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我错了,真的错了。’

    李长寿看着眼前这位大爷,心底一阵哭笑不得。

    早就想到赵公明大爷会克服一切困难前来凑热闹,却依然抱着那份侥幸之心,觉得自己没邀请,赵大爷可能也顾忌面皮,从而……

    甚至,李长寿也稍微算计了一下。

    在数十个截教仙人说要来凑热闹时,李长寿就想到,消息有可能会传到赵大爷耳中,故意不邀请,也是想着给两人的‘老铁情’降降温。

    没想到,赵大爷把这份交情,看的竟是如此之重,直接不请自来!

    “大爷、咳,前辈您坐。”

    李长寿叹道:“这可不是独独漏了前辈您,主要是这并非什么大事,前辈身为截教外门大弟子,晚辈岂能因为这般庆典之事,就劳烦前辈您现身?

    如此,那不是轻慢了前辈?”

    “哦?”赵公明眨眨眼,抚着胡须笑问了句,“是,这么个道理?”

    “自然是的,”李长寿笑道,“对晚辈而言,前辈的份量相当之重!”

    赵公明笑着摇摇头,“你这张嘴啊,当真是有修行的!”

    还好没被说成是开过光的……

    言罢,赵公明就被李长寿请着,坐在了侧旁圈椅上。

    立刻有壮汉从旁边跑过来奉茶,这也算他们海神教的特色。

    “老弟,你这庆典是做甚的?”

    赵公明端着茶杯问了句,仙识扫过南海海滨,看到了那汇聚的人群,“这般庆典还要请三教仙人前来观礼,怕是不简单哟。”

    李长寿心底略微有些警惕……

    赵大爷今日,怎么有些反常?

    这一点都能想到,不像是武财神的性子啊。

    李长寿笑道:“这个还请晚辈卖个关子,今日确实是有些事,与晚辈一直在谋划之事有关,所以想请三教仙人前来观礼,借此增加此事的分量,对龙族影响深一些。”

    话音一转,李长寿苦笑着摇摇头。

    “前辈您一来,怕是要吓到龙族了。”

    “呃,这个……”

    赵公明顿时有些纠结,小声道:“要不我再偷偷回去?”

    “哪有现身了还走的道理?”李长寿忙道,“有前辈今日在此,我心底倒是安稳了许多,也不怕有宵小前来为祸了。”

    赵公明闻言挺直腰杆,“放心,今日我看谁敢来砸你场子!”

    但话语一转,赵公明正色道:“老弟,你一口一个前辈喊着,这未免显得太生分!”

    “前辈,这个……也罢,晚辈就厚着脸皮,喊一声赵老哥了。”

    “哈哈哈哈!”

    赵公明顿时抚掌大笑,“海神老弟!这三教仙人,最对我口味的便是老弟你!”

    李长寿:……

    再说下去,是不是要拉着他义结金兰了?

    还好,李长寿最擅长的几件事之一,便是岔开话题。

    他问起赵公明近况,问是否有西方高手为难,又将话题引到了书法之上。

    赵公明顿时来了兴致,与李长寿约定比一比书法之事,两人架起桌子,铺开布帛,一书大气磅礴、一书行云流水。

    一时,海神庙后堂中响起了愉悦的笑声,倒也是真的有几分忘年知己的味道。

    赵公明突然笑道:“黄龙师兄竟然也来了?”

    他话音刚落,夜幕中划过一束土黄流光,一道高瘦的身影已是落在了门前,身着淡黄长袍,头束道簪,虽有老态却不显皱纹,也算是童颜鹤发。

    李长寿笑道:“有关龙族之事,自然是要知会黄龙前辈一声。”

    “不错,你这般考虑也妥当,”赵公明笑着回了句,向前出迎,倒是比李长寿还像主人家。

    李长寿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赵大爷没躺下质问自己‘你请了他为啥没请咱,你是不是瞧不起我赵某某!’……

    那画面,想想就令寿头大。

    黄龙真人一到,这后堂之中顿时更热闹了起来。

    然而只是过了片刻,一朵白云自东南方向而来,其上满是乌压压的人群,细数竟有六七十人!

    最前方的六位仙人,李长寿只认识其中三位,一位是秦完秦天君、一位是上次来过的金光圣母,还有一位是在龙宫见过的,十天君之白礼,白天君。

    还有一位女仙,身段纤秀苗条,身着火红长裙,若所料不错,应该就是敖乙提到过的火灵圣母……

    截教众仙当真这么闲吗?

    还是金鳌岛的风俗,就是‘蹭饭一呼百应,结账恕不从命’?

    李长寿嘴角略微抽搐了下,立刻露出真挚的笑容,向前走出两步,驾云外出迎接。

    赵公明清清嗓子,也迈步到了后堂之前负手而立,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黄龙真人一见此状,略作思索,转身去了后堂角落,拿出一面玉符,对着玉符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李长寿一直关注着这边,但也只是隐隐听到……

    “嗯,师弟你多喊来几个,截教这边来了不少……嗯,对,不能弱了咱们玉虚宫威仪……好,好,尽快……”

    李长寿:……

    这个都要比?

    三教源流大会也就算了,那毕竟是三教盛事,阐截双方互不相让,都想着压对方一头,那是情理之中。

    今天是他一个香火神教搞庆典,两边来大波仙人,合适吗?

    ——咳,这里的波是量词。

    李长寿心底一叹,事已至此,只能连忙招呼各位截教仙人落入海神庙中。

    一见赵公明,截教仙人们精神一震,连忙向前见礼,场面顿时热闹非凡。

    李长寿还特意观察了下金光圣母,发现这位萝、咳,这位少女心萌仙,看赵大爷的双眼都是那般明亮。

    只不过,这位金光圣母并未多表示什么,只是脆生生的喊了声赵师兄,就跟着自己大哥秦完去了一旁入座。

    李长寿外出招呼一声,立刻有一群大汉搬来座椅、送来香茗。

    虽然众截教仙人都不知今天是怎么一回事,但看到李长寿之后,都是一句‘恭喜’、‘恭喜’。

    李长寿无奈之下,也只能回几句‘同喜’、‘同喜’。

    不多时,一身熊皮大衣的熊寨村长、海神教大长老,匆匆而来,低声道:

    “大人,刚才老三用传信玉符禀告,说寨子里去了一队兵马,浑身阴气森森的,带头的还有几个,感觉跟我们寨子有些渊源的强人。”

    “有多强?”

    “熊老三说,感觉很强。”

    李长寿略微闭眼,躲藏在熊寨之下的纸道人,已是用仙识看到了那一飚人马。

    最先一人,李长寿倒也认得,就是脱了头套的地府牛头嘛。

    “那是地府来人,你们祖上的一支,”李长寿笑道,“他们果然去了你们寨子,按我之前叮嘱的,让老三给他们指路,尽快带来安水城中。

    再有两个时辰日出,大典就要开始了。”

    “哎,好,我这就去!”

    老村长答应一声,立刻就要赶去传信,李长寿又将他喊住。

    李长寿略微斟酌,言道:“今天来的贵客有些多,大典还是要热闹些比较好,之前去掉的那些歌舞都安排上,从日出排满到正午。”

    “是!”

    这黑熊精一般的老村长匆匆而去,李长寿倒是不得清闲,继续招呼宾客。

    这次跟龙宫敖乙大婚时不同,这里是他的主场,怎么也不能怠慢了这些‘贵客’。

    虽然很多都是不请自来……的说。

    一个时辰后,又有一批二十余名阐教仙人,自西北方向驾云而来。

    这一路应是风驰电掣,让几位修为稍低的玉虚宫天仙境门人,长发都被吹的有些凌乱。

    带头的两人,李长寿倒也熟悉,一位是福德金仙云中子,一位是十二金仙中排第二的赤精子,都是阐教大手子。

    李长寿还没驾云飞起来,赵公明已是带着几位截教仙人上去迎接。

    大家暗中较劲归暗中较劲,表面还是要和和气气,响应那句‘三教一家亲’。

    海神教后堂差不多已是坐满了人;

    两教仙人各自寒暄问候,随后就泾渭分明地各自入座。

    李长寿都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完全镇不住场子了……

    但他总不能现在去请大法师过来吧?

    局面控制不住了才去请大法师,那岂不是自己办事不利……

    正如此想着,一缕传声突然钻入李长寿心底。

    “长寿,你本体去了何处?

    我在度仙门中找了两圈,为何都未能寻到?”

    李长寿精神一震!

    说曹操曹操就到!

    亲人来了!

    李长寿连忙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目光朝着四处观望,也不知该如何回复。

    “不愧是你!哈哈哈!竟然藏在了化身之中!想不到,当真想不到!”

    就听大法师一阵传声大笑,又在笑声中问:“我看你请来了不少道门高手,今日可还需我现身?需就点头。”

    李长寿顿时重重地点头。

    一声轻笑在海神教后堂传开,原本满是欢声笑语的后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赵公明掐指推算,最先一个站了起来,喜道:“玄都师兄到了!”

    赵公明话音刚落,海神后院中突然出现少许云雾,这云雾生出淡淡的太极虚影,一道身着长衫的身影迈步而出。

    瞧他身形修长、披散长发,看他面容无奇,细品回味无穷,又成自在神韵,难得逍遥真意!

    “各位师弟师妹,别来无恙否?”

    道门大师兄一现身,在场都是师弟师妹。

    “玄都师兄!”

    “是玄都大法师师兄!”

    “师兄怎得也来了?”

    玄都大法师露出淡雅轻笑,与李长寿单独相处时那般,像是换了个人,变得更为儒雅、更为随和。

    李长寿看玄都大法师要开口,立刻传声道了句:“大法师,弟子南海海神的化名为长庚。”

    大法师笑道:“既是长庚的要事,我自是要过来的。

    也要多谢各位师弟师妹前来观礼,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多多担待。

    我人教本就人少不兴,今后长庚在外行走,还望各位多多关照。”

    长庚?

    众仙先是有些疑惑,随后便见李长寿向前行礼,顿时恍然大悟。

    海神的跟脚,这么硬?

    玄都大法师的用词就十分讲究,那一句‘若有招待不周’,就是直接摆明了他是‘主人家’的身份。

    这海神教,就是人教所立!

    这南海海神长庚道人,必然跟玄都大法师关系匪浅,说不得就是太清圣人老爷看重的人教后辈!

    瞬间,本来是来此地凑热闹的截教、阐教仙人,顿时起了结交之心。

    玄都大法师给了李长寿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似乎在问‘怎么样’。

    李长寿给玄都大法师一个感激又感慨的眼神,仿佛在说‘您真棒’。

    以前吹过的牛,今天,都圆上了!

    李长寿现在想的,就是今日之事,该如何才能让西方教清楚明白地知道,最好各种细节都要让对方看到……

    当下,李长寿请大法师坐入主座,便亲自去安排稍后要用到的‘登云台’。

    所谓的登云台,也是李长寿此前准备的仙人观礼台。

    那是一团白云,其内有木架支撑,刻画着生云符、悬空符;为了不出乌龙事件,还有数十层加固的手段。

    李长寿此前准备了两只登云台,还有四只后备,想着怎么也够用了。

    但他看到黄龙真人和赵公明又拿出了传信玉符开始第二波摇人,李长寿心底无奈的一笑,开启几具纸道人,开始赶制新的登云台。

    李长寿安顿好此事刚要回屋陪在大法师身旁,突听天边传来阵阵龙吟,一声清亮地呼喊声自天外而来。

    “教主哥哥!”

    龙宫第一波宾客已然到了!

    然而,敖乙兴冲冲落在后院中,提着长袍下摆,少年面容上写满兴奋,一个健步就跳了过来!

    “我来……诶?”

    视线余光捕捉到这满堂宾客,敖乙笑容一僵、双腿一软,差点就趴在李长寿面前。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