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常言道,人在海边走,哪有不失足?

    只是李长寿也没想到,自己前脚刚跟云霄仙子告别,后脚就被碧霄和琼霄给绑了,带回了此前藏身的荒岛……

    荒岛边缘,一条游鱼甩了甩尾巴,混在了鱼群中,朝着远处缓缓游去。

    岛上,就听咔嚓两声,明晃晃的金蛟剪,在那被困缚的‘少女’面前晃了晃,这纸道人苦笑了声,自行燃起火焰,又在火焰中飞出一缕青烟,凝成了李长寿的身形。

    他刚现身,就被那根金光闪闪的灵宝绳索捆住了身形。

    看着左右这两位道门前辈、截教高手,李长寿当真有些疑惑不解。

    这俩坑货……

    咳,这两位可爱的仙子,在搞什么架势?

    一身罗裙的琼霄眯眼轻笑,纤指捏着她自己那光滑的下巴,似乎在盘算,该如何折腾李长寿。

    穿着一身浅蓝短裙的碧霄,却是蹲在李长寿自燃的纸道人旁,看着只剩下的那一小撮灰烬,眼底满是惊奇……

    纸人套纸人,纸人何其多。

    这一幕,她见过!

    琼霄抬手布置了几层结界阵法,李长寿静静站在沙滩上,静静等两位大佬开口。

    “你……嗯哼!”

    琼霄清清嗓子,背着手走到李长寿身周,围着他转了两圈。

    “海神,李长寿,人教弟子,天庭重臣……对吗?”

    李长寿缓缓点头,温声笑道:“前辈可有何指教?”

    琼霄挺胸抬头,淡然道:“今天请你过来,也并不是想为难你。”

    李长寿:……

    这都直接给他捆上了还不是为难!

    如果自己没看错,这绳子应该是后天灵宝吧?还是很极品的那种!

    “我会简单问你几十个问题,若你如实回答,我自会放你离开,还会给你几件宝物,算作对你修成金仙道果的贺礼。”

    琼霄哼了声,小手伸向一旁,碧霄立刻扔过来了一颗浅绿色的宝珠,。

    琼霄又道:“这是真言宝珠,自可分辨你话语真假。

    若你敢说假话,小心我金蛟剪无情!”

    李长寿:……

    大姐您这故意凶巴巴的模样,就差把‘这颗宝珠就是吓唬人的’写在了脸上。

    正常的逻辑,如果真的有这种宝珠,不应该是放在袖中偷偷来用,以此判断自己话语的真假吗?

    这般直接说出来可还行……

    李长寿轻笑道:“前辈尽管发问。”

    “你是男子?”

    “是。”

    “你修道至今不足五百年?”

    “不错。”

    “玄都师兄命你拿下我姐姐?”

    “无稽之谈。”

    琼霄刚要继续发问,李长寿却是皱眉凝视着她,抢先道:

    “前辈,这般玩笑有些过分了。

    这若是传出去,晚辈的名声无所谓,但云霄前辈的名声如何?

    洪荒谁人不知,截教三仙子中,云霄仙子冰清玉洁,琼霄仙子聪慧灵秀,碧霄仙子锐敏机智,这般话语,可是万万不能说出去的。”

    琼霄轻轻眨眼,哼了声:“任你说的天花乱坠,也无法迷惑本前辈的道心!”

    话虽如此,嘴角也是不自觉微微扬起。

    一旁碧霄也站了过来,与琼霄一左一右,两姐妹齐齐抱着胳膊,开始新一轮盘问。

    李长寿心底无愧,每次回答都是不假思索,那‘真言宝珠’就如摆设一般,毫无异样。

    不多时,李长寿也搞明白,为何这两位仙子会绑住自己。

    ——担心自己故意接近云霄仙子,怕这是人教的算计,觉得自家大姐久居闭关、不问世事、太过单纯,从而着了算计。

    出发点其实还是不错的,就是这方式……

    可以,很三霄。

    李长寿对此有些无力吐槽,从他这个外人的角度来看,云霄仙子的稳重度,比这两位妹妹加起来还要多个几百倍。

    但既然琼碧仙子找上门来了,李长寿刚好趁机算计,让这两位帮自己保守跟脚的秘密。

    问答中,李长寿充分发挥语言的艺术,不着痕迹地占据了问答的主动权,表面恭维、暗中引导,只不过片刻,就让琼霄和碧霄一阵轻吟,问无可问。

    琼霄秀眉轻皱:“照这么说,是我们误会你了?”

    “这也是晚辈不小心引起了前辈误会,”李长寿叹道,“前辈,可是能给晚辈松绑了?”

    “松绑?”

    琼霄挑了挑眉角,将手中的宝珠托起,“海神呀海神,任你计谋过人,还是中了我算计。

    你怕不是以为,这宝珠只是我吓你的?”

    李长寿沉吟两声,“不是吗?”

    “哼!”

    琼霄手指轻捻,宝珠之上冒出了璀璨的白光,其内却冒出一句对话声。

    那是琼霄的第二十四问,‘你对我姐可有非分之想?’

    李长寿答的很果断,回答‘没有’。

    这宝珠随之轻轻震颤,光芒顿时明亮了几分。

    “你说谎了,”琼霄得意的一笑,“这一阵可是算我赢了?我之前可是说了的,你若有半句谎言,就……”

    言说中,琼霄拿出了金蛟剪,在李长寿面前晃来晃去,咔嚓作响。

    “这个……”

    李长寿也并未慌乱,只是道:“晚辈还能如何回答?难不成要说,对云霄前辈有非分之想?

    晚辈斗胆问前辈一句,假若前辈是男子,可否会有这般念想?”

    “不会。”

    “嗯?”李长寿也是有些措手不及。

    碧霄与琼霄一阵摇头。

    琼霄啧啧一笑,叹道:“我家姐姐看着温婉,其实特唠叨,而且什么事都管着我们,还怕这怕那。”

    “就是,”碧霄在旁加了句,“姐姐凶起来可厉害了!没看我们大哥都吓成什么样啦!”

    “而且姐姐常年闭关,无趣的很。”

    “闭关出关后还要考我们修行的道理,答不上来就会禁我们足,几万年不能出去的那种!”

    “姐姐喝醉还爱跳舞,舞姿……咦,不好说。”

    怎么有种……

    ‘拷问大会’变成‘吐槽专场’的趋势?

    李长寿咳了声,言道:“两位前辈,这些话还是……尽量闷在心里比较好,云霄前辈也是担心你们。”

    琼霄嘴角一撇,收起金蛟剪,背着手走了两步,又道:

    “实话告诉你,我们今日绑你前来,也不是为了别的,只是试试你心意如何。

    你呢,跟脚勉强凑合,也是大师伯器重的人教门人,可惜还不是圣人弟子。”

    碧霄接着道:

    “不过嘛,老君传你丹道,玄都师兄为你护法,这也算很不错了,跟脚一关算你过了!

    就是你去那天庭作甚?给旁人做臣子,未免有些折了心气。”

    琼霄又道:“而且,刚才问了你四十九个问题,你就在第二十三问有些口是心非,其他倒是如实作答。

    在我这,算你勉强过关了。

    现在你的问题,就是修为太弱了些!”

    碧霄看着李长寿一阵摇头,“嗯,不求你半只脚迈入圣境,最起码也该尽快修成大罗吧。”

    “最少也应有几件厉害点的宝物,这样才能护我们姐姐周全……”

    “聘礼也不能少了……”

    “前辈,两位前辈!”

    李长寿当真有些头大,忙道:“晚辈冒昧问一句,两位前辈应是出三仙岛有一阵了吧。”

    “不错。”

    “此前云霄前辈可是要让两位在岛上呆着,不要胡乱走动?”

    琼霄和碧霄对视一眼,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齐齐一变。

    正此时,一缕缕云雾自四面八方而来,没有给琼霄、碧霄半点反应的机会,将两人双腿双足包裹。

    “姐……”

    琼霄小脸有些发白,碧霄已是熟练地捏住了耳垂,眼底满是慌乱。

    李长寿身上缠着的缚龙索悄然化作金光消散,他立刻对着琼霄和碧霄做了个道揖,道:

    “三位前辈,晚辈先告退了。”

    言罢,这身躯各处燃起一缕缕火焰,少顷将自身完全吞噬,在琼霄和碧霄那瞪圆的大眼中,化作飞灰,随风飘散。

    化身?!

    而琼霄又听到了李长寿一缕传声……

    “这一阵,怕是晚辈侥幸赢了。

    云霄前辈耳根子软,这点您比晚辈知晓。

    前辈还请不必担心,晚辈对云霄前辈只有敬重,不会有非凡之想。

    那个,保重。”

    李长寿话音迅速消散,而云霄的身影已是出现在了琼霄的视线……

    这位平日里温柔如水的仙子,此时却是俏脸冷寒。

    “跪下!”

    ……

    几乎在云霄现身的同时;

    东海海滨,一条游鱼自水中悄然现身,又化作一名中年壮汉的身形,在一处荒无人烟的沙滩上登上南赡部洲。

    他脚下一点,身形划走一缕青烟,瞬间消失不见。

    此正是:

    魔高三尺,道高三尺半。

    虽然很想看接下来的三仙岛家暴现场,但总归是不能在那久留,以免引火烧身……

    根据李长寿估算,接下来最少几千年,应是不用担心这三位知晓自己跟脚的大佬,会在洪荒走动了。

    李长寿心底稍微安稳了些,接下来要做之事,自是回度仙门中藏身。

    顺便,李长寿脚下拐了弯,去了自己那只纸道人所在的那座凡尘大城,看到了那位在将军府后院习剑的少女。

    一晃十二年,她已是豆蔻年华;

    因此前江林儿出关后,曾带着酒玖来过一次,已为她埋下仙种,并与她父母定下了修仙之契,再过一年两年,就会将她正式接去度仙门。

    还是由江林儿收徒,收为小弟子。

    真?小师叔。

    李长寿对此倒是不用多管,只是按小琼峰人均待遇,用纸道人护她周全。

    看这少女资质,算是中上之姿,观摩其习武弄剑的一招一式,便觉她悟性应是不错的。

    只是,师父面对这位与皖江雨师伯有六分相似的‘小师妹’,也不知会有哪般感想。

    皖江雨师伯当年的事,也该让师父知晓了……

    李长寿转身离开此处大城,施起土遁,迅速朝自己最熟悉的那条路径而去。

    转眼已过千重山,俗世红尘拋云间。

    金仙境后,李长寿的遁法有了极大的飞跃,不过两个时辰,已是抵达了度仙门山门。

    ——这还是有较大保留。

    回山也简单,李长寿用纸道人外出,本体回返山门,毫无破绽。

    他先去破天峰上走了一遭,跪在圣人画像之前,静静拜了……半天……

    待夜幕降临,李长寿回了小琼峰上,跟灵娥和熊伶俐打了声招呼,就回了丹房。

    此前在混元金斗中,他只是将感悟尽数接纳,并未完全消化;接下来少说还要闭关数十年,才能完全巩固好此时的境界。

    而李长寿迈入金仙境后,小琼峰流浪计划已可大大提前。

    尚未成金仙时,李长寿的思路只停留在阵法、禁制;

    如今得了长生道果,修为境界已不算低,完全可以从神通入手,配合自己已经落下的阵基,将小琼峰当大号的法宝慢慢祭炼!

    ‘小琼峰流浪计划’的第一个目的地,李长寿也制定好了。

    兜率宫后院!

    那自然是不敢多想的……

    临近兜率宫之地,那处种豆之地,就是绝佳的落身所在。

    不过,这需要自己在天庭的根基更加稳固,待立下大功,才好跟玉帝陛下请命。

    其实还有一事——齐源老道现在还挂念着,该何时上天庭混个小吏,帮自己两个徒弟铺好今后的上天之路。

    李长寿仔细思量,决定还是让师父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不然师父真就没什么奔头了……

    今后,海神李长庚自是海神李长庚,与他李长寿和师妹灵娥去天庭做小吏无关。

    如此也可多一层……掩护……

    等等!

    李长庚?!

    李长寿心底突然划过一道小闪电,因金仙劫之后,自己清晰了不少的前世记忆中,突然浮现出一段信息。

    他掐指推算,左右思索,最后禁不住站起身来,在地下密室中来回走动。

    老子在上!

    他之前都干了些什么!

    一身白衣的清瘦老神仙,白发苍苍、端着拂尘,为玉帝的智囊,自身又带着一层神秘光环……

    这不就是那个西游劫难中的玉帝信使,口中喊着‘大圣大圣’,忽悠孙悟空上天当弼马温,又是‘快去请如来佛祖’中的跑腿老神仙……

    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李长庚!?

    李长寿脚下一软,噗通一声坐在了圈椅中,禁不住抓耳挠腮,想到自己有可能出现在封神之后的故事中,又咧嘴一笑;

    但转念一想,自己说不定只是巧合,而且太白金星这因果已是太大了些……

    这算什么?

    自己给自己挖了大坑,还自己跳进去了?

    人教粗口。

    ……

    “嗝!”

    北俱芦洲边界,某处山林中,几道身影坐在林间,正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一个个都有血盆大口。

    而在这些身影中间,反倒有个气质文雅的中年男人,面前摆着一堆树皮,吃的津津有味,甚至还忍不住打了个嗝。

    没办法,自从三年食树皮,这一口就放不下了。

    “豹爷,您也尝尝兄弟们搞来的这些好酒好肉!”

    “呵呵呵,”这化形不久的豹妖得意的一笑,“不了,吃这个就挺满足,心里安稳。

    各位快些吃,大王交给咱们的活可不能耽误了。”

    “豹爷放心,只要您别开口说这次定能成事这种话,咱们肯定没问题!”

    黑豹妖嘴角抽搐了下,他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心道:

    ‘这次定能功成,为犀大王开疆拓土,占下那山头!’

    于是,半个月后……

    《洪荒快报》:北俱芦洲与东胜神州交界处,有一只天仙境犀牛老妖被三方妖族势力联手剿灭,地盘瓜分殆尽。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