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什、什么情况?

    敖乙被李长寿一把扶住的时候,整条龙都是懵的。

    后堂正中坐着的,不正是曾在南海现过身的人教玄都大法师!

    左边赵公明、右侧赤精子,黄龙真人、秦完天君、白礼天君……三教各有大能在此地!

    往来无庸人,相携皆高朋!

    虽三教高手来的并不多,严格意义上的圣人弟子也就四五个,可这几人份量,当真太重了些!

    一时间,敖乙竟感觉,自己不配做自家教主哥哥的弟弟,他这个龙宫二太子、截教小真仙,当真有些……

    给老哥丢脸了!

    然而,敖乙又听到了一声略带责怪的嗓音:

    “乙兄,你怎么才来?”

    敖乙抬头看着李长寿的纸道人化身,刚想说话,就得了李长寿的传声。

    “淡定些,向前见礼,然后请几位龙族长老前来喝茶。”

    敖乙连忙点头,先向前拜见赵公明,又对大法师行礼,又转过身对截、阐教几位大能行礼问候。

    这头顶犄角的清秀少年左右作揖,口中师叔、师伯喊个不停,让人看着……

    就想塞几个红包过去。

    秦完天君笑道:“这是我金鳌岛上修行客,乌云大仙的弟子,也是东海龙宫二太子,敖乙。”

    顿时,阐教仙人夸敖乙知礼数、讨人喜,截教仙人赞敖乙模样俊、根基稳,把敖乙都夸得有些不好意思。

    玄都大法师道:“敖乙,向前来。”

    “是,”敖乙连忙向前,执弟子之礼。

    大法师在袖中拿出一只玉瓶,放到了敖乙手中,笑道:“知道你龙族宝物不缺,这是老君炼制的固本增修灵丹,也算个稀罕物。

    你是长庚的二教主,海神教的护法,修为之事可莫要怠慢了。”

    敖乙摁压着心底激动,谢过大法师赏赐。

    李长寿在旁投来一道幽幽的目光,大法师眯眼轻笑,纯当没看见。

    两边仙人都非蠢笨之人,哪怕不知海神教内情者,见到敖乙、龙族,了解到敖乙和海神教的关系,大多已是明白,为何海神长庚道人,会请三教仙人前来观礼。

    应该是想震一震骄狂的龙族。

    不多时,敖乙请来几位龙族长老,入后堂角落歇息。

    这几位龙族长老倒是很淡定,毕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与三教仙人毫无交流,保持着龙族的矜持与傲气。

    在第二波阐截两教‘摇人’赶来之前,宾客也差不多齐了。

    李长寿掐准时辰,在东方泛起鱼肚白时,将六座登云台牵引到了海神庙上空。

    玄都大法师站起身,笑道:“各位请,看看长庚准备了什么吧。”

    两教仙人齐齐起身,跟在玄都大法师身后,飘然出了此地,在登云台上入座。

    玄都大法师、赵公明、赤精子、黄龙真人、十天君几人、火灵圣母,李长寿单独安排在了一座登云台上。

    其他众仙,按道承分别入座,龙族几位长老也单独占了一处登云台。

    虽然比起龙族大会、大婚的排场,海神教弄的……

    确实略显寒酸了些。

    但六只登云台飞出安水城时,下方那人山人海之盛景,也挺壮观。

    此刻六朵白云飞来,其上仙光缭绕、人影绰绰,下方凡人尽皆高呼海神、仙人,声浪若山呼海啸!

    很快,六朵白云停稳,就在那座高台前,处于李长寿推算出的最佳‘观赏’位。

    又不多时,龙族数百高手赶来,就在登云台侧旁驾云而坐,大多好奇打量着玄都大法师、赵公明等道门高手……

    想不服,又不敢不服。

    李长寿搞得这座高台高十丈,用土石堆砌而成,其上有一四方平台,长宽二十丈,三面有上台的宽沿阶梯。

    高台南侧竖着一面巨大的铜镜,其上刻画繁复法阵,不知是何用处。

    海神教这是……整哪出?

    两教仙人都有些不明所以,龙族也是略感新奇。

    “长……庚?”

    玄都大法师招呼一声,正在高台后侧、对几名女乐师交代事情的李长寿,连忙驾云飞了上来。

    “弟子在。”

    “这是准备做什么?”

    玄都大法师笑道:“你是要在此地讲道,还是对凡人宣扬你海神教教义?”

    李长寿忙道:“大法师,弟子哪敢在这么多高人面前讲道说经,海神教教义也只是为倡导凡人向善而行。

    今日有一桩喜事,所以弟子特地备了一些舞剧,给各位前辈、道友解解闷儿,与海神教信众们同赏。”

    大法师顿时来了兴致,“你还懂这些?”

    “略懂一些,”李长寿笑道,“弟子这就下去准备了。”

    大法师道:“去忙就是,此地我帮你招待着。”

    两旁登云台上的仙人们连忙出声,都说不用费心,他们自便就行。

    让大法师端茶送水?

    那怕是紫霄宫才能有的招待规格!

    李长寿飞下去继续忙碌,他身为‘现场导演’,还是要现场指导……

    很快就有数十名大汉,扛着大鼓、古琴、琵琶等乐器,在高台南侧的两个角落摆好。

    紧跟着,这群壮汉站在高台正中,双拳在胸前交叉,摆好了造型。

    虽然表面很平静,但实际上,李长寿的传声一直没停……

    “注意表情,等会一定要笑,笑,想一些开心的事!”

    “最后面角落那个,位置偏了,朝左边站三寸!”

    “一定要记得,像之前演练的那样,用力要适度,一定要适度,你们是在跳舞,不是在跟隔壁村的干架!”

    又有一名名乐师上了高台,尽是些凡人男女,坐在角落各处乐器旁。

    这时,李长寿甩了甩拂尘。

    那面大铜镜渐渐出现光亮,其上禁制、符箓尽数开启,在何处人群上空,凝出了一处处投影。

    天色渐亮。

    四十九名壮汉排好阵势,两旁乐师团手已摁在弦上、或是端起了萧笛。

    当东天出现了一抹金色,太阳星出于东海,一束金光照耀在高台之上!

    李长寿拍拍敖乙肩膀,敖乙深吸一口气,身形直直跳起,落在了高台侧后方正中位置,扬起了手中鼓槌,用力一砸。

    咚!

    四十九名身着红色短衫的壮汉,整齐地跺脚、挥拳,虽是凡人,却有一股蓬勃而出的雄性力量!

    最先一名壮汉向前迈出半步,口中呼喊:

    “哎嘿!哎嘿哎嘿!呀——”

    唢呐声起,琴弦齐奏,数十壮汉跟着鼓点开始齐舞,动作整齐划一,不断变幻阵列。

    下方人海顿时传来阵阵叫好声,云上的仙人们也是眼前一亮。

    在此时的洪荒,说起乐舞,给人的固有印象便是一群妖娆女子翩翩起舞,突出柔美、纤柔,看的是一个朦胧意境。

    李长寿搞这些时,也是起了些恶趣味,这个开场曲便是《劳动者是最美的》片段改编而成。

    原本这些‘节目’都被他去掉了,觉得没什么必要;

    怎料今日来了这么多三教仙人,为了招待好这些仙人,李长寿又把这些节目加了回来……

    一曲舞罢,数十名壮汉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带着真诚热情的微笑。

    下方凡人欢呼再起,云上仙人感慨惊奇。

    李长寿松了口气,效果还算不错……

    敖乙停下锤鼓,转身一跃,身形化作一条青龙,以高台为起点,围绕偌大的会场飞了一圈,化作人形落在高台之上。

    下方顿时响起了一阵阵“大护法”、“大护法”的呐喊声。

    敖乙向前拱手作揖,身影被投放到了人海上空,朗声道:

    “那边的朋友,你们好吗!

    山上海里的朋友,你们好吗!”

    无数声潮席卷而来,汇成此起彼伏的“好”字。

    敖乙抬手下压,欢呼声迅速安静了下去,又听这位龙族二太子,字正腔圆地高声呼喊:

    “海神教逢大喜事!

    仙朋云集信众聚!

    各位汇聚一堂,庆祝海神大典,海神也在海中注视,派我前来与各位同乐庆祝!

    大家莫要拥挤、莫要吵闹,若有饥饿口渴,都可在各自区域寻到此前备好的饭食、清水,若有哄抢者、闹事者,海神便会施以惩戒!

    可听清楚了?”

    下方这数不清的凡人齐齐高呼。

    “好!”

    敖乙笑着应了声,偷看一眼掌心写着的文字,高声道:

    “接下来,是咱们海神教的熊寨神使,与安水城城主府兵卫们,排演的一场大戏——《人族浮沉》!

    这是人族祖先一路奋斗来的轨迹,也寄托着人族祖先对当代人族的希冀!”

    报完幕,敖乙跳下高台,长长的舒了口气,对自己教主哥哥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李长寿抬起右拳,“叮”的一声,点了个赞。

    此时,又有十七八个身穿兽皮短裙、头戴草环的壮汉冲上高台,各自口中‘喔喔喔’的叫着。

    这表示人族刚被女娲大神造化,在大地上懵懵懂懂,靠采集、捕猎为生时的状况。

    配乐、编舞也是现成的——《隔壁泰山》嘛。

    一时间,上方仙人、仙龙,下方凡人,都是笑声阵阵。

    倒是大法师看的十分感慨,目中带着几分遥远的回忆……

    这些,都是他当年那批兄弟姐妹们的生活情形啊……

    唉,长寿也是有心了。

    这套组舞后面还有《钻木取火》、《冰火战歌》、《太极》、《灭世洪水》、《三皇五帝》等十九段舞蹈,都是根据人族从上古而来所经历的众多大事改编而成。

    前面人族初立时,主要以搞笑为主,中间人族多灾多难时,旋律就变得深沉、激昂,待人族崛起,乐声顿时变得辉煌磅礴……

    不多时,大法师就将李长寿叫了过去。

    赵公明和黄龙真人等三教仙人围了过来,兴致勃勃地问李长寿,这些点子是如何想出来的,看的当真有趣。

    李长寿总不能直接说,这些是从上辈子抄来的;

    便说自己化身游历凡尘之中,糅合了凡俗人族众多表演形式,搞出来的这种讲故事的舞剧,并非自己所创。

    如果大佬们有兴趣,他还可以搞点歌剧。

    众仙顿时赞口不绝。

    第一段组舞到了三分之一处,南北各有两朵仙云飞来,阐教广成子、玉鼎真人,截教龟灵圣母、无当圣母,各自带着百多炼气士赶来‘凑热闹’。

    这自然看在了玄都大法师的面子上。

    玄都带着李长寿左右迎接,各自安排众仙入座。

    龙族的位置,又被挤得稍微偏远了些……

    又过片刻,一朵灰色云朵自西面飞来;

    前方站着数名肌肉壮汉,后面跟着上百魁梧身形,却是地府一行刚刚赶来。

    他们看到有几名巫人在高台之上表演战舞,顿时眉头紧皱。

    勾魂使者牛头皱眉道:“我巫族之后,怎得登台跳舞!”

    一旁有位地府将军戳了戳牛头的胳膊,下巴对着高台上方的大片人影抬了抬。

    牛头定睛一看,顿时认出了其中几人,又仔细感受这些高手隐藏起的道韵,不由一阵讪笑。

    “跳的不错嘛,给咱们争脸!”

    一群巫族出身的地府阴差顿时忍俊不禁。

    李长寿飞来迎接,自报南海海神的家门,并提到了‘好友度仙门李长寿’。

    牛头等巫也是十分客气,不断称赞海神,感激海神教关照巫人一族。

    这也算与地府正式建立交情的开始。

    巫族喜欢站在大地之上,李长寿也提前为他们预留了位置,地府一行的到来,也没引来什么关注。

    南海之滨,乐声百里;

    海神大典,欢呼笑语。

    待《人海浮沉》组舞结束,大典的气氛已是被推上高潮。

    也有截教仙、阐教仙找李长寿问询,该如何才能排演这般组舞,李长寿一时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庆典之后再与各位相谈。

    组舞之后,两个大汉跳上高台,拿起快板、敲起了锣鼓,开始表演海神教传统曲目,《赞海神》。

    下一场组舞《海神与龙与海》已开始准备,值得一提的是,这场组舞中,还有【左边一起画个龙】、【如果我去捕鱼你还爱我吗】等舞蹈内容……

    从清晨到上午,南海之滨热闹非凡,海神大典也算别开生面了一把。

    而此时,在南天门处,被凡间吵闹声惊动的众仙家、众天将也只能耐着好奇心,静静等待午时的到来。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