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原来是这么回事……”

    东海那浩瀚的烟波上,李长寿与酒玖详细解释了一遍有关树灵之事。

    酒玖看着李长寿手中装有魂魄的法器,小嘴一扁,叹道:“江雨师姐也是挺坎坷的,说到底还是齐源师兄有些意气用事了。

    此事,当浮一大白!”

    酒玖随手抓起纤腰旁挂着的葫芦,仰头咕咕灌了两口,又颇为满足地发出一声“哈”的尾音……

    “嗝!”

    李长寿在后面坐着,也是看的一乐。

    想喝酒就喝嘛,还要给自己找个理由。

    因小师叔的坐姿有些随意,李长寿也不便盯着看,只是偶尔……咳,他就眺望着蓝天白云!

    李长寿道:“忘情师伯祖如今修成了金仙,今后便能长生不老了。”

    “长生不老有什么好,”酒玖撇了撇嘴角,“炼气士一个个都在追求这个,也不想想,长生不老……万一,万一……

    诶?那句话怎么说来?

    反正对我而言,万一哪天酒喝光了,却还要一直长生,那是多大的痛苦煎熬。”

    李长寿笑道:“师叔是想说泯心绝性吧。”

    “对,对,”酒玖顿时给李长寿竖了个拇指,“还是小长寿懂的东西多哟!”

    “师叔,凡事都有两面性泯心绝性也是一种修道的状态。”

    李长寿温声道:

    “境界越高,与大道离着也就越近。

    昔有道门之祖与天道相合,为的便是踏上修行这一路的终点。

    不过师叔你这般说也是没错的,若长生之后没了性情、喜好,甚至失去对道的追求,那当真是白白长生了。”

    “长寿,你就不同了嘛。”

    酒玖向后挪了挪身子,从葫芦前部滑了下来,落在葫芦细腰的位置;

    她两手向后搭着,又翘起了二郎腿,一仰头,刚好与葫芦后半部坐着的李长寿对视。

    酒玖突然嘿嘿一笑,李长寿眨眨眼,不知道师叔又怎么了。

    “小长寿啊,你是本师叔见过的人中,最有趣也最好玩的一个!”

    李长寿:……

    这是夸奖吧?这应该是夸奖吧!

    如果是骂自己是逗比,应该是用其他措辞吧?

    李长寿笑而不语,拿出了一篇自己最近整理出的丹经,道了句:“劳烦师叔把控好方向赶去地府,弟子先修行了。”

    “真是,刚夸了你,没趣!”

    酒玖哼了声,倒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是她主动提出来一同前去地府。

    她是为了出来逛吗?

    还不是担心小长寿修为刚元仙,地府那么凶恶的地方,岂能是他随便乱闯。

    酒玖师叔又喝了点小酒,驾葫芦超速,风驰电掣直奔地府。

    于是,几日后……

    ……

    “牛,那海神真有你说的那么玄乎?”

    酆都城东面,两座并列高山的顶部,悬崖旁架起了火堆,两个长相差不多的壮汉,穿着阴差的‘官服’,在此地蹲着聊天。

    “马,我骗你干什么?有好处吗?

    谁让你前段时间非要学人族练气士闭关修行,你用闭关吗?你是巫啊混蛋!

    你要不闭关,当时跟我一起去,自己就能见到了!

    那场面,好家伙,人山人海,旌旗招展,锣鼓喧天,大能一片啊!”

    一巫随口骂着,一巫讪笑两声,连说遗憾。

    那‘马’突然眼前一亮,长长的下巴,对着山下不远处的小路抬了抬。

    “诶?那是咱们巫族血脉吗?

    牛你看那边,那只大葫芦上,前面坐着的人族少女,是巫人吗?”

    “应该是咱们巫族后裔吧,不过她血脉强化身躯,怎么都强化到胸肌上去了?

    这怎么跟人打架?”

    “冲上去撞呗。”

    这俩货对视一眼,随后便是一阵耸肩嘿笑。

    但笑着笑着,那‘牛’突然精神一震,又看到了大葫芦后侧坐着的另一人,急忙喊道:

    “后面那个男人,看到没?那就是海神的相好的!咱们之所以能跟海神说上话,全凭他引荐!”

    “海神公的母的?”

    “公的!”

    “娘娘在上,这些人族当真糜烂……嘿嘿嘿,不过我喜欢。”

    “呸,我说错了,那个是海神的好友!不是相好的!”

    ‘牛’立刻站起身来,摸出了自己的头套,麻溜给自己带上。

    “快下去准备接待了,这可是咱们帮上地面那些家伙的好机会!”

    这两名上古之战留过血的战巫忙碌一阵,直接化作地府勾魂使者牛头马面。

    牛头马面在悬崖上等了一阵,待那大葫芦飞到‘一线天’前,被地府阴差拦下;

    牛头一声招呼,两道身影自悬崖边一跃而下!

    下方,酒玖收起了宝贝葫芦,跟在李长寿身后;

    李长寿正拿出一只宝囊,含笑递给了此地阴差将领。

    今日的阴差将领也像是食欲不振、排泄不畅,整个人黑着脸,将宝囊拿在手中,瞟了眼酒玖,哼道:

    “进酆都城规矩点,这里可不是你们人族真仙就能撒野的地儿!”

    酒玖在旁翻翻白眼,倒也没说什么。

    也就在这时,两道黑影从高空砸落,一线天上方的各处禁制齐齐闪烁光芒,但并未阻碍这两道身影……

    “住手!”

    “嘿!干嘛呢你!”

    就听两声呼喝,一只大脚从侧旁飞来,将那阴差将领直接踹飞,那只宝囊抛飞两丈高,被牛头稳稳地拿住。

    牛头瞪着被踹飞百丈的那阴差将领,骂道:

    “瞎了你的眼!这是咱们地府的贵客!哞!”

    一旁的马面立刻向前,对李长寿和酒玖做了个像模像样地道揖,那张意外让人感觉有些英俊的马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两位,手下人多有冒犯,得罪,得罪……咴儿。”

    酒玖此时已是站在李长寿身前,将李长寿护在身后,还传声道了句:“小心些,这个地府未免也太诡异了些。”

    李长寿:……

    也不能一棍子打死,最不正常的就眼前这俩头套男。

    当下,牛头嘿嘿笑着凑了上来;

    那马面有些矜持地站在一旁,手中多了一把石制的梳子,在静静梳理着他那一溜棕色的鬃发。

    牛头径直无视了酒玖,对李长寿笑道:

    “长寿,又见面啦!

    这次来地府,可是海神有什么指示吗?”

    “师叔,让我来吧。”

    李长寿在酒玖耳旁说了句,随后走向前来,与牛头拱手做道揖。

    当下,几声寒暄,李长寿说了来意,说自己是来送亲友投胎转世。

    牛头笑道:“这好办,刚好我们兄弟两个也不忙,送魂魄投胎,又是我们作勾魂使者的本职,就陪道友走这一趟!

    请!这边请!到了地府不用拘束,都是自家人,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

    “有劳牛头前辈了,”李长寿含笑答应着。

    酒玖已是禁不住一手扶额,有些不忍直视。

    牛头招来一架舒适的敞篷牛车,招呼李长寿和酒玖坐了上去,自己和马面在旁作陪;

    他们又点了一队阴差在旁护送,不紧不慢地朝酆都城而去……

    这拉车的老牛也并非普通灵兽,驾黑云而走,飞的倒是不慢。

    在李长寿看来,这对地府勾魂使者也是颇为有趣。

    在性格上,牛头粗狂,马面细腻。

    头牛坐上牛车,就直接盘腿而坐,跟李长寿随便乱侃。

    马面则是搬了只凳子,端坐在牛车后方,并为酒玖这个穿着短裙的女炼气士,备了搭在腿上的毯子。

    待牛头词穷,马面便开始侃侃而谈,与李长寿聊人生、聊艺术,说一说幽冥界大好河山,避免气氛陷入尴尬。

    躲在李长寿身后坐着的酒玖,禁不住传声嘀咕着:

    “小长寿,他们就是你说的地府熟人?”

    李长寿想起了那五百名女鬼,传声回道:

    “交情勉强算是不错,他们有事有求于我另一个朋友,所以有些讨好咱们。

    其实,这两位是追随大德后土的巫族战巫,本身实力高强,有天道神职,也值得一交。”

    听闻这些,酒玖的表情顿时……一言难尽。

    李长寿很快就发现,牛头马面可能神职不高,但他们在巫族族内的地位,应该非同小可……

    由他们二人亲自作陪,这一路畅通无阻。

    进入那宏伟阴森的酆都城时,众阴差对他们行礼之余,忍不住偷偷打量;

    前来酆都城办事的人族、妖族,也是尽皆好奇的观察这一行;

    而酆都城中本身数量众多的鬼修、阴修,此时也是面露敬畏。

    有时候,拉风,只需要一辆牛车。

    牛车轻摇慢晃间,直接到了酆都城的禁地——城中中央区域。

    过了几座大阵,才见此地真容。

    空中悬浮着十座雄伟大殿,大殿之间,由数丈直径的漆黑锁链连接,构成了某种阵势。

    这十座大殿之下,酆都城正中,是一座数十里直径、深不见底的圆坑;

    又有一座仙岛悬浮在圆坑之上,其上竖着一面被霞光包裹的巨大圆盘。

    深坑底部满是血雾,似乎下方还有无尽的深渊,其内不断传出无数魂魄的惨嚎声……

    此便是阎罗殿、轮回地、十八层炼狱。

    阎罗殿各处飞舞着众多身影,众阴差飞下飞上,将一只只阴魂送到该去之地……

    李长寿他们先去了上方阎罗殿中,不走正堂,直接躲在角落……

    转世轮回也要分步骤,有牛头马面在此地,这些步骤自然能省就省。

    马面直接请了一位判官前来;

    这判官在地府阴司的神位,比牛头马面高了一些,但见到牛头马面后,又颇为恭敬。

    李长寿仔细辨认,这个判官上次还去过海神教大典……

    牛头搓着大手,笑着问:“长寿啊,咱师伯呢?”

    “在此地,”李长寿拿出那瓷瓶,将树灵的魂魄放了出来,小树灵的魂魄在李长寿掌心蜷缩成一团。

    那判官拿出一杆铁笔、一本古书——这是天道至宝人书生死簿与判官笔的投影,只能在阎罗殿中,由大小判官来用。

    在李长寿理解中,生死簿和判官笔,其实是一套‘系统’,而非简单的两样宝物。

    这位判官用铁笔在小树灵魂魄上一点,生死簿上现出了一行行字迹。

    随后,判官耐心地解释道:

    “这一世倒是没有罪孽,上一世也曾积德行善,功德大过业障,下一世该入人道,不过命途有些坎坷。

    这里,需要改改吗?”

    李长寿忙道:“如果方便的话。”

    “好,那我尽力帮她调整下命格。”

    判官斟酌一二,提笔写了两句。

    虽然不能更改生死簿上已有的字迹,但可以在后面写下一句‘逢凶便化吉,前路贵人遇’,这就相当于改了命。

    牛头问:“在这里还能搞什么?都给咱师伯搞上!”

    “还可以确定出生在何处人家,”判官笑道,“虽然会耗费一些功德,但大家都不是外人,此人也并非恶徒,稍作修改也是可以的。”

    “搞!”牛头大手一挥,那判官顿时下笔。

    虽然按规矩,李长寿和酒玖不能观看生死簿,但他们也可以偶然在旁边瞥一眼,不小心看到……

    很快,师伯的投胎套餐就配备完成。

    判官还解释道:“生死簿大抵只是对凡人有作用,但凡开始修行,踏上仙路,生死簿对其命格的约束就会削弱大半。”

    李长寿谢过那判官,送上了自己备着的一份厚礼;那判官看了看牛头和马面,还是笑着收了下来。

    确定了魂魄的下一世,拿到了轮回名额,牛头马面就带着李长寿和酒玖出了阎罗殿。

    他们从侧旁一条小路绕行,登上了那座深坑上的仙岛。

    这仙岛大有讲究,刚刚登上此地,眼前光影转动,乾坤混乱颠倒,周遭景色顿时起了变化……

    此地竟藏着一处小千世界!

    一座巨大的七彩圆盘,竖在了这片狭小天地的尽头……

    不少阴差在各处忙碌,押解着一只只人形的魂魄,去往望乡台、看罢三生石、再上奈何桥,饮一口孟婆汤,送入轮回之中。

    这是走程序的轮回。

    也有数不清的真灵漂浮在各处,如夏夜的萤火虫,时不时便会受到六道轮回盘的牵引,朝六道轮回盘飘去……

    这是真灵转生,与魂魄转生有较大区别。

    牛头和马面带着两人直接插队,径直到了望乡台前,一群鬼差连忙让路。

    那些魂魄大多昏昏沉沉,也没什么发表意见的机会。

    望乡台上飞出了一束浅黄色的光芒,将树灵魂魄包裹。

    树灵身形缓缓消散,化作了真灵最初的形态,又凝成了一名身穿罗裙的美丽女子……

    她双目之中满是茫然,看了眼望乡台,看到的只是一颗即将枯死、年限已到的老树。

    而后,这女子被一束光牵引,飞到了一旁的三生石上,在三生石上静静站了一阵,看到了前世,与前世的前世……

    不多时,女子眼中含泪,扭头看向了李长寿与酒玖,口中轻唤着:

    “多谢你们……谢谢……

    玖师妹,还有长寿……谢谢你们……”

    她应是在树灵这一世,看到了李长寿的身影,得知了李长寿的姓名。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酒玖对着皖江雨咧嘴一笑,却偷偷擦了下眼角。

    风进眼睛了,才不是泪点低。

    牛头马面一同向前,口中招呼一声:“时候不早了,早去早转生,莫要辜负你亲友的一番好意。”

    皖江雨又对着李长寿做了个道揖,被牛头马面一左一右护送着,送上了奈何桥。

    走过奈何桥,到了孟婆之前,孟婆随手舀了一碗汤。

    牛头向前嘀咕两句,孟婆手一抖,手中汤水洒出大半,落回了木桶之中,只让皖江雨喝了小半……

    当皖江雨的身影,被六道轮回盘射出的光芒包裹住,迅速消失不见,李长寿心底总算放下了一件心事。

    接下来,就去皖江雨师伯的转世处,安排一只纸道人守护……

    嗯?

    李长寿扭头看去,却见酒玖正歪着头,轻轻靠在自己肩旁,嘴里发出一声满是感慨的轻叹。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