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谁都没料到,李长寿会突然变阵。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卞庄被嫦娥诬陷之事,想看天庭如何在圣人大教面前硬气,想看做事无比周全的太白金星,又该如何‘周全’今日之局……

    从天规的角度而言,由玉帝和天庭所倡导的【灵无贵贱之分,亦不可以强为尊】的理念来看,死伤二三十余生灵,足够治燃灯和惧留孙的罪。

    但这只是异想天开。

    任谁都觉得,此次算计卞庄,对于燃灯副教主与惧留孙而言,并不算什么太大的罪过。

    天庭能站出来,做出对阐教兴师问罪的架势,已经能算及格。

    李长寿借重罚那名嫦娥,又与太阴星君一唱一和,将惧留孙与燃灯道境前进之路锁死,收了两人道藏宝物,这已是借题发挥取得了卓越的战果。

    无论从哪个角度判断,天庭已经大获全胜,交了一份最少优秀的答卷。

    但万不曾想……

    还只是开胃菜。

    燃灯道人这次上了天庭,怕是真的要遭难。

    此刻,大部分生灵如黄龙真人般,看到了第一层,感觉李长寿醉翁之意不在酒,今日是要把燃灯一撸到底。

    像赵公明、金灵圣母两位,与天庭正神们差不多水准,看到了第二层、第三层,觉得星君大人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为天庭在今日能建立起面对圣人大教的优势操碎了心。

    像琼霄、太乙、玉鼎真人,自是看到了第四层——李长寿在尝试能否杀掉燃灯,将燃灯当做劫灰。

    刚才审理【卞庄·嫦娥一案】,完全可以说是后续发难的准备工作,达到了一连串的目的。

    为天庭管理三界竖起一杆正义大旗,为天庭为大能论罪定下基础;

    更重要的是,广成子为了救燃灯和惧留孙,已是提前用了一次‘阐教功勋’,后续无法再用这般借口。

    ——这般理由用两次,阐教的信誉与名声自会大损,元始天尊对这些看的颇重。

    更让广成子感觉无力的是,他刚刚将惧留孙拉回身旁的行为,已是代表阐教接受了天庭,此前对副教主、圣人弟子的定罪。

    换而言之,接下来只要有正当的罪名安排在燃灯身上,广成子都无法开口替燃灯求情。

    阐教,已护不住燃灯这位副教主了。

    广成子心底暗叹,心底已经有些苦恼……

    他没事把长庚算计进去做甚?有点自取其辱的意味了。

    或许,也是手痒想过两招吧。

    第二波节奏,是谁带起来的?

    天庭久负盛名的女战神,超级天兵计划的执行者,有琴玄雅!

    以及当代人皇、商国国主!

    有琴国被灭一事,确确实实是燃灯所为。

    当时燃灯为了探李长寿与度仙门的底,精心设计了二十年,用道微仙宗和度仙门争夺地盘为遮掩,发起世俗战争。

    但当时李长寿及时应变,且来了孔宣、赵公明两位高手帮忙,将燃灯制住,狠狠黑了燃灯一次。

    自那之后,燃灯算是老实了许多,此事也在道门内外,被练气士引为笑谈。

    人皇状告阐教副教主,阐教的教运根基又是立在人族之上……

    有琴一族从上到下,被杀的只剩下有琴玄雅嫂嫂的腹中孩儿……

    广成子的无法开口,此前审案的例证已摆在面前……

    玉帝亲审、李长寿作证人,且必然还会有更多、更强的物证,燃灯想翻身已是无比艰难……

    而这些,依然不是最高层。

    广成子看着李长寿,目中有一瞬无奈,嘴角露出几分苦笑。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这位人教小师弟想做什么。

    高明,当真是高明。

    果真是老师口中最难糊弄的家伙……

    这波啊,是这位小师弟要强化道门不战之约的效果,将他们阐教与西方教的关联断掉,达成他曾经说过的愿景——

    【大劫来临,道门合力先做掉西方教。】

    广成子问过自己老师,长庚是否会真的偏袒阐教,老师却让他不必多想。

    李长寿的性子,决定了他不会真的站在截教一方,只会站在阐截两教之间的均衡点上。

    广成子遥记得,那是在玉帝紫霄宫哭诉、引发封神大劫时,他去小院中求见老师,与老师相谈许久。

    老师曾言,早在大劫落下三千年前,几位圣人已预感到了大劫即将来临。

    通天师叔表面对此不以为意,觉得自己弟子多,底气足,实际上忧心忡忡,暗中三番五次去找寻混沌钟的下落;

    西方教开始加紧积累功德,妄图铸造大批伪功德金身,借此度过此次大劫。

    阐教倒是底气最足,气运不亏、功德不欠,教运源远、福源深厚,故阐教一切如常,静待大劫正式降临,再开始应对。

    但,一切突然有了变化。

    老师推算中,原本脉络清晰,旨在让阐截两教折损元气,并以降低天地间生灵之力为主的大劫,突然变得扑朔迷离;

    原本清晰的脉络变得混沌难明,定数化作变数,多有未知之意。

    一直到后来,长庚师弟那‘度仙门弟子李长寿’的身份暴露,老师方才推算出,是什么引发了天道不明。

    ——很可能,就是长庚师弟的成仙天劫。

    那对天道演变而言,似乎是某个颇为关键的节点。

    突然感受到一道目光落在脸上,广成子顺着目光看去,见到了那已是快绷不住的燃灯。

    但广成子并未多说什么,闭目、长叹,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他确实没法子了。

    虽然此时不顾一切确实能保住燃灯,但接下来,阐教会变得无比被动,自己在老师那里也无法交差。

    燃灯此前现身时,是在老师的小院中,也不知老师对燃灯说了什么。

    但想必,老师早已看到了此时这一幕,做了些许布置……

    吧。

    “大师兄?”

    忽听黄龙真人传声问:“咱们当真不做些什么了?

    虽然平日里咱们看燃灯副教主不顺眼,但这毕竟是咱们副教主……”

    “这般时刻,就莫要做老好人了,”广成子无奈地传声回了句,“长庚师弟算计的太深,怕是早在有琴国之事发生时,就已想到了今日之局。

    此事已非你我可化解,等待老师旨意就是了。

    还好,咱们跟长庚师弟并未有旧怨。”

    黄龙着实怔了下,扭头看看李长寿又看看燃灯,再看看对面的赵公明,也只能各种费解……

    玉鼎真人突然站起身来,带着众仙的视线,快步走到了凌霄宝殿台阶之下。

    上方的李长寿见状,先对玉帝行礼告罪,得了玉帝准许,快步而来。

    李长寿含笑问道:“玉鼎师兄,怎么了?”

    玉鼎问:“此时可否方便走开,你我去侧旁谈一谈。”

    李长寿眉头略皱,随之指了指袖口。

    玉鼎面露恍然,面色郑重地点点头,转身朝人群之外而去。

    因当年杨戬之事,玉鼎处就留下了李长寿的纸道人。

    虽岁月无痕、时间无侧漏……咳!

    虽然日子较为久远,但玉鼎真人处的纸道人,依然残留着些许灵力,与玉鼎真人交流自不成问题。

    当下,李长寿回到了玉帝身侧,对静坐注视着自己的云霄温和地一笑,而后继续商讨,如何让人皇‘告状’之事。

    有琴玄雅的‘江湖地位’确实有些不足,相比而言,当代人皇状告阐教副教主残杀自家先祖,更有分量。

    反正都是一回事。

    等了片刻,李长寿心底听到了玉鼎真人的呼唤,于是一心二用,凭神念给予回应。

    他传声道:“玉鼎师兄,有话直说就是,就算你为燃灯求情,也不会影响你我之情谊。”

    玉鼎真人沉吟几声,传声时的嗓音也颇为厚重。

    他道:“长庚,你今日要将燃灯置于死地,是因此前大师兄的算计让你心底不忿,还是要你早有准备,顺势设局?”

    李长寿沉默一阵,回道:“两者皆有吧,只不过顺势将一些计划提前罢了。”

    “善,”玉鼎真人抬手揉揉眉心,那有些普通的面容,此刻带着几分担忧。

    玉鼎真人叹道:“我不善言辞,只是想提醒师弟两句。

    燃灯的问题,老师再清楚不过,这么多年老师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召见燃灯,绝非寻常。

    燃灯这个人,老师怕还会有后用,你今日要设计杀他,后续定会惹来老师的信使。

    而且燃灯现身时,是自小院中出来……长庚应当稳妥一些,若非必要,勿要与老师对立才是。”

    李长寿:……

    莫名的,突然有些感动。

    多少年了!

    多少岁月了!

    终于有个好友,在这般关键时刻,不是劝他该出手时就出手,而是劝他稳一点了!

    吾道不孤,呜呼呜呼!

    玉鼎真人的话语,初听是为燃灯考虑,仔细分析,却是在为他着想。

    李长寿回道:“玉鼎师兄放心就是,我其实并未真的下了杀心,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能杀最好,杀不了也不错。

    对于稍后会发生什么,我早已有所预料。

    我给师兄透个底。

    若最先来救他的,是二师叔的信使,那燃灯必死无疑;

    若先来救他的是西方教某位高人,那燃灯可活,西方也会付出加倍的代价。”

    玉鼎真人眨眨眼,纳闷道:“此话怎讲?”

    “很多事一时间难以说清,事后容我再详细言说,”李长寿叮嘱道,“还请师兄稍后管好太乙师兄,本不想让他跟着过来,他还自己溜上来。

    若稍后局势有失控之处,万万不可让他出声。

    不然,有可能爆发圣人大战!”

    玉鼎真人闻言精神大震,皱眉、凝神,颇为认真地点点头,将袖中纸道人塞得深了些,快步朝原本座位而去。

    待他回了位,立刻扭头盯着太乙真人。

    本是在与灵珠子传声讨论经文的太乙真人,下意识哆嗦了下,扭头瞧了眼玉鼎真人。

    “你这般看我作甚。”

    “嗯……”

    玉鼎真人双目一眯,眼底划过几分决然。

    他突然出手、动作快若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太乙真人摁在椅子上,七手八脚套上专属法宝!

    众仙看向此地,只见太乙真人蹬腿、玉鼎真人摁压,前者还发出一阵‘嗯嗯嗯’的声响。

    不少仙子俏脸飞红,暗道阐教高人竟是这般不分场合;

    众天兵天将则是皱眉歪头,搞不懂为何玉鼎真人突然镇压太乙真人……

    少顷,太乙披头散发,口嘴被封、仙力被制,双手双腿都被仙绳捆了起来,满脸的生无可恋。

    稳了。

    玉鼎真人松了口气,整理了下凌乱的衣冠,在侧旁正襟危坐。

    啧,又是闷声不响拯救洪荒的一天。

    ……

    有琴玄雅现身状告燃灯后,过了不足两个时辰。

    玉帝亲下旨意,对有琴国当年被燃灯算计一案,进行‘天道审讯’,既立案调查。

    有琴玄雅被天庭保护了起来,暂时去侧旁歇息,等待正式开始审讯时再现身。

    此事涉及的道门势力,有度仙门,也有道微仙宗。

    李长寿当年可是记得清清楚楚,道微仙宗的开山祖师道微子,当日也曾现身,是对道微仙宗直接下令者。

    这个道微子,就是此间的关键。

    故,李长寿请了玉帝旨意,派金鹏鸟率十多位天将,不带天兵赶去玉虚宫,请这位道微仙宗的开山祖师,来天庭问话。

    且李长寿给了一份免死之令,只要道微子来天庭无虚假之言,自不会有半点风险,天庭也会体谅他的难处。

    与此同时,又有两队兵马,分别赶去南赡部洲商国与度仙门。

    他们主动找商君要一份人皇檄文,算是商君的诉状。

    玉帝本是想让人皇上天,顺便宣扬下天庭威仪。

    但一来,怕人皇滋生求长生之心,于当前局势不利,二来太费时间,远不如托梦叮嘱几句来的迅速。

    当然,最重要的是,檄文更稳妥。

    人皇檄文由人皇先祖有琴玄雅执掌,自是合情合理、顺理成章。

    金鹏临去前,李长寿并未多叮嘱,但在金鹏赶去的路上,纸道人在金鹏耳边一顿嘀咕。

    能否‘请’来道微子,是今日可否顺利摁死燃灯的决定性因素。

    金鹏自不敢大意,将老师所说一一记在心底,率众天将重返玉虚宫。

    今日的昆仑山,当真是热闹纷呈。

    天庭仙神三临玉虚宫,倒是成了昆仑山散修聚集地的‘盛事’。

    还好,这里离着阐教玉虚宫太近,没人敢直接说阐教不是,但随着这般消息传递开来,各类说法精彩纷呈。

    有说阐教故意相让,不想与天庭起冲突;

    自也有说,这是天庭崛起的标志,六圣时代即将落下帷幕。

    这般天地大事,自是不缺修为不高但眼界颇高的‘大佬’指点江山、分析利弊,而后得出一些与他们平日里修行毫无干系的结论。

    总体而言,舆论变化在李长寿计算之内。

    阐教因平日里没拉过仇恨,阐教仙相对截教仙、西方教门人而言,比较低调,这时嘲讽阐教之人也不算太多。

    且说金鹏鸟到了玉虚宫,赤精子与几名阐教十二金仙在云上等候。

    按李长寿叮嘱,金鹏直接说明来意,且详细言说了有琴一族在玉帝驾前状告燃灯之事,更点出了有琴一族乃是当世人皇……

    赤精子面露为难,让金鹏稍安勿躁,转身径直飞去了后山。

    很快,赤精子在三友小院一进一出,又赶去玉虚宫一处角落中,将道微子带了过来,路上低声叮嘱几句。

    道微子虽算是一名高手,但此时发现自己竟因陈年旧账,卷入了天地间顶级大势力之争,也只能各种苦笑。

    金鹏说了免罚之令,暗示意味颇重。

    道微子对此只能苦笑一声,却是打定主意,到天庭后先行传声问询广成子大师兄,这事该如何处置。

    他不过大教小仙,可不敢乱说半个字。

    与此同时,三友小院中,树下摇椅之上。

    斜躺在此地的中年道者微微叹了口气,树后转出一名老道,那桃状的脑袋颇为喜庆,白发白眉、慈眉善目,自是南极仙翁。

    “老师,长庚师弟似乎有些出乎您预料了。”

    “这九成八,当真是给为师出了个难题,数元会布置,怕是要被毁小半。”

    “要不,对他明说,咱们正背后算计西方教之事?”

    “不必如此,”元始天尊摆摆手,“你去天庭一趟,能救便救,不能救便算了。

    他有他维护道门的方式,为师有为师延续道门的考量。

    只要他心向道门,随他如何折腾,为师若与他计较,那岂不是会被通天师弟笑话,说为师毫无容人之量?

    长庚跟脚清正、福源深厚,既懂变通、又善周全,贫道看他也是颇为喜欢。”

    言说中,这位圣人轻笑了两声,又道:

    “前因后果,一饮一啄,他若是坏了贫道这步棋,日后自是要想办法顶上。

    他也明白这个道理,既执意如此,就随他去吧。

    这次大劫中能清净几分,倒也不错。”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