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修道的日子总是这般迅速,眼一闭一睁,几年过去了。

    李长寿说要闭关十二年,并非是随意说的。

    飞升的状态很难停留太久,那毕竟是直接接触大道所显,是炼气士最难得的机缘,李长寿预计自己最多只能停留三四年。

    这已是十分难得。

    然而让李长寿没想到的是,他这次渡劫前的积累……确实够厚。

    飞升状态,持续了整整七年!

    闭关第一年就达到了自己的预期,自金仙境一品迈入了二品;

    而后又陷入悟道之中,久久不能停息。

    何为【道】?

    这当然不是‘自然规律’四个字就能简单解释的;

    李长寿到此时,最需悟透的,反倒就是这个最简单的问题。

    所幸,他并非毫无头绪,圣人道承在修行功法上的优势,在金仙境之后,完全得以体现。

    ——前方的路,太清大道已为他指明!

    除此之外,李长寿还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旁敲侧击’、‘侧面论证’。

    李长寿对上辈子的一些科学理论,也有些模糊的印象,比如有些无法直接观测到的粒子,可以观察它们与其他可观测粒子的【互动】……

    这种思路,其实也可以用在悟道上。

    李长寿并不知此刻混元金斗之外发生了什么,但他依然能通过元神,与自己的纸道人保持一定的联系……

    小琼峰应是无事的,躲在自己师妹和师父身边的纸道人并无异样。

    自己写的牌子、留下的纸条,应该已顺利被东木公和敖乙看到,天庭、龙宫都没有打扰自己修行。

    不过,闭关越久,外面可能出现的变数,也就越大。

    李长寿给自己定下的十二年之期,自然不能有任何拖延。

    九年时间匆匆而过……

    李长寿尽数接纳了突破金仙劫后的重重感悟,无极道基结出的道果,实可谓无比丰厚。

    他也不好意思,一直在云霄仙子的法宝中混吃混喝混睡,虽然在此地呆着安心又舒适,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于是,他开始参悟自创功法《龟息平气诀》的金仙进阶版。

    总是改良版、改良版的叫着,多少有些不太妥帖;

    李长寿在为这套隐藏、模拟气息的自创功法大幅度进阶的同时,也给它改了个名字——

    《金龟平气诀》!

    嗯,重点是突出‘平气’二字。

    迈入金仙境后,想改善这般功法并不容易,因为这门功法原本就已是十分出色,在自己天仙境时,已能瞒过普通金仙的探查。

    但在李长寿全心投入、努力思索之下,又打开了几个思路,将这门功法再次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天仙版的《龟诀》原理,只是从自己的道躯与元神入手,模拟出不同的气息波动,从而达到迷惑敌人和友军的效果。

    但对于大法师、云霄仙子这般,一眼能窥破自己之道的高手,这点伪装就如同毛玻璃一般。

    虽然看着模糊,但一眼就能知道大概。

    而今,李长寿从【道】入手,凭借金仙境对大道感悟加深,将自己的【道】全力隐匿了起来!

    至于效果如何,李长寿离开混元金斗,问一问云霄前辈就可知晓。

    何为跟脚?

    藏起来的才叫跟脚,暴露在旁人眼中的,应该叫做简历。

    在洪荒这种充满了凶险和际遇之地,若自己跟脚人尽皆知,那也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当然,在这个基础上,李长寿还要保留足够多的底牌,以应对今后会更复杂的局势……

    总的来说,李长寿现如今的自保能力,确实上升了一大截。

    嗯,面对圣人或者大能时的存活率,从千分之一上升到了百分之一的层次,确实是一个质的飞跃……

    七年飞升,两年总结;

    后面的三年,李长寿一心扑在了《金龟平气诀》上,并趁着最后的空当,加强了两门遁法。

    优先加强的遁法,自然还是土遁和水遁。

    像雷遁这般,渡劫时立下了大功的遁法,‘普适性’和使用频率并不算太高,远不如优先提升土遁与水遁,提升自己本体和纸道人的存活率。

    当然,搞肯定是要搞的,坚持遁法优先原则,一万年也不能动摇!

    另外,大法师那里还有一门乾坤遁法,李长寿也记在了心上。

    稍后若是自己再有什么功劳,而大法师要给自己赏赐时,可以把这门功法搞过来修行上,安全系数也能再次增进一些。

    金仙境,怎么也要有点不一样的追求!

    乾坤可以简单理解为‘空间’,当然这般解释有些片面。

    乾坤遁法便是直接穿梭空间、定向定点挪移,普通金仙修行起来都会十分吃力。

    洪荒之所以盛行‘板砖’之风,与高阶神通稀少且难以炼成,普通灵宝到手稍微炼化,就能直接扔出去发挥出不错威能,有密切的关联……

    十二年之期一到,李长寿决定出关,不能继续赖在混元金斗之内。

    且在混元金斗之中,自己与纸道人的联系十分微弱,总在此地呆着也有些不太放心……

    出去前,李长寿调整好了《金龟平气诀》。

    【深层伪装】:金仙境二品;

    【中层伪装】:天仙境初期;

    【浅层伪装】:真仙境中期;

    【外层伪装】:元仙境二阶。

    度仙门普通元仙弟子的身份,对李长寿来说,此时依然颇为重要。

    毕竟成不成金仙,也只是在圣人一根手指碾下来时,圣人老爷的手感稍微有所不同罢了。

    成就金仙之前,圣人老爷的手指摁下来,估计是【没什么感觉】。

    现在……

    估计已经能是【微微一硬】。

    在自己能够初步自保的实力前,度仙门弟子、人教小法师、海神这三个马甲还是要保持分离,后两者都是前者的掩护。

    又自查了三遍自身的状况,检查一次自己几年前就已经重新佩戴好的碎玉、铜钱等小物件,修复了刻画在道躯上的巫族秘箓……

    防推演工作同样不能落下。

    做完这些,李长寿对着周遭喊道:

    “多谢前辈相助!

    还请前辈放弟子出去,弟子已无碍了!”

    “你好了?”

    云霄仙子温柔的话语声传来,李长寿顿时精神一阵,浑身上下颇感舒畅。

    少顷,这不见天日之地出现了一束光亮,李长寿敏锐地察觉到,一缕柔和的仙力包裹在自己身上,将他拖出了此地……

    略微咸腥的海风扑面而来,海浪拍大礁石之声、海鸥展翅鸣啼之声,竟是那般悦耳。

    看着面前的蔚蓝大海,蓝天白云,李长寿倍感亲切。

    他立刻转过身来,对着正在一旁蒲团上起身的云霄仙子,深深地做了个道揖……

    李长寿心底不由浮现出,云霄仙子与混元金斗为伴,坐在这沙滩上,看日升、随月落的画面,心底也有了几分触动。

    “你悟道可安稳了?”

    云霄柔声问着,“这才十多年,着实太过短暂。

    我知道友你诸事繁忙,但自身修行才是最主要的。”

    “已是安稳了,”李长寿笑道,“一直在前辈这里叨唠,总归是有些不妥。

    大法师已回去了?”

    “不错,玄都师兄当日便回了兜率宫中,将你托付于我。”

    云霄轻轻颔首,那双眸子带着几分玩味,仔细打量着李长寿,笑道,“这应当,是道友与我初次相见吧。”

    李长寿:……

    倒是忘记给自己施展降魅力光环了。

    “这个,弟子以化身走动,也有诸多隐情,还请前辈勿怪。”

    “嗯,我本打定主意,若你出来时,还是那般老者模样,便直接将你扔出岛外。”

    李长寿顿时一阵干笑。

    “说笑罢了,”云霄目光看向旁处,“此前道友助我兄妹,这次我以护关偿还道友人情,今后咱们也算因果两清了。”

    李长寿心底顿时明白云霄仙子之意,虽有少许郁闷,但也知这是好事。

    李长寿忙道:“前辈言重了,弟子还要多谢前辈为弟子守关。”

    云霄又道:“无事,大法师当日临走前曾叮嘱,让我们三姐妹不要外传有关你之事,免得为你惹来麻烦。

    你如今为天庭奔波,与西方不断交手,倒也颇为不易。

    此事我已应允了下来,也叮嘱了两位妹妹,你不必担心。”

    自家大法师果然够贴心!

    “既如此,晚辈便告辞了,”李长寿又做了个道揖,再次感谢云霄仙子为自己护关。

    云霄坦然受了这一礼。

    当下,李长寿驾云转身,朝着岛外非去。

    本来还想问云霄仙子能不能看出自己的境界,但找不到合适的语境,也只能作罢。

    “道友……”

    云霄仙子突然一声轻唤。

    李长寿立刻转过身来,略微躬身,执弟子之礼,道:“前辈请吩咐。”

    “若你无事时,也可来三仙岛小坐,”云霄淡然道,“大法师对你之才智赞不绝口,我也想与道友论道一二,不知是否会有启发。”

    李长寿心底顿时有些纳闷,但立刻笑着回答‘下次一定’,与云霄再次告别,转身朝海面遁去。

    这里并非三仙岛,但离着三仙岛应该不远;

    李长寿施展风遁,身形随风飘摇,转眼便是飞出数千里,朝南洲俗世而去。

    绕路只是为了避开海族与龙族开战的‘战区’,免得遇到什么麻烦。

    李长寿心底总是有诸多不解。

    刚刚告别时,云霄仙子突然喊住自己……

    这……

    明显不符合云霄仙子的脾性。

    她不想沾染因果,也知因果之害;

    这次为自己护关,算是还上了此前的人情,两人就此了断因果,这在李长寿看来完全合理。

    但,最后为何又突然喊住自己,给了自己可以随时出入三仙岛的由头?

    这般邀请可不是小事……

    三仙岛也非一个小小金仙就能随时去的……

    莫非有什么算计?

    李长寿心中一阵思索,并尝试站在云霄的角度去分析、考虑,但得出来的结论,要么不合逻辑,要么就不合情理。

    罢了,今后且看吧。

    这般高人行事,自有她的道理。

    李长寿飞出三万里,立刻找了个小岛躲藏了起来,检查身上的宝囊,部分宝囊在天劫中损毁,但好在都用备用。

    这半天时间,李长寿做了三件事。

    首先,是给自己易容化妆,真身藏入了纸道人体内,稍后便凭此回返度仙门。

    而后,便是用神念与敖乙交流一番,问询自己闭关时四海的变化,并对敖乙提起天庭封赏的那批神位,让敖乙提前通知龙族一声,请龙族确定备选的龙。

    陛下给的旨意应该快凝好了;

    自己稍后回返度仙门,就用纸道人去拜见玉帝陛下,并去通明殿看看。

    第三件事……

    李长寿主动联系了师妹。

    他担心自己外出十多年,灵娥急于求成、过早去升仙渡劫。

    但李长寿没想到的是,自己开启了灵娥身旁带着的纸道人,听到的是……

    “碰!”

    “哈哈,胡了!本师叔又赢了!”

    小琼峰刚翻修过的皇家棋牌室中,灵娥、酒玖、江林儿、熊伶俐,正笑语不断、不务正业,丝毫没有什么担心担忧的氛围。

    李长寿:……

    如果不是灵娥的修为境界已是归道七境,跟李长寿预料的差不多,他当真就要直接跳出来,对灵娥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说服教育了。

    酒玖师叔稳稳地迈入了天仙境,成为了小琼峰高级吃货团中,修为境界仅次于江林儿小师祖的成员。

    李长寿趁着她们洗牌,对灵娥传声道了句:

    “我回来了,已无事,不必担心。”

    灵娥妙目睁大,下意识站起身来,激动之余带翻了身后的椅子,又抬手掩住樱唇,转身来回搜寻李长寿的身影。

    李长寿道:“还在路上,不要暴露了,继续玩耍吧。”

    酒玖也纳闷道:“灵娥你怎么了?输到灵石不够了吗?师叔给你一些就好啦,别哭呀!”

    “没、没什么。”

    灵娥迅速镇定了下来,埋怨一声:“师兄这次真是的,一闭关就是这么久,刚才我都出现幻听,还以为他在喊我呢。”

    酒玖嘿嘿笑了声,挤眉弄眼地道了句:“可是想他,想的紧了?”

    灵娥脸蛋泛红,却是轻轻颔首,嗯了一声,大大方方认了下来,让酒玖反倒没办法继续打趣。

    江林儿一边摸牌,一边安慰道:“成仙之后闭关自是会稍久一些,炼气士的道侣,总不可能如俗世夫妇那般,没日没夜的腻在一起。”

    熊伶俐在旁重重地点头:“而且俗世的夫妇每到晚上,都要把自己孩子打昏呢,跟山中道侣可不一样了!”

    酒玖和江林儿闻言顿时笑出声来,反倒是灵娥眨眨眼,一脸茫然。

    李长寿在旁听了一阵,心情也舒畅了许多,收敛仙识,关闭纸道人,心神回归本体。

    先回去吧。

    稳妥起见,李长寿祭起一只纸道人,先控制着这只纸道人,小心翼翼地出了荒岛。

    这只纸道人的外形是个妙龄少女,施展水遁赶往西北方向,这让……

    让暗中盯着此地的某对姐妹花,齐齐的歪了下头。

    “是他吗?”

    “这是化身,肯定就是那些纸人,他本体应该就藏在这纸人中。”

    “上,我们去前路等他,缚龙索拿了吗?”

    “拿了拿了。”

    “记得,稍后一定要全力出手,这家伙滑溜的很,一不小心就直接溜了。”

    “嗯!嗯!”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