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很遗憾。

    这个结果,总体来说,十分遗憾。

    李长寿都已做好了九成七的准备,要在今日将阐教与西方教掀起对立,但西方教圣人始终不现身,他也无法将矛盾彻底激化。

    阐教大师兄赶来,自然也没了后续。

    不过就此开始,杨戬与阐教应当不会再离着太近,受阐教影响也不会太大。

    这已是达到了李长寿此前的期望。

    东木公宣旨完,杨戬看了眼灵山,冷哼一声,驾云朝西天门飞去。

    众阐教仙各自离去,广成子临走时与李长寿对视一眼;

    前者目光颇为复杂,李长寿的目光尽是坦然。

    广成子并未多说什么,与李长寿互做道揖,带着袖子中的太乙真人,转身离去。

    李长寿眨眨眼,总感觉刚才太乙真人的话还缺了一点精髓,前面铺垫了一阵,没点出重点……

    倒也是挺好奇的。

    阐教面对截教必然是弱势方,这还是人教与天庭保持绝对中立的前提下。

    他们不未雨绸缪,在西方教留下一点后路,大劫真正降临时,确实会陷入绝对被动。

    大劫就是这般大劫,要死足够的高手,要有两教弟子去填天庭正神空缺。

    对此,李长寿客观上理解,主观上不认可,情感上不表态。

    他只能尽量保持中立,才可做好主劫之职。

    道祖那日留他开小灶,实际点明的意思,就是让他李长寿跳出人、阐、截三教,站在更广阔的道门、天地、生灵、大劫这个层次。

    嗯……

    怎么感觉,道祖对自己,有点自己对杨戬的味道。

    错觉吧。

    应该是错觉。

    李长寿心底叹了口气,在阐教仙人尚未消失在视界边缘时,对着灵山做了个道揖,转身跳到金鹏背上,追向了众天兵天将。

    杨戬并未进天庭。

    他飞到西天门前,就在西天门前盘腿打坐,恢复道躯损耗、吸纳第二滴祖巫精血之力,感悟天眼之威。

    见此状,东木公犹豫一阵,还是驾云向前。

    木公本想向前对杨戬提一句,他该去凌霄殿中谢恩,也该去通明殿中报个名号。

    但他还未开口,就听到了李长寿传声,言说杨戬之事算是特例。

    今日杨戬砸了灵山、扬了名声,最后又接下了天庭封赏,本身就已为天庭增了不少威望,算是立下功劳。

    东木公略作思索,对着杨戬拱拱手,笑道:

    “清源妙道真君,可否与我言说一二。

    我为天庭木公,云华仙子当年入天庭诸多事,皆是经我之手操办。”

    杨戬睁开双眼,起身对东木公拱拱手,目中带着几分疑问。

    “木公有何指教?”

    东木公温声道:“你今日名扬洪荒,今后前途不可限量,当真是为你娘亲争了一口气。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但凡有为难之处,还请务必对贫道言明……”

    言说中,东木公传声道:“你莫怪长庚这般安排你,实际上长庚为你之事东奔西走,百年不安。

    长庚就是这性子,万事求稳,能不出现变数就要全力避免变数,这才把你修行路一手包办。

    但他真没图谋你什么,也没利用你做什么……当然,他确实在这件事上,想用你的怒火,去给阐教和西方教增加一些缝隙。

    这也不能怪长庚,西方教确实做事不地道,当年还意图渗入天庭,借你母亲算计玉帝陛下。”

    杨戬不由抿嘴皱眉,看着眼前这有点唠叨的木公,又拱拱手,问:

    “可否请木公帮我问候母亲一声?”

    “你不如进去一趟,与你母亲谈一谈。”

    东木公看向远处飞来的数道身影,温声道:“我知你心底有火气,此时能如此平静,也足可证明你道心坚韧。

    唉,换做是老夫,若是被夹在大势之间,从出生开始就被算计、安排,道心早就崩溃了。”

    杨戬:……

    “晚辈还是在此地等候。”

    木公道:“其实没必要跟天庭闹得太僵,以后大家同殿未臣,还望多多关照。”

    言说中,木公在袖中拿出一只宝囊。

    杨戬连忙推辞,但木公一句:

    “你今日若是能接走你娘亲,莫非要你娘去住草屋?

    她可是天庭公主,玉帝陛下的妹妹,身份何等显贵。

    这只是给云华的,并非是给你的,老夫当年也算看着云华仙子长大……

    唉,不多提了,我去禀告陛下,就说你心底有愧、不愿入天门,陛下也就顺势放了你母亲。

    切记,眼下不是耍性子的时候,你刚刚那句听调不听宣,已是犯了大忌,长庚当真要有的头疼了。”

    言罢,木公摆摆手,将宝囊塞到了杨戬手中,转身朝西天门而去。

    看着母亲长大?

    母亲原本不是在凡尘中吗?

    杨戬朝宝囊中看了眼,不禁皱眉。

    天庭……好富裕……

    正此时,侧旁传来几声大笑,却是被广成子放出的太乙,与玉鼎真人驾云而来,玉鼎身后还有那满是激动的杨婵。

    “哥!”

    杨婵轻唤一声,急急向前,杨戬那一直紧绷的面容,露出了稍显虚弱的微笑。

    暂不提这对兄妹团聚,且说太乙真人、玉鼎真人主动寻去了李长寿面前,玉鼎真人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李长寿还了半礼。

    玉鼎道:“辛苦了。”

    李长寿笑了笑,示意金鹏带着化身入内,本体自袖中飞出,将头顶的玄黄塔收回元神处。

    至于,为什么一直顶着玄黄塔……

    上辈子骑车都要带安全帽,这辈子乘鸟总归也要有点安全措施嘛。

    太乙真人叹道:“大师兄还是不想跟西方教翻脸,唉。”

    “算不错了,”李长寿传声道,“今日杨戬也打杀了一名西方教弟子,砸了西方教的山门,算是报了一半的仇。

    稍后再暗中造势,落一落西方教威望,如此就可让西方教名声彻底崩掉。”

    顺便,还能让阐教与西方教联手时,多一点‘脸面’上的顾忌。

    ——这话自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

    玉鼎真人问:“云华仙子可能与他们兄妹团圆了?”

    “师兄莫急,我化身已去安排。”

    李长寿笑道:“不过这也要看云华仙子的意思。

    其实我觉得,云华仙子解了自身罪责,在天庭中安稳修行,能多捞些功德、年年蟠桃吃着,反倒是好过与儿女生活在一起。

    孩子大了,总归是会有自己的想法。

    不过他们一家屡遭曲折,定也是要相聚一段时日……对了,太乙师兄,你此前还想说什么?”

    “啊,其实当时并没有太多思路,今天的嘴也没什么即将涌出某些话语的冲动。”

    太乙真人双手习惯性地揣在袖中,嘴角撇了撇,意犹未尽。

    “贫道本来是想说,师祖曾言西方必将大兴,怕是当时师祖的话,大家都没听清,师祖说的应该是必将大兴土木。

    就只能这般了,唉,始终难以做到此前妙句偶得的状态。”

    李长寿:……

    在袖中默默地掏出了一只特殊的法宝,递给了玉鼎真人,叮嘱道:“这个该用还是要用上。”

    玉鼎真人将此宝接过,发现竟是一颗湛蓝色的宝珠,连接着两条细长的长带,其上流转着五行之力,似是一件封禁类的法宝。

    玉鼎真人惊道:“这是老君炼制之宝?”

    “不错,”李长寿面色凝重地点点头,“能否避免三教因为某些不必要的小事开战,就全仰仗师兄了。”

    “善,”玉鼎真人面露凝重之色,“为兄尽力。”

    太乙真人在旁眨眨眼,总感觉……

    他被针对了。

    ……

    与玉鼎真人和太乙闲聊几句,化身也与木公一同进了凌霄宝殿。

    李长寿一心二用,本体顶着老神仙皮的模样,到了杨戬面前。

    杨戬面露警惕,下意识将杨婵护在身后,但好在没直接握住三尖两刃枪。

    李长寿将飘在杨戬身后的宝旗收回,放入袖中,笑道:“真君可有空闲,与我一同去地府六道轮回地走一遭?”

    杨戬略微皱眉,目中略有些抗拒。

    李长寿一句:“去看看你们父亲。”

    杨戬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带着杨婵就要前行。

    李长寿道:“让玉鼎师兄将杨婵送入天庭,先与云华仙子团聚吧,玉帝陛下已在拟旨赦免你母亲之过。

    六道轮回盘乃是天道宝器,与洪荒隔绝,非常人可入。”

    杨戬犹豫一二,扭头看向杨婵,杨婵顿时双眼泛红。

    她刚想开口说话,侧旁飞来一束流光,一根手指精准地点在了杨婵脖颈,熟练地用仙力托起了杨婵。

    那手指之后,显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容,正是灵珠子。

    “交给我,你放心!”

    杨戬不由露出几分苦笑,低声道:“灵珠师兄,你全都知?”

    “这个……”

    灵珠子不免有些尴尬,求救般的看向李长寿,后者轻笑两声,道一句:

    “走吧,早去早回,莫要让你母亲久等。”

    杨戬低头一叹,先去找师父和师伯行礼,也没多叙话,就匆匆回返李长寿身侧。

    李长寿在侧旁凝成一朵白云,盘坐在角落,杨戬盘腿坐了上去,神情终究落寞。

    玉鼎真人与太乙真人的注视中,李长寿与杨戬隔着半丈间隔,驾云朝东海而去。

    虽从天地四面都可进入幽冥界,但东海无疑是最安稳,遭遇伏击概率最低之地。

    李长寿此时用本体驾云自是风驰电掣,又有仙力笼罩在两人身周,不闻风声、不觉颠簸。

    沉默了半路,一直到东海之上。

    “是不是感觉很无力?”

    李长寿缓声问。

    杨戬一怔,扭头看向侧旁,但鼻尖发出了一声代表肯定的“嗯”。

    李长寿笑了笑,抬手在脸上滑过,恢复成了青年道者的模样,白发在飘舞中渐渐染黑,又被一条发带自行束缚。

    “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多见谅,”李长寿道,“但天庭真的太需要一个能与大能争锋的后起之秀。

    这代表了天庭的希望,也代表了这天地的希望。

    由你自身经历出发,你觉得,天地秩序与生灵所追求的自由之间,该如何调和?”

    杨戬微微皱眉,问:“天庭仙神都喜欢这般聊天,一言不合就考教旁人吗?”

    “并不,”李长寿叹道,“只是我想多了解你心底想法罢了。

    罢了,作为一点赔礼,给你些隐藏福利。”

    说话间,李长寿袖中飞出一颗颗留影球,漂浮在杨戬面前。

    杨戬仔细看了一阵,很快就被其内内容吸引,开始逐一查看。

    那是某天帝下凡历劫时,与命中摆脱不了的青梅竹马,以及凡人准妹夫的书院日常。

    少年嬉笑怒骂,不知忧愁滋味。

    李长寿缓声道:“陛下坐在那个位置上,就必须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冲动、不能过于表达,甚至要时刻表现的神性更多一些。

    三界太大,天庭想要在三界建立起守护弱者的秩序,需要一个不会感情用事的天帝。”

    杨戬应了声,沉浸在那些画面中,久久不能回神。

    李长寿笑了笑,也没多说,带着杨戬一路疾飞,过幽冥、入酆都,顺利抵达六道轮回盘之内。

    李长寿带着杨戬向前,对大德后土见礼;

    大德后土引来已修补完全的杨天佑之魂魄,便与李长寿一同消失不见。

    暂不提杨戬与杨天佑父子之间再次相见的情形,大抵也只是相顾无言泪千行,一个跪下行礼,一个泪流满面。

    且说李长寿被后土娘娘带走,其实就在数百丈之外,隐藏起了行踪。

    “杨戬倒是颇为适合八九玄功,不过这么短的岁月,就已到了这般层次,”大德后土柔声道了句。

    李长寿在旁含笑点头,言道:“他毕竟是大劫之子。”

    “那你呢?”

    后土娘娘眨眨眼,温柔中带了几分俏,“你都已将我所创功法直接修行圆满,这才过多久,也是让人颇感脸上无光呢。”

    李长寿顿时尴尬的一笑,忙道:“全凭娘娘赐下的祖巫精血。”

    后土笑而不语,轻飘飘揭过话题。

    “紫霄宫中,老师可与你说了大劫之事?”

    “嗯,”李长寿点点头,“倒也是有些棘手。”

    后土思索一二,似有些犹豫,但终究还是问了出来:“老师可说了盘古神残存意志之事?”

    李长寿皱眉道:“娘娘也知此事?”

    “我离着天道颇近,自是能感应天道变化。”

    “那娘娘的意思是……”

    后土美丽的面容上满是无奈,低声喃喃道:“若是为天地生灵计必须抹除父神残存的意志,也只能这般了。”

    李长寿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后土娘娘请求自己护下那道意志化身。

    后土娘娘问:“七情她们近来如何?”

    “游戏人间,自是安然无恙,”李长寿笑道,“娘娘不必挂念,七情化身一直在商部落范围内活动。

    待她们玩的腻烦了,我便带她们去天庭修行。”

    “有劳你了。”

    “能为娘娘做些事,也是晚辈的福分了。”

    后土摇头轻笑,注视着那边杨戬与杨天佑的身影,似乎陷入了思索。

    让李长寿颇感意外的是,杨戬并未多干涉杨天佑轮回之事,且并未问询杨天佑转世身之事。

    杨天佑终究已经逝去。

    在六道轮回盘中,送别父亲魂魄,杨戬久跪不起,也不知是否流下了男儿泪。

    李长寿自是不会亏待杨天佑,让阎君好生安排了他下辈子的福源福运。

    而下辈子是做凡人,还是修行,也由杨天佑自行决断。

    让李长寿感觉这家人有点奇怪的是,杨天佑又主动对阎君提出,隐藏他转世的一切消息,与云华、杨戬、杨婵斩断了关联。

    李长寿:……

    这家人,就很奇怪。

    六道轮回盘内,李长寿站在侧旁等了半日,杨戬方才默默起身,低声道:

    “师叔……多谢。”

    李长寿笑了笑,虽然更想听到的称呼是‘星君’这般。

    “起来走走吧,你我心平气和谈一谈,”李长寿温声道,“其实我也很反感,总有人喊着这是为你好,擅自安排你我命途。

    也知,你对我的意见怕是万年也不会消除。

    不过这些都没什么,今天我与你好好聊聊天庭之事。”

    杨戬皱眉道:“天庭之事,具体与我何干?”

    “你以后就知道了,”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了一只被重重禁制包裹的锦囊,笑道,“可否替我保管此物?”

    杨戬面露凝重之色,注视了宝囊一阵,将宝囊接了过来。

    李长寿道:“莫要轻易示人,便是你母亲、师父、妹妹,都不可让他们知晓,也不要随便打开。

    此物关系重大,里面也没什么宝物,只是我的一些话,一些计策。

    假如有一日,我离开了这天地间,而天地、天庭遇到了难以化解的危难,或是你觉得,自己再次陷入此前被我一路掌控的绝望心境,其上的封禁会自行消散。

    那时,你可打开看一眼,里面有我留给你的锦囊妙计。”

    杨戬问:“为何要给我?”

    李长寿笑了笑,这笑容很轻淡,却印入杨戬道心了。

    “因为我信你,因为你是杨戬。”

    杨戬默默握住那宝囊,将其贴身存放,对李长寿郑重点点头。

    “走吧,聊点其他的,”李长寿温声道了句,对杨戬做了个请的手势。

    杨戬看了眼李长寿的侧脸,目中少了些许敌对,多了几分敬佩;

    两人在这与三界隔绝之地畅聊时,李长寿那些关于秩序、关于生灵,关于强弱、关于均衡的道理,让杨戬眼中的钦佩越发明显。

    ‘或许,该重新认识下这位天庭权臣。’

    杨戬如此想着,与李长寿的间隙,不知不觉就被埋在了心底,暂时忽略。

    正所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太白星君的忽悠,确实……防不胜防。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