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

    “这……”

    “啊这……”

    昆仑山玉虚宫,广成子的飞瀑阁楼。

    各位阐教仙看着云镜所显,金甲大将柏鉴在那平整仙岛凿地基的画面,一时有些回不过神。

    因听不到李长寿对柏鉴的传声,他们也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这柏鉴……

    说着说着就跪了,犹犹豫豫就瘸了!

    等李长寿请出打神鞭,天道降下大笔功德,为柏鉴洗清火毒、元神化作稳固灵体,担任封神台守将一职,这柏鉴已是无比感激。

    就差跪下喊一句主公了!

    除了柏鉴跪的太快,还有更让人捉摸不透之事。

    赤精子纳闷道:“天庭不缺宝材,天兵天将不计其数,为何不调派一支兵马搭建封神台?而是要柏鉴这么一点点去亲手修建?”

    广成子道:“此间必有考量。”

    太乙真人眯眼笑着,轻飘飘地道一句:“为何贫道觉得,长庚就是在报复这柏鉴最开始不给他面子?”

    “欸!”

    黄龙真人正色道:“师弟莫要这般阴阳怪气,长庚不是那样的性子!

    天庭权神,必是心胸宽广,言谈大气!”

    旁边的玉鼎真人露出几分温和的笑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广成子揉了揉眉心,言道:“暂且不谈此事。

    天庭欲建封神台,大劫迫在眉睫,截教对西方教动手已是势在必行,你我当早日做出决断。

    时不我待,将各位师弟师妹召来,今日就商定好一个章程。”

    赤精子问:“师兄,是招老师亲传弟子,还是将弟子都招来?”

    “商议此事者不必太多,不然容易生乱。”

    广成子如此一言,赤精子顿时明了,起身便走去阁楼之外,叮嘱几名童子外出送信。

    阐教这边已是未动先谋,他们判定截教即将对西方教出手的速度,比截教决定对西方教出手的速度,还要快了许多。

    碧游宫的华池中;

    舒舒服服泡澡的多宝道人,小声禀告着姜尚之事,问询师尊通天教主,是否要出手对付西方教。

    通天教主笑道:“今日你来学一学长庚,好处坏处说个一二三、四五六,让为师也瞧瞧你算计的能耐。”

    多宝道人连连摆手,嘿嘿笑着:

    “师尊你知道的,弟子也就寻寻宝,哪里懂什么计谋。”

    “随便说说,”通天教主闭上双眼,“咱们师徒俩又不是外人,你那点油滑的劲,为师还不知吗?”

    多宝拍了拍微微隆起的肚皮,仔细想了想,缓声道:

    “那弟子就在此事多说几句。”

    “讲。”

    “此次弟子欲对西方教三弟子出手,为的其实就是与西方教能顺理成章开战。

    当时广成子直接阻拦弟子,这是弟子着实没想到的,本以为广成子最起码会念道门一家,但广成子毫不在意,直接拦住弟子。

    摆明了,是在对西方教摆态度。”

    通天教主闭着双眼,问道:“你的意思是,广成子与西方教也有联络?”

    “师尊,您还没看明白吗?”

    多宝道人低声道:“跟西方教有联络的,并非是一个燃灯、一个惧留孙,或是一个文殊,这些都是咱们已知晓的。

    要跟西方教联手,恐怕是阐教早就定下的策略,是二师伯的意思。

    燃灯不过是阐教手中一步棋,脏活累活都是他来做。

    师尊平日不管这些琐事,最近数万年阐教与咱们的冲突,最后的骂名大半都被燃灯道人背去了,这就是二师伯最可怕的地方。

    大师伯不出手,二师伯的算计基本独步洪荒,弟子也是对燃灯咬牙切齿很久,才突然想明白此间关键。

    咱们都知道燃灯是西方安排的棋子,二师伯如何能不知?

    这绝非是在装傻,若是说,燃灯和西方教也被二师伯安排了,那一点都不惊奇。”

    通天教主笑道:“莫要如此想你二师伯,他就是古板了些,为人也不算刻薄。

    你呀,就是当年被他骂了几顿,心底还记上账了。

    开天辟地以来,为师被他骂的少了?”

    “是,是,”多宝拜了个苦瓜脸,“弟子想多了……都是被长庚给教坏了。”

    “哈哈哈哈!”

    通天教主朗声欢笑,又挥了挥手,道:“继续说,为何此时要针对西方?”

    “师尊,”多宝道人正色道,“此时已是咱们最后的机会了。”

    “哦?这说法有点意思,继续讲。”

    多宝斟酌一二,在水中跪坐了下来,低头道:“弟子的话语可能会有冒犯,但这是弟子思考了万年之久才推演到的。

    这次大劫,长庚也已经明里暗里给了咱们很多暗示。

    为何长庚要在轮回塔中,缔结道门不战之约?

    为何长庚一力打压西方教?

    这里面怕是都有说法。

    弟子当年被天道所控,丢失过部分记忆,有个重要之人在弟子灵台中消失不见了,任凭弟子如何推算,都只能想起一句。

    阐截必有一战,西方最大赢家。

    这句话,恐怕就是长庚一直以来的鞭策。”

    通天教主面露正色,缓缓点头,喃喃道:“那个人对你说过这话?

    为师当年受过大师兄告诫,与那人保持距离,他被天道抹杀后,你的记忆也是为师亲眼注视着,被老师抹掉的。

    那时你经常去与他打牌,这温泉泡澡的乐子,还是你从他那带来的。”

    多宝道人问:“师尊,那人到底是谁?”

    通天教主目中流露出几分回忆和感慨。

    “他啊,不过是个居无定所的孤魂,辈分奇高,与盘古神是密友。

    我们三友是盘古神元神所化,自降一辈,故还要称他一声叔伯,当年老师寻到合道之法,本是还有些犹豫;

    正是因这家伙突然发疯要毁灭洪荒,才迫使老师下定决心与天道相合,合力才将他完全抹杀……

    好了,不谈这般禁忌了,谈多了恐老师不喜。

    接着说,刚才说到哪了?阐截必有一战,西方是最大赢家,为何你觉得此时已是咱们最后的机会?”

    “此时,大劫将落未落,劫运已完全运转了起来,杀伤的生灵之力,都能算是填充劫运所缺,这是其一。”

    多宝道人缓声道:

    “阐教这时还无法直接对咱们开战,他们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

    但师尊您之前说过,天道所显,封神杀劫应在南赡部洲的王朝更迭,一个新王朝建立,必是在旧王朝的废墟之上。

    弟子觉得,这已是明示,咱们和阐教都要去选新旧一方去支持。

    咱们与阐教之间,就会如这两个王朝一般,只能存一。”

    通天教主笑道:“宝啊,你能看到这一步确实不错。”

    “只是弟子暗中查过,商国如今国力依然算是强盛,八百诸侯就有八百个方国,无一国能与商国对抗。”

    多宝道人沉吟几声:“此事弟子觉得不能着急,以新代旧是天道规则,占住新国一方自是有不少好处。

    这已是后事,最起码要等一国崛起,咱们与阐教再行博弈此事。

    现在动西方教时机最合适,甚至,这机会稍纵即逝。

    这是其二。

    其三,也是最关键的,就是长庚的态度,或者说大师伯的态度。

    现在大劫没有正式发动,咱们针对西方教虽有私心,但只要找个合适的理由,将斗法打起来,阐教决然无法阻止。

    若二师伯动,则大师伯动。

    师尊您只要能牵制住西方教两位圣人,弟子们将西方教高手打空,稍后的封神博弈,就是咱们跟阐教的事了。”

    多宝道人沉吟几声,看自家师父还有些犹豫,又道:

    “师尊,长庚总不可能把这些跟咱们明说。

    弟子是能感觉出来,长庚就是这个意思……长庚虽然不能在大劫中偏袒咱们或是偏袒阐教,但他绝对会支持先覆灭西方教这般祸害!”

    “可西方注定会大兴。”

    通天教主叹了口气,“而且西方教与咱们并没有直接冲突,这般做未免有失道义。”

    “师尊!”

    多宝道人急道:“现在都是啥时候了,还跟他们讲道义呢?”

    “若无道义二字,截教存与不存又如何?”

    通天教主示意多宝不必多说,“为师再想想,你且退下,半日内自会做出决断。”

    “哎,是。”

    多宝道人答应一声,转身要走出此地华池,却禁不住回身嘀咕:

    “师尊,西方教和阐教的门人弟子加起来,也不是咱们截教弟子的对手。

    但三位圣人加起来,再有那些门人弟子,其实力尚在咱们截教之上。

    阐教与西方教已是注定联手,若是不能趁早剪掉其羽翼,咱们后面怕是真的要遭险……”

    “去吧。”

    通天教主摆摆手,多宝低头答应一声,套上道袍,在轻叹声中渐渐走远。

    多宝走后,通天教主手指划开乾坤,取出一只小铃铛,放在了池边,却又一言不发,只是闭目凝神、不断思索。

    大徒弟说的很在理。

    可这些事,他这个做圣人的,自然早就看在眼里。

    不入圣人境,不知天道的可怕。

    截教没有镇压自身气运的重宝,就如一座没有城墙的大城,任凭大城再繁华,自身依然十分脆弱。

    多宝想在这个时机,借人教压阐教,逼迫阐教表态,或是让阐教无法轻举妄动,而后打掉西方教元气,为大劫后续计。

    可如此一来,西方教圣人又可在今后直接下场,若自己被接引拖住,准提对教内弟子举起屠刀,二师兄劝住大师兄……

    事情一发而不可收拾。

    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那也要自己先出手,将对方纳入剑阵之内,或是其他圣人主动走进来。

    准提除外。

    归根结底……

    通天教主看向了混沌钟,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叮铃~

    化作铃铛大小的混沌钟颤了几下,似是瑟瑟发抖,有些惶恐难安。

    ……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在这几日之前,李长寿自是会说,是自己一个蓝星五好青年,突然就降临到了洪荒这种力量丝毫不被限制的残酷世界。

    但现在,最痛苦的事改弦更张,成了……

    明明自己本体就在云霄的闺房!

    明明灵娥就在隔壁房间与云霄聊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他的心神却必须挪去其他地方,跟自己上司。

    罢了,就当这是提前给玉帝陛下‘上课’。

    自己接下来要全身心投入到大劫的安排布置上,与玉帝这般交流的机会也是不多了。

    顺便还有一件大事,便是李长寿之前对柏鉴说的那般,他们要做一个详细的出来,约束入劫的高手,让南洲避免生灵涂炭之局。

    君臣二人研究了几日,李长寿零零总总写了也就几百条规则,稍后会由玉帝陛下前往紫霄宫,将这些规则呈给道祖老爷。

    天道可以漠视凡人性命,但天庭不可以。

    仁义、规范、严谨、稳,将会是今后天庭行事的四大基本要求。

    敲定了这件大事,玉帝化身总算有了离意。

    这让李长寿颇为振奋。

    但荃峒很快就一盆隔夜的寒冬洗脚水泼了下来,让李长寿颇感‘绝望’。

    “长庚你说,阐截之争最后谁会赢?”

    又开新话题了!

    李长寿思索一阵,笑道:“陛下也是难倒我了,我当真不知输赢如何,就算那曾经看到了一些情形,但许多都已被我亲手改变。”

    “你与天道的较劲,吾其实都看在眼里。”

    荃峒呵呵一笑,与李长寿继续在怪石嶙峋的海边山崖上漫步。

    这位玉帝眺望着海面,缓声道:

    “天道序列中,如今吾派在首位,尚在六圣之前,老师也给了我不少特权,让我能随时跃过大劫,注视天道变化。

    但就算是这般,有时候吾也看不透长庚你到底想做什么。

    长庚,你的心愿,当真是道门长盛不衰?

    若是这般,吾可助你一臂之力。”

    李长寿喉结轻轻晃了下,目中光芒晃动,却笑道:“陛下,这是老师的心愿,小神的心愿其实就是两个字。

    安稳。”

    荃峒问:“封神大劫后的天地,会让你感觉不安稳?”

    “嗯,”李长寿道,“陛下您其实不能理解……天道并不信任我,我是某个禁忌的同乡。

    此时能全身而退,其实已心满意足。”

    “你……”

    荃峒摇头苦笑,“吾这长庚爱卿,实在是太稳了些。”

    李长寿笑而不语,淡定地揭开话题。

    “陛下,龙吉似乎也在这大劫之中。”

    “嗯,”荃峒微微点头,面色有些凝重,低声道,“此事吾早已知晓,但也无法干涉什么,不然如何服众?

    不过她有你这个老师护着,吾也没了担心。”

    李长寿:……

    这,是该说玉帝陛下心大,还是该说玉帝陛下对自己太信任了。

    大概这就是做天帝必须做出的牺牲吧,能救天下苍生,却不能去救亲生骨肉,反倒要假借他人之手。

    李长寿刚想做个稳妥点的担保,心底却突然泛起少许潮涌。

    他突然听到了一些有点意外的对话声!

    连忙道一声:“陛下,小神本体处似有异样。”

    荃峒面露关切之意,让李长寿自行处置,不必拘礼,李长寿拱拱手,心神已挪去本体处。

    刚一落位,他立刻走到窗边,看向了凉亭处。

    恰好看到云霄仙子驾云赶过去,截教八大弟子齐聚!

    刚刚自己本体凭风语咒听到的多宝师兄那句——

    截教何时变得这般敏锐了?

    莫非通天师叔又推算到了什么?

    凉亭中,八大弟子各抒己见,金灵圣母是一路平推派,云霄仙子是温婉不杀太多派,赵公明是‘咱们不如找长庚聊聊’派……不一而论。

    李长寿迅速断定!

    这有可能是封神局势走向‘船新版本’的最佳契机!

    自己是否要动点心思,在自保的前提下顺势搞一点事?

    正此时!

    一抹剑光劈开三仙岛上的云雾,一把玉质的小剑落在凉亭之中,其上刻着一只有些刺目的、暗红色的杀字。

    八大弟子精神一震,多宝道人面色一喜,立刻站起身来,将小剑捧在掌心,扭头呼喝!

    “金灵、无当!

    以论道大会的名义,将所有金仙境三品之上的门人弟子集结于金鳌岛!

    龟灵、琼霄,速去金鳌岛做布置!

    公明,你与云霄受累,将咱们要对西方教动手之事,去说给长庚听,问问长庚是什么意见,最好让长庚给点意见。

    碧霄!”

    “在!”碧霄顿时挺胸抬头,少女身形在这一刻,竟显得如此窈窕。

    终于,终于有事能想到……她!

    “你还是在三仙岛修行,”多宝道人露出温和的笑容,“这次,就不用你出手了,专心打磨大道才是。”

    碧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几位师兄师姐、兄长姐姐,齐齐投来了宠爱的目光。

    自古小幺最得宠,尤其可爱又软萌。

    云霄房中,李长寿注视着这般情形,不由陷入沉思。

    心底,一个个代表了各种选项、各类可能性的方框亮起。

    截教既然有这般魄力,那他自是不能拖了后腿。

    西方。

    大劫之前,该算总账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