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趁着与赵公明言说这几句的功夫,李长寿已是捋清楚了后续思路。

    所谓应变之道,绝不可只看当前影响;

    哪怕时间紧迫,也必须将后面可能出现的发展路线都思考清楚,从中得出对自己危害最小的一条。

    除此之外,几条原则也是重中之重——

    必须坚持道门弟子的身份,坚定不移地站稳道祖、三清圣人老爷的阵营;

    必须坚持道门一家亲、三教本同源的思想准则;

    必须坚持维护人教利益,顾全任何一位圣人老爷和一流高手的面皮,不能为自己惹火烧身;

    除了三个【必须坚持】,还有五个【必要准备】,以及【九大行动纲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不可显摆。

    显摆二字,乃稳道之大忌。

    李长寿上辈子,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杨修被斩’的历史小故事;

    这是主动去显摆,谓之曰【浪死】。

    来到洪荒之后,对他影响最深刻的,便是‘玄龟被斩’的洪荒小寓言。

    匹龟无罪,体太大矣,故被斩腿撑天。

    这就是被动‘显摆’最好的写照!

    若玄龟平日里躲起来,或是早早地去混沌海、去虚空之中缩着,圣人老爷们八成也就用其他大山大岳重新炼制成天柱,不可能图方便就顺手斩了这龟龟。

    所以说……

    能不暴露,就不暴露。

    能不被别人知晓自己跟脚,那绝对不轻易给出任何有关自己跟脚的线索!

    前期的自保能力,就是找稳靠山,完全不显露踪迹,最好是三界不知我姓名;

    中期的自保能力,是功德金身外加靠山,与三界不知我存……

    不然,岂不是辜负了自家圣人老爷帮自己遮掩天机之举?

    以后除却长庚道人这个化名之外,李长寿决定搞一个‘玄都小法师’、‘玄都小郎君’的名号,借此躲避因果。

    当然,这些事都要容后去细细谋划。

    现在要做的,就是解决此时的危机——

    【赵公明暴打西方圣人弟子,海神教被牵扯其中,恐被事后清算】

    这件事的难点,主要有三:

    此圣人弟子不能杀;

    对方有可能后续撒气般报复南海神教,且会扯起圣人面皮的大旗;

    赵公明他只是初次接触,不知具体脾性,有可能会越算越乱,还要顾全双方的面皮……

    于是,李长寿针对这些难点,按照自己的原则、坚持、准备、行动纲领,选出了一条最稳妥的解决之道,用不会被察觉的仙识传声,说给了赵公明听……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听闻仙识传声时,赵公明最初有些皱眉;

    但李长寿巧言几句,将赵公明最在意的‘教内众兄弟姐妹之生死’搬了出来,赵公明很快就点头应允。

    到李长寿滔滔大论说完,赵公明甚至觉得,这般处置起来,虽然麻烦,且有那么略微一丢丢的奸诈……

    但如果真的能达到,这海神所说的效果,确实是比直接打杀了要高明许多!

    赵公明心底暗道:

    ‘这个南海海神似乎是人教的同门……

    可惜了,若是能搞回他们截教,那又能赚功德,又能出主意。

    比十天君那几个家伙靠谱多了。’

    ……

    于是,就在这处海神小庙内。

    李长寿的纸道人,朝着地下更深处藏去,并做好了随时‘自扬’的准备。

    他借神念,注视着院中的这两位高手,又与一直在旁边看戏的敖乙,神念交流、叮嘱了几百句。

    半个时辰后,李长寿仙识传声,说了声:“准备妥了,拜托前辈了。”

    就见院中……

    赵公明点点头,大袖一挥,收起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低头凝视着这个驼背道人,咬牙道:

    “起来,与贫道一同去你们灵山!”

    躺在地上的那驼背道人眉头一皱,睁眼瞪着赵公明。

    这道人冷然道:“你还敢跟贫道去灵山!”

    “贫道有何不敢?”

    赵公明骂道,“今日你欺我道门在先,贫道倒要去问问两位师叔,到底是怎么个说法!”

    李长寿心底略微思量,觉得赵大爷的情绪还是差了点意思。

    应该带一点悲愤才是。

    这是第一步——【将此事强行定性为道门与西方的冲突】。

    那驼背老道闻言立刻跳了起来,手中抓着那把拐杖,看似是要砸人……

    赵公明向前踏出半步,目中神光逼人,胡须向前飘舞;

    驼背老道下意识哆嗦了下,向后连退几步,目光满是忌惮。

    此地乾坤依然是被赵公明封禁,这驼背老道刚领教过截教外门大弟子的厉害,知道自己逃是逃不掉的。

    这驼背老道骂道:“今日是你道门中人设计害我!你如何能反咬一口!

    你看贫道此时何等凄惨!我倒要去寻你碧游宫说道说道!”

    “你惨?”

    赵公明冷笑一声,想起刚才那个南海海神传声说的法子,心底倒是来了几分兴致。

    突然间,毫无征兆的,赵公明哇的一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不断剧烈咳嗽……

    同时,赵公明气息萎靡,道韵涣散,原本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仿佛受了重伤一般。

    赵公明咬牙道:

    “明明是我被你灵宝所伤,刚才与你斗法时,被你震伤了道基,没有几万年怕是恢复不得!

    走,跟我去灵山,今天这事咱们没完!”

    那驼背老道眼一瞪,饶是他谋略过人,却是从未遇到这般情形。

    用神像观察的李长寿,心底略微松了口气,这最难的一步,倒是顺利的迈了出去。

    不得不说,赵大爷的临场反应还是相当出色,不愧是在洪荒混到现如今的老油条……

    第二步——【偷换概念,以苦肉计抢占道理的制高点】

    接下来的第三步,分六种情况,对应六条线路。

    赵公明抹了一把嘴边的鲜血,又骂道:“谁还能比海神道友更惨?他的化身,都被你逼的直接陨了!

    身外化身,修炼何其不易,他损了多少道基、多少道行!

    这事,你又该如何清算!”

    驼背老道痛斥一声:“你这是强词夺理!血口喷人!”

    赵公明骂道:“贫道有伤势为证,你才是罪首元凶!跟我去灵山对峙!”

    “你,赵公明!你还要不要面皮!”

    驼背老道大骂着,忽而计上心头,手中拐杖拿起来,对着自己肩膀狠狠砸了一下。

    就听得,方圆百里响起闷雷之声!

    这驼背老道一条胳膊垂了下来,肩膀位置都被砸碎,冷笑一声,道:“你才是罪魁祸首!去碧游宫!”

    赵公明见状,一咬牙,蹬蹬蹬后退数步,忽而仰头狂喷血沫……

    驼背老道心一狠,又是抬手对自己胸口连打数掌,两人似是较上了劲一般。

    忽然间,赵公明身体一震,那些喷出去的鲜血瞬间被蒸干,气息恢复如常,整个人又变得神采奕奕,胡须还是那般洁净。

    他在袖口掏出了一只被层层仙力包裹的留影球,好整以暇地祭起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将留影球打开。

    顿时,在赵公明身前,出现了一道虚影,里面呈现的,正是刚才驼背老道打砸自身的画面……

    那驼背老道瞬间反应了过来,立刻就要动手;

    但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发威,再次将这已经伤上加伤的老道定在了原地!

    这是第四种情况下的第三步——【反泼脏水,抓对方把柄】

    能进行的这么顺利,也出乎李长寿意料。

    赵公明注视着这个驼背老道,淡然道:

    “道友,你为何在贫道面前自残自伤?可是要平白污贫道清白?以此事挑起道门与西方教之争?

    看来,贫道只能拿此物去找一些好友观摩观摩。

    若贫道没记错,道友好像说过,你是西方的三弟子。

    贫道知道,两位师叔拉扯起灵山一脉不容易,但用这种办法讹人宝物,啧,未免太不光彩了些。”

    “你!你!”

    驼背老道气到嘴唇不断颤抖,忽而低头喷出一口鲜血,双目之中满是悲愤。

    “赵公明,人人都说你是真性情、直心肠,今日贫道领教了!

    当真领教了!”

    赵公明负手仰头看着天空,心底却是略微一叹。

    没想到,他也会做这种算计……

    不过,这个南海海神说的对,讲义气是对自己的兄弟姐妹,对道门弟子,不是对这种外教之人。

    些许奸诈,也是为了此事不引起道门与西方争端,从而保护自己的同门。

    随后,赵公明并不说话,静待驼背老道开口。

    此刻驼背老道已是明白了点什么,压下火气,冷然道:“道友,你到底欲行何事?”

    “何事?今日贫道被你欺辱了,还能行何事。”

    赵公明淡然道:“痛快些,道友是想此事大事化小,咱们私了,还是继续往大了闹?”

    那驼背老道气到浑身发抖,想一脚将方圆百里夷平,却又不愿白白损耗自己的功德……

    ——虽然此时被定海神珠镇压,也没办法随意跺脚。

    驼背老道冷然道:“私了如何?往大里闹也又如何?”

    “若道友想私了,今日你我就将此事说清,道友立下一道大道誓言,我将此物立刻捏碎。”

    赵公明晃了晃手中的法宝留影球。

    “若是想闹大,那贫道只得拿着此物,先去给我三个义妹看个热闹,再去金鳌岛、蓬莱岛这些我截教炼气士汇聚之地,给大家开开眼,让他们引以为戒。

    如今这世道,比远古、上古,花样多太多了。

    最后若是不行,就去拜访玉虚宫,逛逛天庭,走一走中神州各处。”

    赵公明话语一顿,心底回响着刚才海神的叮嘱……

    虽然有些不明其意,但此事已顺利发展到了此时,倒是都应了这南海海神的算计。

    ‘若非是为了教内众道友考量,贫道断然不会做这种事。’

    但这般感觉……

    倒也颇为不错。

    于是,赵公明将那句话说了出来:

    “贫道无意去管你们在四海搞的这些营营苟且,贫道其实只是来此地,与南海海神聊个闲天。”

    闻言,那驼背老道目光闪烁,已是有了决断,低声道:“此事,是贫道……理亏了。

    贫道这就立下大道誓言。”

    “且慢,且慢,”赵公明含笑道,“还请稍候片刻。”

    那驼背老道有些不明所以,正要说话,南海之上忽而传来一声低沉的龙吟。

    一名龙首老者驾云而来,在空中做了个道揖,将一只布帛用仙力送到了赵公明手中;

    这龙首老者也不说话,径直驾云离开。

    这,是李长寿自己谋算的第五步——【转移对方注意力,将此人的仇恨值,绑给龙族与截教】

    驼背老道此刻还能不明白吗?

    今日,原来是截教与龙族,针对他,做了一个局!

    龙族果然不甘束手就擒!

    赵公明将那布帛扔了过去,驼背老道将蕴着仙力的布帛打开一看,其上竟有密密麻麻的小字。

    开头便是感念明示咒……

    其内内容,是他今后绝不于截教、龙族、海神教为难,今日之事就当一切毫无发生。

    不然,自身被大道所弃,功德归零,气运不存!

    好狠……

    而且,好细致的誓言内容!

    赵公明晃了晃手中的留影法宝,笑道:“道友还愣着作甚?一个简单的大道誓言,都这般麻烦吗?”

    此刻,这位截教外门大弟子那威严的面容,在那驼背老道眼底,竟是如此歹恶。

    驼背老道一咬牙,这誓言内容只是约束他自身,他今后退出有关算计龙族之事,再不来此地,对旁人绝口不提此事。

    不会干扰到他西方教的大算计……

    其实,就算不立这个大道誓言,这驼背老道也不可能对旁人提起此事。

    他堂堂圣人弟子,不要面皮的吗?

    然而,此刻躲在已经不知多深,估计快到地府幽冥‘天穹’的纸道人之主,却只认这东西。

    李长寿让敖乙按照敖乙当年誓言的格式,又加了六成情形设定,将能考虑的情况完全考虑到,这才凝成了这道誓言,并由南海龙宫的高手迅速送来此地。

    很快,驼背老道盘腿坐下,先读感念明誓咒,才诵读誓言内容;

    这般高手立誓,天道立生感应,一股股天威降临,天道在记录着驼背老道的誓言。

    一旁的赵公明也禁不住眨了眨眼,听着这般誓言内容,用神通瞧了眼那布帛上密密麻麻的字迹,顿时嘴角一阵抽搐。

    这个南海海神……

    自己还是与之为友,不要与之为敌的好。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