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自家圣人老爷这传道的方式,简直……

    太霸道了。

    但霸道之中,又带着一丝丝的细腻。

    ——老君传给自己的,都是很纯粹的炼丹感悟,没有半点提升自己道境的只言片语,那些圣人道韵也没对自己产生任何印象。

    莫非老君也觉得,自己现在渡金仙劫还不稳,所以让自己多做准备?

    应该是了!

    回头还是要再审查一边,最好,自己能对金仙劫有更直接的了解……

    李长寿心底快速划过这些念头,兜率宫的纸道人睁开眼,并未再见到老君的踪影。

    他却是不敢耽误,连忙起身,朝殿外匆匆而去。

    外面出事了……

    兜率宫外,龙不吟虎不啸,天仙境的一人、一龙,在兜率宫大门前‘扭打’成了一团。

    确实是扭打,敖乙此刻正跨坐在卞庄身上,对着卞庄那英俊潇洒的面庞就是一阵猛锤,后者已是鼻青脸肿。

    而卞庄怒吼一声,猛地一脚将敖乙踹飞,怒气冲冲地大喊:

    “你打我脸!这兄弟没得做了!”

    言罢猛扑而上,摁住敖乙,报复性地挥拳痛击其面部。

    这,要死要活?

    圣人门前撒什么欢?!

    等等,兄弟?

    李长寿略微有些懵懵然,还以为自己是被圣人老爷灌顶灌的智力失常;

    但仔细一瞧,这两个家伙确实都没用多少仙力,仿佛只是在发酒疯,发泄着心底的情绪……

    侧旁有几只酒杯,不远处还有一把断成两截的木锄,更远处还有一只被掀飞的矮桌,几只被打碎的酒坛……

    而他们打斗之地,被一股熟悉的道韵笼罩了起来;应该是大法师出手,将这一人一龙打斗的情形遮掩了。

    李长寿:……

    这三年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之前还要对另一个喊打喊杀,一个曾爱上另一个女装的模样,现在就已经称兄道弟,还在进行一场兄弟间的肉搏……

    李长寿感觉自己头都快炸了。

    冷静,淡定,这世上的荒唐事总是能超乎自己的想象。

    李长寿快步走着,趁着这短暂的空当,迅速完成一系列自检工作。

    本体打坐继续消化残留的圣人丹道;

    这次在兜率宫得到的好处巨多,老君给自己的丹道指明了一条路径,可以直接抵达丹道终点的那种。

    六转灵丹在召唤,九转金丹不是梦!

    而李长寿心神分做四股,观察四海龙族情形,检查安水城海神庙纸道人库及后堂,探查小琼峰情形以及门内各处状况;

    顺便还分了些心神,整理了下自己这具老神仙皮纸道人的发型……

    还好,各处都算安稳,三年并没有什么变局。

    当然这只是简单观察了一遍,稳妥起见,稍后还要细细探查,整理这三年缺失的情报……

    暂且收神,赶到兜率宫大门处。

    李长寿见老君的两个童子,此刻正坐在一旁墙上晃着脚丫,两人还饶有兴致地嘀咕着:

    “他们两个打的好难看哦。”

    “咱们要不要去帮帮忙?我帮卞庄,你帮敖乙?”

    “行呀,那我帮敖乙拦住你不就好了!看拳!”

    “嘿,八卦熔金烧柴掌!”

    就听几声轻喝,两个童子在墙上翻到了后院,迅速……扭打成了一团。

    果然是被点化的童子,看着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李长寿没多去看两童子打闹,快步出了宫门,突然见到大法师就站在宫门之前,好整以暇地看着那边互殴的敖乙和卞庄。

    此前李长寿的仙识,完全没捕捉到大法师的存在。

    不经意间,方显境界。

    “醒了?所得如何?”

    大法师笑着问了句。

    李长寿叹道:“老君之丹道博大精深,弟子还需细细琢磨,自是终身受用。”

    “唉,老君是老师的化身,跟老师一个性子,”大法师苦笑道,“凡事能简单的,绝不复杂,当时便是我也昏睡了半日,倒是难为你了。”

    “圣人老爷的道境,弟子不敢暗自揣摩,但这大概就是大道至简之理吧……”

    “哈哈哈,”大法师也是禁不住笑出声来。

    那个差点脱口而出的‘懒’字,大法师也是不敢多说。

    大法师下巴对着那边抬了抬,“这两人怎么回事?”

    “弟子也不太明白,”李长寿定声道,“弟子这就拦下他们,在兜率宫前这般打闹,当真不成体统!”

    “哎,让他们打一阵就是,”大法师又笑眯了眼,“如此精彩的【搏杀】,也是许久没见过了。

    放心,老君外出修行了,兜率宫中现在咱俩说了算。”

    李长寿:……

    那就打吧,既然大法师想看。

    “大法师,弟子先用化身看一看龙族情形,这三年没管,别出什么问题。”

    “善,”大法师含笑点头,目中带着几分赞赏。

    李长寿开始挪移心神,在各处进行全方位的排查。

    小琼峰丹房中,已只剩李长寿的纸道人;

    那三个刚才还想对他纸道人做一些非礼之事的准仙女和小仙女,已是回了湖边继续烤【家养】灵兽。

    看她们其乐融融说笑的样子,仿佛刚才无事发生……

    半个时辰后;

    卞庄和敖乙也是打累了,各自鼻青脸肿地躺在云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大法师看够了热闹,转去了宫中,教训那对正闹腾的金银童子;

    李长寿黑着脸,两道仙力化作锁链,将敖乙和卞庄直接捆了起来,拽到了兜率宫门前。

    “你们两个,可知此地是何处?

    都睁眼看看!”

    就听李长寿一声轻喝,一人一龙抬头看向大门上方的竖匾,‘兜率宫’三个大字金光闪闪,让他们齐齐打了个冷颤,醉意消退大半。

    “哼!”

    李长寿皱眉散掉两人身上的锁链,“敖乙,你为何如此失方寸?”

    “教、教主哥哥……”

    敖乙连忙站起身来,目中带着自责与懊悔,却又愤愤不平地看着一旁的卞庄,骂道:

    “这家伙混账至极!

    前一刻还说喜欢柯乐儿姑娘!这一刻就心慕那瑶池中的仙子!

    我、我,我当真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李长寿传声道:“这不是好事吗?你这着什么急?”

    “嗯?”敖乙先是眨眨眼,随后便突然回过神来,忙道:“也对,这确实不关我事。”

    一旁的卞庄仰头一叹,虽鼻青脸肿眼都睁不开,却依然深情款款地说着:

    “柯乐儿姑娘注定只是我的一场美梦罢了。

    我与她擦肩而过,在茫茫人海之中,我们未曾互相拥有,却依然刻骨铭心。

    我是带着柯乐儿姑娘对我的祝愿,才决定找寻心仪的女子,这有错吗?这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李长寿笑着应了两声,向前将卞庄搀扶了起来,含笑问道,“不知道友在天庭,现在任哪般仙职啊?”

    卞庄在自己脸上一抹,顿时恢复平日里英俊模样,看着兜率宫的牌匾哆嗦了下,小声道:

    “也不敢说任什么仙职,只是在天庭种一种仙豆;

    前些时日刚来天庭,领了个天庭种豆小元帅的职位。

    道友你是……”

    敖乙在旁哼了声,“这就是我此前所说的兄长,玄上无缺四海大神!此前就在兜率宫中听道!”

    卞庄精神一震,连忙抱拳行礼,“末将见过大神!”

    “不必多礼,”李长寿温声笑着,看看敖乙、又看看卞庄,笑道:“你们两个,莫非是不打不相识?”

    卞庄尴尬一笑,敖乙却是撇了撇嘴角,开始简单说起他们两人如何相识。

    卞庄就在兜率宫不远处种豆,这里灵气充裕、有兜率宫中飘来的灵药药香,算是天庭最好的一片……豆田。

    敖乙在此地等了又等,始终不见寿之踪影,心底有些按耐不住,在一年半之前,去找卞庄探了探口风。

    卞庄种豆无聊、敖乙等兄寂寞,敖乙想知这卞庄到底是不是天庭施的算计,故耐着性子与卞庄相交,想套出点话来。

    一来二去,他们就熟络了;

    喝过几次酒之后,也就引为好友。

    而今日喝酒时,两人都有些了醉意,敖乙就趁机问了句柯乐儿之事。

    他本是想看看此事是否还有后续,若有后续,就及早制止。

    没想到卞庄轻轻一叹,言说自己已忘掉了柯乐儿,心中有了新的梦……

    然后,敖乙骂他朝三暮四,卞庄说自己不过是随心而动、为情而生,两人争辩几句,就掀了桌子、动了真火,大打出手。

    李长寿有些费解地看着敖乙,卞庄朝三暮四,这不是好事吗?

    敖乙那清秀的面容上带着几分尴尬,“兄长,我之前有些喝酒喝糊涂了,毕竟……思思跟柯乐儿是好友……”

    “唉,”卞庄摇摇头,“罢了,我回去照料那些仙豆了。”

    卞庄对李长寿拱手告辞,李长寿含笑点头,敖乙略微有些欲言又止,应该是想赔礼。

    卞庄对敖乙拱拱手,却也没多说话,低头走向了远处那把断成两截的锄头。

    “你怎么把我锄头都弄坏了,这上面好歹也有一点天道之力……

    唉……你让我用手扒拉呀。”

    李长寿刚想说,自己或许能用功德帮忙修补,就听大法师在院内道:

    “小金,去把角落里扔着的那把耙子送出去,给那小天将打理豆田用。”

    “哎!”

    一名童子答应一声,很快就抱着一把三尺长的银色耙子跑了出来,左右看了看,跑去塞到了卞庄手中。

    “这是玄都师兄给你的,拿去用吧。”

    卞庄精神一震,自然知道‘玄都师兄’是何人,连忙接过耙子,对兜率宫深深地做了个道揖。

    发达了!

    随之,他将那三尺长的银耙拿在手中,略微炼化,那耙子自行化作了六尺长短,刚好趁手。

    卞庄喜不自胜,“多谢大法师赐宝!末将这就去打理豆子!”

    言罢将这银耙扛了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在云路上,哼起了天涯阁的传统小调。

    李长寿见状略微摇头。

    这就是机缘吧……

    卞庄这家伙的品性暂且不论,运气倒是十分的不错,出身狗大户,又在天庭起步阶段,进入了天庭做了个暂时没有品阶的天将,今日又得了兜率宫中的宝物。

    哪怕只是锄地用的耙子,那有可能也是老君炼制的耙子。

    看这银耙,生有九齿,齿尖锋锐可为兵刃,上下遍布着细细的云纹,又有十足的灵性,蕴含一缕先天气,当真不是一件凡……品……

    等会儿?

    李长寿盯着这只银耙,仔细数了一遍。

    九齿银耙……

    九齿钉耙!?

    卞庄,天涯阁少主,天庭起步阶段进入天庭,如今也有天仙修为,天将,朝三暮四、见一个爱一个,私生活不检点……

    这难不成就是今后的天河水军天蓬元帅?!

    二、二师兄?

    李长寿突然笑了声,注视着卞庄离开的背影,心底道了两声有趣。

    一旁,敖乙有些尴尬地蹭蹭鼻尖,低头跑去收拾矮桌酒杯,觉得自己辜负了兄长一番栽培,竟在此地闹了糗事,心底羞愧难当。

    敖乙在外又等了半天,李长寿入兜率宫中,陪大法师去了后院,与大法师解释了两人打架的前因后果。

    大法师也是乐不可支,笑了好一阵,才道:“长寿,咱们人教自从多了你,这有趣之事当真一件接一件。

    且去忙吧,你这化身可要留在天庭?”

    “弟子有这般打算。”

    “嗯,今后若有急事,直接来兜率宫前,我自有感应。”

    “弟子多谢大法师庇护!”

    大法师轻轻摆手,言道:“你金仙劫可快了?”

    “应当快了,弟子再准备准备,就可尝试去摘这长生道果。”

    “需记得,铭本心,得正果。”

    李长寿低头称是,便告退离了兜率宫。

    带着敖乙,李长寿赶去了自己在天庭的‘海神府邸’。

    作为权臣普配,他的这座海神府坐落在了第七重天,李长寿特意挑选了一处僻静之地,周遭都是空旷荒芜的仙山云海。

    此时,府邸已修缮完成,三千天兵已在周围镇守。

    天庭仙神做事,比龙宫还是差了些讲究,除却护卫之外,也没配备什么侍女。

    咳,这不重要。

    李长寿让敖乙拿了些礼物,犒劳这三千兵马,随后便让这具纸道人在此地停留,让府邸大门常开,随时等候玉帝陛下召见。

    敖乙也会在这里呆一段时日,在天庭多刷一些存在感,而后再回龙宫复命。

    这边在天庭刚安稳下来,李长寿因被强行灌注大量炼丹感悟,此时头昏脑也涨,就想着好好休息几日。

    他特意通知了灵娥和熊伶俐,让她们近几日看好丹房周遭大阵,不要让人误闯;

    又在阵法外围挂上了‘前方有恶兽出没’的牌子,开启了重重困阵、杀阵,就在地下密室中席地而躺,准备浅睡几日……

    然而,李长寿迷迷糊糊刚睡着,就感受到了一股浩瀚天威突然出现在度仙门上空,一个激灵蹦了起来。

    金仙劫!?

    连忙内视自身,发现自己元神安稳、道境稳固,道基圆满只差一线,并非自己引动。

    那……

    富贵上人,要渡劫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