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贫道,嗯……贫道道微子,乃玉虚宫中炼气士,这个……贫道确实是道微仙宗的开山祖师……

    当年,贫道创立的道微仙宗,的确曾与度仙门起过争执。

    但这是因道微仙宗自身发展,寻求供奉之地。

    有琴一族的洪林国,刚好是在供奉道微仙宗的两家方国之间,这才有了发兵攻打,奇袭洪林国国都。

    这在当时属于正常的势力扩张,且贫道还特意叮嘱仙宗门内上上下下,让他们尽量避免与度仙门直接起冲突,并准备了其他方国,与度仙门置换洪林国。

    此事固然不对,仙道也不能随意干涉凡俗,但当时天庭并未兴起,中神洲各家仙门都是如此行事,算是洪荒的老传统了。

    贫道愿,因此事而接受天庭惩处。”

    凌霄殿前,审案场中。

    道微子一身绸面灰布长袍,低头说下了这段话语。

    正前方那一重重台阶之上,静静坐在玉案之后的玉皇大帝此刻面无表情,让这位得道长生之仙道心压力颇大,额头微微见汗。

    因李长寿不再做主审,此前的审理场已做改造,主审之位自是殿门前端坐的玉帝。

    在李长寿的建议下,本案不增设陪审,天庭诸多正神在台阶两侧站立,都可出谋划策、随时发声。

    前面这番话,自是道微子深思熟虑的结果,也在李长寿预料之内。

    若是道微子上来就直接将所有责任扔到燃灯身上,那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道微子此时的表态,大概率是与阐教态度无关的,毕竟他非阐教重要人物。

    李长寿站在台阶正下方,静静而立,并未开口多说什么。

    殿门前,玉帝轻吟一二,缓声道:

    “道微子,你此时所说一切话语,都将成为接下来影响此案走向的关键。

    吾就坐在此地,你莫要因心底惧怕而不敢说实话。

    天道,可一直都在注视着你。”

    道微子道躯颤了下,心底一阵苦笑。

    他好歹也是长生仙人,更是阐教中人,平日里走到哪不是风光一片,偶尔去东昆仑各处酒宴场合,那也是听奉承话听到耳根发软。

    但在此地,他仿佛已成了‘弱势群体’。

    道微子暗中看了眼右前方静静站立的燃灯副教主,又看了眼稍远些,玉虚宫话事人广成子大师兄,心底念头纷杂无比。

    他是万万没想到,此事会牵连到他身上。

    今日不是说,天庭借嫦娥诬陷天将之事,对他们阐教副教主发难,借此确立天庭对圣人大教的优势地位吗?

    怎么就突然扯到了道微仙宗的事上?

    但道微子是个聪明的道者。

    突然被天庭羽翼元帅金翅大鹏鸟点名,他就在想到底发生了何事;

    虽然没想到什么。

    在被赤精子师兄带到天庭将领面前时,道微子自是听到了赤精子的传声……

    ‘去天庭后,若有人问话,该说的说、不该说的要掂量着说。’

    所以道微子掂量了一路,到了天庭中,听此前审讯时、天庭权神太白金星所说之事,心底顿时明了所为何事。

    这件事,道微子如何能不知。

    当初燃灯副教主找他时,他还以为是一条康庄大道摆在了眼前,自己定要把握好机会。

    若是燃灯副教主一开心,那他岂不是就能升为阐教亲传弟子、得到圣人面前听道的机会、在不小心被圣人老爷赏识,成为阐教核心弟子、位列阐教第十三金仙……

    唉,可惜。

    当时燃灯副教主吃了亏,被今日这位坐在长桌后的太白金星,算计到积累无数岁月的宝物都没了大半……

    道微子也因此被训斥了几句,而后一直在玉虚宫中闭关修行。

    心底不敢多想,道微子思虑一二,沉吟几声,言道:“贫道并未说假话。”

    玉帝缓缓点头,左手轻轻挥过,一缕金光窜入凌霄宝殿上空,淡然的嗓音传遍各处:

    “天道为判。”

    轰隆!

    一条紫黑雷龙凭空出现,就在道微子头顶划过,张牙舞爪、威势盖天!

    那有些恐怖的天威轰然砸下,道微子道躯乱颤,抬头看了眼天空,目中满是惊惧。

    “这、这……”

    玉帝轻笑了声,言道:“你是大教弟子,吾给你这次机会,不然下次天罚就非只是吓吓你,而是落在你身上了。

    在此地!

    天道监察,胆敢妄言,吾定饶不得你!”

    道微子连忙低头,深深地做了个道揖,瞳仁左右乱颤,冷不防倒吸一口凉气。

    这可怎么办?

    忽听李长寿叹声道:

    “陛下,道微子在此地定是有畏惧之人,故不敢说实情。

    不如这般,您亲自下一道口头旨意,只要道微子吐露实情,咱们天庭不但为他做保,对阐教解释,也会免他一部分罪责。

    从此事来看,道微子并非主恶,某位副教主的命令,他也是不得不尊。”

    道微子喉结颤了下,差点就点头称是。

    玉帝缓缓点头,言道:“爱卿所言极是,道微子,吾给你这般许诺,你如今可敢开口了?”

    “贫道、贫道……”

    “唉,”广成子出声道,“有什么便说什么,当年发生何事如实禀告就是。

    此事虽事关燃灯副教主,但今日却是当世人皇状告,你能不受牵连也是好事。”

    “哎,大师兄您也知道此事的……”

    道微子叹了口气,刚要开口。

    李长寿突然道:“道微子,你不如坐下说话,定一定心神。”

    侧旁,原本给惧留孙的蒲团,被天将迅速抱了过来,道微子哪敢不从?

    盘坐下来之后,道微子果然觉得自己多了几分底气。

    他略微思忖,视线瞄了眼燃灯那灰暗的面容,缓声道:

    “各位天庭的道友想必也都知道,在天庭尚未崛起时,仙凡之间都是这般道理,凡人为求丹延寿,仙人为气运功德,大多都会明里暗里掌控一些王国部落。

    那时也没人说这般不对,仙人的主体也是人族嘛。

    当然,现在天庭定下的规矩,这般事确实不对,贫道也早已勒令道微仙宗,停止了压榨凡俗王国的行为……”

    “说重点,”李长寿打断他的絮叨,定声道,“现在的问题是,围攻洪林国、夜袭洪林国国度、下令灭杀当代人皇一族男丁的,可是你道微子本人?”

    听到这话,道微子顿时急了。

    “这怎么会是贫道?

    贫道虽非什么大善大仁,但也知生灵生存之不易,仙门倾轧、世俗争夺功德与宝材,那都是有底线在的。

    哪个正道炼气士,会无故去屠杀凡人?这可是要遭业障反噬的!”

    李长寿淡然道:“既然不是你下令,可是有人指使?”

    “此事贫道也说不清,”道微子看了眼燃灯,低声道,“贫道只是将道微仙宗当代掌门引到了燃灯副教主驾前,一切布置都是燃灯副教主……做的。”

    李长寿面露恍然,转身对玉帝禀告一二。

    他又道:“陛下,金鹏元帅已将道微仙宗当代掌门与几位重要长老悉数招来。”

    “传。”

    玉帝冷着脸道了句,侧旁木公一声吆喝,数道身影被天兵天将押来。

    这次天兵天将并未客气,一人大喝:“跪下!”

    这几名普通金仙级的老道双腿一颤,各自低头跪伏,头都不敢乱抬。

    某说着要做证人不宜做主审的天庭普通权臣,此时不断开口问询,这些阐教下属仙宗的长生仙,一个个开了口、认了事。

    “燃灯副教主亲自下令,让小仙先控制洪林国附近的两个部落,东篱和海梯。

    燃灯副教主是远古大能、阐教副教主,家师见了都要毕恭毕敬,小仙也不敢不尊……”

    “可有什么细节?”

    “细、细节……”

    “如何控制的这两个部落?”

    那掌门叹道:“回太白星君,此事略微有些难以启齿,仙宗一般都是与人族凡俗方国协商,先给他们好处,再逐步接触。

    若是一家方国原本已有仙道势力,就要暗中博弈、一步步商谈,最后决出个胜负,基本不会爆发太大的斗法冲突。

    但当时燃灯副教主催得紧,只给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要立马看到成效,我们不得不用了些计策……”

    “什么计策?”

    “选了门下资质中等但容貌出众的女弟子,用了些惑心的丹药,控制了那两个部落的首领……”

    李长寿皱眉道:“此事可是燃灯副教主授意?”

    “是、是。”

    那掌门低头一叹,周遭天庭仙神一片哗然。

    太乙真人双眼一眯,虽嘴巴被封,但此刻依然能发出掷地有声的评论:

    “呜呜!蓝灯嗯叫主横洞嘛……咳咳!”

    这般细节虽小,但毁的却是燃灯远古大能、阐教高人的形象。

    李长寿叹了声,继续问询其间各种细节,将那一夜洪林国惨剧,直接展露了出来。

    半个时辰后,众仙神的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对着燃灯怒目而视。

    太白殿深处的法阵中,李长寿的纸道人与玉帝化身荃峒蹲在一起,小声交流了几句。

    凌霄宝殿前,玉帝玉帝摆摆手,道微仙宗几个人证尽数退场。

    玉帝叹道:“燃灯道人,你这些心思,若是能用在正途上,天地能为此安稳许多吧。”

    有天庭正神在台阶上横走两步,对玉帝行礼禀告:

    “陛下!

    燃灯道人仰仗自身之威,残害当代人皇一族之事,已然查清!

    还请陛下从重惩处!”

    玉帝道:“爱卿莫急,此事虽已清晰明了,但今日之事,乃是为今后天庭行事做个参考,各处细节还是要注意些。

    长庚爱卿,你此前所说自己有物证,这物证何在?”

    “陛下,”李长寿低头一拜,于袖中取出一颗留影球,“此乃物证。”

    玉帝道:“放来看看。”

    “是!”

    李长寿应了声,催起留影球禁制,其内立刻显露出一幅星夜之中的画面。

    燃灯正盘坐在云上,身周五色神光闪耀,手中琉璃宝塔瞬间远离他而去。

    与此同时,一抹水蓝色光晕缓缓荡开,二十四颗大星闪耀,燃灯身形瞬间停顿,乾坤被彻底封锁。

    一名身穿铠甲、蓄着美髯的道人自空中落下,口中急忙大喊:

    ‘燃灯副教主莫怕!贫道已护住你了!各位给我赵公明一个面子,莫要再打了!’

    ‘哎呀!我这宝贝怎么坏住了?不听使唤了怎么?’

    画面戛然而止。

    其实后面还有分赃环节,这个还是要在意下自身与赵老哥的形象滴。

    饶是如此,众仙神一个个差点笑出声。

    只要提前将燃灯带入了‘反派’的身份,此时看燃灯吃亏的画面,总是有莫大的喜感。

    公明老哥此刻却是面红耳赤,坐在那低头看向侧旁,被琼霄的目光一阵取笑。

    “做得漂亮。”

    金灵圣母淡淡地道了句,赵公明精神一震,顿时挺胸抬头、斜坐在太师椅中,霸气自生。

    李长寿用仙力将留影球推到了木公身前,由木公作为证物保管。

    “长庚爱卿,”玉帝含笑问:“接下来还有什么要走的流程?”

    真·走个流程。

    “陛下,物证已在,人证俱全,接下来就是问燃灯是否认罪了。”

    言罢,李长寿转身看向燃灯,道:“想必,副教主此时已不想开口说什么了吧。”

    燃灯闻言嘴角露出少许冷笑,淡然道:

    “太白星君既已将所有都安排好了,贫道多说已是无益。

    但贫道行事,自远古至今都是如此,筹谋算计,乃洪荒之中立足的根本。

    今日天庭以这般事对贫道问罪,洪荒中众远古、上古而来的炼气士,就都被你们握住了把柄,供你们驱策。

    好一招算计!

    只是太白星君,天庭是在道门的支持下,才有了今日的风光,而今转身就要拿道门大教副教主开刀立威,心可安否?”

    周遭不少仙神略微思索,倒觉得这话也有点道理。

    李长寿轻笑了声,淡定迎战:

    “燃灯副教主此言差矣。

    天庭并非是要握住谁的把柄,也并未想过驱策谁,这天地说大很大,说小也就五部洲与三千世界。

    天庭背靠的是天道,求的是天地安稳,行的是正道沧桑。

    燃灯副教主其实不必转移矛盾了,而今天地间的大能大神通者,谁与你为伍?谁又与你相通?

    西方教吗?

    你下令残杀有琴一族时,应该没想到,他们会成为当代人皇,聚拢人族气运吧?

    这就是天道给你的报应。

    此案,你可认罪?”

    燃灯闭目不言,静静站在那,仿佛对一切并不在意。

    李长寿点点头,转身就对玉帝做了个道揖:“陛下!燃灯副教主拒不认罪,可否请天道示下,定其罪责!”

    玉帝正要开口,燃灯却道:“不必了,此事贫道认下,是贫道所为。”

    李长寿立刻接话,目中寒光凌冽:“燃灯既已认罪,恳请陛下降旨惩处!”

    “玉帝陛下!”

    燃灯道人向前走出半步,周遭顿时出现了道道雷霆,化作囚笼将他困住。

    燃灯定声道:“天庭当真要杀阐教副教主,与圣人大教完全决裂?还请玉帝陛下三思,这太白星君与贫道乃是生死大敌!

    贫道数次欲杀他而后快,他数次欲让贫道身败名裂。

    这般私仇掺杂入天庭公事,天下生灵如何信服!”

    玉帝眉头紧皱。

    他并非纠结此事如何处置,他跟自家长庚爱卿早就定下了;

    玉帝单纯是有些厌烦这燃灯道人,虽说生灵尽皆求生避死,但燃灯此刻话术接连不断,周遭已经有不少仙神受了影响。

    好厉害的阐教副教主。

    怪不得长庚说那句——【若今日不将燃灯钉死在凌霄殿前,今后怕是会有大患】。

    人群中,有一名天庭文吏站了出来,朗声道:

    “陛下!燃灯既已认罪,何必听他妖言惑众?

    太白星君除此品德败坏、卑鄙无耻的远古生灵,为公为私都是妥当!

    太白星君之所以与燃灯结下死仇,此不正是说明,太白星君嫉恶如仇!

    请陛下回想,太白星君与燃灯这般圣人大教副教主结仇时,太白星君权不高、位不重,更只是人教普通弟子!

    他能与燃灯这般远古巨鳄斗智斗勇,斡旋取胜,此不正是说明,天庭有天道庇护,太白星君有天道相助!

    谁正谁邪,立判!”

    玉帝眼前一亮,笑着问了句:“你是何职位?”

    那天庭小吏低声道:“小神王善,入天庭不久,在敬天殿做差。”

    “调入通明殿,品阶升为五阶,”玉帝淡定地道了句,随后挥了挥手。

    王善面不露喜色,口不说推辞,立刻低头退下。

    场合不对。

    李长寿见状,嘴角露出淡淡笑意,倒是意外发现了一位今后的天庭小砥柱。

    暂不提这王善,李长寿盯着燃灯,淡然道:“燃灯副教主,不辩了?”

    燃灯微微摇头,目中满是遗憾之色,叹道:“天庭,不过如此!”

    “拿下!”

    李长寿一声大喝,侧旁自有天兵天将一拥而上,天道之力骤然变得无比浓郁,凌霄殿前雷光连闪!

    侧旁,赵公明站起身,金鹏鸟握住小戮神枪,金灵圣母背后已有法身虚影,而在台阶之上的云霄仙子,手中混元金斗已是绽出金光……

    只要燃灯敢反抗,他们都不介意直接联手镇压。

    广成子在袖中握紧拳头,却是缓慢站起身,面色无比复杂;

    玉鼎真人抬手摁着太乙的肩头,唯恐太乙真人直接冲了出去。

    黄龙反应倒是最为真实,此刻满是慌乱地看向燃灯,想开口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生怕接下来就是一场大战,燃灯惨死于凌霄殿前。

    燃灯肩头,一盏灵灯显现,双目之中划过几分凶厉之色……

    正此时!

    唳——

    一声高啼,一抹白光出现在天边,但下一瞬便冲到了百里之外,一声淡定的呼喊、随着大道共鸣,传遍此间万里。

    “还请莫要动手,贫道携圣人老爷法旨而来。”

    圣人法旨?

    李长寿目中很快划过一抹思索,抬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原本涌向燃灯的天兵天将立刻停下步伐、迅速后退。

    燃灯肩上灵灯光芒收敛,目中划过几分悸动。

    琼霄嘴角一撇,叹道:“麻烦了,真正的阐教高人来喽。”

    有天将大骂:“何人胆敢擅闯天庭!”

    玉帝却抬了抬手,示意那天将不要多言。

    道道仙识、目光朝来者汇聚而去,有认识来仙者已道出了此仙名号。

    南极仙翁。

    这位面有异相的老神仙,拄着一根桃木拐杖,站在那白鹤背上,此时已不再着急,不疾不徐地向前而来。

    他身后方,有数道流光追来,却是守门的天将,刚刚完全无法拦下这老神仙。

    天门上悬挂的三把神剑,对他都是毫无反应,似乎天道允许他在天庭来去自如。

    李长寿传声对那几名天将叮嘱几句。

    “报——”

    有名天将全速向前,先一步赶到凌霄殿前,单膝着地、高声呼喊:

    “阐教圣人弟子南极仙翁于中天门之外求见!”

    那白鹤上的老道露出淡淡微笑,轻松随和的嗓音随之飘来:

    “因情形紧急,贫道多有失礼,家师玉清圣人元始天尊有法旨在身,待传了老师法旨,自请天庭降罪。”

    太白宫中,两只化身暗戳戳地快速交流。

    凌霄殿前,玉帝含笑道了句:

    “既是有圣人法旨在身,仙翁闯天门之事就不必追究了。

    不知玉清圣人法旨为何?”

    南极仙翁远远做了个道揖,自白鹤上迈出一步,身形宛若撞入一团白云之中,又自凌霄殿前现身。

    那只白鹤在远处云端驻足等候,并未化作童子模样。

    南极仙翁向前行礼,先是问候玉帝王母,又对李长寿和木公各做道揖,随后与起身相迎的广成子、赵公明、云霄等道门八高手,互相行礼寒暄。

    太乙真人趁机解开了他的镇嘴法宝。

    一股平和、令人心安的道韵流转开来,南极仙翁缓声道:

    “今日之事,已是沸沸扬扬,洪荒三界现已传开。

    老师口谕,此事不宜久滞,天庭从速处置。”

    言罢,南极仙翁看向燃灯道人,含笑道:“副教主,老师命你勿要自持神通。”

    燃灯道人闭目一叹,低声道:“尊教主之命。”

    李长寿此时却是眉头微皱,凭他的阅读理解能力,此时竟搞不懂这圣人法旨到底是什么意思。

    果然,圣人还是圣人,老出题人了。

    李长寿心念快速流转,笑道:“师兄,您也是为燃灯副教主求情来的?”

    “师弟莫要误会,”南极仙翁拄着拐杖,温声道,“贫道只是奉命而来,传达老师的旨意,还请天庭从速做出判断。

    不过,贫道有些疑惑,想与长庚问问。”

    来了。

    这位阐教暗藏大手子,要出手了!

    李长寿重启空明道心,做了个请的手势:“师兄请赐教。”

    “其实也只是一个小问题,”南极仙翁笑道,“天庭崛起前,三界生灵不知天规、不闻天庭之名号,行事皆按照远古、上古的规矩。

    燃灯副教主因与长庚师弟你的旧怨,算计报复,固有错,但这些都是在天庭崛起之前,燃灯副教主怕是也不知天规如何定的,不知天庭理念为何。

    换而言之,那时法尚未立,生灵尚未知晓,在自身不知触犯天规的情形下,做下这般错事,是否也应容一些情面,酌情减轻罪责?

    贫道知晓,天庭天规存在已久,但天规也是在不断完善的,且并未对三界公布。

    想必,燃灯副教主算计有琴一族时,若是知晓天规、知晓天庭理念,定会迷途知返,不做这般忤逆天庭之事。

    长庚师弟,你说,这道理对吗?”

    李长寿:……

    大写的服字。

    燃灯在旁叹道:“贫道到此时,都不知这天规是何。”

    翻盘?

    李长寿突然仰头叹了口气:“既如此……各路仙神回避,无关人等退散。

    贫道太清弟子李长寿,与阐教副教主燃灯,清算旧账,二仅存一。”

    他言语落下,赵公明、云霄、琼霄、金灵圣母,面色冷寒地站起身来。

    玉帝的身影与王母、龙吉同时消失不见,但天庭天将荃峒,自太白宫火速飞来。

    寿,不惜一战。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