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来了!

    最可能参照的渡劫样板,竟然还给了他一点小惊喜,在此时就已渡劫!

    这比李长寿预料的,还要早了几十年!

    也因此,李长寿心底有些担心。

    在李长寿的观察中,忘情上人的道基还有可提升的空间,但忘情上人选择此时渡劫,应该是有他自己的考量……

    吧。

    渡劫无小事,谁都不敢莽撞。

    忘情上人选择今日渡劫,总不会是‘早晚都要搞,早搞早安心’这般荒唐的理由。

    劫云生于四方天地,挟浩瀚天威汇聚而来。

    天空骤然阴沉,宛若要下一场泥雨,方圆万里之内生灵惊惧,天地间一片肃杀气息!

    李长寿站在小琼峰空中,与门内众炼气士一般,眺望着破天峰方向……

    那里,一道身影缓缓升空,两鬓白发飘舞,负手傲然而立,直面天劫。

    但随之,忘情上人的身影朝着山门外的荒山疾飞;

    上方劫云如影随形,宛若被扯着线的大号风筝,跟随着这道身形‘缓缓’移动。

    这般劫云的规模……

    有一说一,不算大。

    待忘情上人飞走,护山大阵完全开启,由丝薄润滑加厚了许多;

    最先跟上去的,是门内两位金仙——掌门无忧道人,与道藏殿看门老大爷、天地间不多的麒麟一族、酒玖师叔的温暖老前辈,麒零长老。

    他们一左一右从后面远远跟了上去,为即将渡金仙劫的忘情上人护法。

    金仙劫不比成仙劫,若是有一点干扰,很容易功亏一溃。

    忘情上人的渡劫之地早已选好,也提前做了一些防护的布置。

    为何要外出渡劫?

    道理很简单,若是在门内渡劫,一是众门人弟子,恐怕会被天威惊出道心魔障;

    二是,护山大阵八成可以直接准备重建,会给度仙门造成大量的财损。

    李长寿仙识扫过各处,此刻能听到各处议论纷纷。

    “咱们度仙门要多一位金仙了?”

    “这就是金仙劫吗?只是这般天威,就让人心惊不已啊……”

    “撑、撑得过去吗?”

    “那可是忘情上人!区区天劫自不在话下!”

    李长寿想了想,传声叮嘱了师父师妹几句,让他们在小琼峰上不要乱动;

    随后选了一具纸道人,立刻就要驾云跟上去。

    刚向外飞,李长寿又见丹鼎峰上飞出一道身影,连忙传声呼唤。

    “长老,还请带弟子同去!”

    万林筠长老立刻折返,拉上了李长寿。

    老爷子也不问李长寿为何要过去,只是道:“金仙劫天威太浓,你稍后若撑不住,便立刻退回来。”

    “是,弟子明白。”

    当下,万林筠长老驾云带着李长寿出了山门,追向前方。

    不只万林筠长老,还有七八位太上长老、长老一同外出,以渡劫的荒山为圆心,在方圆三百里范围内散开,一同为忘情上人守关。

    江林儿也匆匆赶来了此地,她见李长寿跟在万林筠长老身旁,下意识就凑了过来。

    “你跑出来做什么?”江林儿瞪着李长寿。

    “弟子过来提前感受下长生之劫,”李长寿笑道,“以增强自身向道之心。”

    “你倒是担心的够远,”江林儿轻声道了句,还想多劝,又想到这小徒孙的种种非同寻常之处,便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随后她便远远注视着空中站立的忘情上人,一颗心儿飘飘摇摇,为之牵肠挂肚。

    此刻,劫云笼罩方圆千里,在这个范围内的生灵尽皆远远退避;

    天地一片昏沉,但在昏沉之中,又突然有一道道雷霆闪耀!

    此刻处于劫云之下,也看不到上方异象,但距离渡劫之地数百里,这天威犹自让天仙胆战心惊……

    江林儿很快就已面色苍白,却咬牙支撑;

    李长寿看了眼自家师祖,努力……在额头挤出一点汗水,默默地拿出了一只玉符,开始一边观察,一边细致地做着笔记。

    好记性终归不如烂笔头。

    轰隆隆!

    闷雷滚滚,似是有一座巨大的车架在云层中疾驰,远古上古的仙王还魂,正巡视天地!

    “富贵儿……”

    江林儿低声喃喃着。

    万林筠长老有些狐疑地看了江林儿一眼,李长寿在旁传声解释几句,万长老面露恍然。

    随即,万林筠长老就散出仙识,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相反的方向,尽心为忘情上人护法。

    不多时,酒字九仙齐齐登场;

    他们也赶到了李长寿和江林儿之所在,顶着天威,注视着自家师尊……

    “不要吵扰师父,”酒依依叮嘱道,“莫要影响到师父心境,咱们就在此地看着便是。”

    八位师弟师妹尽皆称善。

    倒是,酒乌、酒玖同时扭头看向了躲在万林筠长老身后,正拿着玉符坐在云上的李长寿……

    “长寿,你跑来做什么?”酒乌忙道,“稍后天劫落下,莫要冲伤了你!”

    “无妨,”万林筠长老淡淡地开口,酒乌下意识缩了下本来就不长的脖子,也不敢再开口说话。

    酒玖背着手在云上绕了半圈,自李长寿肩头探出半颗脑袋,一缕秀发垂在了李长寿的脖颈前……

    “让本师叔看看,你在写什么?”

    “一些关于金仙劫的记录,”李长寿笑道,“门内缺了这方面的记载,若是能整理下来,或许能为后来者做个参照。”

    酒玖眨眨眼,顺势就坐在了李长寿身旁,“难得你还有这份心。”

    李长寿笑而不语,继续在玉符内写写画画。

    哪怕一旁酒玖‘轻衫笼白雪、傲寒映霜衣’,此时也没什么心情欣赏,仔细体会着金仙劫来临时的天地异象。

    大劫也有大道,此中蕴含真意。

    此时李长寿也感觉不到什么疲累了,整个人神清气爽,不敢放过半分细节。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盼了好久终于盼来了富贵成金仙!

    与此同时;

    东胜神州西北,某片不起眼的山峦中。

    一只刚凝成妖丹的黑豹,站在一处山崖上,眺望着东南方向那阴沉沉的天空。

    ‘嘶————

    竟然是金仙劫,还是金仙劫中排名第十七位的八荒八难心煞劫!’

    这黑豹眨了眨眼。

    ‘嗯?本大爷怎么会知道这些?

    不过,这般金仙劫威力也不小了,渡劫之人应该很难渡过。

    呃,本大爷到底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这只黑豹精又一阵费解……

    ……

    渡劫之地,劫云凝聚片刻后。

    劫云之中出现一道巨大的旋涡,铺满了千里的劫云迅速收缩,面积减少了三分之一。

    又片刻后,劫云正下方的旋涡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雷斑,浓郁的天劫之力显现,天地间一片死寂。

    风停语寂,数千里内的灵气汇聚于此,却宛若一潭死水。

    毫无征兆,一道湛蓝色的雷柱悍然落下,将忘情上人身形直接吞没!

    李长寿提笔疾书,周遭众人一个个瞪大双眼,想看清那雷柱中的身形如何……

    少顷,雷柱消散;

    忘情上人还是站在空中,长发有些焦黑,身上的长衫也多了几处破洞,但自身并无伤势,仙力也未损耗太多。

    忘情上人脚下,那座荒山已被削平了山尖,山头有一股股岩浆流淌而下,宛若大地在流血一般。

    李长寿停笔静静等了一阵,很快就用心念提笔,在玉符内写下一条:

    ‘第一道雷劫后,给了渡劫者较长时间恢复自身。’

    笔触刚停,雷柱再现,这次变成了深蓝,且雷柱体积减小了三分之一,但威力提升了却远不止三成!

    忘情上人若磐石一般,将雷柱从中间‘劈散’,但自身也被雷柱缓缓压下。

    一旁的酒玖屏住呼吸,下意识抬手拉住了李长寿的衣袖……

    “前五道应该无事,”李长寿传声道了句,酒玖缓缓点头,目中满是关切。

    对于他们这般炼气士而言,自小离家、跟随师父修行,师徒感情最是深厚。

    李长寿敏锐地发现,第二道雷劫之后,间隔稍微长了一些,第三道雷劫方才落下……

    而第三道雷劫之后,间隔又稍微长了些,第四道雷劫才凝聚、砸落。

    李长寿将这些细节尽数记了下来,稍微算了下间隔时间,似乎是按每次加两成在递增。

    但第五道天劫一过,正在空中静静站立,准备渡第六道天劫的忘情上人,突然浑身轻颤,皱眉喷了一口鲜血。

    “师!”

    酒鹿儿失声喊出半句,被一旁酒齐立刻拉住。

    李长寿皱眉感应,很快就察觉到了忘情上人身周盘旋的一缕缕灰色烟雾,低声道:

    “是心劫。”

    酒玖忙问:“心劫是什么?”

    万林筠长老在旁淡然道:“对道心的历练,若道心不圆满,极难撑过。”

    还好,忘情上人与江林儿结成道侣之后,道心已没了太多缺憾。

    此刻忘情上人虽被心劫所伤,但迅速恢复了过来,昂首注视着空中的劫云!

    他一声长啸,浑身气息再次鼓胀!

    第六道天劫应声而落,将忘情上人的长啸声截断,更是将忘情上人直接压向下方那只剩半截的荒山。

    荒山之上,莫名出现了一簇簇七彩斑斓的火焰;

    而伴着这道雷光,无数肉眼可见的罡风凝成刀刃,对忘情上人激射而去。

    雷、风、心、火!

    金仙劫终于火力全开,那荒山顷刻炸碎,忘情上人被摁在荒山的残骸上,被天劫之力左右包抄、疯狂摩擦!

    李长寿:……

    所以说,面对天劫,还是先感谢下天道老爷,拒绝一切长啸、大笑、口吐芬芳等行为。

    第六道天劫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

    不错,雷柱输出、罡风斩杀、天火煅熔,整整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

    而第六道天劫结束后,那心魔还在肆虐,持续攻击渡劫者的道心……

    话说,忘情上人的金仙劫有几道?

    李长寿略微推算了下,应是八道,若是有九道,忘情上人今天怕是真的撑不过去了。

    就从第六道天劫结束后,忘情上人爬起来的速度、浑身上下的伤势,以及自身气息的波动程度来看……

    第八道也很悬。

    李长寿看了眼,自己带在纸道人身上的一枚九转金丹;

    他如今已得了老君传丹道,九转金丹虽此时无法炼制,但今后不一定搞不出来。

    若稍后忘情上人撑不过去,他也会将这枚金丹拿出来。

    亏是亏了点……

    稍后跟大法师诉诉苦,说自己为了人教能多一名金仙境小高手,不惜拿出了保命的九转金丹,大概率能回本。

    顺便,还可以卖个人情给忘情上人,发展成候补法……

    这个不重要!

    第七道雷劫落下后,李长寿已是站起身来,略微有些犹豫。

    此时忘情上人已经成了焦炭人儿,能否渡过最后一道雷劫,只是三七之数,三生七死;

    若有一枚九转金丹相助,大概能提高六成概率,这就是九转金丹的逆天之处。

    若无九转金丹,完全就是搏命。

    而自己渡劫,只能用一颗九转金丹,这宝丹药力会持续散发,短时间服用两颗没什么意义。

    另一颗本是想给灵娥留着,但灵娥现在成仙劫都还要最少二三十年,金仙劫……

    难。

    李长寿扣住那瓷瓶,立刻就要出手;

    正此时,忘情上人那边却突然抬手,拿出两枚散发着霞光的丹药一口吞了下去,自身伤势迅速被压下,气息节节攀升!

    李长寿:……

    得,又省了。

    每个能走到金仙劫面前的炼气士,又怎会没有渡劫的底牌?

    第八道天劫是一颗雷球,其内包裹着此前七道天劫总和的天劫之力,化作罡风、天火、玄冰、雷霆,将忘情上人包裹其中,来回折腾……

    江林儿和忘情上人的九个弟子,十颗心提到了嗓子尖上。

    但李长寿已是看到了这次渡劫的结果,开始低头写写画画,做总结归纳。

    总体而言,这次渡劫比较常规,在金仙劫中应该不会排名太靠前;若是能渡过去,成就的金仙道果,实力上限也相对较低。

    预估下自己渡劫时的情形……

    大概率,在第四道天劫开始,就会出现风、火形式的天劫;

    应该会是九道雷劫,或不止九道雷劫。

    九虽为数之极,但长生本就超脱生灵生死约束,故,有可能会出现第十、第十一道劫雷……

    看来,还需要再斩三到四次道境,将第三第四套渡劫方案尽早准备妥善。

    “嗯?”

    正专心总结渡劫之事的李长寿,此刻突然神念有一些些的骚动。

    分一缕心神在骚动的源头——某处不起眼的海神庙,神念降临在此地的神像上,李长寿看向了庙门处。

    那里,一名身着锦衣的青年含笑而立,虽眉清目秀、面容英俊,但他嘴边的笑容,却总归是有些……

    邪魅狷狂。

    金蝉子?

    李长寿心底莫名一乐,他刚意外发现了二师兄,现在‘师父’又上门了!

    他一个海神,莫非跟西游劫难有缘?

    呃,莫不是,自己也是西游中的某某神仙吧……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