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混沌海长寿翻鱼,玄都城圣人路过。

    当玄都城几位圣人碰了碰,留下了一二美谈;

    李长寿开始进行【鲲鹏号方舟】的全套接收工作——最少也要彻底清查个几十次,再搞懂浪前辈所用手段的基本原理,不然心底总归不安稳。

    嗯,此时越谨慎,越是对浪前辈的敬重。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寿者稳,云霄仙子此时就比刚认识李长寿时,沉稳谨慎了许多。

    她正在鲲鹏的这处密地中来回搜寻,每个角落都不放过,每个阵法都细细感悟。

    毕竟李长寿此前说过了,这里有可能会是他们今后的秘密营地,平时约一起论个道,可以完美避开圣人和天道的视线。

    幽会、咳,论道秘密基地。

    李长寿不曾想到的是,自己主动放弃、逼着鲲鹏融入元神的那一缕鸿蒙紫气,此刻反倒成了李长寿的心患。

    他搜查了几次鲲鹏的元神,发现那紫气已与鲲鹏元神彻底融合;

    若毁掉鲲鹏的元神,那一缕鸿蒙紫气也就随之消失,想将两者剥离已是全无可能。

    反转就是来得如此糟心。

    李长寿为了躲避这一缕鸿蒙紫气及时应变,借鲲鹏之口解决了自身危机,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笑着笑着,就发现鲲鹏是浪前辈留下的‘同乡大礼包’。

    就……

    就很方。

    于是,李长寿在此事上,不禁开始展开联想。

    对于道祖,李长寿此前就不吝以‘最强算计者’来看待。

    而今直观领略到了浪前辈的手段,再去看待当年暗决的胜者,李长寿当真不敢有半分懈怠,只能往最深了考虑。

    还怕不够深。

    这波,莫非全部都是道祖算计好的?

    道祖将他的性情考虑在内,将他不愿用这一缕鸿蒙紫气考虑在内,也将浪前辈当年对鲲鹏的算计考虑在内;

    最后用一缕鸿蒙紫气,将鲲鹏化作天道工具?

    嘶——

    越想越有可能。

    盘古神陨落之后,天道意志、道祖鸿钧、魔祖罗睺、浪前辈、祖龙、始凤,成了天地间最强的几股意志。

    浪前辈说的‘他们几个的游戏规则’中,‘他们几个’,也就包括在这个范围内。

    最后浪前辈坦然面对失败的窘境,本可直接驾着鲲鹏遁走,却依然决定回洪荒天地与道祖暗决高下……

    这些远古时期,明里暗里的霸主级人物,而今还有谁?

    只有鸿钧道祖。

    道祖虽与天道相融,却隐隐坐在天道之上。

    妥妥的洪荒主宰既视感!

    就这种人物、这般大佬,怎么可能会用天道‘财富密码’鸿蒙紫气,来单纯给他一个小弟子的一场小算计捣乱?

    看待问题,就是要透过表象看本质。

    李长寿沉吟几声,坐在鲲鹏背上,让纸道人与鲲鹏元神接触,继续开始下一波搜查与判断。

    他一个天庭柔弱文臣,手无缚完全体鲲鹏之力,面对这些老银、咳,老前辈,也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谨慎谨慎更谨慎。

    鲲鹏,前车之鉴矣。

    稍后翻阅浪前辈留下的典籍,但凡有什么功法,就地焚毁、原地消灭!

    以此避免更坏的可能。

    就是,如此一来,自己这次离开洪荒天地,是否会太久?

    李长寿仔细思虑,他有些担心灵娥的安危,也担心自己已经做好的那些布置会不会失控。

    “嘿嘿嘿……”

    道心轻震,却是塔爷的灵觉在李长寿心底绽放,被李长寿自行感应,凝成一句:

    “担心啥玩意啊,搁这儿跟云霄仙子好好待个百八十年就行。

    之前老爷来过了,看你在忙就没惊动你,又自行离开了。”

    李长寿:……

    他禁不住小声问:“老师来的时候,我在做什么?”

    “鲲鹏,超进化!”

    “好了好了,明白了!”

    李长寿老脸一红,抬手捂着额头一阵沉吟。

    这混沌海也没啥隐私啊。

    老师啥境界,人教啥家庭?

    只要老师有心,各处都是现场?

    李长寿心底对老师道了声谢,起身对着洪荒天地的方位做了个道揖,而后便整顿思绪,沉稳心境。

    老师既来过了此地,就说明被改造后的鲲鹏并没有什么隐患,不然老师定会给自己一些提醒。

    倒是可以开始进行细致研究了。

    话说回来,老师到底什么境界了?

    比起合道前的道祖、巅峰时期的浪前辈,应是只强不弱了吧。

    大概。

    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仙力撑开周遭混沌气息,缓缓凝神。

    而李长寿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在混沌海这一耽误,便是数十年匆匆而过。

    事后,最让他痛心疾首的却是……

    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只顾着埋头钻研鸿蒙紫气与鲲鹏元神,与云霄仙子……

    啥也没做。

    一转眼,玄都城小战后,第三十五年。

    玄都城已恢复了漫长岁月中的悠闲安静。

    李长寿与云霄虽了无音讯,但因太清圣人的那一声【路过】,道门众高手也就不再多担心他们的安慰。

    圣人老爷说话,自是大有讲究,尤其是最强圣人,那是惜字如金,每个字都蕴含着无边深意。

    这简单的【路过】二字,包含了多少信息?

    数不胜数!

    按白泽的解读,太清老爷的这声提醒,既表明了太清老爷对同阶高手的不在意,又是对接引圣人那句撇清关系话语、最恰到好处的反击。

    顺便,还告诉了他们,李长寿平安无事,正与云霄仙子在混沌海中回返。

    当时金灵圣母就问了:

    ‘不过是路过二字,如何表明云霄与长庚平安无事?你可不要为了奉承胡乱开口。’

    白泽笑道:

    ‘圣母您想,太清老爷既然是路过,那必然是在路上,去做了什么。

    这个节骨眼,太清老爷能去做什么?

    刚刚贫道察觉到,太清道韵归于天地间,阴阳大道之力,比之前更浓郁了些,说明太清老爷是从混沌海回来,路过玄都城。

    而太清老爷最后离开时对咱们所有人传声凝字,意思再明显不过。

    莫要小看这路过二字,已足矣表达这些讯息。

    大概,这就是人教圣人老爷的厉害之处。’

    金灵圣母当时禁不住笑骂:‘大师伯自是厉害无比,人教的坐骑也是了得,这换做贫道去你们人教,怕是连坐骑都不够格。’

    白泽略微有些尴尬,笑而不语。

    不过经过白泽这般解释,道门各仙倒是不再多挂念李长寿安危。

    有太清圣人护持,他们担心也是瞎担心。

    后续几年,寻找李长寿与云霄的几波高手陆续回返,最后回来的是金鹏鸟、赵公明与玉鼎真人。

    金鹏颇为自责。

    他原本,其实是有希望能勉强跟上鲲鱼的,但因自己心急,那套鞍具的灵力耗损太过迅速,自身竟有片刻力竭,眼睁睁看着鲲鱼在混沌海中消失不见。

    再按原本方向追赶,也只是扑了个空。

    ——其实是李长寿当时见云霄昏迷有些急了,威逼鲲鹏,去了鲲鹏的密地。

    那密地在混沌海中,或如一粒沙、或如巍峨高山,若无明确的方位、靠近之法,擦肩而过也不会察觉任何异常。

    这就是无序。

    还好有白泽这一番解释,金鹏虽自责,但道心却安定了下来。

    而李长寿不归,金鹏便一直在玄都城中等候,反正没老师的命令,他也不知自己该做什么。

    李长寿与云霄仙子追杀鲲鹏进入混沌海之事,也在洪荒中传开了。

    天庭应对也算及时,故意对李长寿被鲲鹏吞入腹中、云霄仙子追上去解救之事含糊其辞,转而颂扬起了太白星君与云霄仙子不惧艰险、稳中求胜,为护卫洪荒做出杰出之贡献。

    顺势又罗列了一遍鲲鹏的罪状。

    ……

    李长寿、云霄于混沌海失踪,最后得到这个消息的,反倒是一直在小琼峰闭门不出修行的灵娥。

    对师兄的安危,灵娥并没有太过担心,心底满是对自家师兄的盲目崇拜。

    她反而开始担心,师兄跟云霄姐姐进展太快,自己会被落下。

    毕竟那是在昏暗无名的混沌海中,两人相依为命,很容易就对彼此动了心、迷了意,干柴遇小火、天雷勾地煞。

    很正常,她理解,经常设想,苦无机会。

    灵娥自己都觉得云霄姐姐过于出色,虽然无法排斥云霄姐姐,但最起码,这些事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她跟师兄才是最先熟悉的!

    唉,人世间最悲凉的事,并不是看师兄和云霄姐姐双宿双栖;

    而是在他们双宿双栖时,自己还要在旁……帮他们带娃……

    念及于此,灵娥默默把自己沉入浴桶中,用那一连串咕噜噜的泡泡,表达自己对洪荒先天大能群体的控诉。

    “臭师兄,哼!”

    然而,李长寿可以用自己的姻缘泥人担保,他这次除了趁云之危一次,其他真的什么也没做。

    实在是没功夫。

    这三十五年,与云霄的交流绝大多数都是与鲲鹏元神有关,而且多是李长寿与她一同商议、琢磨浪前辈的手段。

    比如:

    “云你看这,鲲鹏的第二元神与鸿蒙紫气确实完全融合,但又被那位前辈的禁制压制。

    换而言之,如果天道想通过鸿蒙紫气控制鲲鹏,会被浪前辈禁制所阻。”

    “不一定,此地是混沌海,已远离天道,鸿蒙紫气发挥不了多少威力。

    我听师尊讲道时说起过,鸿蒙紫气虽让他有了成圣的阶梯,但与鸿蒙紫气相融越深,受天道制约也就越大。

    甚至,天道有可能会凭此物,影响到他们做出某些判断。”

    “不错,你这考虑很重要,我再多琢磨琢磨。”

    然后再过半年、一年、三五年,李长寿又与云霄仙子继续碰面,每次都是一句:

    “云,猜我又发现了什么!”

    “这位前辈不说品性如何,符阵禁制的本领当属洪荒独一档!”

    “这个符阵构想,简直太强了!”

    每次,云霄都是目中带光、嘴角含笑,温柔地注视着李长寿,听他侃侃而谈,适当地回应一两句。

    她并不反感这般;

    反倒有一种意外的踏实感,且将李长寿的每个表情都烙印在心底。

    哪怕岁月再久,掐指就可想起。

    一直到这次,李长寿面带喜色,兴冲冲跑来:

    “云,我彻底搞懂了所谓的第二元神之法,这位前辈当真手段通天,不愧是追随过盘古神的土拨、咳,大人物!”

    “嗯?”

    云霄适当地给予疑问的回应,做好听他絮叨的准备。

    李长寿笑道:

    “鲲鹏元神作为方舟主控的时候,自身意识完全浑浑噩噩!

    那位前辈实际上,是将鲲鹏的第二元神一分为二,一部分是妖师鲲鹏的表象,另外一部分是方舟主控的本质。

    我现在琢磨出了一个法子,可以让鸿蒙紫气完全与鲲鹏的人格相融,也可以完全与方舟主控这边相融。”

    云霄思索一阵,问:“两相比较,哪边更稳妥?”

    李长寿道:“自是与方舟主控这边相融最为稳妥。

    方舟主控只是一套符阵构成的程式,可以理解为法宝的灵性,却不存在‘本我’意识。

    那位前辈在这一点上,做的相当不错。

    换而言之,若鸿蒙紫气无法影响到具体的真灵,反倒就失去了对生灵束缚、捆绑的效果。

    这一缕紫气,就成了一把钥匙,打开天道之门的钥匙!”

    “自是要稳妥些,”云霄正色道,“若非不得以,莫要与天道相抗。”

    “好,这事听你的。”

    李长寿与云霄相视而笑,随后便匆匆回返鲲鱼处继续琢磨。

    云霄眨眨眼,闭目凝神,在一处繁花似锦的大阵角落,悟道调息。

    这次之后,李长寿耽误了许久未曾现身。

    云霄的感知中,大概过了七八年之久,因担心李长寿有麻烦,她主动赶去鲲鱼处寻找,与‘恰好’要来寻她的李长寿相遇。

    很明显,李长寿是发现了云霄的踪迹,主动离开了鲲鹏心脉的密室。

    “怎么了?”

    云霄柔声问:“可是遇到了难题,是否需我一同商量?”

    “难题倒是不至于,就是看到了一些今后的情形,顺便开始思索我对后面诸多事的安排,结果忘记了时间。”

    李长寿叹了口气,有些欲言又止。

    云霄静静等着,目中带着几分期待。

    但最后,李长寿却道:

    “对鲲鹏元神的钻研差不多了,咱们先回去吧,免得大家太过担心。

    云你可记得洪荒天地的方位?”

    “自是记得,”云霄柔声答应。

    看李长寿将控制鲲鹏的玉牌递来,她并未迟疑、抬手接过。

    “你来驾驶吧,试试手感。”

    李长寿笑着说:“回去的路上不要太快,我再多思考些时日。”

    云霄问:“你可是通过这缕紫气看到了什么棘手之事?”

    李长寿缓缓叹了声:“不错,当真瞒不过你。

    我现在心情有些烦乱,待我想明白了,再决定是否对你说这些烦心事。

    这里离着洪荒较远,鸿蒙紫气按理说与天道失去了联系,那些画面应是师祖有意让我看到的。

    我此时还无法断定,这是天道安排的故事,还是天道推演出的画面。

    此时我倒是可以断定,这鸿蒙紫气就是师祖赐给我的。

    等我想明白吧。”

    云霄并未多问,目光温柔地注视着李长寿,对他鼓励一二。

    半日后,鲲鱼于混沌海中驰骋,李长寿坐在鲲鱼背上、在云霄身后,双手抹了把脸,继续思索。

    鲲鹏之危算是解决了,自己得了浪前辈留下的诸多底蕴。

    那缕鸿蒙紫气虽还有一些潜在的威胁,但只要不让鲲鹏靠近天道之力的影响范围,勉强也算作稳妥。

    而自己如果想要承受一些风险,让鲲鹏距离洪荒稍近一些,就可通过这一缕鸿蒙紫气,感悟天道之理。

    阴差阳错之下,他在不接受天道束缚的前提下,有了窥视天道的‘权限’。

    但李长寿此时却根本高兴不起来。

    他本不是什么犹豫的性子,可此时完全拿不准主意,是否该对云霄如实相告。

    告诉有告诉的好处,不说有不说的便利。

    思考了整整一路,在接近天道之力的边界时,李长寿终究还是抬起头来。

    “云,先回退些距离,我给你看些东西。”

    云霄温婉颔首,控制着鲲鹏掉头。

    片刻后,她与李长寿相对而坐,两人探出左手、右手,掌心对抵,李长寿道心所显画面,呈现在了云霄心底。

    【天空昏暗,尸横遍野,气息浑浊。

    狼烟翻涌中,天上站着一道道模糊的人影,地上斜插着残缺的旌旗。

    一名道者身穿铠甲,站在半空云上,身形摇摇欲坠、胸口有着一个巨大的透明窟窿,却犹自高举手中金鞭,口中怒骂。】

    赵公明。

    云霄皱眉、抿嘴,坐在那沉思许久,并未开口。

    李长寿并未打扰,而是轻轻一叹。

    他算计这么久、安排这么久,从此时天道所显的结果看,终究还是避免不了赵大爷的劫。

    确实有点打击人。

    云霄突然问:“天道所显,大哥在说什么?”

    “这个……不是很重要,”李长寿道,“主要是这般情形,预示着赵老哥前路有劫。”

    云霄道:“这应是天道推演的情形,并非一定就会发生。”

    “怕就怕,天道会控制劫运变化,让后事朝着这个方向演变。”

    李长寿唏嘘不已,云霄也是暗自忧愁。

    她想了一阵,还是问道:“大哥说的话,可有什么禁忌之处?”

    “这倒不至于,”李长寿笑道,“给你听吧,就是很多粗鄙之语。”

    云霄禁不住歪了下头。

    【‘你们这些不当人子的混账东西!贫道哔哔你们、哔哔哔、滴滴滴!

    好一个西方,好一个圣人!

    好一个十二金仙!

    燃灯你个哔哔蛋,还敢窥伺贫道的定海神珠?

    贫道今天拼死你们几个,残魂也能去天庭当神仙,照样跟我长庚老弟继续吃香的、喝辣的!

    淦!’】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