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东海各处仙岛飞起道道流光,朝金鳌岛汇聚;

    三千世界各处方向,也有三三两两流光,朝四处天涯海角急忙赶来。

    《第不知多少届截教金仙论道大会暨封神大劫总策略大会》,就要在金鳌岛举办了。

    多宝大师兄催的急,给的讯息也颇为急促,事态俨然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这些在外游历、修行、定居、嫖……

    咳,为洪荒灵石高效流动做出杰出贡献的截教仙,匆匆赶了回来。

    不过几日,金鳌岛上旌旗招展、彩旗飘飘、锣鼓喧天、仙光连片。

    搞的天庭都不得不派出两支兵马,在东海上空全力戒备。

    三仙岛,李长寿和灵娥依然未走。

    此刻的李长寿,坐在云霄仙子常坐的蒲团上,双手扶着额头,目中满是深思的光芒。

    一切都在朝着‘较好’的方向发展,可自己为何总有些不安?

    截教、西方、阐教……

    三教之争,先下手为强……

    阐教可能有的反应,道祖可能存有的想法,天庭该如何应对,圣人路过爆发大战,又该如何应对?

    一条条讯息,一项项可能,在他心底不断闪烁。

    心力拉满,疯狂推算。

    他身旁的云霄宛若静云流水的画卷,只是静静立着,就演绎着何为岁月静安。

    只是云霄此刻略带歉意和无奈,那双秋眸凝视着李长寿,仿佛在说着什么。

    赵公明在一旁来回踱步,道心有些不太安宁。

    灵娥跪坐在屏风前的蒲团上,端着茶杯轻抿,营造出一种优雅恬静、凡事与她无关的淡定感。

    她本来就与封神大劫没有任何关联。

    房中安静了一阵,壁上挂着的那几幅画作,仿佛都有些躁动。

    赵公明忍不住问:“长庚,这事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说不出,”李长寿缓缓舒了口气,“总觉得哪里有些不稳妥,这次要对付灵山,当真是多宝师兄主动提出来的?”

    “自然。”

    赵公明道:“大师兄总不可能被劫运影响;他去找师尊商量,师尊考虑之后,给我们发了杀字令。

    师尊的意思,应该是不动则已,一动绝杀。

    将西方教彻底从大劫扫出局!”

    云霄突然问:“寿,可是你安排的?”

    “没,我虽然有这个想法,但西方教近来安稳的很,寻不到合适的机会。”

    李长寿摇摇头:“这就是此前,他们一直在我这里吃小亏造成的后果——他们现在也变得颇为稳重。

    让我觉得不安之处,似乎是因……事情进展太过顺利了些。”

    “顺利了还不好?”

    赵公明笑道:“万事若是都能顺顺利利,那才是妙事。”

    李长寿轻吟一二,却不好作答。

    云霄柔声道:“假若太过于顺利,或许就有外人的算计在其中,推波助澜。”

    灵娥轻轻眨眼。

    她很想说一句,在山中修行时,八成左右的好事,在自己师兄看来都太过于顺利。

    但考虑到自己修为浅低、资历浅薄,在大能大佬们眼中,只是师兄的小挂件,还是继续端庄、优雅、乖巧、有内涵的喝茶最为明智。

    嗯,稳妥起见,少说无错。

    咻——

    一道玉华闪过,有传信玉符飞驰而来,被赵公明抬手握住。

    赵公明读罢其内讯息,低声道:“长庚,是大师兄在催促,求你出个主意,我们该用什么由头对西方教开战。

    师尊刚又将大师兄喊了回去,让大师兄找一个充分的借口。”

    李长寿:……

    这都没想好,就一拍大腿要跟西方干架!?

    西方教那么多黑料,从香火神国、香火神教,到中神州三教仙宗乱战,还有此前那么多年挑拨道门三教关系,开战理由不是随口就来?

    蓦然间,李长寿想明白了此间关键。

    截教怕师出无名,影响自身声誉,落一个倚强凌弱的名头。

    不同的圣人老爷有不同的思维方式,对圣人而言,‘相由心生’并非玩笑。

    通天教主是青年外貌,爱面子、讲义气、没架子;

    元始天尊是中年外形,城府深、思虑全、雄心大略。

    太清老师是枯瘦老者形貌,啥都懂、啥都明、一动就累、清静无为。

    那女娲大人——本娘娘最美,不接受反驳?

    还真差不多。

    李长寿念及于此,不禁笑出声来。

    一旁云霄柔声问:“可是有了什么妙计?”

    “不是,”李长寿笑道:“一时间也抓不住西方教的小尾巴,看来只能提前造势,不可操之过急。

    我建议,论道大会那边正常开,往长了论,多些时间准备和布局。”

    “行!”

    赵公明答应一声,扭头开始忙碌。

    云霄轻声叹息:“师出无名,道心终归有些难安。”

    “这是道门与西方之争,”李长寿正色道,“西方教若是当年承认是道门第四教,不至于此。

    西方教两位圣人的心太大,想立教与道门齐平,却又缺乏面对三清老爷讨伐的魄力,又背负了天道不少功德债……”

    李长寿话语一顿,双目一瞬瞪圆,立刻将自己表情掩盖了下去,闭目凝神。

    道韵震震、道心难安。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自己一路踩着西方教高升,是不是也在天道的算计范围内?

    圣人是天道的基石,但圣人只是因鸿蒙紫气,与天道捆绑在了一起;圣人的大道维护着天道运转,但自身意志可以影响到天道。

    假若、李长寿只能假设!

    假设天道拥有类似生灵你的意志,天道想要进一步壮大,需要什么?

    凭李长寿对天道的理解,此时已经能够给出准确的答案,四条路、三个方向。

    第一条路,天道培养更多圣人,借此巩固自身、维护天地安稳,但对天道本身而言,又会被圣人意志影响,从而为自己增添许多束缚。

    第二条路,也是如今正在进行的。

    封神大劫培养正神!

    通过强行将道门高手纳入天道序列,将生灵之力的一部分,化作天道秩序之力!

    第三条路,洪荒天地对外扩张,支配更广阔的混沌海区域,将更多混沌气息化作灵气,也就是洪荒的‘能量形式’,纳入天地大循环。

    李长寿观察过混沌海边界,这种情况在发生,但进展十分缓慢。

    还有第四条路,也是最可怕的一条路。

    吃掉圣人。

    或者说同化圣人,将圣人这个基石纳入自身!

    六圣之中谁最弱?

    确实是准提,尤其是现如今被老师扫掉了两层道行,七宝妙树都少了两根树杈子。

    而准提成圣的功德,是依靠发宏愿得来的,本质上只是打一些空头支票,天道降下成圣功德,让准提成为了第六圣。

    这会不会就是天道的大算计!?

    让准提‘虚弱’到一定程度,而后将准提同化,直接纳为自身的一部分。

    束缚天道的圣人大道衰弱、天道本身的秩序之力增强,从而一举打破如今【天道·六圣·道祖】的内核平衡?

    李长寿道心微微颤动,突然想到了许多年之前,老师对自己的那句提醒。

    ‘圣人,不可死。’

    后半句,老师或许没说。

    那就是……

    天道会失控!

    李长寿浑身颤了几下,坐在那陷入了沉思,心底微微一叹。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天道拥有类似于生灵的存在形式。

    那,天道有吗?

    齐源被陆压喷成灰时,自己躲在混元金斗中参悟均衡之道时,那个凝视着自己的灰影;

    此前在花果山,自己想接近补天灵石时,同样出现的灰影;

    还有最关键的,他从各个渠道听到的同一个故事,【浪前辈之死】中,圣人们、道祖本身,说的都是一句【道祖与天道联手镇死了那个禁忌】。

    可以确定,天道拥有与自己相近的思维形式。

    又仅仅只是如此吗?

    道祖与天道到底是什么关系?

    道祖在当年西方教二圣成圣时,又有什么谋算?

    时至今日,感想依旧。

    这洪荒,简直太凶险了。

    ……

    两个时辰后,三仙岛上空。

    “怎么突然急着回去了?”

    赵公明嘀咕一声,看着站在面前的李长寿与灵娥这对师兄妹,恨不得将自己二妹也塞过去。

    地利不足啊。

    李长寿笑道:“外出也许久了,玉帝陛下已去紫霄宫中,请道祖降下稍后大劫守护凡人的细则,我先回去坐镇太白宫,免得有宵小生事。

    而且在这里,我也帮不上什么。”

    云霄柔声道:“路上且当心些,莫要大意。”

    “娥进来躲着。”

    李长寿撑开道袍衣袖,灵娥脸蛋微红,身形化作一团流光钻入师兄袖中,再现身时,已化作三寸高的小小仙子,扒着自己师兄的袖边,对云霄仙子轻轻挥手。

    “姐姐,我先回去了。”

    “嗯,”云霄轻声道,“如今正在大劫之中,我也不便留你长住,若是有不顺心,或是受了什么委屈,可随时给我传信。”

    “姐姐也要当心些才是……”

    两人小声叮嘱着,你一句、我一句,依依惜别。

    赵公明趁机对李长寿传声问:“长庚,现在有没有可以用的招对付西方教?不用太过高明,能顾全名声就足够了。”

    “说简单也简单,主要是脸皮要够厚。”

    李长寿开了个玩笑:“就算截教直接对外宣布,西方教正在搞一种针对道门修行法的密咒,能够大规模杀伤道门仙人,然后强攻上去,再对外宣布密咒已经销毁。

    那也没人能说什么。”

    赵公明眼前一亮,赞道:“还是长庚你聪明,这点子老哥咋没想到?”

    “别真的用,”李长寿正色道,“这个是下下策,不过是给恃强凌弱找一个遮羞的借口。

    还是要从事实出发。

    这西方教做过的脏事不少,现在虽然收起了小尾巴,但想抓住他们的毛病,也绝非难事。”

    赵公明抚须轻吟。

    他是真的感觉这事挺靠谱,构思还挺巧妙。

    李长寿劝住赵公明与云霄不必多送,带着灵娥回返东天门。

    路上,李长寿特意飞的慢了些,心底思索着该如何帮截教打援护,又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一路走来的一只只脚印。

    夜风吹拂,灵娥在他肩头晃着脚丫,哼着小调,让他的道心渐渐宁静了下来。

    自己的一系列计划,还是不够稳健,还要花心思继续去完善。

    “灵娥仙子,”李长寿调笑道,“这次外出,收获几何?”

    “收获自是好多,”灵娥得意的一笑,又轻轻赞叹几声,“原来这天地这么好看。”

    “见识与阅历,也是一种修行。”

    “对呀!”

    灵娥喜道:“等以后再有机会,各处都安稳了,师兄还能带我一起去各处走走吗?”

    “自然。”

    李长寿正色道:“只是有可能,我们逛不了太多地方,就要离开洪荒天地。

    这个是安全起见,也非绝对。”

    灵娥忙道:“师兄你不用因为这些改变自己原本的计划,你去哪我就去哪。”

    “觉悟不错,”李长寿手指凑到肩头,轻轻戳了下三寸高的小仙子,后者抱着李长寿的指尖一阵捶打,又发出一阵咯咯咯的傻笑。

    玩闹一阵,李长寿道心已彻底安宁了下来。

    截教要对西方教下狠手,李长寿自是举双手双脚赞成,但这件事还是要先去请示老师。

    虽然洪荒有一条规矩:圣无阻止便默许。

    可稳妥起见,李长寿还是要亲自去问问才行。

    嗯,只问一个问题,得到答案就跑,不给老师蓄力的机会,应该不会耽误太久。

    只要老师点头,那李长寿就可以放手折腾西方教。

    先制定一个计划,引西方教出手,制造西方教与截教之间矛盾,让截教师出有名。

    暗中盯紧西方教众高手,尤其是那批圣人弟子,确定里面危害最大的一批,比如弥勒、虚菩提等,优先围杀。

    弥勒如今就躲在混沌海,只要有他一个方位,自是逃不过鲲鹏号的追捕。

    而这个方位信息,很可能就藏在西方教之中。

    天庭负责掌控舆论,减少此事对洪荒的冲击,再请**师与孔萱嫂嫂暗中回返,提防准提直接对截教门人弟子出手。

    他需要做的,就是稳住阐教。

    不过李长寿此时已是坚信,自己拦不住阐教。

    截教明面上是打灵山,本质上还是在跟阐教博弈;

    而西方教最大的资本是两个圣人,两个圣人只要不倒,阐教就有充足的动力,驰援灵山。

    顶多是把驰援的时机推后。

    要不要让杨戬戬也来凑凑热闹?了却此前与灵山未完全了断的因果?

    李长寿迅速打消了这个想法。

    杨戬本来就挺惨的了,性子又那么要强,现如今更是天庭巨星、铜镜大咖,夹在阐教与天庭之间会相当难受。

    废了的接班人,那也是接班人嘛。

    回得太白宫,李长寿将灵娥送回小琼峰,就马不停蹄奔赴九天之上太清观中。

    这次,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门前行礼、入内行礼,直接禀明来意,问询老师有关截教之事,自己是否要插手。

    圣人老爷缓缓点头,刚要开口说话,李长寿已是行礼表示自己明白了。

    “老师,您可有其他叮嘱?若是没有,弟子这就回去安排布置了。”

    太清老爷露出几分温和的微笑,言道:

    “莫太累,常歇息。”

    李长寿鼻尖一酸,差点就在这躺下睡一觉。

    玩笑,玩笑。

    最近这三年,他一直在半放松的状态,一心多用也不会太耗费心神,在灵娥身边也睡着过许多次。

    穿衣服的那种。

    “老师,弟子先回去了。”

    李长寿躬身做了个道揖,太清圣人似乎有些费力地抬手,太极图缓缓飘来,落在李长寿背后,随他一同离了小院。

    老师准许!再无疑虑!

    李长寿直落九天,回返太白宫中,思索数日之后,几道玉符发出去,招来敖乙金鹏小龙吉。

    此事与天庭无关,李长寿纯粹是站在道门立场。

    截教需要打西方教的借口,李长寿就给他们这般借口。

    “金鹏,速去三千世界,按这玉符内所记载步骤行事,万事隐蔽。”

    “是!老师放心!”

    金鹏答应一声,将李长寿推来的玉符收入怀中,抱拳行礼后转身匆匆而去。

    “敖乙,你伪装身形,化成柯乐儿或是旁人,务必亲自去,将这枚玉符内的消息,在南海诸仙岛扩散。

    记得,必须亲自前去,勿假旁人之手,关系重大。”

    “是!”

    敖乙定声领命,同样扭头转身奔走。

    龙吉目中满是期待,屏息凝神,等待着李长寿的吩咐。

    李长寿却温和一笑,言道:“你替我去玉虚宫一趟,送些礼,记得打扮得漂亮些,再多带些瑶池仙子。”

    嗯?

    龙吉轻轻眨眼,虽然搞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脆声应是。

    灵珠子不在了,跑腿的活,却是落在她身上了呢。

    待龙吉拿了李长寿给的宝囊,缓缓飘走,李长寿伸了个懒腰,就要继续进行后续安排布置。

    “报——”

    忽听殿外传来天兵呼喊之声,李长寿抬手一点,在殿外凝出一道云雾虚影,温声问询有何急事。

    “禀星君!碧游宫炼气士龟灵圣母,于东天门外求见!”

    龟灵?

    李长寿略有些不解,也不知这位平时说话都是轻轻柔柔、在截教内部地位与碧霄相差不多的仙子,为何突然来寻自己。</div>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