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大法师让月老送来的神通,一卷是《撒豆成兵》,一卷是《云凝力士》,这让李长寿深深感觉到了,自己今后被重点培养的方向。

    一人成……洪荒人教大集团军战斗序列?

    这……

    只是,任何一版原版神通,想进行魔改,都需要大量的时间、精力、灵感、思路;

    李长寿此时还没机会打开这两本神通,也不确定,它们今后是否能够派上用场。

    总之不能辜负大法师的一片苦心,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最少也要掌握原版神通……

    海神庙那边,李长寿借着老神仙皮肤的纸道人,已经将第二封奏表写好。

    随后,他就找来熊寨的两名神使,带着两头半巫熊人,去了一处偏僻村落。

    现在天庭旨意尚未下达,李长寿也无法在海神庙中摆玉帝神位,所以他就找了一处渔村作‘试点’,让村民们拜祭海神的同时,也用香火供奉着‘海神背后的男人’——玉皇大帝。

    到今日,这里的玉帝神位已经接纳了不少香火,应该能让玉帝陛下生出微弱的感应。

    李长寿到了一处密室中,布置好结界,对玉帝‘牌位’上了三炷香,做了个深揖,道:

    “小神有要事启奏玉帝陛下。”

    那镀金镶玉的牌位流转出少许道韵波动,显然是在回应李长寿。

    不过一个时辰,东木公急匆匆自天庭赶来,在海神庙与李长寿碰面。

    李长寿特意关注了下东木公的精气神,发现已经恢复如常。

    虽然遭遇碰瓷,对于洪荒炼气士们来说,是比较新奇且憋屈的遭遇,但之前,东木公也没损失什么,只是被恶作剧捉弄了一番,过了气头也就没事了。

    其实归根结底,在洪荒被人碰瓷,终究只是神通本领不如人罢了。

    两人寒暄几句,李长寿便将第二份奏表递给了东木公。

    东木公不敢耽误,立刻就要回去复命,李长寿却喊了声:“木公且慢。”

    “诶,怎么了?”

    东木公又转过身来,面露正色,看着面前这位慈眉善目、白发苍苍的清瘦老者。

    此刻,凭东木公的眼力和修为,已是有些分辨不出,这到底是海神的化身还是本体……

    东木公正色道:“海神还有哪般嘱咐?”

    “木公与月老殿的月老可熟?”

    “自然,”东木公笑道,“此前也是多亏了月老相助,贫道才成了美事,如今与夫人相敬如宾,和和美美。”

    李长寿沉吟几声,言道:“稍后陛下若对月老下达旨意,还请木公叮嘱月老四句话。

    我本想将这四句话写在奏表,但又想这般小事,只是咱们为臣之道,呈给陛下看,未免有卖弄之嫌。”

    “哦?”东木公道,“还请道友言明。”

    李长寿叮嘱道:“若月老代表天庭外出,还需时刻谨记——

    不能以修为高低论尊卑,更不能以寿元长短排辈分;

    言行举止代表陛下之威仪,凡事不做许诺、稳妥行事。”

    东木公闻言略作思索,已明其中要意,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叹道:

    “海神这般叮嘱,不只是说给月老言听,贫道受教了。”

    李长寿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

    这种能够卖木公人情的微妙误会,不戳破也是无妨。

    这封奏表内容虽简单,但比上一封要难写许多。

    李长寿一是担心,玉帝会觉得如此过于兴师动众,像是天庭有意巴结龙族,从而暗戳戳的不爽。

    二来,怕玉帝用力过猛,对龙族展露太过好感,导致后续让龙族对天庭,难以建起敬畏之心。

    除此之外,他又不能直接告诉玉帝该如何如何做,只能上表给建议,任何决断还是由玉帝说了算……

    故此,李长寿反复斟酌遣词用句,修改十数次之后,才觉稳了……

    至于效果如何,那就只能观后事,顺便等木公再次前来时,给个用户反馈了。

    刚送走了木公,李长寿本体,就听到了一声压低的话语声。

    仙识此前自然捕捉到了,刚刚有琴玄雅走到自己身侧的情形……

    ……

    “熊师叔,长寿师兄一直在修行吗?”

    酒乌师伯布置的仙力结界外,有琴玄雅轻声问着。

    熊伶俐那颗像是摆在特大号人体石塑上的娇小脑袋轻轻点着,也压着嗓音,用气声回答:

    “表兄他之前外出走了走,帮我打了一些野味回来吃,然后就有了许多感悟,一直在修行呢。”

    有琴玄雅隔着那层流光闪烁的结界,注视着其内的李长寿,却只是轻轻一叹,转身就要离开。

    熊伶俐突然小声喊了句:“大姐姐……”

    有琴玄雅脚步一顿,扭头看了过来,提醒道:“师叔该称呼玄雅一声师侄,或是直接喊弟子的姓名。”

    “我只是记名弟子的,”熊伶俐眨眨眼,小声问,“你……稀罕我表兄吗?”

    瞬间,周围一只只耳朵竖了起来,一道道仙识、灵识铺了过来。

    人教仙宗,有阴阳妙法,擅八卦之术。

    但让度仙门、附近两家仙门的热心群众略微有些诧异的是,有琴玄雅面色如常,依然保持着冰霜美人的气场,丝毫没有半点慌乱。

    有琴玄雅道:“师叔问的若是道侣之事,玄雅应当尚未有这般念想。

    玄雅对长寿师兄十分敬重钦佩,以长寿师兄品性为榜样,愿与长寿师兄一同仙路求索。”

    李长寿:……

    品性?

    嘶——

    品性怎么就会有相似之处?

    熊伶俐眨眨眼,有点被绕迷糊了,刚想弱弱地点了个头,突听心底响起了海神大人的传声……

    于是,熊伶俐小声道:

    “可是……小姐姐,你这样,容易让人误会你对我表兄有那种意思。”

    有琴玄雅淡然道:“旁人之看法,玄雅并不在意。”

    熊伶俐缩着脖子,按心底听到的话语,小声道:

    “但我表兄,可能会因这种事,略微有一点点的困扰……

    哟。”

    有琴玄雅略微一怔,扭头注视着几步之外,李长寿正打坐的身影。

    李长寿暗中继续传声,熊伶俐继续弱声说着:

    “我表……叔家隔壁的二大娘说过,与人交朋友,要互相敬重、互相理解,互相为对方的处境考虑,才算真心朋友。

    小姐姐,你很洒脱、性情率真,注重自己的心意表达,这是好事。

    但也应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会对被表达之人产生不利的影响嘛。

    只顾自身念头通达,而不管旁人是否为此承受压力……

    这个,是不是有些太过于,自顾自话……了。”

    有琴玄雅彻底怔在那,柳眉轻皱,静静站着,一动不动。

    周遭不少年轻炼气士都是有些不解;

    也有年轻炼气士觉得,像有琴玄雅这般,美貌与气质并存,修仙之路一片坦途的女弟子,主动对一男弟子示好,那男弟子本就是走了大运一般。

    然而不少修行过千年的炼气士,闻言却是陷入了思索,觉得这个铁塔少女口中说出来的话,却是别有一番味道。

    逍遥仙宗不少长老眉头一皱,总感觉这个熊少女,之前在他们仙门中,是故意在演他们!

    “玄雅,有些不太明白……”

    有琴玄雅低声说着,对熊伶俐做了个道揖,“多谢师叔教诲,玄雅会去仔细思索师叔所说的话语。”

    熊伶俐连忙站了起来。

    因为自家海神大人此刻没继续传声,她也不敢多说话,只是做了个雄壮威武的道揖……

    有琴玄雅转过身,回到自己蒲团,将大剑横在身前,陷入了思索。

    而假装在修行的李长寿,心底也是轻轻呼了口气。

    还好,这次有毒师妹没说那句她明白了……

    李长寿仙识扫了眼那边正闭眼打坐的酒玖,心底也是一阵纳闷,不知为何,酒师叔这段时间一直没来找他。

    这让他准备的那堆‘对酒师叔专用小玩意’,完全没了用武之地。

    仔细一看,发现酒玖此刻竟直接睡着了。

    她在自己的口鼻外面,布置了小小的仙力结界,让她轻轻的鼾声不会外传。

    不只如此,酒玖还用仙绳法宝,将自己的双手捆住,以免发动‘熟睡后贴身衣物莫名其妙不翼而飞’的被动技能……

    两个字——专业!

    熊伶俐呼了口气,坐回她床垫大小的蒲团上,对着有琴玄雅的背影发了会楞。

    看来,这位漂亮的大姐姐,并不是海神大人中意的海神娘娘……

    ……

    南海与东海交界处,一道倩影驾云飞在空中,随风而走。

    云上坐着的,是金鳌岛炼气士,菡芷。

    片刻之前,菡芷偶然听闻,回返金鳌岛的敖乙与几位师叔师伯,说起有关新结道侣之事……

    此前已明确拒绝了敖乙的她,心底不知为何,也会有些失落,就想着外出走走,让自己心情恢复一些。

    敖乙师叔找到心慕的道侣,这本是好事……

    可为何……

    “唉,不多想了。”

    菡芷轻轻呼了口气,注视着无边无际的浩瀚烟波,眺望着天边那软绵绵的白云朵朵;

    她刚想找一座无人海岛打坐歇息,突听得一声清脆的招呼声……

    “这位道友,你是我截教中人吗?”

    菡芷循声看去,却见高空中有一朵白云,云上站着一位看不清面容身形的身影。

    菡芷自知这是教内高人,立刻自云上起身,对高空行礼,“弟子在金鳌岛上修行。”

    “呵,就是你了!”

    云上传来银铃般的笑声,菡芷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身周光影流转,已是被摄到了高空。

    这时,菡芷也见到了这位高人的面容,仔细辨认之后,轻呼一声:

    “琼霄师祖!”

    “嗯?你认识我?”

    琼霄轻轻眨眼,“也无妨,跟我走吧。

    我请你做一件事,若是事情做的不错,自会给你奖赏。”

    “弟子遵命,”菡芷连忙低头应答,打起精神,被琼霄带着迅速朝着西面飞去。

    片刻后,琼霄带着菡芷落在了一处荒岛,与……正躲在角落中的赵公明汇合……

    琼霄小声喊着:

    “大哥,我找到帮手了,自家人,靠得住!”

    菡芷忙道:“弟子拜见师祖。”

    “嘘!”

    赵公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菡芷顿时紧紧抿嘴,眼底满是紧张。

    琼霄小声问:“那女子走了吗?”

    “还在那躲着,”赵公明拿出一面宝镜,抬手对着镜子一点,其内渐渐浮现出,万里之外某座海岛的情形。

    这岛上有一层隐藏的结界,凭赵公明的手段,看穿这层结界自不是问题。

    宝镜所显,几块礁石围出的角落中,走位身着红色纱裙的妖娆女子,正在那闭目打坐……

    赵公明皱眉道:

    “我又悄悄推算了几遍,只是推算出,她跟西方有关,但她的跟脚一概不知。

    三妹,咱们要不要换个人碰?”

    琼霄嘴角一撇,哼道:

    “就她了!

    一看就是什么远古、上古的生灵化形,竟把自己弄的这般挠人心神,做什么呢?

    大哥你看她穿的衣服,像什么样子!

    哼,搞污秽就别出门,搞意境就别遮掩呀!”

    赵大爷顿时一阵苦笑,而琼霄已经开始拉着菡芷开始言说,稍后菡芷需做之事……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菡芷很快恍然大悟,小声道:

    “等会,就是赵师祖先去碰对方一下,然后倒地上;

    琼霄师祖您再过去,说赵师祖伤的多么多么严重;

    然后弟子假装路过,跟那人讲说——‘道友,这事我看,还是跟他们私了的好,闹大了对谁都不利’?”

    “聪明,一点就通嘛。”

    琼霄抱着胳膊笑眯了眼,“记得注意下表情和口吻,一定要说的让对方相信,你是为了对方考虑。”

    菡芷面露正色,低头领命:

    “弟子,定不会让两位师祖失望!”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