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当前这种情形,李长寿早有推演到;

    且此事发生的时间点,比李长寿预料的,要晚了许多。

    【暗中挑拨截教仙人,对付人教背景的南海海神……】

    这并不算什么高明的谋略,反而更像是‘对策’,也证明西方教开始正视,他这个海神对龙族之事的影响。

    趁着截教问罪六仙还没到,李长寿用仙识扫了眼小琼峰各处。

    也不知道今日种下的果,来年会不会多个小师叔什么的……

    啧,折腾了这么久,闷骚富贵和傲娇师祖的道侣故事,总算也是安稳了下来。

    李长寿充分体会到了,这种非普通性格搞道侣,是何等的麻烦、何等的困难。

    这还是,两位老?神仙眷侣有几千年的感情基础,而且最后小师祖果断平推……

    罢了,不提也罢。

    算计这事,还不如跟西方教斗智斗勇,跟玉帝‘表面君臣’,与龙族‘称兄道弟’来的轻松!

    顺便,借着这些事还能量一量,自己的良心到底值多少功德。

    那六位截教仙人到了安水城南一百多里。

    这老神仙皮的纸道人站起身来,端着拂尘,道一句:

    “封庙,迎贵客。”

    后堂之外,立刻有神使应答、跑动。

    大庙半个时辰前就已停止接待香客,此时只是将逗留的香客请出去。

    随后,这一群壮汉列在后堂之外,一个个散发着凶煞气息。

    像赵大爷这样的洪荒‘教际’友人来了,这里有好酒好茶;

    像这六位素未谋面、前来兴师问罪的仙人来了,这里……有一群臂上能跑马的壮汉。

    “都严肃点!”

    门外守着的熊寨巫人们几声呼喝笑闹,海神庙中顿时充满了欢快的肌肉气息。

    那六位截教仙人已出现在了空中。

    李长寿驾云而起,主动上迎,这具化身面带微笑、十分慈祥,给人一种饱经沧桑、凡事看淡之感。

    自然,这里不是‘凡事看淡、不服练练’,而是一种‘凡事看淡、不争不夺’的意境。

    这也是一层伪装色,凭借这具化身,给对方一种【南海海神就是一位老者】的最初印象,掩护自己本体。

    李长寿到了空中,这六人对视一眼,一名身着浅黄短裙的少女主动向前迈出半步,站在其他五人身前。

    显然,她是能主事者。

    这少女面容自不用多说,能修到金仙境,除非是有什么特殊喜好,大多都是花容月貌。

    让人眼前一亮的,其实是这少女的装扮,有别于大部分的女炼气士。

    短裙、布靴、手花、手链,长发扎成了两只‘小笼包’,给人一种年岁不大之感。

    但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威压……

    实打实的金仙,还非[文学馆 www.wxguan.info]自家空虚掌门季无忧那般的普通金仙!

    她倒也算有礼数,皱眉道:“道友便是南海海神。”

    “是我,”李长寿含笑点头,“我已知各位道友所来为何,还请与我去庙内一叙,且听我解释几句。

    此地毕竟是俗世,惊吓到凡人总归是不好的。”

    这金仙境少女眨眨眼,突然指着一如往昔热闹的海神庙附近街巷。

    “他们像是被吓到了吗?”

    李长寿扭头看去,只见各处凡人该干嘛的干嘛,也就几个孩童和小部分远道而来的香客,会仰头看着空中的情形……

    对于海神庙经常光顾仙人之事,安水城的人们,早已是见怪不怪。

    李长寿尴尬一笑,言道:“始终是不太妥当。”

    “哼,”这少女嘴角一撇,“依我看,道友你心底有鬼才是!

    你既知道我们来此地是为何,那我且问你一句,你是否算计了我截教外门大弟子?”

    李长寿皱眉道:“道友何出此言?你我不如先去那后堂,有些话不好在此直说。”

    “既然心里没鬼,为何非要躲起来言说?”

    这少女略微皱眉,盯着李长寿的双眼,“你肯定是算计了公明师兄。”

    李长寿:……

    只有这个,他敢发重誓,当日确实是赵公明自己跳进来坑里面来的!

    他本来只是想说服黄龙真人,谁知道赵公明如此古道热肠、心潮澎湃,喊着三教一家亲,直接冲到了坑底。

    还躺下了!

    但此时,李长寿只能先将对方忽悠下去再说,在这里说话,当真容易暴露一些讯息……

    李长寿道:“道友说我算计了公明前辈,可有物证、人证?”

    少女有些不解,“物证人证是什么?”

    “就是证明此事的人或者事物。”

    “我听岛上之人都这般说,这自然是做不了假的!”

    这黄裙少女挺胸抬头,倒是意外的挺富有,冷然道:“总不能有人捕风捉影,算计你一个香火野神。

    西方教与我截教都是天地间的大教,你又是哪般跟脚?”

    听闻此言,李长寿并未恼怒,甚至……

    还有点想笑。

    对方能这么说,说明自己的潜藏伪装还算及格。

    而且对方这句话,已经暴露了太多信息。

    这六位仙人,应该就是金鳌岛被煽动的‘吃瓜群众’,连南海海神教与人教的关联都不知,就急匆匆赶来兴师问罪……

    这种人,通常意义上来讲,不难忽悠。

    但苍鹰搏兔犹尽全力,李长寿自不会留力、留情。

    李长寿笑道:“论跟脚,我也算人教中人,各位若不知此事,不如先去各处打探一番。”

    “你是人教中人?”

    李长寿笑而不语,自身流转少许道韵,这几名截教仙人的面色顿时有了少许变化。

    《无为经》与《太清道涵》本就是一脉相承,前者是单纯功法,后者除却修行之法,还有诸多圣人道论;

    论价值,自然是大法师所赠的《太清道涵》更珍贵。

    李长寿此时所展露的,就是《太清道涵》修出的一点道韵,这也算是自己人教弟子的证明。

    那黄裙少女略微皱眉;

    一旁有位中年男人拱手笑道:“此前是我们有些冒失,不知道友也是道门一脉,还请道友勿多见怪。”

    李长寿温和地笑着:“各位此时可否入内相谈了?”

    “自然,”黄群少女哼了声,“哪怕你是人教中人,若是真的算计了公明师兄,我定不会饶过你!”

    嗯?

    怎么是这般口吻?

    李长寿好奇地打量了这性子有些蛮横的少女几眼,莫非、可能、大概……

    这是赵大爷的情缘缘?

    一想到赵大爷那英俊魁梧、蓄着胡须的模样,再看这位少女……

    呃,洪荒嘛,早已见怪不怪。

    李长寿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一扫拂尘,带着六人朝着下方落去。

    两旁列着的神使壮汉同时抱拳行礼,动作整齐划一,颇有威势。

    金鳌岛六仙各自皱眉,其他五人都跟在黄衣少女身后,一同入了后堂。

    进了他海神教的门,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前方引路的李长寿轻轻一甩拂尘,几人目光顺着拂尘尖,就落在了……那张山水画上。

    他们都是截教弟子,那黄衣少女还听过数次圣人讲道,此刻俏脸上露出几分震惊的神色。

    不只黄衣少女,其他五人也察觉到了这山水画中所蕴剑意,以及那都算熟悉的大道落痕……

    这是!

    六仙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其余五人眼底的忌惮。

    那黄衣少女轻轻皱眉,却是直接问道:

    “你这里,为何会有我家圣人老爷的画作?”

    李长寿淡定地一笑,言道:“一位好友所赠。”

    截教六仙顿时浮想联翩。

    李长寿笑道:“各位道友还请入座。

    想要问的事,我自会详细与各位言说;

    也请各位道友将此事说给金鳌岛上的诸位道友听闻,莫要再起这般误会了。”

    这截教六仙也没说什么,各自在两旁入座。

    那黄衣少女问道:“这是一场误会?”

    “自然是误会,”李长寿笑了笑,“咱们聊这个之前,不如先互相通下名号。

    我是人教中人,现如今靠着海神教混些香火功德,道号……长庚。”

    “原来是长庚道友!”

    一人习惯性地拱手寒暄,却被那黄衣少女瞪了一眼,只能悻悻地点头。

    六仙各做介绍,那黄衣少女虽未开口,却有旁人替她言说……

    “这位是我们金鳌岛上十天君,号金光圣母。”

    金光圣母?就这个有些蛮横的少女?

    李长寿心底一叹;

    怎么,又跑来了个封神大劫苦主,未来的天庭正神?

    金光圣母乃十天君之列,是秦完秦天君的义妹,并非那位神通强悍的四大门内弟子【金灵圣母】。

    李长寿对这个金光圣母,印象倒也算比较深刻。

    她在封神大劫中下场凄惨,跟着十天君其他九位布下了十绝阵,成了阐教十二金仙的陪衬,被【圣母杀手】广成子用番天印砸了天灵盖,香消玉殒。

    不过话说回来,截教怎么都喜欢自称‘圣母’、‘圣母’,‘圣娘’多朴实。

    而且……

    李长寿笑道:“原来是金光前辈,失敬失敬。”

    将‘金光’两个字单拿出来,着实与她这般玲珑有致的少女形象严重不匹。

    “哼!”

    这黄衣少女,也就是金光圣母嘴角一撇,“莫要以为认识我们截教高人,就可算计我们公明师兄!

    你且说正事,我且来听。

    若你胆敢有半分虚假,今日我定要拆了你这海神庙!”

    “好,”李长寿缓缓点头,开始了今日份的……

    《语言艺术的古典复兴》。

    李长寿开口问道:“各位跟公明前辈,可算熟悉?”

    其他五人各自哑火;

    只有金光圣母淡然道:“自然熟悉,我与公明师兄相交已有一个元会,我刚入金鳌岛时,便得师兄百般关照。”

    “那几位,又如何自证是截教仙人的身份?”

    李长寿立刻补充道:“几位莫要误会,我所要说之事,乃公明道友之秘。

    各位不妨以自身名号立个大道誓言,只要能证明自己是截教之仙,我自会将能说的,都说给各位。”

    “立就立,还怕你不成?”

    金光圣母倒是先站了出来,抬手立下大道誓言,说自己若非金鳌岛十天君之金光,愿受紫霄神雷。

    其他几人纷纷效仿,都自证了截教仙人的身份。

    待他们立完誓言,李长寿缓缓叹了口气,言道:“各位觉得,公明前辈……是愚笨,还是睿智?”

    “自然是睿智!”

    金光圣母立刻道,“你这人怎得说话,公明师兄义薄云天,谁人不知?

    他对我们百般关照,又是那般聪睿之人!”

    “既然如此,各位何以觉得,我能算计得了公明前辈?”

    李长寿反问一句,金光圣母眨眨眼,觉得这话说的……

    还挺有道理。

    “唉,既然各位问,那我就将此事之经过,与几位详细言说一番。”

    李长寿叹了口气,当下开始分享自己现场加工的小故事。

    话自海神公明初相识,又至公明与西方教的恩恩怨怨,再说自己此前曾为劝公明前辈,不惜前往三仙岛请云霄仙子出手之事……

    ……

    深夜时,截教六人满脸愧疚的,自海神教后院驾云而起。

    临走之前,原本有些蛮横的金光圣母,更是抿着嘴唇,连连对李长寿做道揖,口中不断说着:

    “是我之前错怪了长庚道友,差些中了旁人的算计,长庚道友还请多多见谅。”

    “若是因为我们,坏了公明师兄的机缘,当真不知……唉……”

    “长庚道友,些许礼物聊表敬意,还请继续多为我们公明师兄出谋划策。”

    李长寿则是含笑点头,目送他们驾云离开此地,也未收六人的送礼。

    待金光圣母飞远,李长寿方才轻轻松了口气。

    从金光圣母今日的表现来看,这应该是赵大爷的一位……金仙境小迷妹,而且还是心中仰慕已久、却不敢吐露心意的那种。

    赵公明前辈应该对道侣之事不感兴趣,金光圣母也只能将这份仰慕放在心底。

    李长寿仔细回想着自己此前所说的那些故事内容,其实并无蒙骗,只是有些部分做了模糊处理,没暴露半分有关龙族的算计。

    也不知,后面还有没有截教仙人前来问罪。

    “若是总来烦扰,当真也会牵扯我太多精力。”

    李长寿喃喃一声,轻轻叹了口气,刚要施展土遁遁走,突听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温柔的嗓音……

    “道友,你就不打算回身看看吗?”

    有一说一,这嗓音李长寿自然能听出是谁,而且见到对方心底也有些小愉悦。

    但这神出鬼没、自己仙识毫无察觉的情形下,突然就是开口如此道一句……

    小琼峰地下密室中,李长寿的本体寒毛直竖,差点就自扬了那具纸道人!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