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怎么样?可寻到了?”

    神威殿,梦天仪前。

    一身红袍,身形有些清瘦的月老,在那轻声问着。

    月老身旁的那位熟悉的金甲仙官,又操着熟悉的口吻,带着几分身为天庭早期仙神的小骄傲,道一声:

    “月老莫急,区区一个度仙门的小弟子,他还能……嗯……”

    金甲仙官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上次折腾了半年的遭遇,口气瞬间弱了几分。

    这神威殿的负责仙官有些尴尬的一笑,略微稳妥地道了句:

    “这次,只要他能入梦,咱们肯定能联系上。”

    月老轻轻颔首,对仙官勉强一笑,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月老也没想到,玄都大法师能在几日内,连续两次来自己的月老殿……

    半个时辰前,大法师来了自己月老殿中,将此前说到半截之事交代清楚,即【今后不必为人教道承刻意去促成姻缘】。

    月老不由有些纳闷……

    是他红线缠的不够骚,还是大法师要求真太高……怎么就将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全盘否了?

    这么多年,含辛茹苦!

    他可是严格按大法师的要求,发现人教道承有两根红线互相吸引,蠢蠢欲动,就直接在旁偷偷摸摸促成他们好事。

    为此,月老违背了自己许多原则,只要看到人教几家仙宗中,有般配之人,都会用相思树偷偷扎一下,促进红线滋生生长。

    什么‘霸道师伯爱上我’、‘长老太凶猛’、‘我要让整个洪荒都知道,整片灵兽圈都被你承包了’,那都是洪荒难得一见的姻缘戏码!

    甚至为了让这些人教道承的道侣,能够更珍惜彼此,月老还会给他们安排姻缘中的小小磨砺,加深彼此感情,促进夫妻双方理解。

    有困难,要牵;

    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牵!

    可大法师竟……

    月老心底幽幽一叹,注视着梦天仪。

    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只能老老实实按大法师之令,去给自己的忘年之交小长寿送点东西。

    还好,梦天仪这次很快亮起,金甲仙官暗中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对李长寿发出入梦邀请。

    此时正在三教源流大会现场的李长寿,已暗中叮嘱熊伶俐为他护关;

    本在假装在突破的他,心神悄悄沉入了梦中。

    托梦之事就算被人发现也无妨;

    毕竟是被天庭的天道宝物托梦,李长寿借口说自己不知怎么就进入了梦境,再编造一个合适的借口,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不多时,李长寿见到了那金甲仙官,后者的表情莫名有些……小激动。

    这仙官并未多说什么,只是让李长寿稍等,匆匆将一身喜袍的月老换了进来。

    “前辈,”李长寿向前做了个道揖,笑道,“许久不见,近来可顺利?”

    月老闻言,心底不知怎么,就是……

    那么的舒坦!

    无论是谁,见到他都是喊一声月老,问几句姻缘,只有见到这个此时还未成仙的人教弟子,他月老才能唤起,自己身为男……炼气士的尊严!

    除了天庭仙职,他月老还是一个,辛苦修行数万年的炼气士!

    月老对李长寿做了个标准的道揖算作还礼,露出温和的笑意,像是长辈关照自家晚辈那般,笑道:

    “长寿,恭喜你,能得贵教大法师偏爱。”

    闻言,李长寿着实愣了下……

    大法师直接在天庭圈子里,将封他为人教小法师之事公开了?

    这行为可一点都不人教!

    还好,月老拿出了一枚戒指类的储物法宝,又笑道:

    “这是大法师命我送你的东西,似乎是几本功法。

    你如今尚未成仙,就能得大法师传法,这真是前所未有之事!”

    李长寿紧绷的心弦稍微松了下,对月老‘腼腆’一笑,虽然好奇大法师给自己什么功夫,但也没急着查看。

    接过戒指,李长寿又对月老问候几句;

    可能是李长寿真的有‘洪荒知心哥哥’的潜在气质,不多时,月老就叹了口气,在梦境中的凉亭中,讲述了自己正心烦之事……

    “大法师停下搞道侣之风了?”

    李长寿闻言心底一喜,感觉自己生命安全系数,瞬间提升了几个基点!

    ‘堂堂大教仙宗,门内道侣成风,虽是自然随性,可又成何体统!’

    啧,一不小心还押了韵。

    李长寿的心情顿时欢畅了许多,与月老继续闲聊了一阵。

    忽而,李长寿心底灵光一闪,注视着面前的月老……

    大法师让月老前来,莫非还有其他考量?

    李长寿沉吟几声,很快就已经明白,大法师让月老来见自己的深层用意!

    大法师这是有意提醒自己——

    【可以让月老出面,在敖乙大婚时,给东海龙宫二太子敖乙、鲛人族小公主,送去一些贺礼,为天庭刷存在感!】

    天庭如今,要高手没高手,要威名没威名,除了富有功德,其他可以称得上是一穷二白。

    ——当然,这是跟龙族相比。

    借敖乙大婚,给龙族送贺礼,算是天庭步入全体龙族视线,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还要让龙族记忆犹新,更要让龙族感觉新奇……

    龙族,洪荒大户矣,除却先天灵宝、先天至宝,他们当真不缺宝物。

    但到时月老一现身,拿一颗被月老祝福过的姻缘红绣球,祝福敖乙与那小公主和和美美、恩恩爱爱……

    绝对是为天庭的加分项!

    当下李长寿就要开口,但话都到了嘴边,却变成了:

    “前辈,我有一个朋友,不知可否请前辈帮他稳一下姻缘。”

    【此时需秉明玉帝,自己不可擅自安排天庭正神】

    听李长寿所请,月老心底虽有些失落,但还是含笑点头。

    “自然可以,你……这位朋友……看上了哪般女子?”

    李长寿沉吟几声,正色道:

    “我这位朋友是东海龙宫二太子敖乙,我与他相交,引为知己。

    听闻他近日做了一件糊涂事,尚未成婚就与鲛人一族的某位公主……有了夫妻之实。

    晚辈心底觉得此事略微有些不妥,也担心乙兄,会因其他事的干扰,辜负了这位鲛人族公主。

    就想请前辈您,出手稳住他二人的姻缘。

    前辈您执掌天道之宝,若能出手,天道自生感应,凡事也都会促进他二人感情,此事就稳了。”

    月老眨眨眼,心底的失落一扫而空,笑道:“原来真是你朋友之事。”

    “不然呢……”

    “哦,哈哈哈哈,”月老顿时扶须大笑,看李长寿的目光,比此前更增几分赞赏。

    月老笑道:“好!此事我回去就帮你做了!放心就是!”

    李长寿连忙做道揖,“我替乙兄谢过前辈!”

    月老连说不必多礼,对这个人教后生仔,越看越是心喜。

    尊师重道有礼数,义气当头友为先。

    好不容易开口求的姻缘,还是为了自己朋友,也并非是旁人那般,借他月老之红绳,行命格纠缠之事,说到底也只是馋对方男或女的身子!

    长寿所请,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月老临走时,还忍不住感慨:

    “能与长寿为友,当真是一件幸事。”

    李长寿笑道:“若能与前辈引为忘年之交,也是晚辈的幸事。”

    月老顿时笑得老脸开花。

    如此,龙族上天之事,又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突破口。

    李长寿自梦境中挣脱,暗中观察周遭变化,发现并无人关注自己,也就继续做感悟突破之状。

    似乎是发现了他也在突破,李长寿身周也出现了一圈仙力结界,这应是酒乌所做。

    此刻,李长寿心底,禁不住赞叹了几声。

    大法师终究还是大法师!

    随心随意、心无琐碎,又能观察入微,能看到他这个小法师所看不到的角度!

    直接让月老找上门来,提醒他,【龙族上天】之事,还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虽然李长寿也考虑过,大法师让月老来送东西,有可能是纯粹顺手支使月老……

    但比起‘大法师的懒’,李长寿更愿意相信,自己的靠山高深莫测!

    手中捏着那枚法宝戒指,李长寿本不急看里面有什么,又担心大法师还有其他指示,也就冒着一点点风险,悄悄将其炼化。

    很快,李长寿看到了其内那堆成小山的宝材、灵石,但根据这些宝材、灵石的种类与残留气息,判断应该是月老所赠。

    而在戒指小乾坤的最中间,也是最显眼的位置,有着一个小小的灰色布包,其内似乎有两只古老的书简。

    李长寿仙识勉强看到,一卷玉简外侧贴着的四字标签,额头顿时挂满黑线……

    撒…撒豆成兵?

    怪不得,大法师现在让月老不搞人教仙宗了,原来是发现了他这一个法宝人,能顶四五个法宝人!

    现在还想让他……扩大规模……

    摇摇头,李长寿轻轻一叹,启动了海神庙地下的纸道人,找了个角落,写自己第二封奏表。

    现在天庭还没给他发工资,他已经开始提前进入工作;

    这就好比,还在试用期,就开始操着总经理的心,干着董事长助理的活……

    这封奏表,是建议玉帝陛下安排月老,到时去给敖乙和鲛人族小公主贺喜。

    李长寿一边斟酌、一边提笔,将各种情形都考虑清楚,避免玉帝不喜,也避免龙族对天庭起反感之心……

    ……

    与此同时,天庭,月老殿后殿。

    月老从神威殿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此地,调出东海龙宫二太子敖乙的姻缘泥人,并将与之相关的泥人都引了出来。

    细细一看,也有三个之多。

    围绕敖乙的三只姻缘泥人中,离敖乙最近的,是截教金鳌岛炼气士菡芷;

    最远的,是一名龙女;

    而不远不近的,便是人身鱼尾的鲛人族小公主。

    敖乙的姻缘泥人也是少年身形,眉清目秀,此时他身上飞出的三根红绳中,对应那龙女的一根最短,只有线头。

    那龙女的红绳虽长,但根本牵不到敖乙这边。

    ——这是龙女单相思,而敖乙对其,仅有微弱好感。

    敖乙的三根红绳中,探向菡芷的那根红绳最长,而菡芷的红绳也探了出来,但两根红绳错了方向,并未缠绕。

    鲛人族小公主的红绳就厉害了。

    似乎是前几天刚靠过来,与敖乙的姻缘泥人,一同长出对应彼此的红绳,此刻两根红绳已经缠绕在了一起,并慢慢拉扯着两只姻缘泥人靠近……

    月老端着盆栽相思树一阵观摩,仔细推算,很快就缓缓点头。

    这种情况,与长寿所言一般无二。

    月老啥情况没见过?这般明显是典型的——干柴烈火一夜烧,感觉对方都不错。

    当下,月老先取出天道宝物金剪刀,咔嚓两声,将敖乙和菡芷的红绳各自剪短了大半截,那菡芷的姻缘泥人顿时朝着远处挪走了一些。

    月老又查看了下‘单相思龙女’身上的红绳,发现敖乙的这个表姐,早已经有其他两根缠好的红绳……

    啧,龙族的红绳大多都是这般糟乱,修一修就是了。

    查看了下鲛人族小公主的姻缘泥人,发现她倒是单纯的很,只有这一根红绳。

    随后,月老眯眼笑了笑,在自己身上的喜袍上,取出了一根线头。

    把这根红线,在敖乙与那鲛人族小公主的红线上轻轻一搭,小心翼翼缠绕几周,打了个同心结……

    锁死再说。

    “长寿,可放心矣。”

    月老轻笑了几声,将敖乙与鲛人小公主的姻缘泥人送回原处。

    ……

    兜率宫后院的那颗树下。

    ‘今天兜率宫的风儿,也是一如既往的安宁呢。’

    玄都大法师伸了个懒腰,侧躺在树下的软垫上,抬手撑着脑壳,悠闲的闭目小憩。

    巴适。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