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不知不觉,长庚的实力已是如此惊人,比当年面对妖族时,从容许多了。”

    荃峒注视着玄黄塔之下的情形,目中满是感慨。

    与荃峒一同行动的多宝道人,自是知晓这位玉帝化身的底细,虽然没有直接喊师叔,但此时却也十分客气。

    毕竟,现如今应劫三教的命运,一定程度就捏在这位玉帝手中。

    多宝道人笑道:“长庚师弟悟性绝佳,有今日之成就,也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

    “不错,他悟性一直不错的。”

    荃峒背起双手,目中有些回忆的神色,淡然道:

    “长庚最初来天庭时,玉帝曾十分不解。

    那时天庭一穷二白,只有孤君寡臣相依为命,洪荒中知天庭者都不多,提起天庭,也不过是六位圣人当年曾做过某事。

    前有被人族推翻的妖庭,后有中神洲无数仙门并立,天庭的位置何其尴尬。

    是长庚相信了天庭,义无反顾投身到了天庭之中,一步步带着天庭走到了今日。”

    多宝道人眯眼笑着,虽然心底很想说一句……

    若是从此时倒溯长庚的成长轨迹,这家伙应该是早就知道天庭要成为这次大劫的发动者,提前混进天庭避免遭劫呢?

    错觉吧,应该是错觉。

    “一切都有大师伯的安排在。”

    “道门三清,真圣人矣。”

    随后,玉帝化身与多宝道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玄黄塔笼罩之地,又有数名凶魔被李长寿长枪斩落;此时李长寿已是浑身浴血,身上也多了些许伤口;

    那仙力凝成的战甲被击碎后,露出了一身如老树遒根的腱子肉,长发乱舞,宛若魔神。

    杨戬:……

    总算知道自己当初被拍在云上是怎么回事了。

    他收回此前说过的,修行数百年能追上此时太白星君的话,太狂妄了,不知天高地厚。

    自己还听别人说自己是什么大劫之子,有大气运护身,以后定然会闪耀光亮。

    闪不了,没机会,别想了。

    如果非要让杨戬在此时此地说一句话,他心底冒出来的两个字眼就是‘告辞’。

    若是让杨戬在此地做点什么,他会默默地拿出一颗此前准备的留影球。

    ——身为一个专业的天庭记录员,这种抓拍奇景的法宝必不可少。

    等自己回了梅山,打开自己的专属铜镜,将这段画面放出去,学卞庄配个音:

    ‘天庭互娱、天庭互娱,这里是记录员杨戬,现在为各位呈现的,就是一段珍贵的斗法留影。

    太白星君大战十四头外魔。

    对,那戴着面甲,在一缕缕玄黄气息内与外魔厮杀的,就是我们敬爱的天庭文臣之首,太白星君李长庚。

    不信?

    说实话,我也不信,感觉自己像是在梦里,那么慈眉善目的老神仙,撕开衣服怒吼一声就冲上去了。

    天庭战力共十斗,太白星君占六斗,各位文臣占五斗,武将减一斗……’

    “师侄,师侄?杨戬?”

    “弟子在!”

    正出神的杨戬立刻回了句,对太乙真人抱拳做了个道揖。

    太乙笑了笑,温声道:“是不是被长庚这英姿影响到了道心?”

    玉鼎真人也关切地看了过来。

    杨戬苦笑了声,也不知该如何回应。

    玉鼎道:“不必与旁人相比,道唯己真。”

    “是,弟子明白。”

    杨戬答应一声,但心情一时间也无法恢复如初。

    正此时,玄黄塔笼罩之地变故突生。

    李长寿斗法正酣,道躯仿佛被逐步激活一般,越战越勇、无可抵挡;那把小戮神枪仿佛与他手臂相融,挪移前冲、毫无停滞。

    纯粹肉搏斗法,让他自己也热血沸腾。

    于是,李长寿拿出了几件法宝,并将这几样落灰许久的法宝分别祭起。

    其中最显眼的,自是一只紫白色的大葫芦——陆压之斩仙飞刀。

    这把在自己老家都大名鼎鼎的杀伐之宝,李长寿自不会忘却,他还想着在封神大劫中多开几个马甲搞事,这大葫芦也是重要道具。

    这些年他也在祭炼这葫芦,虽然与葫芦中封着的羿之精魄没太多交流,但对这葫芦的复杂构造,也算摸清楚了大半。

    此时刚好祭出,试试效果如何。

    故,李长寿瞅了个空档,将斩仙飞刀托在左手中,葫芦口喷出一股白雾,凝成一双锐利的眉眼。

    此刻已被李长寿压制的七八道黑影,同时灵觉狂跳,立刻四下躲避。

    李长寿催动法宝葫芦,让那双眉眼盯上其中修为较低、已被自己一枪砸伤的人形生灵,轻喝一声:

    “请宝贝转身!”

    说时迟那时快,那眉眼先是对那人影怒目而视,双目射出两点红线,锁定在了那人的元神上,让那人身形一晃,差些昏迷过去。

    毫无征兆地,那眉眼突然调转方向,葫芦嘴喷出一道白光,直取李长寿额头!

    此时不知何故,躲在了大葫芦三丈之外的李长寿迅速打出一拳,拳锋与白光相对,瞬间将白光击碎。

    血光溅涌,李长寿左拳拳锋留下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痕,皱眉看着那只突然‘叛变’的大葫芦。

    这一瞬,他想毁了这件封神名宝。

    但终究还是稳了一手,两缕阴阳二气自袖中涌出,将斩仙飞刀强行封禁,拽回了李长寿手中。

    这般变故,当真看得道门众仙各种皱眉,云霄仙子更是禁不住想上前查看李长寿的伤势,那剩余的七位‘出逃’高手也是有些回不过神。

    此地众妖魔都曾是洪荒凶恶之辈,在洪荒待不下去了才遁入混沌海;

    他们反应迅速,见李长寿受挫于自己的法宝,如何肯放过这般机会?

    祭起法宝、打出神通,更有甚者燃起了自身元神之力,要对李长寿爆发最强的一波攻势,意图拼个鱼死网破,再在绝境中找寻生机。

    然而,李长寿此刻注意力都被斩仙飞刀吸引,自己出手的几个目的都已达到,已不愿继续浪费时间。

    右手松开小戮神枪,手掌高举,黑白光亮悄然绽放,先天至宝太极图化作数百丈直径,笼罩在李长寿头顶,毫无阻碍地穿透了玄黄塔撒落的气息。

    李长寿目光扫过,淡定地道了句:“封。”

    话音刚落,剩余七道身影几乎同时停下动作。

    神通被瓦解、法宝失去灵性,燃烧的元神瞬间被阴阳二气束缚,向前疾飞的身影当即卡在空中。

    太极图之威,竟恐怖如斯!

    当然恐怖了……

    李长寿默默从袖中拿出一瓶丹药倒入口中,极力忍耐着心神疲倦,让自己保持风轻云淡。

    主动动用太极图的代价,就是体内仙力瞬间被抽走八成,心神差点被太极阴阳之意撑破。

    帅归帅,但明显不是自己现阶段能启用的至宝。

    ‘这就是自己跟大法师的实力差距。’

    又想到,玄都师兄催发太极图,也有点拖累太极图……

    太清老师的实力真恐怖。

    李长寿心底一叹,将杂念抛到脑后,收回塔爷,身周顿时多了数道身影。

    ……

    洪荒天道壁垒内,虚空之中。

    八道人形黑影被阴阳二气困缚,此刻昏昏沉沉。

    回来之前他们仔细搜索了一阵,发现了一名装死的人族出身、上古遁入混沌海的凶恶之徒,也顺势押了回来。

    那些尸首,自是严格按李长寿的标准,处理得残渣都不剩。

    看着撒入混沌海的那点点灰烬,这让李长寿不由怀念起了当年殡丧一条龙的岁月。

    那也是他逝去的青春……

    此刻,李长寿黑着脸站在一旁,看着手中这‘默不作声’的大葫芦,又用阴阳二气多封了两重禁制,直接扔到那八道黑影身侧。

    众仙不明所以,多宝还问:“长庚,这是何意?”

    “一起审,”李长寿淡然道,“这东西不给我个说法,今天就按叛徒论处。”

    众仙不由莞尔。

    当下,赵公明振了振双手,笑呵呵地招呼道:

    “烦请各位仙子回避,见不得凶残情形的道友也避一避,要从他们身上套出点话来,那可是不容易。”

    金灵圣母轻哼了声,“三位师妹,咱们去那边等着吧。”

    云霄仙子、无当圣母、龟灵圣母各自答应,与金灵圣母一同去了不远处的虚空中,撑起一方结界,说笑喝茶。

    黄龙道人咳了声,言道:“杨戬师侄莫要多看这些,随本师伯去侧旁等候。”

    杨戬低头答应,虽然很想看一看道门、天庭大佬们如何审讯外魔,但此时也不好反驳黄龙师伯一片好意。

    至于,黄龙师伯见不得凶残情形……

    那倒是真的玩笑了,黄龙师伯可是从远古活下来的,昆仑山著名不对外开放景点——三清小院中走出来的阐教高人,如何见不得凶残?

    荃峒想了想,自己的身份算是不公开的秘密,也不能去做这般审讯之事,就老老实实地单独去了侧旁,抱着胳膊‘观战’。

    金鹏与十九位魔兵分散各处警戒,截教跟着来凑热闹的几位仙人,去到了黄龙道人身侧。

    剩下的这几位,就是审讯妖魔的主力军:

    天庭普通权臣太白星君;

    天庭普通权臣的家臣兼人教第二号坐骑,上古妖帅白泽;

    阐教儒雅随和太乙真人、深藏不露玉鼎真人;

    截教大师兄多宝道人、洪荒半退休万瓷王赵公明。

    这六位,要实力有实力,要头脑有头脑,百般手段自是不缺,也都是一言九鼎级的大佬。

    收起太极图前,李长寿不放心地向前,将这八名妖魔挨个打成重伤,又由赵公明祭起定海神珠镇压此处乾坤,多宝道人拿出九根仙绳将他们一一困缚。

    还象征性地捆上了斩仙飞刀。

    待李长寿收回太极图威能,那八名妖魔顿时清醒了过来。

    一个个的先是对着李长寿怒目而视,随之就认清了眼前的形式。

    他们,被俘了。

    李长寿问:“各位,谁先来第一遭?”

    白泽笑道:“这里有贫道熟人,不如让贫道先来。”

    几位仙人尽皆称善,白泽缓步向前,走到一道黑影之前,屈指轻弹,将其身周障眼法破掉,显露出其人形时的模样。

    这是个桀骜之人,双目满是凶光,头顶长发之中有九只蛇首,各自嘶吼。

    白泽拱拱手,笑道:“又见面了,九婴元帅。”

    这上古妖帅只是冷笑了声,淡然道:“既被尔等生擒,本帅也不多想活路,若各位还算洪荒高人,就给本帅一个痛快。”

    侧旁又有黑影道:“你们也不必多想会在我们这里问出什么。

    可直接告诉你,此前是鲲鹏相邀,让我等来此地聚集,说是由他吸引天道注意,我等进入洪荒掠夺少许生气,填补自身所缺。

    万般事由都是如此。

    动手吧,不必想多羞辱我等。

    就凭我等早年造下的罪孽,你们断然不会给我们活路。”

    “这……”

    白泽扭头看向李长寿,随后摇摇头,“审讯之事,贫道当真不太擅长。”

    言罢转身退回,一阵摇头感慨。。

    玉鼎真人道:“若死且不怕,当无畏矣。”

    太乙真人传声问:“不能先给他们点空头许诺,让他们有点希望,把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说了,再将他们抹掉?”

    李长寿正色道:“如此行事虽算变通之法,但终归有言行不一之实,不值。

    先杀一半,问一半,看他们是否真的不怕死。”

    多宝问:“若重要的讯息被这般杀了呢?”

    李长寿沉吟几声,看了眼云霄,心底泛起了几个念头,但被他暂时摁了下来。

    今日已表现的太多了些,再直接安排下去,赵大爷他们真就白跑一趟了。

    稳一手,让他们先努努力……

    几人传声交流几句,审讯团主力陷入了为难。

    李长寿主要是想问鲲鹏在混沌海中的势力、住处,以及如何能寻到鲲鹏;

    若是能顺带了解下,这般妖魔在混沌海中数量有几何,那自然再好不过。

    远古、上古时,有魄力躲入混沌海的狠人,都非简单人物。

    他们此时已是自知死路,出于一种微妙的‘同仇敌忾’义气感,不想言说任何有关旁人之事,这就让审讯工作还没开展,就陷入了困境。

    赵公明道:“要不,贫道躺下试试?”

    李长寿无奈一笑,赵大爷赶紧岔开话题。

    很快,多宝他们决定施展攻心之计,各自选了个目标,开始讲道理、说前事,试图在这些家伙口中套出点有用的讯息。

    但他们几个忙活了半日,依然没什么所得,反而受了这八名妖魔少许嘲笑。

    李长寿:……

    心底一叹,暗中对远处云霄仙子、金灵圣母传声言说几句。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怎么了这是?”

    金灵圣母皱眉提剑而来,纳闷地问了一句。

    赵公明叹道:“他们一个个不肯开口,且不惧死,近乎毫无收获。”

    “你刚才说的凶残呢?”

    金灵圣母哼了声,对着身后打了个手势,云霄仙子、龟灵圣母、无当圣母一同飞来。

    金灵问:“长庚,这几个家伙你们问不出东西,是否就直接打杀了?”

    “嗯,”李长寿点点头,“今日怕是难有太多收获,不过除掉这些妖魔,也算少了一份隐患。”

    龟灵圣母道:“那让我们试试吧。”

    “哦?”

    李长寿笑了声,与云霄仙子目光对视,后者眼底温柔如水,差点将李长寿融化。

    “试试就试试吧。”

    太乙真人双手揣在袖中,笑呵呵地道了句:“说不定他们就折服于几位仙子的魅力之下,什么都招了。”

    李长寿给云霄投去鼓励的眼神,淡定的后退百丈。

    就这般,审讯主力团退居二线,好整以暇地期待着四位截教仙子的表现。

    这截教四位仙子先是凑一起商议一阵,又出手点破八名妖魔的障眼法,在他们面前徘徊许久。

    金灵道:“我先选吧,我要这个、这个、这个,可以吗?”

    其他三位仙子毫无疑义,任由金灵圣母将那三名妖魔摄到了侧旁。

    云霄仙子在侧旁做了个请的手势,柔声道:“我随意审问三个就可。”

    龟灵圣母与无当圣母向前,各自挑选了一名妖魔,带到了右侧。

    龟灵先是轻叹了声,看着面前那妖魔,叹道:

    “我与道友也无恩怨,这次就送道友一程,不知道友可有喜欢的曲调?我擅长奏乐,倒是不擅长审问。”

    那无当圣母也道:“我为道友诵读几篇经文吧,也可净化道友心底怨恨。”

    后方各位男仙,顿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太乙真人难得不阴阳怪气,感慨道:

    “截教的仙子,真温柔啊。”

    “那是自然,”多宝道人背负起双手,带着大师兄的荣光,“各位师妹修身养性,温尔文雅,自是温柔的很。

    长庚,你说如何?”

    “多宝师兄说的是。”

    李长寿话音刚落,一道金光闪过,云霄手中多了混元金斗,三道紫金色光束打在三名妖魔身上。

    她面容清冷,身形隐藏在雾气中,嗓音听不出任何波动,淡然问道:

    “各位可愿开口?”

    得来的只是三声冷哼或者冷笑。

    云霄轻轻颔首,手中金斗一转,一抹玄妙道韵流转开来,那三名由她负责审讯的妖魔,身周突然涌出一股股精纯的灵气。

    就在这三名妖魔身形颤抖间,各自道行突然消失了一层,一股虚弱感由内而外弥漫开来。

    混元金斗,溯返本源!

    “你!你要如何?”

    “混元金斗!”

    “要杀就杀,何必毁我等道行!”

    “可愿开口?”云霄依然是这般问话,毫无波动。

    那三名妖魔浑身乱颤,伤势几乎抑制不住;他们还没有任何回应,那混元金斗又是一转。

    各自道境,再次消散数层!

    三名妖魔无力地躺倒,道境一步步的消散、大道缓慢的崩裂,宛若骨髓被一丝丝抽离……

    这个过程若瞬间发生,还不至于如此难受,但此刻云霄问一句、落他们一些道行,将他们的道果,宛若剥洋葱一般撕开……

    他们从未想到过,还有这般能让道心崩溃的法子。

    这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另一边突然闪起剑光,让众仙目光下意识挪了过去。

    金灵圣母手提长剑,一颗妖兽头颅缓缓抛飞了出去,兽血漂浮于虚空之中。

    她提剑逼近剩下的两名妖魔,嘴角露出几分淡定的微笑,目中带着少许期待感,手中长剑裹着血光,金纱长裙不染半点尘埃。

    “你们真的不怕死吗?”

    那两名妖魔只是冷笑。

    暗中,一抹水蓝色光芒悄然绽放,将这两名妖魔包裹;李长寿右手暗中对准太乙真人。

    均衡:怕死之心!

    金灵轻声道:“晚开口的那个,先被斩。”

    二话不说,手中长剑直接向前横斩!

    “我说!”

    “贫道……”

    两道呐喊,一颗头颅。

    金灵圣母的长剑,抵在一名女子脖颈上,切入已半寸。

    “知无不言?”

    “知、知无不言。”

    金灵圣母淡淡的点头,扭头招呼一声:“老赵过来问吧,你们干点事真是费劲。”

    与此同时,云霄仙子也转过身来,背后那三名【真仙境】妖魔浑身乱颤,各自抱头痛哭流涕。

    云霄柔声问:“要问他们什么?他们答应全都说了。”

    赵公明:……

    李长寿心底淡定一笑,露出赵大爷同款表情。

    虚空寂静无声,只有龟灵圣母的笛声,以及无当圣母的劝诫声:

    “妖是妖的娘亲生的,灵也是灵的娘亲生的。

    生灵固有一死,你罪孽深重也难以活过今日,为何不想想自己杀了多少生灵,造了多少罪孽……”

    在场各位男仙齐齐哆嗦了下,他们仿佛又听到了太乙真人刚刚那声感慨,心念……很复杂。

    【截教的仙子,真温柔呐。】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