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虫鸣秋夜里,月露伴霜华。

    深夜时分,海神庙后院的回廊中。

    李长寿借由老神仙皮的纸道人,抬头看了眼身旁这位,像是从自己【正经】画作中走出的仙子,心底一阵庆幸。

    确实该庆幸;

    自己忽悠、咳,言语说服金光圣母等人时,只是改变了些许说辞,并未扭曲事实。

    不然,此时在这位仙子面前,真不好解释。

    这让李长寿更为深刻地认识到,坚持自己此前制定的各项原则,是何等的重要。

    男人嘛,贵在坚持。

    要问这位仙子是谁?

    能在这个时机、因赵公明之事寻来,还能让李长寿心境泛起少许波澜的……除却赵大爷有些恐惧的云霄娘娘,大概也就没了旁人。

    李长寿笑道:“仙子深夜造访,不知所为何事?”

    “我自大哥那边过来,”云霄柔声说着,但话只说了一半就顿住。

    她将一双柔荑背在身后,身上的长裙宛若采云纺纱做成,有一种轻飘飘软绵绵的质感;

    每当她走动时,脚下宛若都有两团浅浅的白云相随,虽在这俗世行走,却不染俗世半分无垢。

    然而,李长寿却无心欣赏近在眼前的这般美景,心底念头急转、细细分析。

    这位仙子……过来问罪的?

    不应该,赵大爷最多只是说拦下了西方教高手,不太可能告诉云霄,是怎么拦下的。

    李长寿瞬息间就有了应对之法,笑道:“公明前辈可安好?”

    “大哥自是安好的,”就听云霄轻声道,“我已听大哥说了。

    因道友劝说黄龙师兄相助龙族之时,大哥觉得他也该出手,便出手相助,平白惹下了因果。

    道友,我来此只是想问,你当时是有心还是无意?”

    “无意,”李长寿正色道,“此事当真只是赶巧了,那日事有前因,黄龙前辈被人算计,公明前辈向前搭救,又让黄龙真人唤我过去……”

    当下,李长寿将南海反碰瓷一二事,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对于云霄、玄都大法师这般强者,最好的套路就是没有套路,坚持【用真心换机缘】的策略,并将自身位置摆正。

    云霄听罢,略微轻吟,不由轻叹了声,忧心道:

    “大哥现如今,已失却了远古时的那份谨小慎微。

    我们兄妹四人自远古修行至今,修为越深、本领越强,在天地间树敌也就越多。

    洪荒之中存有圣人,越是朝着这般境界行走,越知那是无法逾越之高山,若这般存在要打杀我们兄妹,依然易如反掌。

    兄长,似乎已忘了这些。”

    李长寿:……

    您要是以后能一直记得这些道理,且遇到事别上头,那下场定不会那般凄惨。

    “仙子,”李长寿道,“公明前辈如今修为高深、灵宝强横,截教如日中天,却也不必太过担心。”

    云霄轻笑了声,柔声道:“道友既能出妙法,截西、救龙、应天庭,自是能看破这些,又何必这般哄我?”

    “呃……有些话,仙子说的,我却说不得。”

    “道友见笑了。

    刚刚听闻道友劝说金光师妹的一席话,云霄心底也多了几分感慨。”

    云霄扭头注视着身旁这位老神仙,又柔声问道:“道友明明只是青、中之道心,为何却要扮作这般老态?”

    李长寿苦笑了声,云霄仙子当真是个……大机灵鬼。

    这都快把他底看透了!

    “这般外貌,只是为了方便行事,”李长寿叹道,“青年锋芒太露,中年略显阴沉,只有这般慈眉善目老者的模样,能让人多几分信赖。”

    云霄赞道:“道友想的当真周全稳妥。”

    “不过是实力不足,只能顾全自保。”

    李长寿轻笑着道了句,也瞧了眼云霄仙子的侧颜。

    今天,该不会……

    这位云霄娘娘,就是来找他谈谈心的吧。

    却听云霄道:

    “道友应当能看到我截教之内隐患重重,教中炼气士良莠不齐,有些道友虽不能说品行不端,但糊涂、善被人利用。

    今日之金光师妹来寻道友,道友之应对,我尽数看在眼底,实可谓滴水不漏。”

    云霄话语轻顿,看着李长寿,又道:“我并非有意在旁偷听,只是不愿现身与他们几人相见,平白增添麻烦。”

    “晚辈明白,”李长寿笑道,“金光圣母担忧公明前辈,晚辈也理解的很。”

    “唉,大哥这般,当真令我忧心。”

    云霄凝视着空中那轮孤月,嗓音空灵轻袅,“我那两位妹妹也是胡闹的性子,大哥如今又有些不将旁人放在眼中。

    近来我修行时,总有些许心神不宁,怕是已有什么劫难应在了我大哥身上。

    两位妹妹我能禁足在三仙岛,但大哥终究是我兄长……

    如今他对你赞不绝口,颇为欣赏,他对我却是有些躲避,道友的话,或许比我劝说还要管用。

    道友,可否帮我出个主意?”

    “这个……”

    李长寿沉吟几声,主意自然是有,办法也挺多,总体思路就是毒打一顿赵大爷,搞一搞赵大爷的心态。

    但牵扯因果太大,自己这么做也有些太不地道,最好还是置身事外。

    “还是要等公明前辈自己吃了亏、碰了壁,强行干涉是无用的。”

    李长寿想了想,又道:“换做是仙子,如今若是被自己两位妹妹说教,心底该如何作想?”

    云霄柔声道:“若她们说的有道理,我自然会听从。”

    “但公明前辈……好面皮,”李长寿道,“大概的道理,我是晚辈,也不敢多言。

    仙子可以在这方面找一找法子。”

    “唉……”

    云霄缓缓叹了口气,站在回廊一侧,秀眉轻蹙,不断思索。

    也是为自己的义兄操碎了心。

    李长寿突然有些感同身受,想开口多劝几句,却又理智地闭上嘴。

    一来没有合适的立场,二来会招惹不必要的因果。

    看云霄似乎有些郁闷,李长寿便找了个其他话题,主动聊起了画作之事;

    云霄在李长寿这,没能要到什么‘劝大哥’的法子,也只能将此事暂且放在心下,与李长寿在海神庙内漫步,闲谈一二。

    这般闲逛竟持续了一个时辰,倒是李长寿完全没想到的……

    云霄告辞离开时,李长寿心底先是松了口气,随之又有淡淡的无奈。

    ‘难能可贵之处,在于重情重义;

    凶险重重之处,也在于重情义。’

    “啧,难办。”

    李长寿这具纸道人甩了甩拂尘,运转土遁,身形在海神庙后院消失不见。

    片刻后,小琼峰,丹房密室中。

    李长寿睁开双眼,施展化形术离开此地,本体出来走走透透气。

    皇家棋牌室中,照明法宝散发着柔和的光亮。

    李长寿本来是想将这阁楼命名为‘四三乐屋’,请酒玖做个形象大使,连起来就是……

    四三酒玖·小琼峰棋牌室。

    玩笑,玩笑。

    李长寿在棋牌室外路过,听里面欢声笑语,也并未进去打扰。

    毕竟夜深人静时,自己一个大男人,靠近醉意正酣的三个妹子……咳,两位如花似玉的女子外加一位女凶神的身周,容易发生一些美好又不必要的事件。

    走到后山,看一看自己栽种的那些灵树,又去看了看被大阵笼罩的仙豆快速培育基地。

    等他转完这一圈,天已是拂晓,金乌东升,天地间多了一份躁动,少了一些清凉。

    决定了。

    今后如果自己有能力,在不对自身造成任何负面影响的前提下,适度地给赵大爷出出主意,帮赵大爷躲掉那场死劫……

    只要赵大爷不出事,云霄仙子应当就不会牵扯进封神大劫中。

    不过,这事还十分遥远;

    李长寿如今依然不确定封神大劫会在何时启动,反正再过几十年,他就能早早的上岸,自不会再去趟这池浑水。

    仔细想想,这事还真挺麻烦。

    忽而,李长寿仙识捕捉到,一名巡逻弟子,驾着仙鹤朝小琼峰飞来……

    仙门之外,似乎有一男一女两人……

    来找小师祖的?

    李长寿刚要向前将这弟子拦下,免得师祖和富贵上人尴尬,但他还没驾云,仙识又捕捉到,湖边草屋结界大开!

    就听其内传来一声嚣张地大笑声……

    “哈哈哈!

    以后富贵你就是我林江散人的人了!

    放心,咱会对你负责的!”

    又听忘情上人轻笑道:“是,一切都尊夫人说的。”

    夫、夫人……

    李长寿嘴角一撇,感觉自己牙有点腻,继续自顾自地在山中漫步,没多管此事。

    不多时,那弟子落在草屋前,禀告说门外有两位自称是江林儿师叔祖的好友来寻;

    江林儿在屋内有些慌乱地应答一声,走出来的却是……忘情上人。

    那弟子头一歪,随后连忙低头做道揖,双眼之中闪烁着无比锐利的光芒。

    八卦大道!

    一袭长衣的忘情上人开口道:“她不便出迎,带本座前去。”

    “哎、哎,师伯祖您先请,弟子飞的比较慢。”

    “善。”

    李长寿暗中观察了几眼忘情上人,不由眼前一亮。

    一夜春风吹清池,忘情上人的大道圆满之意,更增了几分!

    难不成,阴阳调和还有这般功效?

    李长寿沉吟几声,随即明白,这是忘情上人放下了心底郁结之事,道心圆满无垢的缘故。

    双修有利于渡金仙劫这种事,李长寿自然是不信的。

    这毫无仙道理论支持。

    ……

    与此同时,三千世界,距离五部洲不远的一方小世界中。

    大千世界、小千世界,都是龙凤破碎远古洪荒之后,洪荒碎片所化;

    所谓大千世界,是指阴阳、五行均衡,便是凡人也可安然生存,有充沛的灵气、元气,且幅员辽阔。

    而大多数的小千世界,因五行残缺、大道难全,多会构筑出一些奇怪的景色。

    此时,一处只有汪洋大泽的小世界中,水面掀起的千丈波涛渐渐归于平静,而在大泽底部,一场大战刚刚落下帷幕。

    一条浑身不满黑色鳞片的三头蛟龙匍匐在大泽底部的淤泥中,被一道道金光化作的锁链牢牢困束。

    在这头蛟龙周遭,三道身影分开水流,缓缓飘来。

    若李长寿能看到此地,定会发现,这三人……

    他都打过交道。

    居中一人是那驼背老道,西方大圣人门下三弟子;

    这驼背老道身周道韵激荡难平,显然,他封镇这头实力强横的三头蛟龙,也是动用了不少的实力……

    在驼背老道身左,却是一身血色纱衣的文净道人;

    驼背老道身右,则是身周悬浮着六把金色短刃的青年道者……

    金蝉。

    那三头蛟龙目光之中满是愤怒,愤怒之下藏着的便是绝望。

    “西方教!你们何不杀了我!”

    然而,这三道身影,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

    驼背老道缓声道:

    “这头黑鳞蛟本是西海龙宫仙蛟兵一名将领,在仙蛟兵中素有威望。

    后因琐事被龙宫驱逐,你们将他收服,可借他之手,策反仙蛟,重创西海龙宫。”

    文净道人淡定地点点头;

    一旁的金蝉双手抱拳,笑道:“副教主目光深远,非吾辈可及。”

    “嗯,”驼背老道淡然道:“出手将他元神收服。”

    文净道人自然而然地就要向前走,指尖酝酿血光,自然是要施展血蚊之法。

    这可是她的拿手绝活。

    但那驼背老道却又道了句:“文净你如今控制的高手已过多了些,此蛟龙就让金蝉来吧。”

    文净道人轻轻皱眉,却未多说什么。

    那金蝉低头向前,视线余光瞥了眼文净道人,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待金蝉走到那蛟龙巨大的身形之前,驼背老道看向文净道人,手中拿出了一只拇指大小的血茧,淡然道:

    “还有有更重要的事交给你做。

    此物名为锁神追魂蝶,可由化身元神之力,锁定化身之本体。

    三年为期,找出南海海神的本体,暗中处置,莫要暴露自身。”

    文净道人嘴角勾勒出少许妩媚的笑意,将那血茧接了过来,欠身行礼。

    “属下,一定不会让副教主失望。”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