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梅山,已成规模的清源妙道真君府。

    杨戬静静地坐在府门前的台阶上,一袭浅蓝宽袍,英俊的面容悠闲恬淡,低头擦拭着自己陪伴多年的老友、外出征战的利器。

    ——天庭互娱·铜镜直播端·二郎定制版。

    以前在玉泉山修行的时候,总觉得天庭是一个教条林立、很压抑的地方。为天庭卖命的仙神都是战战兢兢,高品阶仙神对低品阶仙神生杀予夺。

    后来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天庭的氛围就很棒,低品阶仙神除却不能光明正大谈情说爱,在不当值时可以尽情玩乐,喝喝酒、聊聊天,修一修寂寞,品一品人生,看一看直播。

    天庭不让加班,毕竟每个仙神都要当值混功德。

    真·神仙生活。

    他做天庭记录员也有不短的岁月了,给天庭各位老铁呈现的内容,从斩妖除魔,扩展到了农耕打渔,再到凡俗出殡、妖兽生子等等。

    天庭所没有的,就是他能去直播的,这就是他第二大的优势。

    当然,最大的优势其实是面容和气质。这是杨戬不愿承认、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

    他若此时打开铜镜,只是静静地坐在这,就能吸引来大批仙子暗中观察,观看人数能达到自己正常直播的六成。

    无他,试过。

    有时杨戬也在想,当年太白星君费心安排自己,一路护持他有了今日的成就,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为天庭互娱,增加一张新面孔,打破原本‘一卞多仙子’的格局。

    ‘太白星君神机妙算,这些应当也在他考虑范围内吧。’

    杨戬停下动作,斜躺在台阶上,左手手肘撑着上半身的重量,看着刚收的一批良妖,在远处演练战阵。

    想想下午该播点什么吧。

    这么一晃,又是一个透着些无聊的……

    轰!

    头顶突然炸起一声闷雷,杨戬皱眉看去,额头竖眼睁开一条缝隙。

    他本想看看是哪家妖王胆敢来此地撒野,抬头却见空中多了一片金色云朵。

    金云翻滚,天威降临!

    其内飞出一枚玉符,化作一名白发老者的虚影。杨戬定睛一瞧,这不是太白星君又是何人?

    “杨戬何在?前接军令!”

    杨戬精神大震,身形自门前一跃而起,于空中直直而立,抱拳行礼:

    “杨戬在此!请军令!”

    说话间,各处匆匆飞来数道流光,却是梅山六友中的几位,单膝着地、抱起双拳。

    又是一声雷声炸响,几条金色闪电照亮梅山方圆数百里,更是为李长寿的虚影增添几分威势。

    却听这虚影朗声道:

    “近年来,北洲边界妖魔蠢蠢欲动,又有上古大妖不顾当年道祖禁令,去北洲寻衅巫族,意图挑起灭族之战。

    今,吾于混沌海归来,受昊天金阙自然妙有玉皇上帝之命,扫清北洲妖魔,肃清乾坤邪气!

    杨戬听令!

    封尔为镇魔讨妖大元帅,领斗部天兵三十万,于三日之内出兵北洲边界,且造声势、压敌阵、立军威!

    稍后待吾攻伐命下,直抵妖族巢穴!

    凡生有业障之妖且归轮回,凡罪孽深重、吞噬生魂之妖,使其魂飞魄散,不得转世!”

    那虚影话音刚落,梅山之上突然闪烁出道道金光,一只只金色光柱自深空降落,其内飞出道道身影,于梅山上空排兵布阵。

    衣甲鲜明、持枪擎弓,修为都在元仙后、真仙前,俱是天庭精锐天兵!

    杨戬抬头四顾,又看向了那道注视着自己的虚影,抱拳呼喊:

    “杨戬领命!”

    空中的老者虚影缓缓点头,身影消散,那玉符涌动着一缕缕金光,化作一枚虎符,被杨戬紧紧握住。

    三尖两刃枪高举,杨戬一声大喝:

    “斗部将领何在!聚前商议!从速出兵!”

    各处总共有数十名天将齐声应诺,化流光飞射而来。

    …

    幽冥地府,酆都城外。

    “马,你说这封神大劫要搞到啥时候?这亡魂潮都不见消退啊,哞~”

    “娘娘不是说了,最少还要三五百年,后面估计还有一波大的,现在才刚开始罢了,咴儿!”

    “还是咱俩舒坦啊,该打的架上古都打完了,现在就可以舒舒服服退休养老了。”

    “多少也有些太单调了。”

    酆都城东侧雄关,三途河流经的岸边悬崖上崖顶,两个壮汉正趴在那,一边注视着下方河水中那数之不清的幽魂,一边百无聊赖的聊着天。

    烤肉是不可能烤肉的,没了调料的他们,感觉烤肉都失去了灵魂。

    调料是不可能再去要的,以前可以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不知道那度仙门的李长寿真实身份,现在都公开了,李长寿就是天庭大佬太白金星。

    他们地府勾魂二元帅,能用自己口腹之欲,去拜访天庭太白宫吗?

    这,这不是品级不够、不能随便去天庭嘛……

    “马,愉悦的日子很短暂呢。”

    “比起那些当判官的族人,咱俩够清闲了,咴儿。”

    “好想去跟星君大人浪啊浪……哞。”

    “唉,最近都没咱们登场的机会啊,咴儿。”

    咻——

    一抹金光忽然自这两名壮汉视线边缘划过,由东而来,极快地消失于酆都城中。

    这哥俩精神一震,手忙脚乱套上头套,还没爬起来,就见一抹白光出现于阎罗殿前,化作天庭太白金星之身影。

    十位阎君齐出迎接,各处鬼魂战战兢兢。

    判官停了笔墨,于殿内观望;鬼差握紧锁链、木杖,在探头探脑。

    又见电闪雷鸣,几道金色闪电自那白衣星君背后闪过,那一声呼喊传遍酆都城各处。

    “阎君可在?”

    秦广王向前做了个道揖,“小神在!”

    相比梅山宣旨,在此地宣旨,李长寿嗓音就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温和。

    他道:

    “阎君且听玉帝陛下旨意。

    今,北洲妖魔作乱,三界内业障大妖不熄,天庭欲扫清天地业障、维护乾坤清正。

    此举,需天庭与地府合力而行,上古于地府修生养息之巫族,也需出一份力。

    半个月后,天庭将囤重兵于北洲各处,地府还请派一支阴兵互为照应,巫族高手可奉天庭旨意,前往北洲驰援元气大伤之北洲巫族。

    各位阎君可有异议?”

    十殿阎君各自对视,迅速达成默契,都是面露振奋,齐齐抱拳行礼。

    “小神领命,立刻点兵点将,驰援北洲!”

    李长寿的虚影缓缓点头,身影径直消散,那飞来的玉符化作一张布帛旨意,落在了秦广王的大手中。

    十位阎君顿时围了上来观摩,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摘下‘头角峥嵘’的头套,赶去与妖族大战。

    五官王纳闷道:“天庭怎么突然就对妖族下手了?”

    秦广王叹了声,笑道:“看来,星君大人在混沌海中收获不小。”

    “大哥何出此言?星君大人在混沌海中有所收获,跟天庭此时有大动作有何关联?”

    “自是与那一缕鸿蒙紫气有关,估计星君是投桃报李,提前为天地建立秩序……

    罢了,这里面事很多,也很复杂,一些话语已不能在天地间提及。”

    秦广王摆摆手:“赶紧动起来吧,天庭给了咱们驰援北洲的名义,此前你们不是咬牙切齿、喊打喊杀吗?

    现在,机会不是来了。”

    其他几位阎君各自点头,转身呼喝,大鬼小鬼齐齐应诺,几名鬼差奔向幽冥深处。

    牛头马面自远处狂奔而来,口中嗷嗷乱叫。

    与此同时,四海龙宫处。

    李长寿的四道虚影面对着四位低头行礼的龙王,在朗声说着相差不多的旨意:

    “昊天金阙自然妙有玉皇上帝敕!

    近来四海动荡、三界不安,龙族当自省自查,寻出四海祸乱之根源。

    今日起,天庭出兵重整三界秩序,令四海龙宫全权配合,各派兵马,与天庭水部天兵配合,封洪荒五部洲之出入口。

    无天庭之令,严禁任何生灵进出,违者杀无赦!

    龙族务请守好海眼,天庭剿妖魔期间勿要生乱!”

    四海龙王齐齐行礼接旨,待李长寿虚影消散,各自呼喝下令,四海接连动荡。

    南赡部洲,商君寝宫。

    众宫中侍卫大多有些疑惑,为何平日里精力充沛的‘大王’,今日却白日入睡。

    他们却不知,自家大王梦境中,正抬头注视着云雾中盘坐的天庭神人。

    商君仔细辨认,带着几分疑惑,问道:“这位仙人,可是当年救下先祖的恩人?”

    自然,托梦人皇的,还是李长寿。

    李长寿含笑点头,并未在此处颁旨,而是缓声道:

    “吾乃天庭太白金星,主变革、掌水事,亦人族出身,为天庭正神。

    近年将会有天地动荡,或有邪气滋生、妖魔作乱,全因天庭派兵出征三界妖魔。

    尔为如今之人皇,当秉正气、束言行,以自身气运护卫无数凡人。

    莫失德失信,莫暴虐横行,当以仁善治国,天庭自会保商国风调雨顺、安足兴乐。

    若你这人皇为妖魔所趁,莫怪吾不念与你先祖的交情,对商国降下灾祸。”

    商君闻言忙道:“自当谨记仙人教诲。”

    “善,”李长寿缓缓点头,虚影自商君梦境消散。

    ……

    自商君梦境离开后,李长寿心神挪移,借天庭之威,于南海海神教各处神庙显灵,为几名关键神使托梦示警。

    他并非是让海神教去跟西方教的香火神教火拼,那没什么好处,反而会惹来诸多业障。

    只是让他们长点心,保护好自身,提防妖族病急乱咬人。

    防患于未然。

    不过半日,三界被他探出去的大手完全搅动。

    天庭,神威殿,天道法器梦天仪前,李长寿睁开双眼,盘坐在蒲团上,仔细思索着自己于各处的安排。

    事要一点点的做,不可着慌、不可失分寸。

    他此时动天庭八部正神、百万天兵,所针对的不过是偷袭北洲巫族部落的妖族。

    巫族和妖族,李长寿自是明显倾向于前者,虽然上古末期人族和巫族也有过大战,争夺天地霸主之位,但那都是灭了妖庭后的事了。

    更何况,又有后土娘娘这层关系在。

    他要敲山震虎,看灵山是否自乱阵脚,待打没妖族的元气,天庭就会携胜势,威逼灵山,清算旧账。

    原本李长寿想在封神杀劫抵达前的数百年内,缓步完成这系列计划。

    这不是,去了紫霄宫一趟,自己也该有些表示,提前推动天庭崛起的倒数第二步——扫清旧秩序。

    天庭崛起的最后一步,自是封神榜归位。

    此时对付灵山,不在于杀灵山多少圣人弟子,而是将灵山的外部势力完全扫干净。

    北洲动手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捕杀鸿蒙凶兽,灭杀上古大妖,扫清灵山一切来路不正的高手;

    而后天兵挥军出五部洲,直接参与对香火神国的征伐,短时间内改写三千世界中失衡的力量配比。

    临天殿的崛起,也必须加加速了。

    这一系列‘操作’,李长寿给了充裕的时间,在二十年内完成即可。

    他不在天庭时,天庭最大的问题,就在于——

    不敢打,没底气。

    玉帝陛下几次下定决心要出兵大战,但都被各位仙神劝住,仿佛天庭的大运都在他李长庚身上,他不在,出兵必败。

    尤其是木公,完全不敢领兵,每次都是规劝玉帝陛下,等一等、等一等。

    等着等着,灵山就膨胀了,妖族就觉得自己又行了,这天地都差点被搞乱了。

    天庭此前飞速发展了数百年,底蕴已是充足,高手虽不多,但杨戬这般大将为何不用?

    李长寿缓缓吐了口气,站起身来。

    等候在梦天仪附近的几位仙神、几名心腹立刻聚了过来。

    东木公忙问:“长庚,如何了?”

    “已对人皇托梦告诫,”李长寿起身道,“劳烦木公将此事回禀玉帝陛下,我再继续安排几件小事。”

    “哎,成!”

    东木公似乎想说点什么,转身又想折返。

    李长寿笑道:“木公可有训示?”

    “可不敢乱说什么训示,”木公忙道,“长庚折煞我也。

    我是想问,这次可还是要请道门高手相助?若是要请道门高手,我去各处跑几趟也无妨。”

    “不,这次不动道门高手,”李长寿笑道,“而今大劫在即,道门高手自危,咱们请谁、动谁都不妥当。

    此事我本打算稍后剿灭了妖族,再与木公相商。

    中神州众仙门如今也入了劫,大半已被劫难驱使、乱战不停,木公可差人仔细观察,找机会以天庭的名义,收服一些宗门。

    这件事需详细章程,也需细细谋划,木公不如稍后整理一份奏表,对玉帝陛下启奏。”

    东木公仔细一琢磨,笑道:“长庚,你可是在让功劳给我?大可不必,大可不必。”

    李长寿却传声道:

    “此役过后,我定是锋芒太过,须得韬光养晦、闭门不出。

    若三界生灵只知太白星君而不知玉帝陛下,实非我愿,咱们都是为玉帝陛下做事,为天庭做事。

    还请木公接下此事,定计中神州,若有拿不准的也与我商议一二。

    天庭不需一个光芒太过的权臣,却需三五敢做事、能做事的能臣。”

    东木公闻言略微皱眉,仔细思忖,而后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叹声应下了此事。

    待木公驾云离开,李长寿又将其他几名仙神召向前来,各有吩咐布置,让天庭各部配合北洲战局。

    等这些正事交代完毕,金鹏、敖乙、卞庄、灵珠子向前行礼。

    李长寿沉吟几声,于袖中取出一只被仙力封禁的宝囊,递给金鹏,言道:

    “金鹏元帅,还要劳烦你再跑一趟,全速赶去玄都城,将这只宝囊亲手交给我师兄大法师,务必半年内回返。”

    “是!”

    “敖乙去寻后土娘娘的七情化身,半个月后赶去北洲,就说是为巫族报仇。”

    “是!”

    “卞庄……伤势如何了?”

    李长寿关切地问了句,卞庄眼圈一红,差点哭出来。

    他忙道:“星君大人您还能记得末将受伤,末将心里何等感动!

    末将修养了半个月就没事了,只是……只是当时假扮星君大人你的那混账,杀了我数千兄弟!

    这笔账无论如何都要去找他讨回来!”

    李长寿道:“善,给你安排的便是这差事。”

    卞庄浑身一颤,刚刚的气势顿时弱了大半,小声道:“末将、怕,怕不是那凶人的对手。”

    “你自不会是他对手,”李长寿传声道,“这次,你还是做散播消息之事,用尽一切手段,在半年内,将‘弥勒是鲲鹏第二元神’之事旧事重提。

    当日假冒我袭击天庭补给的,就是这弥勒。

    这次,我不只是要捕风捉影,也不只是给他凭空捏造,待金鹏回返,一切自有实锤。”

    卞庄闻言心神大定,单膝着地、朗声领命。

    但随之,卞庄纳闷地传声问道:“星君,末将多嘴问一句,这怎么可能有实锤?”

    李长寿淡定的一笑,却并未多言。

    鲲鹏第二元神一切解释权,现如今归他所有。

    待卞庄快步而去,李长寿道:“灵珠子何在?”

    一直在旁等候的灵珠子精神大震,小脸上写满了期待,站在李长寿面前,昂首挺胸、战意满满。

    李长寿在袖中取出一只玉符,正色道:“此事异常艰巨,且非你莫属……将这玉符送去玉虚宫中,务必交给广成子师兄。

    就说,待北洲事平,我将去玉虚宫拜访。”

    还是送信……

    不过比起去月宫送信,去玉虚宫明显要艰难许多。

    灵珠子眨眨眼,大声道:“弟子定不负师叔所托!”

    随后扭头化作一道流光,风风火火赶去了西天门。

    ‘这家伙……’

    李长寿挑了挑眉,他其实也想用,只不过时机未到、真身未显,未来的三坛海会大神,还是要继续磨砺才行。

    ……

    半日后,四海之中冲出大批大批虾兵蟹将,于东西南北四处天涯海角,设内外关卡、布置重重大阵。

    待各处布置妥当,又有四支天兵天将携天帝神剑降临,一同相协镇守。

    四处天涯海角,每一处都有一千真龙、仙蛟,又有数位远古战龙坐镇,天道之力护持,天罚之雷就在空中……

    稳到不行。

    五部洲天地出入口突然被封,自是引得各处散修惶恐不安。

    但天庭及时给出诏令,在各大坊镇张贴宣告,言说妖族不尊上古时道祖之调停,违背誓言挑起与巫族战火,天庭出兵讨伐;

    封住五部洲出入口,只是单纯为了避免业障大妖躲入三千世界。

    另外,天庭秉持为仙服务、照顾每一个生灵,不歧视仙人、不包庇凡人等原则,特在东天门内设立了临时‘办事处’。

    若有跟脚清白的仙人,有急事要出五部洲,可去东天门【内】登个记、言明自己为何事外出,自有茶水接待,并全程由天兵天将送出天涯海角。

    考虑得相当周全。

    天庭与妖族打了已非一年半载,各路散修都明此事,惶恐的情绪散了大半,看热闹的越来越多。

    人族炼气士们是安稳了,这诏令一贴,五部洲内的妖族顿时惶恐了起来。

    封锁五部洲之地,这是前所未有之事!

    而且还不只是龙族、海族、天兵用人力封锁,更有天道之力、天罚之雷在各处等候。

    显然,这次天庭是要搞波大的、来一次狠的!

    大有对妖族斩草除根之势!

    一时间,五部洲边界处的妖族妖心惶惶,就连一直保持中立的妖部族,也是不得安宁。

    毕竟谁都不知天庭是要针对北洲妖族,还是针对妖族整体。

    再加上【太白金星于混沌海归来】这般消息火速传开,妖族士气直接散了大半,想后路着居多,合纵连横共同抗天者已没几个。

    然而,天庭封锁五部洲天地又两日后,北洲杀气冲天,三十万天兵天将威压北洲边界数名老妖王山头。

    天庭新起大将、玉帝外甥、太白金星倾力培养的巨星杨戬,带着梅山六友与自己的狗,出现在大军之前。

    他于云上斜坐,逗狗吹风,一言不发;

    人族出身的梅山六友(注),康安裕、张伯时、李焕章、姚公麟、郭申、直健,各持兵刃,高矮胖瘦站成一排,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北洲妖族顷刻大乱!

    有妖王不甘就此逃窜,广邀好友却只有寥寥回应。

    有妖王拖家带口连夜奔逃,却赫然发现……五部洲天地已被封住,他们根本逃无可逃。

    此次逃了,后续只要天庭不停追杀,终会穷途末路。

    天庭在逼着他们妖族一战。

    又几日,北洲上空阴云密布,一支支天庭兵马几乎将整个北洲包围了起来。

    此前吃了败仗的巫族,也早已得了天庭之令,此刻收缩阵势,做出防御,在酝酿着稍后配合天庭的一波反击。

    天庭软了数十年,突然一改往日风格,变得强硬、果断,甚至还露出了一点霸道。

    这不只是让妖族措手不及,更是让各方势力有些疑惑,通过各种关系打探,也只是探听到,主持这般大事的,就是太白星君。

    这位天庭普通权臣衣袖挥洒,三界风云变幻、五部洲山雨欲来。

    妖族自是不甘心受戮,而原本妖族中分做的‘与人族主战保守派’、‘与人族主和中立派’、‘追求爱情与自由的走偏了派’,也分别开始动作。

    前者纠集妖众,反包围杨戬部众;

    中者各自封闭部族、城池,准备什么时候天庭打过来了,以最快的速度开城投降。

    而后者就厉害了……

    他们想到了此前与李长寿有那么一点关系的妖族女子,并用最短的时间赶去青丘,将这位狐女请出山,挑选了青丘一族最美的几位狐女陪同,带上厚礼,一同赶赴天庭。

    “阿兰?”

    通明殿,正站在‘沙盘’前推演阵势的李长寿眉头一皱,问传信的天将道:

    “她们如何说的?”

    “这、这个……”

    那天将低头抱拳,小声嘀咕:“那持有圣母宫信物的狐女说,她想问问,您是否还记得曾被您镇压过的小兰。

    她受人所托,前来为少部分妖族求情,还请您与她见一面。”

    李长寿略作思索,狐女倒是不要紧,师父再过几百年就快投胎了,早就没了关联。

    那圣母宫信物自己不得不考量,倒是不好扫圣母娘娘的颜面。

    刚好,可趁势让妖族分裂……

    只是一个呼吸,李长寿心底已经有算计,缓声道:

    “天庭重地,非她可乱闯。

    让她去北洲上空等着,待我率军前往,剿灭北洲妖族之前,允她当面说情一二。

    准备好几只铜镜,画面实况转播。”

    “是!”

    “小神遵命。”

    天将与几名正神同时答应,李长寿缓缓点头,继续全神贯注于面前沙盘之上。

    虽要打硬仗,但能减少天兵死伤之处,也不必让兵将们白白流血。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