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万幸,总算是救下来了……

    看着眼前这一团绿光,注视着里面那不过拇指大小、还有些轻幻的小小倩影。

    这般树灵,让李长寿想起了上辈子听过的一些小故事。

    ——很正经的那种。

    找到了晥江雨师伯,李长寿心底再次浮现出师父垂垂老矣的模样。

    人嘛,这辈子其实也只有几个有数的追求,老有所依、老能解衣,都勉强算是其中之一。

    若是师父也有希望长生不老,那李长寿做弟子的,也不会操这么多心。

    但师父……

    唉,就算今后有天庭神职、功德护体,也就勉勉强强能活个几万岁罢了。

    连洪荒中一些不修行的老灵兽都比不过。

    晥江雨的残灵虽得以保存,但此刻依然十分虚弱。

    一个正常的树灵,能够幻化出大概的人形;

    此时皖江雨师伯的树灵转世身,却只能躺在那颗光球中,气息奄奄,似乎随时都会消散。

    但只要赶回度仙门中,自有生机浓郁之宝地,让她能修养生息……

    度仙门五人并未多耽误,迅速飞离了这片大千世界,在虚空之中找好方向,赶回五部洲之地。

    后面的事该如何安排?

    总不能等师伯养好了伤,自己去找师父嘿嘿一笑……

    ‘师父,你要道侣不要?’

    呃,玩笑,玩笑。

    树灵本身修行十分困难,它们就如在树灵中栖息的灵体,很难去参悟大道。

    依照李长寿的个人观点,其实最好的选择,还是让皖江雨师伯在树灵寿元耗尽之后,重归轮回,投生人道……

    当然,此事他一个人做不了主,后面还要跟小师祖、师妹一同商量。

    师父齐源暂时没有知情权和发言权。

    回去的路上,江林儿将小树灵捧在掌心、搂在怀中,是那般的小心翼翼,不断为小树灵注入仙力……

    顺带一提,那个名为蔡伟的天仙境道人,李长寿他们并未过多留难;

    李长寿跟蔡伟解释清楚此事,并给了蔡伟足够的谢礼,顺便让蔡伟立下了‘不再追究此事’的大道誓言。

    千字初级版。

    当时一同救下的其他几只树灵,掌门季无忧也随手,将它们放归到了丛林之中……

    它们后面能不能活,那就另说了。

    季无忧驾云,五人盘坐于云上,横渡天外虚空。

    这位金仙境掌门,集‘运输、斗法、解说、立旗’等功能于一体,这次也是给门内小弟子李长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伤愈后的掌门,也是挺靠谱的金仙高手嘛。】

    话说回来,这还是李长寿第一次,飞出五部洲之地这么远。

    虽然是纸道人化身。

    漫无边际的虚空中,所能见的独特风景,便是偶然出现又迅速划过的一方方天地、一处处世界。

    江林儿见多了这般情形,此时也没心情欣赏;

    而忘情上人、有琴玄雅与李长寿,常年宅居修行,对这般奇景,都抱有浓浓地兴趣。

    由洪荒碎片演化而成的大、小世界,都是‘天圆地方’的构造。

    大地与汪洋平铺在一个水平面上,被半圆状的天幕笼罩,天幕上有诸天星辰的投影;

    这些投影大多都是残缺不全,对应着各处世界的‘道则’是否圆满。

    因急着赶回度仙门,他们也没机会,找一方世界细细观看。

    而且,凭度仙门一行五人此时的修道境界,便是盯着这些‘世界’看个几千年,也很难有所感悟。

    再造乾坤乃大术,非大能不可领悟。

    想到世界,李长寿就不免想到那二十四颗可自成乾坤天地的定海神珠;

    想到了定海神珠,李长寿就想到了那位‘义薄云天、双腿无骨’的赵大爷,禁不住露出几分笑意。

    赵大爷还是挺可爱的。

    “长寿师兄,”有琴玄雅见状,在旁轻声问,“今日可是放下了一件心事?”

    “嗯,”李长寿轻轻颔首,瞧了眼前面三位门内长辈,对有琴玄雅做了个‘传声说话’的手势。

    也不知,上次的誓言后续效果如何;

    李长寿决定趁这个机会,与有琴玄雅交谈几句,巩固下疗效。

    李长寿随便找了个话题,“师妹修行时,可有什么修行之疑难?”

    这本是随意一句开场白,但有琴玄雅却是淡定地点点头,直接问道:

    “师兄,《无为经》中有一句‘唯利因导、为势不争则进、为惑不明则明’,是否可以理解为……”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李长寿当真想给自己两个耳光,自己客套什么?乱说什么?

    跟有琴玄雅说话,必须直来直去,不能拐弯抹角,不然这妹子说什么都是信的。

    结果就是,他闲着没事给自己找了个活干,在路上与有琴玄雅开始……

    谈经论道,印证道法。

    怎么突然感觉,这种情形如果放在上辈子,应该就是……

    ‘震惊!平平无奇的宅男大学生,与校花深夜开房却复习功课!’

    嗯,充满了正经能量!

    ……

    掌门季无忧估算了下脚程,大概十三日之后就能抵达度仙门。

    这一路,江林儿和忘情上人用仙力不断给树灵疗伤;

    估计回到度仙门之前,这树灵已经不用去找什么宝地疗伤,必然能再次活蹦乱跳。

    江林儿还特意叮嘱了李长寿一句,让他不要对齐源老道言说此事。

    待今后树灵寿元耗尽,皖江雨的真灵再入‘人道’,重启仙人路,再对齐源提此事其实也不迟。

    但齐源和晥江雨今后之事究竟如何,这却也是谁都说不准的……

    这一路,李长寿也是真没闲着。

    他为有琴玄雅解释了几个问题之后,有琴玄雅就拿出了自己的‘错题本’……咳!

    拿出了自己积累了多年、她师父姜京珊已无法解释明白的问题,不断问询李长寿。

    李长寿渐渐也觉得,这般倒也不错。

    多个讲道论道、互相讨论修行之事、还颇为养眼的道友,比多个整天胡思乱想搞事情的道侣要强上许多。

    而且,有琴师妹资质不错,在修道之上也懂何为变通,稍加培养,今后又是一位出色的法宝……

    人教精英!

    横渡虚空的第六日,李长寿正为有琴玄雅讲道,心底突然泛起了少许波澜。

    神念被略微扰动,又听到了那一声:

    “教主哥哥~”

    呃,今日之二教主,怎得如此春光浪荡?

    从这声呼喊中的尾颤音,李长寿就听出了,敖乙心境一丝丝的不稳……

    “有琴师妹,稍后再讲吧。”

    李长寿看着有琴玄雅,传声道:“我有些体悟,先自行体会。”

    有琴玄雅忙道:“师兄请便,是我一直在打扰师兄修行。”

    “这不碍事,”李长寿道,“若只是修行之事,我也乐于与你互相印证。”

    言罢,李长寿闭上双眼,双手抱元守一,一幅修行的模样。

    其实大半心神回归本体,又借神像勾连神念,与敖乙远程连线……

    神像构建的梦境中,见李长寿的身形自神像脚下凝成,敖乙就急匆匆跑了过来。

    “教主哥哥!

    喜事!大喜事!”

    “哦?”李长寿笑道,“你和弟妹的动作这般迅速?我这就要当伯父了?”

    敖乙那张少年面容顿时涨红,忙道:

    “不是这事,如今龙族局势不稳,我也不敢有这般念想……教主哥哥,这次可是天大的好事!”

    “哦?”

    李长寿笑道,“哪般好事,能让你这般欢喜。”

    “西海龙宫……”

    一听到‘西海’二字,李长寿心底就已经有了些不妙的预感。

    他是知道的,西海现在已经被西方教渗透了小半,基本上也就西海龙王还可信;但凡那边传出什么消息,基本都可以看做,背后是西方教在谋划布置。

    但这次,听敖乙解释几句,李长寿也是有些迷惑。

    让敖乙这般欢喜的消息竟然是——

    西海龙宫决定革新旧制,效仿东海龙宫二太子敖乙的成功拜师经验,派出三十六名龙族子弟,去尝试是否能加入圣人道承门下。

    李长寿揉了揉眉头,这事,他一时也有些看不懂。

    如果是西方教所为,他们图个什么?

    用这招,在道门安插‘眼线’?

    这岂非多余之举?什么事能瞒得过圣人之眼?

    问题只在于圣人老爷想不想去推算,以及是否有其他圣人老爷干扰。

    李长寿道:“此事你详细说来。”

    “哎,”敖乙郑重地点点头,将此事前后因果,详细解释了一遍。

    这个倡议,是西海龙王的亲弟提出来的,西海龙王召集龙宫众大臣,以及其他三海龙王派来的龟丞相,详细商议了七天。

    这七天中,西海龙宫的会议,打了四十八次、骂架上百次,充分体现了远古贵族好勇善斗的精神面貌。

    按敖乙的话来说,龙族一到真正的大事上,议事经常是这般情形……

    没办法,龙族传统艺能。

    最后讨论的结果,是以半数对半数陷入僵局,西海龙王于是搞了个折中的方案,将原本计划的百名龙子龙女,缩减为三十六名龙子龙女。

    其中,西海龙宫龙王太子两名、龙王公主三名,子侄十三名,其余十八名为龙族俊才……

    听完敖乙这般讲述,李长寿也露出几分微笑。

    这是什么算计,或是某场大算计中的一环,李长寿暂时无法看透;

    但警惕性已是完全拉满。

    李长寿笑问:“这次龙子龙女要去拜师的目的地,都有那些?”

    “中神州的三教仙宗。”

    敖乙立刻答道:“这也是那么多族人反对的主要原因,族人心底的傲气,乙也都明白,但想要拜入金鳌岛这般道场,本就十分麻烦。

    所以,这次西海龙宫要送龙子龙女拜师之地,就是当日三教源流大会上出现的道门仙宗!

    教主哥哥,度仙门的开山大典应该还有二三十年,有两位堂妹应该会去度仙门试试,看能否拜入人教门下。”

    李长寿闻言,禁不住挑了挑眉……

    龙族搜集情报的功夫也不弱嘛,开山大典都帮度仙门算好了。

    此事该直接拒绝,还是该顺其自然,不多干涉?

    “乙兄,度仙门在人教仙宗之中排行末位,”李长寿道,“若要拜师,还是去逍遥仙宗这些大仙宗比较合适。”

    “都派去了,”敖乙笑道,“这次半数龙子龙女,都是选择的人教道承。

    教主哥哥,因咱们海神教之缘故,如今龙族对人教颇多好感。”

    明白了……

    李长寿听闻此言,心底恍然明白了什么。

    西方教莫不是还想用离间计!

    这次改成了用龙子龙女,在人教道承内搞事,从而触怒人教?

    这招倒也勉强称得上高明……

    只可惜,如果真的是这般算计,注定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人教的主体,现如今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有两位,那就是太清圣人老子,与玄都大法师;李长寿在努力成为第三位,但八字只是刚有一撇。

    想要让人教厌恶龙族,除非是去兜率宫捣乱。

    而且,西方教恐怕还没完全搞明白人教的立场——人教是站在天庭背后,而非龙龙们身后。

    敖乙见李长寿皱眉,顿时有些忐忑地问:“教主哥哥可是对此有些不喜?”

    “啊,并未,”李长寿笑道,“龙族能想明白,那就再好不过了。”

    敖乙闻言,顿时露出了几分由心的笑容,也轻轻叹了口气……

    当年的年少轻狂,想着将龙族打醒,千方百计地折腾;

    如今的逐渐稳重,着眼于天地格局,为龙族找寻着真正的出路……

    这大概,就是少年龙与青年龙的区别。

    敖乙又问:“教主哥哥,此事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李长寿沉吟几声,言道:

    “其他三教仙门我不知晓,人教道承之内,风气有些……嗯,比较浪漫。

    虽然人教推崇随性而为,但道侣之事上都比较保守,龙族这方面相对来说开明许多。

    如果可以,还是选些安分些的龙子龙女送来人教道承,免得引起什么不快。

    当然,这只是我少许建议。”

    敖乙闻言顿时陷入了沉思,很快就重重地点头,正色道:“教主哥哥放心,我这就去提醒他们。”

    随之,敖乙做了个道揖,匆匆断了神念交流。

    李长寿见状也是禁不住眨眨眼……

    莫不是,此前要送来度仙门中的两名龙女,真有那种贩卖红绳的存在?

    如此,倒也是有点小刺激……

    经敖乙这般一提醒,李长寿也是想起了开山大典之事。

    度仙门两百年一期的开山大典,也就在二三十年之后了,大概就是门内本期弟子的‘天劫热’过去,该留下的留下、该离山的离山,度仙门就会准备招纳新弟子入山修行。

    要是皖江雨师伯轮回的日子紧凑些,刚好能在开山大典再次归来……

    李长寿心底略微盘算了下此事,就付之一笑,并未多想。

    这事,就让小师祖自己安排吧。

    横渡虚空的第十二日,五部洲遥遥在望,掌门季无忧突然扭头问道:

    “对了,忘情、长寿,我有一门神通是师父所传授,要不要一同琢磨琢磨?”

    李长寿:……

    如果是需要咳血几百年的那种,请务必算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