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别多想啊,本师叔刚才只是不小心柔弱了一下下,借你肩膀靠一靠!”

    酒玖抬手在李长寿肩头拍了拍,“给你扫干净了!”

    李长寿淡定的一笑,酒玖略微有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又想起自己是师叔辈分大,轻哼了声,全当刚才无事发生。

    鬼知道怎么就靠上去了!

    送皖江雨师伯入了轮回之地,李长寿和酒玖也没在地府多留。

    临别时,李长寿将自己来时准备的那份‘厚礼’,拿出来送给了牛头马面。

    那是一百条鳢鲔灵鱼,以及六十六只养肥待宰的灵兽。

    牛头马面本是固辞不受,但李长寿的这份谢礼,就如一只灵猫钻入了两人心底,在那不断挠来挠去……

    他们,真的馋了。

    除却修行者之外,幽冥内无活物,他们也极少能去外面走动,当真是多少年没吃上一口热乎肉。

    巫族也就好这个。

    有个说法,是巫族妖族当年大战,最初并非是因为妖族想要统治大地、或是巫族想要霸占天空。

    而是……吃出来的……

    很多仇视巫族的大妖前身,本就是被巫族捕猎的对象。

    ——只能说洪荒太奇妙,生物链不可靠。

    送李长寿和酒玖离开,牛头马面鬼鬼祟祟地回到了自己的值班点——那座高山之上。

    两人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布置了一层隔绝外部探查的结界,又架起火堆,升起了大火,拿出了两只法器灵兽球,看着上面写的那两行字:

    【宜用凡火烧烤食用,其肉质鲜美,烤至外皮微微焦黑感,其内肉质最佳】

    打开灵兽球,两只乳猪大小的灵兽落在地上,被绳子捆起了足肢……

    牛头马面立刻忙碌了起来,不多时就将灵兽处理干净,放在火上慢慢烧烤。

    “这是什么?”

    牛头看着灵兽球中落下的两只香囊,拿起来看了眼,其上还贴着标签……

    【秘制配料,微辣】

    【秘制配料,孜香】

    “人族,这么讲究的吗?不是烤熟了就吃?”

    “搞一下搞一下,今天咱们也人一把!”

    片刻后,两个蹲在火堆旁的巫族高手,口中齐齐发出一了一阵“香”、“香”的呼喊声。

    一个时辰后,两人终于吃到了嘴里……

    牛头先撕下一小块肉尝了一口,闭上双眼、细细咀嚼。

    他突然转身跪坐在地上,拳头猛力砸地,砸得下方山体光芒闪烁,层层禁制都被激发了出来。

    那马面眉头一皱,见状有些狐疑地,撕下了一小块后足肉,送到了口中,慢慢咀嚼。

    一瞬间,他头上的那一溜鬃毛竖了起来,浑身像是过电一般,老马的大眼中留下了两行眼泪……

    “牛,这太美味了!

    啊,我浑身的筋骨像是舒张开了,可我竟动了羞耻的念头,不想将这么美味的东西分享给我们的族人。”

    “马,我恨!我恨啊!

    这么多年都没去在意人族吃饭的方法,错过了这么多年!”

    马面双手颤抖着撕下了第二块前足肉,咀嚼过后,轻声赞叹:

    “心机深沉的人族,他们是想用这种办法嘲笑当年的大地之主吗?

    啊……不行,一次不能咬这么多。

    这个人族天仙留下的这种调料,实在是太厉害了!”

    “呃,天仙?他不是元仙吗?我也没细看。

    马,你的那只吃得下吗?”

    “自然吃得下,他隐藏了境界……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牛,我们需要将他留下的东西平分。”

    “不可能的,除非你打得过我,”牛头果断摇头,“你知道我平常最喜欢占你便宜,这次肯定不能让步。”

    “吃完了练练?”

    “慢品,慢品……哦,这该死的味道!”

    不多时,这一线天雄关旁的一座大山开始不断摇晃,其上的禁制光亮闪了又闪,两股强悍的血气惊慑千里幽魂!

    路过此地的几名人族炼气士,见状不由一阵皱眉,交了过路费之后,又有些担心地不敢向前。

    这……靠不靠谱?

    “快过去,放心就是,两位大人在活动筋骨,伤不到你们!”

    ……

    与此同时,酆都城东数万里。

    告别了‘哞咴’头套客,朝幽冥界边界飞去的大葫芦上,李长寿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品读着手中丹经。

    因为不放心酒玖师叔的人身安全,他大半心神都在此处守着。

    毕竟小师叔属于珍稀保护的那一类女子,当然不能出什么差错。

    酒玖问:“长寿,咱们现在要直接回去吗?”

    李长寿笑道:“难得出来一趟,咱们去皖江雨师伯要投胎的那户人家看看,再回山也不迟。”

    “好嘞,”酒玖咧嘴一笑,开心地答应了声。

    然而,飞了一阵,酒玖又沉吟两声,问了句:“这个,那户人家在哪?”

    李长寿:……

    感情您也是‘过目就忘’、‘转念就没’。

    “先出幽冥界,直接去南赡部洲,到时候再找寻吧,我记下了大概的位置,应该不会找错。”

    酒玖挑了挑眉,赞叹:“啧,跟着小长寿出来,本师叔果然不用多担心什么,那就都交给你了喔!”

    李长寿笑而不语,继续品读丹经,心底反复计算着,还有多少可以准备的渡劫小玩意。

    一路向东,出得幽冥界,取路南洲行。

    酒玖驾着大葫芦总共飞了两日,抵达了南赡部洲东部临海的一座大城附近。

    皖江雨投胎的那户人家,就是这城中的守备将军。

    仙识扫过,城中繁华盛景映入道心之中。

    李长寿心底,突然又泛起了少许感悟,似乎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可以趁这个机会,在俗世走走看看,补全自己只差一丝圆满的道心。

    此时渡劫把握只有九成七,准备的东西再多,也一直达不到理想状态的九成八,就是在道心上还有一丝不圆满。

    李长寿道:“师叔,咱们在俗世中走走吧。”

    “行,”酒玖背起诛邪如意剑,与李长寿一同落在城外的一处桃花林中,各自收敛气息,朝大城而去。

    此时酒玖在地上行走,李长寿才注意到,她脚上踩着的,还是那双舒适的柔草鞋。

    李长寿对穿衣打扮,追求的只是普通洁净。

    酒玖对此倒是全然不在意,也就多亏了仙人都有仙灵之体,自身无垢。

    入了城中,酒玖满是新奇地打量着各处,而凡人们也都新奇地打量着这个少女……

    辣么大……

    怎么生的……

    她背上的葫芦!

    酒玖修行千多年,进入俗世的次数却是寥寥,只是在山中混着。

    今日到了俗世之中,她很快就被俗世的热闹所吸引,东看看、西凑凑,观察一些奇怪的凡人,也会在路边乞丐面前驻足,拿出两颗灵丹豆。

    然后被乞丐骂了句:“别啥都往咱碗里面放!咋地,你还想下毒啊!”

    酒玖呸了一声,倒是没跟凡人计较,迈着轻盈的步伐,寻找着最繁华之地。

    她会买一只花花绿绿的面具戴上,又悄悄摸到李长寿身旁,突然‘哇’的一声出现;

    也会在那香甜的糖葫芦面前驻足停步,禁不住小手抹抹嘴角,问能不能用玉石换它两串。

    李长寿就在一旁含笑看着,目光带着几分安然,这满满的……

    老父亲带小女儿逛街既视感。

    酒玖在街上玩闹一阵,惹来不少目光注视,却是浑然不觉;

    她又嗅到了一旁传来的饭菜香味,拉着李长寿跑去了不远处的酒楼。

    但很快,酒玖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吃惯了山中养的灵兽,这些凡尘俗味,确实有些无趣。

    此时酒玖也注意到,李长寿似乎状态有些不对。

    目光犹疑瞳无定,自身道韵若隐现……

    这,明显是有所感悟的征兆。

    酒玖平日里虽然喜欢胡闹,但这般时刻也是颇为正经;

    先是不着痕迹地后退半步,跟在李长寿身后,又拿出了一把连鞘的短刃提在手中,放出一缕仙人威压威慑周遭凡人,为李长寿护法。

    李长寿此时,心底被一缕缕道韵所填满……

    【我的道,当真是我所向往的道吗?】

    他问了自己这么一个问题,就在这大城中漫步而走,思索着、回味着,听着,看着,回忆着……

    “窝窝头,一文钱四个!”

    “菜,贱卖了!贱卖,都是菜!”

    “娘亲,我想吃烤瓜!”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市集,李长寿脚下随意迈动,随波逐流,找寻着自己的机缘。

    他没想到什么典故,此时也没太多忌惮,唯一想着的,就是稳妥起见,有感悟、找到方向就压一压。

    酒玖静静跟了一阵,很快就发现了一点小问题……

    眼前这个小师侄身上的道韵,自己怎么,完全看不明白了?

    什么鬼?

    酒玖眨眨眼,这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李长寿的道韵,而这股道韵晦涩难明,与她所修之道虽同源,却是毫不相近。

    一树开千花,芯蕊各不同。

    但小长寿的道韵,她这个师叔竟参悟不透,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怎么回事?小长寿坏掉了?’

    酒玖嘴角一撇,莫名泛起了几分争强好胜的念头,越是自己感悟不透,越是开始用心感悟。

    于是……

    她也悟到了。

    李长寿走着走着,已是大概明白自己道心得欠缺在何处,从悟道中挣脱了出来。

    【我自凡尘来,得道寻长生。】

    自己就是一个俗人,不必压制自己心底的念想,不必觉得‘此事与修行无益’,就压抑自己的天性。

    嗯……稳字已经写进了他的性情之中,还处于比较核心的位置。

    上辈子常听人说,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

    而自己如今所要明白的道理,其实就是——但凡生灵,都有‘人性’,有人性之地便是在凡尘之中。

    道非本我,性为本真。

    最后这一丝道韵,今日便补上了。

    李长寿心底安然一笑,仿佛已经看到了一闪大门就在自己面前。

    只要向前迈出半步,推开这扇门,就能抵达一个全新的生命境界……

    长生,触手可及。

    渡劫,已进入了预启动阶段。

    李长寿收敛心境,从感悟中回转了过来,准备回山之后就开始着手渡劫前的最后准备。

    正此时,背后有一缕道韵涌动;

    回头看了眼酒玖,发现小师叔身周道韵环绕,体内仙力涌动,大眼中带着些许疑惑……

    怎么师叔也要突破境界了?

    【凡尘悟道】大法,这么管用?

    李长寿掐指推算,立刻明白,是自己刚才感悟道心时不小心流露出的道韵,影响到了酒玖师叔。

    酒玖师叔本已是真仙境巅峰,如今向前迈出一步,很可能就直接踏入天仙之境。

    这次师叔的突破,同样不可大意。

    李长寿仙识探查城中各处,迅速锁定了一处将军府,看到了那位小腹微隆、被侍女搀扶在院中散步的年轻夫人。

    李长寿袖中跳出了两只纸道人,在他脚边直接没入地下,消失不见。

    随之,李长寿身周出现一层云雾,将陷入感悟中的酒玖用仙力包裹,施展土遁带离了此地,就近赶去东海。

    此地浊气混杂,若在这里突破,很容易污了小师叔的无垢仙躯。

    这也算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在东海找到一处小岛,李长寿布置了两层阵法,在小师叔耳旁轻声道:

    “师叔你在此地闭关,我在一旁守着。”

    “哦,”酒玖答应了一声,很快就闭目凝神,在阵中坐了下来,心底莫名地安稳。

    李长寿一心二用,在此地用纸道人为小师叔护法,本体却在丹房下的密室中,开始检查自己所准备的【渡】字宝囊。

    一只只宝囊依次在掌心闪出、隐没,里面准备的法宝、法器、丹药、微型阵法等渡劫必需品,尽皆充分。

    待酒玖师叔完成突破,自己刚好可以请大法师动身下凡,为自己渡劫护法。

    这个算是他一直为人教办事得到的‘优秀员工福利’,比忘情上人渡劫时的护法团队,略微高档了……

    一点点。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