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自李长寿回返天庭不过半月,天地间风云变幻,道道视线汇聚北俱芦洲边界。

    五部洲被封、四海翻巨浪,中神州各家仙门的征伐都停了大半。

    不知不觉间,原本不将天庭放在眼中的人族众仙宗,此刻已是必须考量天庭征伐妖族,会对自身有何影响。

    这一日,北洲上空雷声阵阵,阴云密布。

    北天门处,数十名金甲天神各持兵刃、杀气凌凌。

    左右各有雷部天兵十万,在云上站了上中下三层,屏息凝立、如一根根紧绷的弓弦。

    凌霄殿前,刚拜别玉帝的天庭普通权臣转身而出,身后跟随着十数位天庭正神。

    白衣玉帝端坐于高台之上,目中带着几分安然与欣慰,缓缓闭上了双眼。

    监军·懂天帝粗击!

    这般天庭大事,玉帝怎么能错过?

    对于荃峒这个化身,他更改了思路,不再躲躲藏藏,明里暗里让人知晓这是他玉帝的化身,却不敢有人说破,如此也方便他四处走动。

    对比,李长寿倒是没什么想法。

    只要这化身不多现身,且不做什么让自己愉悦、令师妹愤怒之事,那就万事大吉,不会出什么问题。

    荃峒此刻就混在北天门处的天将中,站在各位天将之后。

    这,也是此地紧张氛围的主要来源。

    玉帝此时……

    说实话,其实也有点懵。

    他自然知晓天庭如今的具体实力,也知而今天庭依然是缺少高手的状态;此前一直采取保守防守的策略,就是担心再发生此前的尴尬。

    ——引发封神大劫时,天庭兵起了,没高手,三教不支援,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可此时在玉帝看来,李长寿这番雷霆行动也非冒进,条理清楚、先后有序,像是准备了许多年的计划,但此前并未给他透过口风。

    为何会突然发难?

    唯一可知的,便是李长寿去了一趟紫霄宫。

    玉帝不由陷入了沉思,心底泛起了一个对于他这个天帝而言,依然略显大胆的猜想!

    【长庚因弄丢鸿蒙紫气,被道祖老爷骂成了无能之辈,长庚心生怨气,立刻向道祖证明自己的能力。】

    嗯,应该是这样。

    总不可能,是在他这个天帝的视线之外,道祖跟长庚两人在暗自较劲、互相博弈。

    这太荒谬,道祖翻手就可改天换地。

    包括自己这天帝,也是道祖一句话就能给换了的,他如何会跟长庚较劲?

    而且长庚性子偏稳,每次与西方教相对,对西方教圣人都不会言辞激烈,如何敢对道祖动念头?

    荃峒淡定一笑,目中一片安然。

    三界安宁,生灵常安。

    正此时,道道流光飞射而来,自北天门处化作李长寿与十数位天庭正神的身影。

    “出发。”

    李长寿一声令下,此地二十万雷部天兵齐齐开拔,补上了北洲包围圈的最后一块拼图。

    半日后,正午时。

    艳阳高照的北洲上空,经年不散的瘴气云似乎也稀薄了许多。

    自北洲南侧边界到北海之滨,八部天兵、过千将领,已各自进入战斗位置;

    数百名天庭招揽的高手分布于各处,虽无顶尖大能,战力也算可观。

    李长寿的身形出现于北洲边界居中位置,坐在一台圈椅上,身后站着百位传令天兵,左右各有数位天庭文臣。

    荃峒去了北海之滨督战,那里的战局也会异常激烈。

    下方,妖气滚滚、数不清多少大妖汇聚于此,但此刻各处山岭却一片静寂,无声无响。

    李长寿似是闭目养神,其实是在暗中调度各部兵马,他背后的传令兵不断发出一只只传信玉符,将各处战场细细划分。

    有的战局对方强手众多,则以拖延围困为主,找准对方弱点安排精锐天兵、天将高手,开战后以最快速度解决,而后驰援旁部。

    各部天兵天将士气高涨、信心饱满,这一战注定有人要流血陨落,也注定有人要平步青云。

    “敖乙回了吗?”

    李长寿开口问了句,立刻有天将向前禀告,言说天河水军副统领敖乙昨日已抵达此地。

    “各部准备攻坚,午时三刻进攻,先擂鼓壮壮军威。”

    “是!”

    传令兵各自摇晃手中法宝阵旗,北洲各处接连响起漫天鼓声,北洲上空一片寂静。

    鼓声中,北俱芦洲几大预设战场,各自出现了几面铜镜。

    铜镜对着空中照射,将同一幅画面投射在云雾上,所显便是李长寿坐在宝座上的身影。

    李长寿嘴角带着微笑,手指轻轻敲打着玉质圈椅的扶手,似乎心情十分不错;

    他这般悠闲,自是让己方士气更增。

    但妖族一方,老妖们心事重重,妖王们压力倍增,那些妖兵念叨着‘大灵爆要来了’,各个面色苍白,斗志全无。

    《威慑力》。

    “报——”

    忽听传令兵驾云疾驰,自千军万马中穿行,抵达太白星君驾前。

    传令兵单膝落云、手持令符,嗓音透过铜镜传遍北俱芦洲各地。

    “启禀星君!

    有妖族前来求和,言说是您故人,且此前去天庭求见时,您答应今日与他们相见!”

    “哦?”

    李长寿双眼半睁,略作思索,淡然道:“是有这般事,距离开战还有些许空隙,让他们过来吧。

    左右。”

    “在!”

    “稍后若有妖族心怀不轨,灭杀就是。”

    “喏!”

    众天将齐声答应,军威凌冽、生灵颤颤。

    不多时,一朵白云自天兵之前飘过,其上载着两名老妪、数名貌美的妖族女子,居中立着的,正是那位‘熟人’。

    当年因为一些误会狂追齐源老道,最后落得寂寞收场,还让李长寿被师父齐源教训了几次的青丘之狐,兰。

    此刻她低头皱眉,不敢抬头去看此地唯一坐着的正神,心底不断浮现着自己来此地之前,各位前辈的叮嘱……

    很多妖族前辈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她身上,而她也做好了为了守护全族牺牲自我的准备。

    面对数十万天兵、面对浩浩天威,小兰自是毫无畏惧。

    她如今修为不弱,已算是妖族后起之秀中最为亮眼的那颗星。且因当年入情道、遭情折,这些年自身容貌也出现了少许变化。

    少了当年在南洲混日子当花楼掌柜的一点霸气,少了在度仙门山门前苦求见齐源道长一面的痴情,变得更为光彩夺目、更为柔情怡人。

    肌肤晶莹透亮、宛若二八芳华,五官细致精巧、妩媚浑然天成;

    此时她身着襦裙,长发简单约束,就有一种天成的风情,纤指拨弄、红唇轻抿、纤秀又妖娆的身段惹人遐思连连。

    还好天兵天将纪律严明,此刻无论修为高低都没灵眼注视。

    等闲,这些天兵天将露个丑态,那就可以算是对瑶池仙子们最大的侮辱。

    小兰随两名老妪一同到了李长寿身前,齐齐低头跪拜。

    一名老妪喊道:“青丘一族特使,拜见天庭太白星君!”

    李长寿默然不语,将她们晾在了一旁。

    那两名老妪对视一眼,各自低头负手,示意身后的小兰与其他几名妖族女子不要妄动。

    此刻,李长寿也有点纳闷。

    这小兰……

    明显有问题!

    道境进展,为何如此迅速?不知不觉已是到了金仙境边缘!

    李长寿暗自用望气之法,却并未看到小兰有多少气运加持;双目中闪过水蓝色光芒,用了借天眼之术,李长寿却是暗道一声要命。

    一只雪白的狐狸跪伏在自己身前,背后九条尾巴撒了一地。

    这……

    附身苏妲己的九尾妖狐?

    很有可能。

    按照天道的尿性、咳,按天道安排的一贯思路——但凡发生关联者必有后事。

    自己师父齐源是姜子牙转世身,那追求过师父的狐女是九尾妖狐,也没什么意外的嘛……

    呸!鬼才不觉得意外!

    自己参与的这版封神故事究竟是什么画风?!

    九尾妖狐痴心暗许姜子牙,附身的妲己与帝辛夜夜笙箫;

    苏妲己与周文王长子伯邑考青梅竹马,九尾妖狐为了完成覆商大业故意勾引伯邑考……

    乱、好乱。

    心神迅速归于宁静,李长寿开启空明道心,缓声问:

    “道友近来可安好?”

    小兰怔了下,有些柔弱地抬头看了眼李长寿,小声问:“星君大人可是在问奴家?”

    “嗯,”李长寿淡然道,“除了你,此地谁还与我有过交情?”

    “奴家近来安心修行,未外出走动,一切安好。”

    小兰柔声答着,嗓音不自觉有些发颤,低声道:“当年奴家……小兰不识星君大人尊驾,多有冒犯之处,还请星君大人海涵。”

    她话语一顿,目中带着几分犹豫,还是问道:

    “道长……走时可安否?”

    李长寿闭目轻叹,言道:“被金乌真炎烧尽了魂魄,如何安详。

    罢了,不多提了,今日便是覆灭妖族之战,也算为我出口恶气。

    上古妖族作恶多端、不修德行、欺压万灵,本欲连纵抗衡巫族,最后却代替巫族成了天地之恶。

    巫妖之战后,生灵惨淡、天地元气大伤,巫妖之间有了道祖严令,不可再生事端。

    但你们这些妖族,怀抱着上古的旧梦,将而今天地主角人族视若牲畜,时刻不忘覆灭巫族、东山再起,为此犯下累累罪行。

    天地都不容了。

    你们今日前来为妖族求情,可想过,那些葬身于凶妖口腹中的生灵?

    谁又该为他们求情?”

    “这……”

    小兰低头不敢回答,她本就不擅辩驳这些。

    若说如何谈情说爱、又或是寻欢作乐,她有自青丘学来、用之不尽的学识积累,但这般大是大非、大战因果,却着实说不出来。

    一名老妪忙道:“星君大人,妖族并非只有凶恶,妖族也有不杀生的良善部族。

    那些野心勃勃、视生灵为牲畜的妖族,其实并不是妖族的主体。”

    “是吗?”

    李长寿淡然一笑,言道:“你们今日来求情,是为了这些妖族而来?”

    “星君大人英明!我等只是想在天地间有一跻身之所!”

    李长寿沉吟几声,手指轻轻敲了几下玉椅扶手。

    “是否为良善之妖,如何判断?”

    “业障功德自可判断,”那老妪道,“妖族本自艰难,不少同族还未开启灵智时,自是茹毛饮血,总会有少许业障,但这般业障颇为微小。

    而今大战在即,星君大人您只需下令,让未作恶的妖族隐居洞府、莫要外出走动,自会有大批妖族散去,天庭也可少许多阻力。”

    李长寿眉头一挑,坐在那闭目沉思。

    一缕传声突然在小兰心底作响:“你可知,你今日前来,会埋下何等苦果?”

    小兰怔了下,抬头看了眼李长寿,在那白发白眉之下,依稀能见那青年道者的面容。

    小兰摇摇头,目光有些疑惑。

    李长寿叹了声,传声道:

    “也罢,算是与你了断一份因果,今日我指点你一二。

    你们来此地求情,其实是妖族分化的重要标志,你们现如今说的这些话,已被我投放在北洲各处。

    在那些老妖手中,你们这些前来为自身求情的妖,已是叛徒。

    你今日太过显眼,稍后必会被妖族针对,就算不敢对你们青丘一族下手,也会有闲言碎语。

    做些准备吧。

    言尽于此,当年用我师形貌骗你两次的因果自此了断,你我今后再无交情。

    天地虽大,好自为之。”

    传声罢了,李长寿缓缓一叹。

    “起来吧。”

    李长寿道:“青丘狐族鲜少作恶,与圣母宫不少仙子交好,此事我也知晓。

    既然尔等今日前来求情,我也不好回绝,毕竟圣母娘娘有大恩于我。

    自今日起,妖族无业障之族,退去东胜神洲东侧等候,天兵不会对你们发难,望今后洁身自好。

    这妖族二字,往后不必多用了。”

    言罢,李长寿摆摆手,自有天将天兵向前驱赶。

    那两名老妪大喜、几名妖族女子也是如释重负,一个个磕头行礼。

    唯有小兰若有所思,被天兵驱离前,回头看了眼李长寿,对这位老神仙欠身行礼。

    李长寿却在云上陷入了沉思。

    这咋办?

    虽然自己说师父已经魂飞魄散,但小兰心底明显还有情根未断。

    这要是封神大劫中,自己师父姜子牙去朝歌城做官时,被小兰认出来了,一个没忍住跑去夜会,师父也一个把持不住……

    帝辛实惨。

    儿女私情这还是小事,若因此而改变封神故事线,坏了自己一些算计,那就因小失大了。

    怎么办?

    给师父转世身做点手脚,避免被小兰认出来?

    也不对,洪荒如此之大,九尾妖狐不一定就是小兰……嗯,稍后派纸道人监视上,多观察一阵自有定论。

    侧旁有天将传声提醒:

    “大人,时辰已到。”

    李长寿抬头看向日头,缓缓起身,左手张开,一侧有天将捧来神剑,被李长寿紧紧握持。

    “各部听令!”

    听令……听令……

    李长寿嗓音透过云镜,在北洲各地回荡。

    天地间一片肃杀。

    地面仿佛是即将喷发的火山,那些压抑的妖气就是涌动的岩浆,在积蓄着向上喷涌的力量。

    天空宛若暴风雨中的风眼,虽得片刻安静,但只要出现稍微的偏移,立刻就会有爆发出狂风骤雨!

    铿——

    李长寿拔出神剑,向下斜指。

    “除妖名。”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