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金鹏背上,化身袖中。

    隐藏着身形的李长寿本体,默默摸了下自己额头,又瞧了眼那杀气腾腾的杨戬,也是暗中轻叹。

    自己好像因为当时稳了一手,不想破坏先天道躯,错过了点好东西。

    倒也不能如此想。

    其一,天道不太可能让自己得到窥破一切的神眼,天眼与天眼也是不同的,跟圣人一样,有强弱之分。

    若是他的均衡大道,再配合上杨戬这般能看到天道本质的天眼……

    恐怕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场毁灭天罚,道祖老爷直接现身,笑呵呵地说一句‘看走了眼、看走了眼,此子竟是域外天魔’!

    其二,在这片洪荒天地中,生灵所得到的好处,都已被天道暗中标注好价格,得了此天眼,已是跟天道建立起了直接联系。

    今后,杨戬注定是要为天道卖命打工,成为天庭中的后代战神了……

    嗯,能否扭转‘天庭文臣’的外在形象,就看今天杨戬能把灵山砸成什么样了!

    李长寿摒除杂念、全心应对,观察着灵山上众老道的一举一动,金鹏已悬停在高空之中,飞临灵山正前。

    今日,他来做杨戬的靠山。

    准确来说,是他此时代表的天庭,来做杨戬的靠山。

    李长寿为何非要用纸道人前来?

    其实也是存了一点自保的心思,给对方一种【他这不过是纸人,打了也没用】的错觉。

    杨戬初开天眼,闭着‘原生’双眼提枪向前。

    众西方教高手眉头紧皱,此刻倒也被杨戬的天眼多少给唬住了……

    但在场的老道,大多都有与杨戬一战的实力,杨戬虽开辟了天眼,但祖巫帝江的精血尚未完全吸纳,战力虽强,距离大罗金仙还远。

    在场的这些老道,哪怕没有地藏、弥勒、虚菩提这般核心弟子,也没有文净等暗部高手,能胜过杨戬者也大有人在。

    此刻,他们忌惮的,不过是杨戬背后那只金鹏,以及那只金鹏上坐着的老者。

    太白星君。

    “星君大人这是何意?”

    一名老道似有些忍耐不住,一步后退,躲在人群之中,斜指李长寿喝骂:

    “太白星君莫非觉得我西方教弟子就没什么脾性?

    你三番两次前来灵山羞辱,我等念在你是主劫之人百般退让,而今你竟护着玉帝外甥前来打砸烧抢,意图诋毁我灵山清誉!

    哼!

    简直……过分!”

    李长寿默然不语,只是低头注视着步步紧逼的杨戬。

    众老道各自对视几眼,立刻有人向前半步,掌中凝聚万道金光,对杨戬打出一掌。

    袖袍飘舞间,杨戬身形顿时被阻。

    “来者止步,”那出手的老道冷然道,“莫要自持身份复杂,就敢在此地撒野!

    你说让我等还你父兄性命,你父兄是何人?”

    杨戬紧紧抿着嘴唇,慢慢举起手中长枪,面前的金色光壁开始不断闪烁,出现一缕缕细微裂痕。

    “家父杨天佑,家母云华,兄长杨蛟!”

    “云华仙子之事与我灵山何干?”

    杨戬一步向前,面前金光‘乒’的炸碎。

    但他来不及前冲发起攻势,数道金光突然自左右飞射而来,化作一条条绳索缠在杨戬身上,将他暂时束缚在原地。

    杨戬虽想闪躲,但动作始终迟了半瞬。

    李长寿见状心底暗叹……

    杨戬开过天眼后帅气归帅气,但实力还是比不得大教二代;想要达到能干掉眼前这些西方教老道的实力,杨戬还需要静心修行,将八九玄功再推进一个大层次,修行更多战技弥补主修肉身的缺憾。

    不然,只能当个防御过高的人形沙包。

    远远的,见杨戬被束缚,东木公立刻传声招呼几名将领,率十万天兵天将朝灵山赶来,离着已不算太远,也已引起了各方关注。

    此时,那些灵山老道制住了杨戬,也不敢胡乱伤了杨戬,一时间不上不下,无比憋闷。

    天庭天庭惹不起,阐教阐教不敢惹;

    太白星君算不过,核心弟子不挪窝。

    杨戬却是毫无顾忌,已是没想着活着出去。

    他在不断挣扎,于挣扎中体会着自己刚得的力量,身周各处有七彩霞光涌动,那些仙绳竟已开始松动。

    不过,灵山众老道依然没有将杨戬看在眼中。

    有老道面露不解,骂道:“这云华仙子本是被天庭捉回去,杨天佑死在天庭之手,我们灵山做了何事?”

    有名中年女道者在角落站了出来,看着空中李长寿,满目悲愤:

    “是,我灵山此前行事是有诸多不妥之处,被李长庚你百般针对,背负了诸多骂名!

    但总不能把所有无头冤案都归到我们西方教身上!

    太白星君欲要借我等身魂去填那大劫劫运,此事三界皆知,但最起码,你也该用些高明的计策,这般手段当真太过肮脏!

    我西方教行事,可有太白星君你一半黑心。”

    李长寿缓声道:“贫道可曾滥杀无辜?又可曾为促成某事不择手段?

    又或是,贫道用过什么不光明的手段?”

    那中年女仙哑口无言,又冷哼了声:“这些谁人可知,又谁人可晓?”

    “天道。”

    李长寿淡淡道了句,那女仙眉头轻皱。

    一名面容枯瘦的老道忍耐不住,立刻向前冲出数步,指着李长寿喝骂:

    “好你个水神太白李长庚!

    今日贫道就在此立下天道誓言,杨戬父兄之死,若与我西方教若有直接关联,就请天道降下天罚!贫道愿领罪责!”

    咔嚓!

    这老道话音刚落,方圆万里的天地突然变暗,一道紫红色的雷霆自高空而来,瞬间将这老道身形吞没!

    不由分说,不容闪躲!

    道道电弧对着四面八方乱溅,将灵山众老道撞得连连倒退。

    天罚!

    紫霄神雷!

    待天罚消失不见,那名被劈的老道倒地不起,气若游丝,伤势不轻不重,正当他想爬起来时,侧旁突然寒光闪过……

    李长寿眉角跳动,灵山众老道齐齐震惊,目中满是不敢置信。

    三件两刃出鞘,一颗满是焦黑的头颅抛飞而起,在空中犹自瞪着眼。

    不知何时挣开束缚的杨戬迈前半步,额头天眼睁开,其内飞射出紫金色光束,将那颗头颅内躲藏的元神轻松洞穿、轰碎……

    灵山,这个瞬息鸦雀无声。

    杀、杀了?

    在圣人道场,打杀了圣人弟子?

    这!

    这还有没有圣人,这还有没有圣法!

    “杨戬!你该死!”

    一名老道大声怒喝,数名老道带着怒色,朝杨戬飞扑而来。

    李长寿叹了口气,动作不紧不慢,先是对着杨戬远远点出一指,玄黄塔的虚影出现在杨戬头顶,撒落少许玄黄气息。

    又有一杆幡旗在李长寿袖中消失,破开乾坤,出现在杨戬背后,其上火焰一卷,让那些飞来的宝物、神通,尽数消散于无形!

    人教先天极品灵宝,离地焰光旗!

    杨戬身影被旗子发出的火光护住,八九玄功施展开来,如下山猛虎,对那群老道猛扑而去。

    这般画面,让不少注视此地的大能,都是看的目放异彩。

    在灵山之上,骂几句也就算了,直接打杀圣人弟子……

    金鹏背上,李长寿感受着金鹏那颗跃跃欲试之心,暗中摇头。

    闹吧,打吧。

    大不了就是提前忽悠阐教与西方教开战,道门也能扫除诸多隐患。

    再看杨戬,此刻得了宝旗守护,那是如鱼得水、威猛无匹,对着那群修为境界都不低的老道重追猛打;

    仗着手中三尖两刃枪锋锐,将这些老道追得满山乱跑。

    众老道试图用阵法阻拦杨戬,却发现那宝旗万邪不侵、万法不破;

    他们又试图联手以大法力镇压杨戬,但杨戬身形急速闪烁,一股阴阳二气环绕他身周,让他速度暴增,快如幻影,众老道一时竟无从应对。

    杨戬手中长枪挥砸猛砍,目中凶光尽显,要再杀一人,为自己父亲和长兄血债血偿!

    “何人一战!”

    杨戬大声怒吼,那群老道却是个个息声。

    有本事把离地焰光旗摘了再战!

    而那些,有实力去镇压这把宝旗的人影,却只是躲在暗中,一个个皱眉看着这一幕,等待着他们听到圣人传声的那一刻。

    ——宝旗只是自行发威,并无杨戬催动,本身存在许多弱点。

    这般情形,圣人当真不好直接下场;

    而他们只要露面,就会被太白金星惦记上。

    刚被斩的那老道,用自己的性命证明了两件事……

    其一,天道誓言不能随便立,这玩意能要命!

    其二,杨家惨剧,还真就是他们西方教做的,刚才那名老道明显是没得到消息,过于自信。

    必须承认,这老道刚刚有赌的成分。

    然后赌输了、命没了,还有可能成为大教之战的导火索。

    正所谓,跑得了老道跑不了庙。

    杨戬顶着宝旗一阵乱冲,虽只是将几名老道打成轻伤,却将各处殿宇、灵池建筑,砸的轰然倒塌、各处坑坑洼洼。

    ——灵山是两位圣人的道场,平日里护山大阵都不开,更何况是各处建筑的防护阵法。

    对此,李长寿只能感谢刚才那送命的老道舍命背刺,给了杨戬理直气壮砸山的理由。

    这情形……

    比李长寿当初来砸山门,看着痛快多了。

    天边道道流光飞来,这次来的,却是与李长寿相对不算太熟的道门人物。

    最先抵达此处的流光,直接出现在灵山山门之外,皱眉看向其内那鸡飞狗跳的情形;

    他中年面容,一身规整的灰色道袍,正是阐教十二金仙仙首广成子!

    广成子刚抵达此地,赤精子、黄龙真人、太乙真人接连现身,还有其他几位阐教十二金仙在路上匆匆赶来,云中子等福德金仙稍后就到。

    黄龙真人一看杨戬的身影,先是激动莫名。

    他们阐教三代弟子,出息了!

    但随之,黄龙真人看到了那枪、那旗,默默的留下了两行眼泪。

    不过如此,也就那样。

    李长寿下了金鹏,身形驾云而落,那金鹏化作人形,手持小戮神枪在旁亦步亦趋地跟随,时刻准备为老师挡箭。

    “各位师兄,长庚有礼。”

    “长庚,这是发生了何事?”

    广成子皱眉问着,目中带着几分急迫,“杨戬师侄为何会在灵山发狂?”

    发狂……

    李长寿心底一叹,自是明白了,阐教并不想将事情闹大。

    是为了少些事端也好,还是为了不跟西方教彻底闹掰也罢,广成子他们来此地都是为了阻止杨戬,而非为杨戬助威。

    这个倒也在李长寿考虑之内。

    李长寿正色道:“杨戬为报血仇而来,西方教刚刚已算是认下了此事,还死了一名金仙九品的高手。”

    广成子传声道:“可有办法让杨戬停下?若是稍后惊动了圣人,杨戬师侄岂不危矣。”

    “师兄莫急,我估摸着,西方教圣人师叔马上就坐不住了。”

    “这?”

    广成子还要言说,灵山之上忽地金光大作,一股无形之力砸在杨戬身上,将杨戬与那离地焰光旗远远砸飞。

    就算有离地焰光旗守护,有玄黄塔部分威能护身,杨戬在倒飞时依然没忍住吐了口鲜血,落地后滚落数十丈,刚好被打到了广成子面前。

    山中传来一声轻叹:

    “看在元始师兄的面子上,贫道今日不与这般稚子计较。”

    第六圣,准提!

    广成子正要向前……

    “出来!”

    那杨戬趴在地上大喊一声,却已直接爬了起来,单膝跪地、擦了下口鲜血,托着长枪、额头竖眼酝酿着紫金色光芒。

    “你出!”

    “杨戬!”

    广成子皱眉轻喝,“休要再胡闹,回玉虚宫去!”

    杨戬动作一顿,背影在轻颤。

    赤精子劝道:“杨戬师侄,此事需从长计议,你今日也砸了此地众多殿宇,杀了此地一名长生仙人。

    这里好歹也是圣人道场,若咱们圣人门下都不尊圣人,岂不是被三界生灵耻笑?”

    杨戬攥着长枪的手在颤抖,手臂绷起,咬牙怒视着前方那些废墟,那些四散的身影。

    为什么……

    哒。

    一只手掌突然拍在杨戬肩上,让几乎陷入道心魔障中的杨戬,下意识扭头看向身侧,却是正对自己微笑的太乙真人。

    “好了。”

    太乙真人的笑容难得如此温暖,目中带着几分感慨,“你师父正在后面不敢现身,他怕现身后也要跟你一起砸灵山,事情会直接失控。

    接下来就交给师伯我吧。

    对了,你父亲应该没死……贫道记得,杨天佑曾在玉帝凡尘历劫时,一同在某个书院学习过,算是某个天庭老神仙的记名弟子。

    这个老神仙其他本领贫道不便评价,算计起人来更是一套一套的,但他做事历来周全,也不是什么恶神。

    你不如问问他,你父亲是否真的魂飞魄散了。”

    杨戬怔了下,看向阐教仙侧旁那低眉顺眼的‘老神仙’。

    “当、当真……”

    李长寿叹了口气,缓声道:“算是对贫道此前安排你修行之路的补偿。

    只可惜最后也只是护住了一个,杨蛟确实没了。

    不过,记名弟子就言重了,我只是教了你父亲一些算数的本领,以及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凡人富商。”

    杨戬面色顿时无比复杂,低头呼了口气,静默不语。

    太乙真人缓步向前、走出一丈,看着灵山各处的烟尘,双手揣在袖中,嘴角露出淡淡微笑。

    他,太乙,今天就要一言定大势!

    随性开口,随心吐气!

    气声嘀咕,小声哔哔:

    “今天怎么连面都不敢露?难不成圣人对凡人出手了?不会吧?这怎么可能?”

    静。

    忽听法宝呼啸之声,太乙真人还没来得及扭头,瞬间被广成子收入袖中。

    正此时,天空中传来阵阵鼓声,黑压压的云头赶至灵山千里之外方才停下,东木公带着数百天兵、十数位天将,端着一张旨意匆匆前来。

    “杨戬接旨!”

    杨戬明显怔了一下,一旁李长寿见状轻笑,身形向后退了几步。

    随着东木公将旨意摊开,开始朗声诵读,一道金光落在杨戬身上……

    杨戬耳中嗡鸣声不断,基本没听清太多,只听到了那句封他为【清源妙道真君】,有诸多赏赐,也有领军之兵权。

    但这……有什么意义。

    本该仰头注视天穹的杨戬,在金光中低下头,看着颤抖的掌心,有些虚弱地握了握手掌,接连透支体力,此刻又放缓心弦的他,竟握不住什么。

    天庭仙神又如何?

    阐教弟子又如何?

    这世上已有的一切,当真就是对?

    六圣高高在上,天庭高高在上,圣人大教高高在上,拨弄生灵之命途。

    生灵不从,则为飞灰;

    生灵不顺,则被湮灭。

    他也一样。

    就如提线木偶,换做是旁人,也能走到如今的位置吧。

    自己除却这杨戬之名,还有什么是自己的?

    这天庭封赏不要也罢,自己去接回母亲,在玉泉山外隐居,余生孝敬母亲报答师恩就是了。

    “不必了……”

    “最好还是接旨,”李长寿传声而来,“如此才可盖掉你母亲私自下凡的罪责,给你娘舅一个台阶。”

    杨戬抬头看向李长寿,双目如电。

    李长寿气息平稳,笑容安然,与杨戬平和对视。

    终究,杨戬闭上双眼,自退一步,对着天空抬起左手,将那道旨意招来握在手中。

    他心底泛起重重明悟,背后凝成一只幡旗。

    天庭四阶正神之位。

    可笑。

    “自今日起,”杨戬看向空中东木公,双目再次涌动神光,嗓音传遍天地,“杨戬只尊天庭军令,不听天帝之宣。”

    东木公眉头一皱,那些武将也是各个皱眉。

    李长寿嘴角微微抽搐,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但终究还是有点郁闷。

    这接班人,还是要好好忽悠、不是,好好打磨一番才行。

    此正是:

    云华下凡得子女,西方圣人巧施算。

    太白暗推顺水舟,玉鼎收徒玄功传。

    苦日修行终成事,战罢天门斗灵山。

    玉帝降旨赐神名,终是听调不听宣!

    ……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