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纸道人踏入大殿,就仿佛走入了天庭凌霄宝殿附近最大的宝库。

    一堆堆李长寿叫得上来名字、叫不上来名字的宝材被随意堆放在各处,几只法阵包裹的药圃中,用芥子乾坤大棚种植办法,种了十多种被封禁的灵根。

    四面石壁刻满了繁复的纹路,脚下玉石似乎是用无数岁月培育出的,踩着有一种独特的质感。

    李长寿在此地,竟找不到一颗灵石……

    这真是浪前辈当年万分之一的底蕴?

    最吸引李长寿目光的,是角落中那一张书橱,书橱中摆着寥寥三四本厚厚的典籍,与自己此前所见到的‘年记’款式差不多。

    想来,那才是浪前辈真正的遗物了。

    这座大殿本身构造极其简单,像是一个纸盒,周围虽宝光浓郁,但却给人一种压抑之感。

    那面被迷雾环绕的石碑,就是此前所说的‘鲲鹏使用说明’?

    这……

    还好鲲鹏是雄性,不然浪前辈留下这种字眼,是要被钉在耻辱柱上吊起来批斗的。

    殿门,李长寿示意云霄仙子与自己一同后退,顺便又给鲲鹏元神多加了两层禁制。

    殿内,纸道人缓步向前,继续走了数十丈,抵达石碑前。

    李长寿小心翼翼祭起一股仙力,朝那石碑吹去,那层迷雾悄然消散,露出了方丈高的石碑,以及石碑正面那密密麻麻、工工整整的……

    “卧!”

    李长寿差点一口老槽喷出来,纸道人愣愣地站在石碑前,本体默默地抬手做了个点烟的手势,有种蹲下来叹气的冲动。

    他面前的石碑上……

    上……

    刻满了‘正’字。

    浪前辈这都什么恶趣味!

    “怎么了?”

    云霄柔声问,“可是有什么不对之处?此地颇有些诡异,万事小心为上。”

    “没事,”李长寿缓缓叹了口气,“我这位同乡的前辈……太爱开玩笑了。”

    言罢,他手掌缓缓向前推动,那石碑慢慢旋转,露出了‘背面’真正的碑文。

    开口就是一句……

    【看到刚才那些‘正’字第一反应是不是无力吐槽?你果然是贫道同道中人。

    莫要误会了,这些‘正’字的意义,是代表我在此地呆了多少个百年,为了改造鲲鹏,付出了多少心血。

    下面的内容用只有你我能懂的方法记载,不要外传。】

    李长寿纸道人皱眉看去,果然又见拼音,甚至还特地有‘音标’标注。

    但这次读出其中的内容,却让李长寿久久不能回神。

    从女娲圣人书橱内的存书,再到此地所记载之事,李长寿断定,这个浪前辈应该很喜欢一些武侠故事。

    《嫁衣神功》,一种蓝星武侠中的内功功法,练功之人在功力高深后会越发痛苦,从而将功力转嫁给旁人舒缓自己的痛苦,重修此功可事半功倍、真正大成,为他人做嫁衣用。

    也不知浪前辈当年是如何给鲲鹏洗了脑,让鲲鹏修行了所谓的‘第二元神’之法。

    这哪里是什么第二元神?

    这是浪前辈版本的《嫁衣神功》!

    鲲鹏费尽了心血,不惜去盗取对自己有大恩的始凤本源,就是为了炼制出第二元神,从而为最后超脱做准备。

    鲲鹏在原初的元神中诞出第二元神,让第二元神吸干了他原本的一切。

    但可笑的是,这第二元神本身却存在巨大的缺陷,能瞬间被浪前辈掌控。

    准确来说,应是类似于‘催眠’。

    鲲鹏自己完全不知这一切。

    每当浪前辈念头一起,鲲鹏就会失去本我,如迷迷糊糊重伤沉睡一般。

    实际上,这时的鲲鹏却成了傀儡,被浪前辈随意差使。

    可怕的手段。

    让李长寿最感慨的是……

    鲲鹏修第二元神之法,并非是在陷入绝境、被迫遁入混沌海之时;反而是在妖庭鼎盛时,就开始主动修行此法。

    这位妖师辛辛苦苦数十万年岁,蜕变出了更‘完美’的第二元神,果然拥有了更强的神通法力,道境一日千里。

    可实际上,鲲鹏稀里糊涂就放弃了本我,成为了浪前辈的傀儡。

    那些道境和法力,都是浪前辈暗中给的。

    鲲鹏原本的元神,其实才是有真正自我的鲲鹏,就是被李长寿、云霄、白泽、金鹏狙击的那所谓‘旧蜕’。

    那并非旧蜕,而是真的元神!

    鲲鹏最为满意的第二元神,不过是浪前辈所设计的,鲲鹏号方舟的……

    主控。

    而当浪前辈陨落后,鲲鹏的第二元神得了浪前辈部分好处,比如那些能将混沌气息转换为先天灵气的阵法。

    这些应该都是‘浪的遗产’。

    根据这石碑记载,李长寿只需要将石碑下埋的信物取出,拿着信物念一句‘口诀’,鲲鹏元神就会进入另一种状态。

    纸道人低头摸索了阵,很顺利就摸到了一枚圆状玉符,拿在手中仔细掂量。

    有没有可能是算计?

    慎重起见,李长寿沉吟几声,带着云霄与鲲鹏元神暂离了此地,由纸道人在此地看守。

    片刻后,云霄仙子此前昏睡过的仙殿殿前。

    李长寿示意云霄后退,开启八九玄功,调运均衡大道,身周绽出道道水蓝色光芒,自是起了十二分戒备。

    浪前辈绝不能小觑;

    也不能太高看浪前辈的底线。

    若是浪前辈搞点什么‘大棋’,伪装成了鲲鹏第二元神偷袭自己,那李长寿一点都不意外。

    至于对方为什么要偷袭自己?

    这点,就跟对方为什么要给自己留好处,一个道理。

    他们两个,拥有许多洪荒生灵所不具有的共同特性!

    比如受过九年义务教育。

    当下,李长寿祭起玄黄塔,招出离地焰光旗,心底叮嘱塔爷打起精神,将两颗丹药扣在左掌掌心,右手握着那只已经检查了数十次,确定没什么危险的玉牌。

    云霄仙子向前走了两步,与李长寿并肩而立。

    两人对视一眼,后者眼中带着几分担忧,前者眼中写着同甘共苦。

    李长寿回忆起石碑上所记载的内容,虽然浪前辈说的玄乎,满口之乎者也、唏嘘怪哉,但总结起来就三步。

    第一,先把鲲鹏打晕。

    小戮神枪轻轻一震,本已被李长寿削弱拷问了一通、又被重重封禁的鲲鹏元神,瞬间失去了意识,深入昏迷。

    第二,唤醒鲲鹏体内印记。

    ——就是此前被鲲鹏当做是‘诺言印记’的烙印。

    李长寿右手并起剑指,划出一道繁复的符箓,对鲲鹏缓缓推去,鲲鹏的元神很快恢复成大鱼状,元神表面出现了浅浅的蔚蓝色流光,宛若蕴含了一个小小的宇宙。

    不谈其他,浪前辈审美还是相当不错的,单单是改造成功的鲲鹏元神,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艺术,不只是派大星。

    李长寿顺势克服心底的不适感,举起手中圆盘,对准大鱼额头,开始第三步。

    【对着鲲鹏的第二元神,大声呼喊!】

    “鲲鹏超进化!虚空大鲲!”

    静……

    殿前一阵安静,云霄仙子皱眉看着李长寿,虽不明所以,但她能感觉到他心底爆棚的羞耻感。

    “啊呀!”

    李长寿只觉自己浑身发麻,忍不住一阵跺脚,看着面前毫无变化的鲲鹏元神,差点把手中玉牌扔出去!

    这真的不是什么故意设计的自闭挑战吗?

    他堂堂太白金星,当着云霄仙子的面,怎么就做了这种事!

    浪前辈是洪荒第二个,第二个能把他心态搞崩的存在!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再回去之后,那石碑上浮现出一行新的字眼——‘老乡见老乡,必须耍流氓’。

    混!

    轰隆!

    覆盖此地密地的大阵突然震颤,云霄仙子纤手拉了下李长寿,道一声“鲲鱼”。

    李长寿闻声看去,却见混沌海中静静躺着的鲲鱼身躯,突然冒出一股股七彩斑斓的光芒。

    那庞大的身躯周遭迸出一条条交错的仙光,仙光凝成漆黑的鳞甲,套在了大鱼全身各处……

    鱼鳍消失,转而出现了一双鹏翼;

    鱼头略微缩小,头顶出现一只长达百里的金色钻头,其上蕴含着杀戮、嗜血、凶残的道韵。

    甚至,鲲鱼的嘴也被一片片鳞甲封了起来,而后又在黑色鳞甲之外,凝成了恐怖的鲨鱼齿!

    大鱼背部黑甲之上,九九八十一道杀伐大阵齐齐运转,可随时凝成五行之力!

    大鱼腹部,一口口旋涡吸纳着混沌气息,鲲鱼原本因此前大战耗损的大半法力,此刻正在缓慢恢复。

    这!

    鲲鹏的大鱼元神轻轻挣扎,但此刻这元神宛若失去了一切生机,无意识地静静躺着。

    待鲲鱼那庞大的身躯完成‘进化’,大鱼元神额头照出一束光打在李长寿掌心玉牌上,玉牌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方框。

    ‘是否开始认证?

    认证完成,您将成为鲲鹏号方舟的新主人,并获得一切权限。’

    李长寿向后退了两步,将玉牌悬浮在自己面前,目中光芒闪烁,问道:“我需要付出什么?”

    玉牌轻轻颤鸣,此时玉牌与大鱼元神宛若一个整体,方框中又多了一行小字:

    ‘该指令无任何前缀要求,找到玉牌并开启了鲲鹏超进化者,就可成为方舟的新主人。’

    “你是谁?”

    ‘无法完成检索,无‘我’。’

    李长寿皱眉凝神,站在玉牌前陷入了沉思。

    一旁云霄看看外面那大变样的鲲鱼,再看看面前这般景象,想到了自己此前的见闻,也是面露沉思。

    她这都是……

    见到了什么?

    ……

    半日后,鲲鱼背上。

    李长寿静静坐在蒲团上,眺望着混沌海的景色,又禁不住看了眼脚下这鸿蒙巨兽。

    感觉……就很不真切。

    他原本对浪前辈的感觉,只是觉得这位前辈很浪,‘天胡’开局、狼狈收场。

    他知道鲲鹏与浪前辈关系密切,总觉得鲲鹏是浪前辈的手下,了不起就是浪前辈的坐骑。

    谁知道,浪前辈这么狠。

    这么大一个鲲鹏,如此凶恶的上古妖师,直接被浪前辈的千层套路套死,放弃自我、寄希望于第二元神。

    结果第二元神被浪前辈改造成了无意识的‘控制系统’,鲲鹏本身成了浪前辈口中的‘方舟’,留给了自己。

    这波给的信息量太大,李长寿都有点接受不了。

    不过浪前辈也总算没给蓝星人丢脸,没提什么给老乡报仇的话,也没给这些馈赠标注价格。

    此刻,一只只纸道人正在鲲鹏体内体外搜查,云霄仙子则在侧旁密地中搜查。

    李长寿静静坐在这,大半心神用来控制各处纸道人。

    洪荒这盘棋,李长寿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了。

    自远古而今,一层层算计,一件件大事,一尊尊大能,都在这棋盘之中。

    普通生灵愚昧不明,只知遵循自身本欲而活;

    凡人不明本真之意,尊天命、知礼数,忙忙碌碌数十载而逝去;

    炼气士历经艰险、苦苦挣扎,为超脱、为长生,为逍遥自在。

    那些在岁月长河中爬到了岸上的大能,冷眼注视着这条长河中的纷杂之景,自身却陷入了进无可进的迷茫。

    只有道祖;

    只有六圣。

    他们站到了生灵的顶点,参悟着大道本真。

    李长寿此刻是真的迷茫。

    他此时并不能完全确定浪前辈在反抗什么,又为了什么去跟天道和鸿钧道祖对抗。

    自己为何迷茫?

    李长寿其实很清楚。

    除却六圣之间的争执,也就是如今的封神大劫,以及西方教的香火神国,圣人去压迫普通生灵了吗?

    并没有。

    他们不在乎,看不到,凡人就是一份份的‘气运小根基’。

    天道压迫凡人了吗?

    并没有,天道反倒是在庇护凡人,压制炼气士,天庭秉承天道意志,天帝心底有着庇护弱者的底线。

    那,为何要反天?

    只是因为,这天地间最高处没了位置,自己就要逆天而行,挤进去?

    那不就成了,为了自身私欲而引发天地动荡?

    那成什么了?

    李长寿凝视着混沌海,他想看到一些,浪前辈当年行动的‘正义性’,可浪前辈将一切都抹掉了,没给他留下半点提醒。

    自这一点而言,浪前辈是个爷们。

    算了,不多想了,还有事等着自己去处理。

    鲲鹏第二元神,也就是方舟主控‘系统’融入了第八道的第九缕鸿蒙紫气,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李长寿心里还真有些没底。

    做好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是毁了这方舟。

    ……

    与此同时,玄都城外。

    “寻不到吗?”

    “鲲鱼游的太快,离着太远失去了踪迹,长庚和云霄身上的玉符也都感应不到了。”

    几道身影聚在城头前,满是忧色地商量着。

    白泽低声道:“贫道感应的是大吉……”

    “白先生,”金灵圣母皱眉道,“大吉大凶的另说,混沌海漫无边际,若是长庚与云霄师妹迷失其中,那就真的麻烦了。”

    刚打洞回来看看情况的多宝道人闻言劝道:

    “师妹莫急,玄都师兄已经去想其他办法了。

    那天魔尊者与鲲鹏关系密切,玄都师兄只要将它擒住,应该能找到鲲鹏的藏身之处。”

    几人各自对视,而后长长叹了口气。

    此时金鹏、赵公明等高手,都在混沌海中搜寻鲲鱼的踪迹。

    说不担心自是假的,李长寿被吞、云霄不顾一切催动青萍剑追赶,很容易陷入困境。

    多宝道人道:“师尊那边打完,应该能寻到青萍剑,咱们多担心也无用。”

    金灵忧心道:“师尊以一敌二,也不知是否会有麻烦。”

    “放心……”

    “麻烦?”

    一声轻笑,侧旁三团混沌气息微微荡漾,一位青年道者负手腾空而来,身周环绕四把仙剑,脚下踩着一方阵图。

    同一瞬,两名老道的身影出现在玄都城另一侧。

    三条大道扩展开来,依然是在暗暗较劲,此地留守的几名高手中,修为较弱的白泽和龟灵圣母,此刻都是面色苍白,胸口堵闷。

    虽在此地无天道加持,但三位天道圣人的大道互相对峙,威势堪称恐怖!

    三位圣人,同时现身!

    那边盘坐在云上的老道露出几分微笑,如春风拂面,又带着满满的慈悲之意。

    他道:“通天道友诛仙剑阵当真厉害,贫道与师弟此次领教了。

    贫道与师弟本就只是路过,未曾想去暗害晚辈。

    今日事了,暂且告辞。”

    通天教主冷笑了声,淡然道:“可惜了,未能把你也收入阵中。”

    接引道人含笑摇头,与那一直面露微笑的准提一同转身,身影就要归于虚淡。

    突然间!

    玄都城毫无征兆地吹起微风,原本三条圣人大道的威势突然消失不见。

    身影已虚淡了的接引道人、准提道人,此刻像是突然‘卡壳’,身影周遭出现了两条浅浅旋转的阴阳双鱼。

    道,起于阴阳,法于自然,凝于德品,是为道德真意。

    一名老道不知何时出现在玄都城上空,座下蒲团环绕烽火,身周没有半分仙光,但整个玄都城都变得自然祥和,没了原本肃杀气息。

    混沌海中没了风浪,洪荒天地静寂无声。

    残缺道则自行归化,阴阳对转至理无形。

    洪荒六圣,老子太清。

    那接引道人嘴边笑容凝固,开口道:“太清师兄竟也来……”

    嗡——

    太清圣人身周涌出一道灰色光波,瞬间席卷玄都城各处,将接引的话语直接遮了下去。

    随后,太清圣人左手轻轻撩拨,黑白阴阳鱼于掌心绽放,随着他向前缓缓推出一掌,那接引、准提身侧突然出现道道气旋。

    乾坤变得无比稳固,如囚笼般稳固。

    少顷,风平浪静。

    大道交错,多宝等仙完全看不懂发生了何事,太清大师伯动用了哪般手段。

    接引道人面露微笑,于气旋中静静安坐,背后准提却满头冷汗,背后浮现出了七宝妙树的虚影。

    七宝妙树轻轻摇晃,掉下了两根树杈。

    若他们能观察细致,也可见接引道人额头曾沁出一滴冷汗……

    再看城中,哪里还有太清圣人的身影。

    一缕道韵在众仙心底掠起,凝成两个字眼,当众仙內视灵台、细细品味,以为这是李长寿的下落时,却赫然发现,这两个字竟是……

    【路过】。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