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师伯祖?掌门怎么样了?”

    度仙门度仙殿前,刚刚回返度仙门半个时辰的李长寿、江林儿与有琴玄雅,见忘情上人与几位长老自内殿走来,连忙迎了上去。

    李长寿关切地问了句,忘情上人不由苦笑了几声。

    忘情上人道:“掌门已闭关养伤了,此前只是被自己震伤了元神,修养百年就可痊愈。”

    几人齐齐松了口气。

    拦不住,这个是真拦不住!

    事发时,就是在天外回来的路上……

    李长寿听掌门季无忧说起,那神通乃是修行‘窍中先天气’,就感觉有点不妙,便立刻对忘情上人传声,言说掌门此前就是被这般神通伤了自身。

    稳妥起见,自然是要让忘情上人,去劝说掌门放弃这门不靠谱的神通……

    然而,李长寿这边刚对忘情上人传声说完,掌门已是道了句:

    ‘贫道先来为你们露一手!’

    随后便是猛吸了一口气,鼻孔前汇聚了一缕缕白烟,面庞顿时变成了亮紫色!

    ‘哼!’

    前方虚空竟被震起些微涟漪!

    但……

    ‘噗!’

    一口鲜血随之从掌门口中喷了出来,吓得四人面色大变,赶紧起身冲了上去。

    然后,就这样了。

    虽然掌门不断说着‘没事、没事’、‘小问题、小问题’,但鲜血已是染红了青衫,看的几人触目惊心、紧张不已。

    后面的路,都是忘情上人驾云,江林儿帮掌门稳定伤势。

    还好,李长寿当时就在掌门身旁,这具纸道人体内残留着的仙力还有不少;

    李长寿搀扶掌门时,趁着忘情上人、江林儿不察,为掌门度入了自身仙力,帮掌门稳住了气息与元神……

    回了度仙门后,忘情上人又惊动了几位长老,折腾了半个时辰,才确定掌门并无大碍……

    一位太上长老低声道:“掌门受伤之事,还是不要对外言说,免得引起门人弟子们不必要的慌乱。”

    几人答应的答应、领命的领命。

    因掌门已是在闭关疗伤,也不便看望,他们便各自回了各自峰头。

    小树灵此时已经差不多伤势痊愈,只是因真灵受损,还在江林儿掌心昏昏欲睡,估计还要修养一段时日。

    返回五部洲的这一路上,有琴玄雅听李长寿讲道,受益良多、感悟丛生,此时也对李长寿暂时告别,回自己和师父的洞府中静心体悟修行。

    可以说十分的上进。

    老规矩,李长寿驾云飞在不高不低的高度,赶回小琼峰。

    一想到掌门练神通的情形,李长寿心底也是一阵哭笑不得。

    度厄真人的窍中二气妙法,这么难修行?

    根据李长寿观察,似乎就是炼化一口先天之气,随后用类似于‘波’的方式释放出来……

    那‘哼’或者‘哈’,只是先天气息涌出时,自然而然发出的声响,如果这神通炼成,其实可以替换成‘啊’或者‘哇’。

    不过,斗法之前先惨叫或者惊叹,画风委实太过诡异。

    还不如‘哼、哈、哼、哈’几声,然后大家聚在火堆旁翩翩起舞,唱一首‘是谁~把你送到我嘴边’。

    玩笑,玩笑。

    李长寿回小琼峰时,按惯例,用仙识看了眼自家小师妹在做什么,并根据小师妹的行为,选择不同的‘奖励’套餐。

    这次灵娥倒是没让李长寿失望,她正在后山一处水潭旁,跟小师叔、熊伶俐一起笑闹着扑蝴蝶。

    李长寿站在丹房前,用仙识看了一阵。

    灵娥笑的云鬓散乱,小师叔又有些凌乱了衣衫,熊伶俐像是一个几百斤的孩子,甩动着一只十丈见方的巨网,在后面开心地追逐着前面两人。

    “算了,这次先不罚你了。”

    李长寿摇摇头,这具纸道人回了丹房之中,静心琢磨应对金仙劫之法。

    看过上次的集体渡劫,灵娥对修行的态度也有所转变,修道的时间增加了许多,每次与酒玖、熊伶俐玩耍,也都会控制在两个时辰内。

    对于灵娥的这份上进,李长寿也颇感欣慰;

    最起码,他准备许久的渡劫套餐,不会没有用武之地了……

    “师伯的事暂时也算定下了。”

    李长寿并未多想此事,他回忆着自己在地府之中的所见所闻,拿出了几张布帛,将自己认为可以搞到功德的地方,细细地写了一遍。

    巫族,自古多憨憨。

    巫族之中当然有智者,不过普遍应该都不太聪明。

    这点,从共工与祝融两大祖巫,都能被人暗中挑拨到生死搏杀,也能得到些许印证……

    让巫族主事幽冥地府、酆都轮回,管理的混乱一些,倒也在情理之中。

    李长寿明白,自己现在对地府所知甚少,对幽冥界了解也有限。

    子曾经曰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李长寿现在对地府也不敢妄下定论,还是要等今后自己需要谋划功德时,去地府先调查清楚、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再狠狠赚他一笔功德!

    没办法,功德金身是面对圣人时,有效地防护手段之一。

    生死无小事,生命只一次。

    赚功德,在李长寿的谋划中,会是今后一段时期为之奋斗的‘事业’!

    功德这东西相当于天道的认可,如果不考虑跳出天地之外,那功德自然是越多越好,先搞他一个小意思,再弄他个丈二金身,搞几件后天功德至宝!

    呃……

    正盘算着地府之事的李长寿,突然哑然失笑。

    上辈子凡人时,逐利而往,为了让自己活得舒心些、轻松些,也是这般费尽心思。

    这辈子修行时,虽多了山中清闲、多了仙路绚烂、多了神通法术、多了神仙家眷,本质却是并未变化。

    大概,这就是生灵的天性;

    而自己,也一直是个俗人吧。

    “别人笑我穷周全,我笑别人尸骨寒。”

    诶?这也算,妙句偶得之?

    ‘诗性大业’意外取得了关键性突破!

    ……

    回山三日后,搬去忘情居的江林儿,‘悄悄’来了小琼峰上,对正在湖边钓鱼的酒玖发起了正义突袭。

    场面一时十分混乱,不甘被镇压的酒玖奋力反击,最后与江林儿齐齐落水,引得小灵娥和熊伶俐远远观战,笑成一团。

    片刻后,酒玖抱着根本掩藏不住的罪恶,坐在树荫中嘤嘤而泣;

    一旁的江林儿心情大畅,掐腰大笑了一阵,随后就招呼灵娥和熊伶俐前来,要宣布一件大事!

    但江林儿眼珠一转,先是叹了口气,言道:

    “那个,小玖,以后我就不跟你闹了。”

    正装哭的酒玖一愣,故作娇弱地擦了擦眼,口中小声道:“哼,信你才有鬼!”

    “小玖,你知道吗?”

    江林儿仰头看着天空,嗓音有些缥缈清淡,言道:“这么多年,我知道你其实一直对我这般冒犯心底有些埋怨。

    可这是,本师叔表达对你喜爱的一种方式啊!

    不过,今后不会了……”

    灵娥顿时有些不好地预感,忙问:“师祖,您怎么了吗?”

    江林儿幽幽地一叹,突然又变得垂头丧气了起来,口中喃喃道:“再也不会了。”

    就连被害人酒玖,此时也是禁不住泛起少许狐疑,起身走了过来,捂着麻衣短衫,小声问:“师叔你没事吧?”

    熊伶俐小声道:“感觉这种情形,像是故事里面的交代遗……”

    “呸呸!”

    灵娥抬手轻轻打了熊伶俐一下,嗔道:“师叔你莫说这般不吉利的话!师祖怎么会出事!”

    顿时,酒玖、灵娥、熊伶俐围在江林儿身侧,不断关切地问江林儿到底怎么了。

    真·民风淳朴小琼峰。

    江林儿抿了抿嘴,轻声问:“小玖,你难道不怪我吗?”

    酒玖沉吟几声,小声道:“师叔你虽然总是欺负人,但好在你也是女子,跟我一般打闹也没什么,我只是没办法反击所以心底有些郁闷。

    其实师叔你……对我也挺好的。”

    江林儿双眼中满是感动,柔声问:“那,可以让师叔,最后一次再沾沾你的福气吗?”

    酒玖苦笑道:“师叔你……别这样,我以后万一想找道侣,人介意怎么办……”

    “师叔现在只有这一个心愿,小玖……”

    “那,你,哎呀!”

    酒玖紧紧闭上双眼,昂头挺胸,咬牙道:“我喝醉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好嘞!”

    江林儿顿时双眼放光,擦了擦嘴角口水,两只罪恶的小手已是缓缓抬了起来。

    侧旁灵娥禁不住一手扶额,就当自己没看到这一幕。

    大师叔真的,被小师祖吃得死死的……

    正此时!

    “咳!”

    一旁传来了轻咳声,李长寿驾云缓缓而来,在远处就笑道:“师祖,那树灵伤势如何了?”

    江林儿动作一顿,随后就翻了个白眼。

    ‘臭小子,坏我大事!’

    不过,李长寿已经登场,江林儿两只伸出去的手只能抬起来,顺势拍了拍酒玖的肩膀。

    玩闹归玩闹,江林儿总不能让酒玖真的在这方面吃亏,被李长寿看去便宜。

    江林儿扶着酒玖肩膀,语重心长地道了句:“以后,毕竟要做你师娘了,总不能继续这么跟你打打闹闹。

    来,小玖啊,喊几句师娘来听听。”

    酒玖:……

    如果不是打不过,她现在肯定扑上去了!

    等李长寿飞过来,江林儿在自己怀中摸出了一只散发着浅绿色的玉石,玉石打开,其内一只三寸高的小人儿钻了出来,有些怯弱地打量着各处。

    灵娥眼前一亮,“这莫非是师……”

    “嘘!”

    江林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只是一只树灵,不要多联想。

    那个,我现在跟酒玖她师父感情正浓,也不好总是将她养在忘情居中,长寿、灵娥,本师祖今天交给你们一件大事!

    养好这只小树灵,让她安度剩余的寿元,在地府查着,也就只有不足十年了。”

    李长寿与灵娥面色郑重地点头答应。

    灵娥信誓旦旦地说道:“师祖您放心,我们定不会让……小树灵受一点委屈!”

    “这个,”江林儿笑道,“树灵终归是跟咱们人族不同,她只有简单的灵智,将她放在一棵树上就是了……”

    江林儿细心交代了几句,就将树灵托付给了李长寿与灵娥,随后便一身轻松地驾云而去。

    可能是感觉这几人中,灵娥比较温柔一些;

    小树灵抱着灵娥的手指、跪坐在灵娥掌心,轻轻闭着眼,不敢面对这个陌生的环境。

    几张脸盘从旁边凑了过来,填补了树灵的所有视线。

    熊伶俐轻轻赞叹道:“哇,表兄,人怎么能长得这么小?”

    “这个是灵,”李长寿笑道,“准确来说,她其实是没有实体的,类似于人之元神魂魄一般。”

    酒玖也好奇地问了句:“这树灵,跟你们师祖什么关系?宠物吗?”

    李长寿尴尬的一笑,言道:“并非宠物,这是一位师祖好友的转世身,在等树灵寿元耗尽,再送她进入轮回,重新投胎做人。”

    酒玖恍然大悟,抬手戳了戳树灵那软软的身子。

    树灵轻轻地‘呀’了一声,抱着灵娥手指的两只小手更用力了一些。

    熊伶俐见状,双眼之中亮起了满满地爱心,两只砂锅大的拳头放在嘴边,大号的娇羞状……

    “树灵好可爱!”

    李长寿淡定地一笑,叮嘱她们几句该如何照看这只树灵,便飘然而去,没有多管。

    让李长寿没能预料到的是……

    一般树灵都是饮朝露、吸灵气,他们家这只新来的树灵,没过几天,就学会了……喝大酒、吃大肉。

    李长寿再见这小树灵时,后者穿着小小的仙裙,在熊伶俐肩头坐着;

    小口一张,颇为凶残……

    如此,春去秋来,夏华冬临。

    山中修行,又是七年岁月在指尖不经意间滑过。

    度仙门内的渡劫热潮已经开始,预计还会持续十年左右,李长寿找了个机会外出逛荡一圈,不小心渡过了‘成仙劫’。

    度仙门门内对此表示庆贺,而近来闭关养伤的咳咳掌门,还命传功长老将无为经下半部给了李长寿。

    只可惜,李长寿现在根本不敢多看,再看,斩道境也将无用。

    他的身份,也正式从门内仙苗,变成了新晋仙人,藏在了数量更多的‘普通门人’之中。

    随着四海乱局、西方算计、天庭崛起……

    李长寿这层【度仙门普通门人弟子】的伪装,分量越来越重,绝不可随意摘下。

    正当李长寿推算,西方应该又到了搞一波事的时间点,一件与他密切相关之事,正悄然发生。

    天庭,凌霄宝殿。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