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这?”

    那破衣褴褛的驼背老道站在云上,身为圣人门下弟子,如今洪荒时代的高手,一时间竟有些……

    猝不及防、满头雾水。

    爆了?

    不仅爆了,还!

    还在瞬息之间,不给他半句开口的机会,就将浑身上下完全燃尽!

    这是什么路数?

    自己几万年没出来走动,道门炼气士的路子就已经这么野了?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一句西方教惯用开场白:

    ‘道友,你与我西方有缘,咱们自可结个缘法。’

    这不正常吗?这有问题吗?

    为何会这般?

    怎么就直接自爆了化身?

    莫非他们西方在暗中挑拨三教之事已经暴露了?若已暴露了,那必然早已出问题,怎么会……

    “呵。”

    驼背道人还在自我怀疑,突听背后传来一声冷笑。

    他这才发觉,自身已是被一股道韵缠绕,天上地下、十方八面,乾坤被这般道韵所封锁。

    这驼背道人平日里也是颇为睿智,自持修为,此前并未将截教仙赵某某放在眼中,故直接现身阻拦海神的化身,谈点小事。

    可变故突生!

    海神自爆了,灰都飘没了,赵公明似乎因此……怒了。

    这就宛若一场针对他的算计!

    此时,驼背道人心底警兆震颤,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小看了截教外门弟子……

    驼背道人转过身,便见赵公明已是在十数里之外。

    此时赵公明浑身上下环绕着二十四只浅蓝色宝珠,手中握紧一把金色木鞭,那本就有些魁梧的身形,散发着一股惊人的气息!

    那二十四颗宝珠,直接定住了驼背道人周遭的乾坤,赵公明要动手的意思,已是十分明显!

    驼背道人心底更是狐疑,手中多了一只白色莲花,身形却在缓缓后退,暗中寻求破解乾坤封禁之法。

    驼背道人疑声问道:“道友,何故如此?”

    “何故如此?”

    那赵公明面色无比阴沉,茂密的胡子不断轻颤。

    赵公明冷声道:

    “道友当着贫道的面,如此逼我道门中人,可将我赵公明放在眼底?

    呵,我赵公明的面皮微薄,你不给我赵公明面皮也就罢了。

    但你如此相逼,便是落我道门面皮!

    落我道门面皮,便是落我截教、落我老师,落我两位师伯的面皮!

    你说何故如此!

    你个不当人子!”

    驼背道人眉头一皱,这道门怎么都疯魔了不成?

    这还讲不讲道理了?

    “道友,你……”

    赵公明喝道:

    “闲话少说!看打!”

    赵公明又大喝一声,手中金色木鞭光芒大作,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直接隐于身周,身形化作一束虹光,转眼掠过乾坤、冲破壁障,出现在了驼背道人面前!

    驼背道人心底大惊!

    他只知赵公明平日里整天逛荡,是截教外门大弟子,却不知赵公明竟有这种神通法宝,神通竟如此厉害!

    当下,驼背道人身周宝光闪烁!

    一朵莲花在他脚下绽放,层层花瓣将这驼背道人身形包裹了起来。

    但下一瞬,金光闪烁,金鞭悍然砸落,那莲花几乎被金鞭直接扯破!

    还好此地乾坤,已被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定住,否则,不知道会有多少生灵会被波及……

    在这山野上空,赵公明挥着金鞭猛捣莲花,口中骂骂咧咧,喊着截教粗话;

    不多时,赵公明就将莲花扯碎,一把拽住那驼背道人,劈头盖脸一阵猛打。

    怎一个威猛了得!

    ……

    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

    当赵公明暴打那驼背老道时……

    小琼峰,地下密室中,李长寿扶着快要裂开的额头,发出几声痛哼。

    刚才纸道人爆的太迅速,他自己都没来得及完全撤回心神。

    就如上辈子小时过年玩的鞭炮,还没来得及扔出去,在手里就炸了;纸道人自爆,撕扯的是心神……

    不过,李长寿此前早有针对这种情况的考虑。

    此时只是疼痛而已,元神并未遭受损伤。

    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李长寿坐在圈椅中,用另一具纸道人,远远观察着两位大佬在空中大战。

    也说不上大战,实际上是一边痛打,一边被打……

    李长寿完全开心不起来,这也没什么值得开心的,自己机智的逃过一劫罢了。

    心底不断反思,反思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心态出现的微妙变化。

    一个月的时间内,他竟犯了两个大错。

    此前,小师祖回山时,李长寿自觉准备充足,竟忽略了最基本的师祖性别问题;

    这个好在没出什么大乱,李长寿也后续也做了总结。

    但今天,赵公明要走的时候,他明明已经推算出,自己已经被西方教高手盯上,却还是直接大摇大摆追了出去!

    如果不是有一点点后手在,那他说不定已经被西方教给度了!

    李长寿浑身惊起一身冷汗,闭目长叹、苦笑不已。

    自己这几日竟会如此大意,失了安身立命最重要的稳妥二字!

    自省,必须自省;

    这驼背老道突然出现,就如当头棒喝。

    李长寿自查,自从大法师成为自身靠山之后,自己的忧虑少了许多,相对而言,思虑也就少了很多。

    待此事了结之后,自己就把《稳字经》继续完善,并……

    男人,也要对自己狠一点!

    默背三千遍!

    迅速调整好心态,李长寿心神渐渐归于宁静,思索着后续该如何处置才可自保无恙。

    他反思自身心态的短短片刻,赵公明已是将那驼背老道……打到吐血;

    赵公明并未下杀手,只是抓着木鞭一阵猛抽;

    那老道护体仙光飘摇不定,护身灵宝都已经损了两件。

    等这驼背老道没了招架之力,赵公明将周遭乾坤的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招来,把驼背老道直接定住。

    这二十四颗定海神珠非同小可,乃通天教主赐下的先天灵宝,为开天辟地时破碎的混沌珠部分所化,覆四海之力,可自成乾坤。

    此时二十四颗定海神珠镇压这驼背老道,让已是无比狼狈的老道,完全动弹不得。

    瞧这驼背老道,鼻青脸肿、额头被打的出血,浑身上下满是伤痕,破衣褴褛更是破洞百出,满是血污……

    李长寿暗中各种皱眉,先是想清楚此事对自己的影响,又立刻思索,如何将这锅完美甩开……

    这个驼背老道,也不是他惹得起的。

    与此同时,李长寿心底也有了少许猜测。

    莫非赵公明真的……

    是个憨批?

    自己此前与赵公明对话时,真想多了?

    不,李长寿依然觉得,这位截教大弟子,绝非没有城府之人!

    这点,从赵公明出手前,将因果引到道门三圣面皮上,就可见一斑。

    当然也可能,赵公明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若真如此,这位大佬的集体荣誉感、道门认可感,简直太强了些。

    嗯?

    ‘封神大劫中,似乎赵公明一直念着【三教都是一家的,大家都是师兄弟】,没对被自己击败的阐教十二金仙下狠手。

    但这位赵大爷的下场,却十分凄惨;

    最后是被阐教一方,那个神神秘秘的陆压道人怂恿姜子牙,用钉头七箭书咒死,上了封神榜……’

    这一瞬,李长寿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有琴玄雅!

    这世上有种人,是李长寿预料不准对方行为的,那就是凡事都往好处想之人……

    而赵公明很可能,就是这一类‘超纲’的存在。

    其实说一千道一万,对这般洪荒一流的高手,李长寿自然怀揣着敬畏之心,并不会去图谋算计什么。

    且自己是人教弟子,也不必非要与赵公明结下善缘。

    稍后,自己稍微补救一番,给对方一本海神教的教义作为参照,以‘顺应天道’、‘庇护凡人’为理由,重新解释海神教为何能发展这么快,便可断了这份因果。

    但让李长寿意想不到的是……

    赵公明接下来的举动,不仅出乎李长寿意料,让李长寿完全无法理解,更是把李长寿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位截教外门弟子,打了人还不肯罢休,又将驼背老道用定海神珠镇压,不断喝骂推搡,朝海神庙而来。

    李长寿:……

    这赵大爷,也有、有毒吗难道?

    这因果,他一个小小的海神能沾吗?!

    驼背老道可是圣人弟子!

    您出手打一顿,对方自然只能吃哑巴亏,说一句神通不如;

    但西方教若是事后算账,将这火气撒到他海神身上,那他一个小小的人教偏远道承小弟子,该如何应对?

    就算自己可以请大法师出马,又该如何跟大法师交代此事?

    李长寿有些哭笑不得,连忙思索对策;

    同时,另一具纸道人也施展土遁,匆忙赶向那处海神小庙;

    只见……

    赵公明飘回小庙上空,从空中落下,将那驼背老道扔到了海神庙院中,还煞有其事地道一句:

    “去,给海神赔礼。”

    李长寿双腿一软,本体差点就缩到密室的书桌底下去。

    那驼背老道此刻被定海神珠镇压,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目光之中满是悲愤。

    这还讲不讲理了?

    这道门三教,还讲不讲理了!

    他们西方教平日里已经够不讲道理了,但跟眼前这个截教大弟子还有这个海神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驼背老道干脆闭目不言,气的元神轻颤。

    赵公明冷笑道:“怎么,还敢装死?你逼死了海神的一道化身,侮辱我道门,岂能如此善罢甘休!”

    正此时,赵公明听闻一缕传声入耳……

    “前辈,前辈,莫要再说下去了,此事已快无法收场了!”

    “哦?”

    赵公明目光看向了地下某处,看的正是纸道人藏身之地,淡然道:

    “莫怕,咱们占理!”

    李长寿禁不住一手扶额,却立刻振作精神,根据赵公明性格对症下药,心底已有了一套方案,两套备用方案。

    要解决此事,必须先说服赵公明,再让赵公明搞定这个驼背老道。

    至于他自己,绝对不能现身!

    李长寿不敢多等,立刻用化身传声:

    “前辈,虽说咱们占理,但您也知道,这人背后的两位老爷,可不……

    前辈您在截教威望太高,截教又多您这般义薄云天、肝胆相照的前辈高人,您若是被西方针对,截教岂能善罢甘休?

    此事若是闹大,说不得会引发西方与截教之争!

    到那时,肯定会有死伤,您如何忍心见自家道友受损?

    前辈,您可不是晚辈这般无足轻重之人,您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洪荒大运的走势。”

    赵公明闻言顿时眉头紧皱,捏着胡须倒吸一口凉气,直接对李长寿纸道人传声:

    “这话听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但这人逼你毁了化身……”

    “晚辈乃人教炼气士,与前辈您算是一家,辈分比前辈低了不少。”

    李长寿传声叹道,“晚辈之所以不愿真面目示人,是因我们人教奉行清静无为,我出来收敛香火功德,会让我家大法师不喜。

    我家大法师虽不问世事,但对道门三教一家亲之事,看的颇重,近年来苦于阐、截两家摩擦不断,心底颇为忧患。

    所以,这西方教之人找我,我会立刻毁掉化身,不愿与他们有半点牵扯。”

    赵公明面露恍然,随后便是低头沉思,沉吟道:“要不,干脆灭了此道,一了百了。”

    “这如何瞒得过圣人老爷?”

    “那该如何是好?”

    李长寿道:“晚辈斗胆,有几个小对策献上,前辈您若信得过我,您就斟酌着用。”

    “嗨,你这不就见外了!”

    赵公明摆摆手,对李长寿的纸道人传声道:“道门一家亲,我不信你,还能信这家伙不成?

    有何对策,说来听听。”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