,这种紧急疏散也提前演练过许多次。

    凡人们虽然被修罗气息惊动,大多有些慌张,但整体逃命速度并不算慢,也不存在老幼被遗落的情形。

    而当李长寿这具纸道人在吸引众修罗注意时,在海神庙外围,一处处树荫中,已是不断有手臂从树干中冒出,偷偷放下一颗颗注满仙力的仙豆……

    大殿前,李长寿继续与这群修罗扯皮:

    “各位就这么甘愿被当棋子来用?

    听听那天边的龙吟,龙族高手已在驰援来此地的路上。”

    那名为首的八臂修罗迈步向前,大地在他脚下不断震动。

    “棋子……

    总好过,弃子!”

    修罗将领无神的眼眸中突现厉芒,左右各有两条粗壮的手臂鼓起,一根碗口粗细的漆黑锁链如蟒蛇一般,对李长寿的化身激射而去!

    这一击只是试探,力道并不算强。

    李长寿的眉头舒展,宛若闲庭漫步般向前迎出几步,手中拂尘轻摇,画出了一个不规整的圆圈,圈内浮现出一张红、蓝交替的阴阳图,稳稳地挡在那锁链之前。

    阴阳图轻轻一转,那根夹带着万钧巨力的锁链直接软了下去,无力地砸落在了殿前台阶上,发出一阵叮当响动。

    李长寿这具纸道人缓步向前,每走一步,脚下就有一朵洁白莲花明灭;

    七步过后,已是屹立于殿前半空。

    一阵微风吹过,束起的白发伴着拂尘的细尖轻轻飘舞,宽袖白袍也在随之晃动。

    这个老神仙凭空而立,面对数百修罗众,犹自谈笑风生,不急不缓地说道:

    “贫道给各位道友两条路。

    今日就此退去,我不会追究你们扰我清净之事。

    今日执意进犯,他日我自会去血海,找你们修罗众清算此事。”

    “战!”

    一头八臂修罗仰头嘶吼,漫天修罗众手中兵刃再次闪烁光亮,一股股惊人的血煞气息冲天而起,安水城上空一片阴沉!

    “确定要战?”

    正当那四名八臂修罗要同时动手,李长寿突然轻笑了声,心底多了几分自信。

    无他,此时凡人已退的足够远!

    这声轻笑在天地间回荡,安水城的大地之中传出轰隆隆的响动,一根湛蓝色的光柱突然从海神庙墙外十丈处冲天而起!

    左右间隔不过三丈,又有两根光柱破地冲天!

    瞬息间,三百六十五根光柱环绕在海神庙外围,将数百修罗众围困在海神庙内,如囚牢一般!

    在这光柱之外,身穿甲胄的仙兵或是自地面凝成、或是自地下钻出,手持大盾、长弓,一排排地冲天而起!

    数百、过千、数千……

    三万!

    霎时间,仙盾如墙,箭矢如林!

    攻守转眼异位!

    不知如此,在海神庙前院的墙头上,一只只豌豆射手摇晃着它们简单却柔韧的身躯,酝酿着一波‘乱呸’!

    此时,再看李长寿的身形,依然是悬空在殿前而立,却是那般气定神闲。

    殿中又有金光闪耀,一名又一名白发苍苍、相同面容的纸道人迈步而出,各自气息勾连,隐隐排成了某个战阵!

    “道友,”十八道纸人分身的嗓音混在一处,“不出手吗?”

    这,就是海神主庙的部分防备力量。

    当然,跟小琼峰的防御体系远不能相提并论。

    ……

    其实到此时,李长寿心底还是不愿爆发大战,现在不过是以进为退,让这些修罗知难而退。

    空中的那些修罗无所谓,挡不住仙豆兵一轮齐射。

    但这四位八臂修罗,若是在安水城发疯,城中凡人怕是会死伤无算。

    业障跟量劫,那就是一对姘头!

    咳,就是关键很深的意思。

    而且自己一人无法控制这么多仙豆兵,只能简单下令让他们齐射、阻敌,根本不可能阻住这四名八臂修罗……

    龙族的众高手应是被埋伏了,西方教的算计,不可能留下如此大的破绽。

    引这四个大块头去后堂,借太极图威能将其灭杀?

    如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

    能看出,这些号称‘魔’的修罗众,此刻也被漫天豆兵唬住,毕竟面对百倍于己方的敌人,大部分修罗众都察觉到了生死危机。

    那四名八臂修罗也有些动摇,显然在进退之间不断犹豫。

    没办法,眼前这阵势,当真太唬人了。

    他们完全不知,接下来还可能有什么没见过的阵仗……

    李长寿心底,已是出现了一幅幅预设的画面,如何后退、如何引敌、如何灭敌,如何将斗法余波镇压在此地,方案已经大概齐备。

    然而,李长寿和在场修罗众所不知道的是……

    空中那十六处血色旋涡中,最角落的那只旋涡后,正有两对贼亮的大眼,注视着此刻海神庙中的情形。

    这两对大睛的主人,正发出阵阵“喔喔”的赞叹声。

    这是两个壮实的身形,尚且远在幽冥界的血海边缘,正蹲在一口血光缭绕的【井】前;

    井中就是安水城海神庙中的情形。

    俩壮汉身后,横七竖八躺着满地的修罗众,绝大多数修罗已是不活,身上各自有一个恐怖的拳脚印记,还有几个最后一口气没吐完,正哇哇的吐血……

    只听这俩壮汉嘀咕道:

    “马,海神好厉害。”

    “牛,我觉得这已经不需要咱们出手,那几个八臂的修罗,肯定不是海神的对手。”

    “话不能这么说,咱们要不出手,怎么跟海神大人凑近乎,你还想不想要那些美味了?

    外出打猎竟然也能碰上了这种事,这是机缘懂不懂?今天咱哥俩,怎么也要在海神大人面前露两手!”

    两人嘿嘿笑了几声,各自看了眼手中这食之无味的烤凶兽肉,禁不住又嘶溜了几声。

    他们又低头盯着看了一阵,左边的壮汉突然笑道:

    “哈哈!要打了要打了!那几个老修罗开始聚力了!准备出手!

    一二……砸他丫的!”

    这两个壮汉默契十足,几乎同时甩出手边几道事物,径直扔入这口血井!

    这一批特殊的暗器,包含且不仅限于,几大块烤肉、一个烧烤架,以及某个头颅状的不知名物体……

    “娘嘞!我头套!”

    再看安水城海神庙!

    那四位八臂修罗齐声怒吼,已是下决心继续与海神一战。

    八只大脚齐齐发力,将地面踩出连串的大坑,三丈高的魁梧身形同时跃起,朝李长寿那十八道化身扑去!

    李长寿瞬间做出应对;

    十八道化身各自拉开架势,半数后退、半数左右闪避,一道道仙力极速汇聚,化出鸟、兽、虫、鱼诸多异象,朝这四道雄壮魁梧的身影迎击……

    突然间,头顶出现奇异的破空声,海神庙上空的乾坤,竟出现一缕缕微弱的皱痕!

    李长寿立刻捕捉到了四道流光落下,精准砸在这四名八臂修罗的背部!

    这四名修罗将领应声而倒,仿佛被四只大手摁压在地面,溅起漫天碎石……

    整个海神庙大地下沉了数寸,地下传来阵阵轰鸣。

    什么情况?

    几个意思?

    而当李长寿看到,那四个将八臂修罗击倒、却依旧各自完好的物件,额头瞬间挂满了黑线……

    那是,两块羊腿大小的烤肉,一只满是油渍的烧烤架,以及一只栩栩如生的‘牛首’……

    “海神莫急!我来助你!”

    就听一声呼喝,角落中的那口血色旋涡中钻出一道血芒,几乎瞬间落地,凝成人形、站在了一名挣扎着要站起来的八臂修罗身前!

    来人抱着胳膊,抬起修长的大长腿,又随意落下,凭空凝出一只十丈长短的土黄色【大脚】,将这头八臂修罗直直地踩在地上,让它整个身躯印入大地中……

    大地又是一阵轰鸣摇晃,全场静寂无声;

    其余三头八臂修罗像是见鬼了一般,直接向后跳出数十丈。

    轻描淡写制住一头八臂修罗的来人,轻轻晃了晃自己的马脑袋,那一撮被梳理到一丝不苟的鬃毛,竟是一顺到底,透出满满的自信。

    地府,马面。

    然后马面不着痕迹地,将地上的‘牛首头套’摄到手中,朝着空中扔去。

    又一道血芒自角落的旋涡中钻出,精准地撞在那头套上,落地时已将头套穿戴完备,与马面一同跳到了李长寿面前,抱拳行礼。

    “地府勾魂使者,牛头!”

    “马面!”

    齐声道:“特来参见!”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