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鲲鹏还真是个祸害,不能任由他再搞下去了。”

    赵公明如此感慨一声,又瞥了眼侧旁几位仙子的身影,暗中捏了把汗。

    刚才的情形……

    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呐。

    百丈宽的金翅大鹏鸟背上,数十道身影各自打坐,道门几位大佬凑在一起,喝点茶、聊聊天,开个截教仙子颂扬大会。

    那什么鲲鹏,都是老话;

    还有什么大劫,那都是后话。

    夸一夸各位仙子贤良淑德、温柔美丽,那才是最紧要的!

    荃峒禁不住对摆弄斩仙飞刀的李长寿传声问:“截教八大弟子中的六位仙子都是这般……温柔?”

    “不,”李长寿摇摇头,“没来的那两位是真的皮。”

    “哈哈哈!”

    荃峒一阵抚掌轻笑,“有意思,真有意思。”

    一旁多宝道人仰头长叹,将话题引回正事上。

    这次,也算是误打误撞、收获颇丰。

    那几名妖魔开口后只求速死,李长寿本着仁义之心成全了他们,还特意将他们的骨灰撒去了混沌海,跟他们此前的小伙伴相聚。

    一群同伙,就是要整整齐齐。

    真说起来,这些妖魔其实已非他们各自的巅峰。

    在混沌海中,他们想寻到维持自身法力的灵力来源都有些困难。

    而鲲鹏,能稳定地为他们提供灵力,也算是借此控制了他们。

    九婴他们也不知,混沌海中有多少如同他们一般,逃出去、走投无路,最后狼狈苟活,能苟万年是万年,而后在绝望中沉沦的……

    李长寿最后出手的时候,也迅速了些,痛快了当,灭魂扬灰。

    其实,把八名上古、远古妖魔带回洪荒天地审问,李长寿也存了一点‘私心’。

    功德嘛,站着挣,不丢人。

    但让李长寿感觉无语的是,干掉了这八名妖魔之后,自己毫无所得,身周各位道门高手,甚至远处那十九名魔兵,身上都冒出了或多或少的金光。

    多少次了,差别待遇多少次了!

    简直就是对他这个外乡人的歧视!

    穿越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在洪荒中站起来,这个曾经抹杀了浪前辈的洪荒到底还能不能好了!

    气……是不敢真气的。

    也就抖一抖机灵,感慨下这冰冷的洪荒,只有云霄仙子的腿枕、师妹的小手,以及老师身边的蒲团,能给他这个异乡游子一点可以捕捉的温暖。

    多宝道人叹道:

    “鲲鹏远在混沌海中,咱们虽可凭自身之道护持,在混沌海中来去自如,但想要在混沌海中找鲲鹏,比在洪荒找块玉石还要麻烦。”

    金灵圣母也道:“话虽如此,却也不能放任他继续在混沌海经营下去了。”

    “这怎么抓?”黄龙真人双手一摊,“难不成,咱们要去混沌海中捞鱼?”

    于是,众仙沉思少许,不约而同地看向了……

    寿。

    李长寿也没让各位大佬失望,含笑道:“这次来捉这些外魔,请动各位师兄师姐以及荃元帅,其实是有一件大事要与各位知晓。

    多宝师兄可否开启一道禁制,此事不宜声张。

    且此事有一定的风险,虽然已得到了老师和师叔的支持,但总归还是要各位师兄师姐自行定夺是否参与。”

    众仙对视一眼,各自安然不动。

    此前离着稍远些的黄龙真人、龟灵圣母以及无当圣母,还特意朝着这边靠了靠,表示他们也非外人。

    当下,内外两层,或站或立,十多位高手汇聚于此,都是道门圣人亲传,两教有名的的大弟子。

    待赵公明与多宝道人一同出手,开启了数重禁制,李长寿清清嗓子,目光环视一周,开始了重要讲话。

    “我已决意诱抓鲲鹏,且准备好了诸多底牌。”

    众仙或是是沉默,或是深思,或是眼前一亮。

    赵公明笑道:“我就说,老弟你做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深意,说吧,这次如何安排?”

    “鲲鹏可不好钓,”太乙真人道,“这鲲鹏阴险狡诈、坏事做尽,又有能在混沌海中寻找灵力的法子,他为何要回来?”

    “不错,”金灵圣母也道,“此事该如何解决?”

    李长寿沉吟几声,目中划过几分犹豫。

    他在权衡,也在取舍,犹豫是否将自己和火云洞几位人皇要伪造鸿蒙紫气之事说出来。

    心底划过几个念头,但李长寿还是决定相信眼前这些,与自己已非第一次联手的师兄师姐。

    若不去相信他们,又如何能让他们信自己?

    有些浅显的道理,少年知晓,老大却容易忘了。

    李长寿笑道:“鸿蒙紫气。”

    众仙齐齐一惊,便是此前就知晓内情的白泽,听到这四个字,道心也是一紧。

    鸿蒙紫气,成圣之机,通往洪荒顶点的‘门限’。

    修为越是高深,越有深刻的体会——想要以力成圣、证道超脱,太过艰难,最起码要将洪荒天地间的灵气汇聚半数以上,才有可能冲击这个境界。

    天道如何能允?

    但若是如当今六圣一般,通过鸿蒙紫气与天道相连,从而证得天道圣人,不也是超脱之路?

    虽有传言,天道圣人离开洪荒天地后,实力会弱于以力证道的圣人许多,但在洪荒天地间也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鸿蒙紫气,就是重中之重。

    而今三教大师兄级的人物,若是得了一道完整的鸿蒙紫气,说不定真的有机会冲击第七圣的位置。

    李长寿也是吊足了各位大佬的胃口,方才缓声道:“准确来说,是与火云洞人族圣贤那般,同属原本第八道鸿蒙紫气的第九缕鸿蒙紫气。”

    众仙面露恍然,刚才提起的道心放下了小半。

    但就算只是九分之一的鸿蒙紫气,同样有巨大的诱惑。

    多宝道人问:“那道鸿蒙紫气不是一分为八,为人族气运根基了吗?”

    李长寿先是笑了声,又道:“第九缕自是编造的,若真的有,也不敢拿出来用来引诱鲲鹏,万一真被鲲鹏夺走怎么办?”

    众仙看他的目光满是嫌弃。

    金灵圣母嘀咕道:“刚才贫道都心动了。”

    玉鼎真人也道:“贫道也是。”

    “嘶!”

    赵公明吸了口凉气,纳闷道:“鸿蒙紫气这玩意,它也能造假?”

    太乙真人笑道:“这定是要找云中子师兄了。”

    “几位人皇已着手准备,”李长寿正色道,“这消息的保密性,是此次计划能否成功的关键,咱们莫要告诉任何人。

    这次行动,总体布置我已做完,难点就在于鲲鹏是否入局,以及如何追上鲲鹏的极速。

    各位师兄师姐,此时可有人要退出这次计划?

    若鲲鹏狗急跳墙,困兽犹斗,当真凶险无比。”

    众仙一阵沉默,互相注视,都不想贸然开口断了想退出者的后路。

    从李长寿与云霄仙子杀鲲鹏旧蜕,再到上次鲲鹏在玄都城现身,那遮天蔽日的庞大身躯、难以估算的浩瀚法力……

    “鲲鹏作孽太多,且已成洪荒隐患。”

    黄龙真人定声道:“贫道虽无厉害神通法宝,但道境还在,法力也行,为洪荒除去这般祸患,自当全力以赴!”

    太乙真人笑道:“会会鲲鹏也不错,还挺刺激。”

    玉鼎道:“杀鲲鹏后,鲲鹏之精血可否留些给贫道,贫道为徒儿锻体用。”

    李长寿笑道:“若能杀鲲鹏,鲲鹏可取之宝,咱们分了就是。

    但有一点,鲲鹏还有点用途,杀鲲鹏之事要向后推一推。”

    “鲲鹏岂是那般容易为人所用?”

    金灵圣母哼了声,定声道:“咱们既是大教弟子,圣人弟子,享受着天地间生灵崇敬,本就有护卫天地之责。”

    “善。”

    “善。”

    “贫道到时多准备两库可以用来自爆的宝物。”

    “好!”李长寿站起身来,定声道,“我稍后将计划各步骤详细写下来,差人送到各位师兄师姐府上。

    这次动手,大概是在十七八年后,也没完全确定的时间,要把握时机、伺机而动。

    我先说几个较为麻烦的点。

    其一,鸿蒙紫气一出,洪荒必然生乱,大劫劫运就在众生头顶,届时说不定会引出各方高手,咱们必须有掌控全局的力量。

    其二,圣人老爷必然能一眼识破鸿蒙紫气的真假,鸿蒙紫气将会在玄都城附近现身,而后极快地冲出玄都城。

    这个过程,我们需把握到分毫,必须确保在此之前,那鲲鹏已经得到了消息,且朝洪荒天地靠近。

    能不能引鲲鹏上钩,全在一些细节算计上,而咱们要埋伏各处,阻击鲲鹏时还要做出一幅争夺鸿蒙紫气的模样。

    换而言之,我们一定程度要假戏真做,但不能让两教仙人打出真火,影响两教感情……”

    一条条、一点点,李长寿说的条理清晰,尚未公布自己后续计划,先将难点和重点提醒了各位道门大佬一遍。

    那荃峒听的双眼放光,虽然插不上话,但总有一种热血沸腾之感。

    稍后,因金灵圣母催得紧,李长寿也将自己的计划简单说了一遍,两家高手交口称赞,云霄仙子目中更是光彩连连。

    与此同时,九天之上紫霄宫中。

    某个大佬坐在竹桌前,看着那玉碟中放送的情形,品一口远古极品灵茶,又不由扶须轻笑。

    鲲鹏若是能除掉也好,免得真把洪荒撞个窟窿,还要费心安排人修补。

    要不要给这小家伙增加点磨砺?太顺风顺水也不好……

    罢了,磨砺也不好加,现如今正是真正的无量杀劫前,牵一发而动全身,应劫三教提前打起来也不美。

    正此时,玉碟轻轻震动,采用洪荒老旧屏幕发声技术的造化玉碟,传递出了金灵圣母与李长寿的对话声。

    “长庚,你这次有几分把握?”

    “若一切顺利,九成八,”李长寿淡定地道了句,目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毕竟,都已经请动通天教主出手,而且还是满配带着诛仙剑阵防备西方教捣乱的通天教主。

    金灵圣母笑道:“就欣赏你这般自信。”

    紫霄宫竹林幻境中,某位身材魁梧的老道额头挂满黑线,嘴角疯狂抽搐,大袖一挥,散掉造化玉碟所显画面。

    ‘呵,九成八。’

    ……

    自天外转一圈,将计划告诉捕鱼团主力后,步骤突然开始紧凑了起来。

    李长寿原本定下的二十年期限,又有向后延迟的迹象;

    夜长梦多、迟则生变,李长寿回天庭的路上又审查了几遍计划,才最终下定决心,全面铺开布置。

    甚至,这次李长寿都未趁机去跟云霄仙子约会,两人只是在金鹏背上说了几句体己的话语,各自叮嘱珍重保重,就各回居所。

    云霄提到,这次想让琼霄也一同出手,也是个磨砺琼霄的好机会。

    李长寿自不会拒绝,琼霄也是截教八大弟子,本身实力也是有的,性情虽贪玩了些……那其实也是大舅哥与云霄惯的。

    金蛟剪乃极品先天灵宝,杀伤力不菲,自是能出不少力气。

    而他们回返五部洲前,各自潜行匿踪告别时,黄龙真人也找到了李长寿。

    黄龙有些尴尬,也有些为难,但还是说道:

    “长庚,你说……这事要不要跟广成子师兄打个招呼?

    毕竟也是一件大事,到时候若是广成子师兄也能一同出手,对道门三教团结,也有增益。”

    李长寿含笑点头,在袖中拿出此前早已准备好的书信。

    这次喊黄龙真人外出,不就是因为这事。

    “这封信给广成子师兄,广成子师兄自会明了此事。”

    黄龙真人明显松了口气,像是心底放了许久的难事总算得意纾解;但黄龙真人又沉吟几声,问道:

    “长庚,你刚才说擒而不杀,可是……咱们三师叔,想用鲲鹏去追混沌钟?”

    “此事我也不好多说,”李长寿正色道,“但黄龙师兄,莫要被阐教之内那极个别、别有用心之人误导了。

    截教虽与阐教都入了封神劫难,但能否度过劫难,其实各凭本事,切莫受了人挑拨,觉得必须是‘此消才能彼长’的关系。

    其实不然。

    天地间的生灵都在劫运之中,一切也都有天道向前推动。”

    话语点到即止,黄龙真人面露沉思,并未继续多问。

    李长寿心底一叹,自己在这件事上,也算略有偏倚,稍后还需找补。

    刚抵达太白宫,李长寿就将自己手下法宝人、咳,手下精兵强将喊来聚集,其实也就是金鹏鸟、敖乙以及卞庄。

    也没什么嘘寒问暖,李长寿直接道:

    “金鹏,还要劳烦你继续跑一趟,带上梅雯画与我的纸道人分身,去会一会梅泖冰、梅馨卿、梅笛仙。

    若是能将它们感化劝返,那最好不过,若是不能,勿要因梅雯画求情而留情。

    还有,将这些带上,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谨慎谨慎再谨慎。”

    “是!”

    金鹏定声应答,双目倒映着恢复了老神仙面貌的老师,燃烧起了熊熊火焰。

    苟、咳,稳之火焰!

    李长寿将手中各类防范天魔的法器交给金鹏,金鹏当下告辞,去大殿角落阵法带走了梅雯画,匆匆飞出天庭。

    随之,李长寿看向卞庄,温声道:“小庄啊。”

    “星君大人您吩咐。”

    “我需你回天涯秘境一趟,”李长寿道,“这件事直接交给你祖母,我也有些不太放心。

    稍后等我消息,我需要借用天涯阁之力,散出去一些消息。

    天庭虽已有这方面的布置,但消息由天庭散出会有隐患,不太稳妥,你可明白了?”

    “属下明白!”

    卞庄不敢多想,低头抱拳,“属下这张嘴您放心就是,哪怕是姮娥仙子问我要做什么,我但凡吐露半点消息,自领一死!”

    “不必这么严重,”李长寿抬手拍了拍卞庄肩头,“我还是信得过你,现在就动身吧,自己找个好点的理由跟你祖母解释。

    可以直接将我搬出来,让你祖母勿要多问。”

    “没问题,”卞庄笑道,“星君大人安心,定不辱此行。”

    当下,卞庄双手抱拳行礼,转身匆匆退走,步伐如飞、双目满是亮光。

    “教主哥哥,”敖乙含笑喊了句,此时已是四下无人,“是要有什么大动作了吗?”

    “不错,”李长寿舒了口气,道,“有件事也算隐秘,而且非你不可。

    我需要龙族有关鲲鹏的记载,而此事,惊动的龙族越少越好。”

    敖乙闻言立刻点头,随即又目露沉思,过了好一阵才道:“若是龙族典籍上有的,自可不被旁人知晓,便是思思我也会瞒住。

    但按我们龙族规矩,有些事是存放在老长老心底的……”

    “龙族老长老没事,”李长寿正色道,“若他们问起,你就说是天庭要做一个有关上古妖庭的编年历。

    龙族是上古整个时代的旁观者,这部分记忆和资料相当珍贵。

    稍后我会让通明殿下达这般消息,掩护你行动。”

    “嗯!”

    敖乙郑重地点点头,“教主哥哥何时要?”

    “越快越好,但不要表现出急躁之意。”

    “好,我这就去。”

    敖乙答应一声,转身匆匆离开,同样是意气风发、大步流星。

    于是,门口角落中,一颗脑袋偷偷摸摸探了进来……

    “那、那个,”灵珠子小声问,“师叔,可是有什么事需要人手吗?”

    李长寿含笑摇头,温声道:“你好好修行就是,不必多担心。”

    “哦,好,”灵珠子应了声,转身禁不住心底一叹,虽然想挺直胸膛,但背影依然免不了有些萧瑟。

    这小家伙……

    “对了灵珠,”李长寿温声喊了句,“你最近可有空闲?”

    “有!有有有!”

    灵珠子转过身来,两步跳入太白殿门槛,匆匆走到李长寿身前,“我空闲多的是,没事总是跟兔子打架了!

    师叔,有事您吩咐,保准办的干净又利落!”

    李长寿笑道:“那就劳烦你去一趟广寒宫,问问姮娥仙子可有空闲,就说我邀她一同饮酒,时间她定。

    这事啊,还非你不可,毕竟广寒宫不是谁都能去的,也就你能跟玉兔说上话。”

    “哎!”

    灵珠子用力点头,宝石般的双眸中满是亮光,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风风火火赶去日月轮转之地。

    李长寿含笑摇头,但笑容很快就凝固。

    随之,他袖中飞出一道白光,凝成了白泽的身影。

    又从袖中取出了那只大葫芦,扔到了一重阵法之中,与白泽一同向前。

    李长寿冷然道:“羿之精魄可为羿?”

    白泽在旁摸着自己的山羊胡,思索着自己为何会被带到这里。

    嗯,星君大人应是看重他足智多谋……才不会是因为他曾经组装过斩仙飞刀,拉过来做个熟练工!

    “白先生,拆了它。

    今天不得它回应,就直接毁了,免留后患!”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