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为什么?

    地藏现如今就想问一句,为什么?

    为何自己的轮回塔,就这般成了道门举行三教大会之地?甚至连半个招呼都不跟他这个轮回塔主打!

    就那么随意,那么自然,那么不假思索!

    地藏一直在等,等道门阐截两教的仙人来齐,那时他就会站出来,对他们低喝一声:

    ‘滚出我的轮回塔!’

    当然,这是心底想的话,喊出来有失风度。

    自己到时说一句‘非天道序列正神不得擅入轮回塔’,就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还能不轻不重地打脸道门众仙。

    想想就令人愉悦。

    于是,地藏一直在忍耐、在等候,等到轮回塔内,道门仙人划区而立,阐教卯足力气召来了数百门人弟子,截教劝着别来太多最后聚了数千仙人……

    李长寿久不现身,说是跑去血海中找寻红莲下落;

    此地少了最关键的‘润滑剂’,双方气氛开始渐渐僵硬……

    终于。

    都安静下来了?也没有新的仙人过来了?

    很好,就是现在!

    地藏双眼眯起,一根手指趁谛听不备,轻轻点在谛听额头,暂时封了谛听的嘴。

    “各位!”

    地藏缓缓站起身来,嘴角露出几分自信的微笑,双目之中星光绽放。

    “你们……”

    颤,自己的喉间在轻颤。

    地藏蓦然心惊,突然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自正前方那乌压压的人群压来,让他道心近乎凝固!

    这、这是何等强横的威压……

    看阐教!

    击钟仙人坐首位,十二金仙自相安。

    列座尽有福缘在,道承玉清法正玄。

    再看截教!

    几大弟子威名伴,侍圣大仙莫等闲。

    三千道者聆大道,一线生机握掌间。

    此刻,因地藏的两声呼喊,道门众仙齐齐看来,就在这临时开辟的芥子乾坤中,用目光汇聚成了一股洪流,让地藏这般有天道之力庇护者,心境几乎崩散!

    此情此景,仿佛就是在诠释何为【人多,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硬道理。

    轮回塔顶仿佛出现了‘道门’二字,地藏心底浮现出,自己刚拜师时,两位老师那接连不断的长叹。

    道门未免太过强横。

    多宝道人笑道:“这位……塔主,有何指教啊?”

    地藏勉强扯了个微笑,不卑不亢地高声道:

    “此地是第二轮回,为天道庇护之地,还请各位不要大声喧闹,注意场地洁净!”

    嗯,塔主之威严!

    “有劳提醒,”多宝道人笑着答了句,众仙有些无趣的收回目光。

    地藏点点头,默默地坐回谛听身旁,解开了谛听的封禁,不觉已是后背湿透。

    谛听把头埋在爪子中,长尾一甩一甩的,差点就笑出声。

    赤精子温声问:“长庚师弟还未回来吗?”

    等候多时的白泽,及时站了出来。

    此时白泽已换了身玄色道袍,山羊胡也修剪的更工整了些,对着两边做了个道揖,笑道:

    “水神即将归来,他已是摸索出了找寻红莲之法,回来应当就有好消息带给各位。”

    此时,李长寿的本体仗着有太极图遮掩,其实就躲在附近;

    白泽的这句话算是提前做个铺垫,引他顺利出场。

    果然,白泽话音刚落,截教众仙顿时有沸腾的趋势;

    阐教众仙大多很淡定,小部分面露忧色。

    正此时,一声叹息响彻轮回塔顶层,李长寿白发白袍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进入芥子乾坤。

    “长庚师弟!”

    “长庚来了!”

    “长庚,你可是寻到那红莲了?”

    李长寿端着浮尘、抬起双手,朗声道:

    “诸位师兄师姐、师弟师妹,莫急,莫急,听我言说一二!

    我只是找到了红莲的踪迹,但有可能,那里是被人故意设下的陷阱,未能探查明白,就先回返与诸位汇合。

    据我所料,红莲尚未到出世之时机,咱们如今就在这血海边缘守着,定不会让这红莲被旁人夺去!”

    这般话语声中,李长寿已是走到了两教仙人的间隔地带,着重对广成子与多宝道人做道揖行礼,口称师兄。

    两位大师兄也起身还礼,给足了李长寿颜面。

    这时,不少仙人看向李长寿那空荡荡的身后……

    当然不是在看他的身体部位。

    两教不断有仙人赶来时,天兵天将送来了大批座椅和蒲团,两教仙人分坐两侧、泾渭分明。

    此时,李长寿身左身右各有一排石椅,此前已坐的满满当当。

    太乙真人笑道:“长庚师弟来这边坐?这里有些闷了,贫道刚好出去透透气。”

    “姐夫来我这儿!”

    琼霄立刻还击,让出自己身后的座位,“我站着就是。”

    李长寿顿时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他自然还是要奉行此前的策略——居中,但不上座。

    广成子突然出声,指着他与多宝的座位之间,笑道:

    “长庚你虽入门稍晚,但今日却全权代表人教,更是有大师伯亲令。

    今日咱们阐截两教之间,或许会有一些意见相左之事,需一位调解者。

    不如就坐此处。”

    广成子含笑看向多宝道人,问道:“师弟以为如何?”

    “善,大善!”

    多宝道人拍了拍自己的肚腩,自有一种腹有成竹的淡定。

    李长寿暗自皱眉,想着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就要立刻拒绝这般看似不错的提议。

    被捧得越高,摔下来时也就越惨;

    自己实力不足、修为道境在场中也勉强算作中上,这还必须要感谢截教半数仙人拉低了平均线。

    若真的与两位大教大师兄平起平坐,那就是四个字——德不配位。

    非稳道可取。

    “多谢两位师兄偏爱。”

    李长寿又做了个道揖,温声道:“师弟我才疏学浅,怕是没资格做这般调解之人。

    虽老师命我执掌教务,但我们人教也就六个山头、几处院落。

    这般大场面,还是要两位师兄做主,我就搬个蒲团,坐在此间提提建议,两位师兄以为如何?”

    广成子笑道:“来坐就是了,谁还不知长庚你能谋擅算?”

    “就是,”多宝道人催促道,“你居中上座,谁人不服?”

    “两位师兄,此万万不可!”

    李长寿刚要讲道理、设套路、谈感情,身后突然传来一声:

    “我看看,这是谁在欺负长庚啊。”

    众仙循声看去,却见李长寿背后,一张阴阳双鱼图不知从何而来,又是何时出现,有道身影从中缓步而出。

    此是八尺男儿身,长发随意披散,眉目不显锋锐,略微有些普通的面孔却是颇为耐看;

    一身蔚蓝色长袍,脚踏黑底白纹靴,只是一声轻笑、一句调侃,就让人心神安宁。

    阐教仙人见到此人,广成子立刻做道揖行礼,众仙都是低头做揖。

    截教仙人见到此人,却是有些许喧哗,但多宝道人咳了声,周遭各处就安静了下去,三千仙人用不太整齐的动作,同样低头行礼。

    各位仙人出声呼喊,汇成一句:

    “拜见大师兄。”

    虽有些糟乱,余音此起彼伏,却依然能听出满满的敬意。

    玄都,大法师!

    李长寿心底着实松了口气,腰杆都不自觉挺直了些,“师兄!”

    大法师眨了眨眼,含笑点头。

    侧旁,金翅大鹏鸟扛起一只石椅,麻溜的放到了广成子与多宝道人的座位正中。

    大法师摆摆手,环视周遭,笑叹:

    “一朵莲花,就让道门遭乱至此,让各位师弟师妹如此着急,何至?

    大教之风何在?

    清正道心又何在?”

    阐截两教不少仙人面露惭色,不敢与大法师对视。

    大法师迈步向前,坐在正中石椅上,示意侧旁多宝、广成子,以及两教仙人一同入座,

    李长寿顺势退去角落中,与白泽、青牛对视一眼。

    白泽给李长寿一个疑惑的眼神,李长寿回白泽一道坚定的目光,白泽略微思忖,渐渐露出微笑。

    ‘都安排好了?’

    ‘放心,都安排好了。’

    就听场中……

    广成子问:“玄都师兄,玄都城近来,战事可平稳了?”

    “暂时无恙。”

    玄都大法师悠然道:“这次也是长庚喊我喊的紧,说是阐截两教快因一朵红莲打起来了,我也只得匆匆赶回来,看能否帮忙调停。

    据我所了解的状况,截教众师弟师妹想要这朵红莲镇压教运,阐教众师弟师妹又觉得这红莲是天地间业障的集合,会引来灾祸。

    可是这般?”

    多宝道人正色道:“确实如此。”

    “不错,”广成子接道,“十二品业障红莲本就与冥河老祖有关,切莫被这凶人有机可趁。”

    多宝道人刚要反驳,玄都大法师却抬手阻止。

    大法师问:“两位师叔可有令谕?”

    多宝道人与广成子同时息声,各自坐在石椅上保持沉默。

    “唉,”大法师叹道,“两位师叔都未说如何处置,你们就召集各位师弟师妹聚在此处……

    为何如此心急?焉知这不是算计?”

    多宝道人笑道:“大师兄教训的是。

    只不过,大劫即将来临,我截教未有一件可以镇压气运的宝物,这才有些着急了……

    还请大师兄多多相助!”

    广成子皱眉道:“红莲本就是业障凝聚而成,如何能用此宝镇压教运?”

    多宝道人寸步不让:“十二品红莲与那十二品金莲一般跟脚,如何不能镇压教运?”

    “不错!”

    有截教仙人站起身来,朗声道:“十二品红莲本就在上古时,镇压过修罗族气运!

    我们截教所图不多,就是想在大劫之中少受些损伤,仅此罢了,并未针对阐教!”

    阐教一方,也有仙人立刻起身回道:“其他不论,单单只是截教如此多的圣人弟子,这红莲怕也镇不住吧?”

    有名脾气火爆的女仙出声呵斥:“你这人,说话怎得这般难听?

    我截教上下一心,同门情同手足,所缺不过镇压气运之宝!”

    “红莲有伤天和,为天道所不容,如何能让它顺利现世,又如何能用它镇压教运?

    这、这不合规矩么这!”

    “宝物岂有好坏,神通何辩正邪?”

    “不错!

    阐教今日迫切想要阻扰我等,莫非是想看我截教笑话?

    还是想,让我们截教仙在大劫时多死一些,帮你们阐教填了劫运?”

    “咱们都是道门弟子,何必如此争执?”

    “呸!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今日就!”

    嗡——

    一抹黑白相间的光晕,自大法师身周爆发,如波浪般洗荡各处,把这场即将爆发的两教冲突,硬生生压了回去,让轮回塔顶层再次陷入了寂静。

    大法师笑道:“长庚躲哪去了?该你出手了。”

    “师兄,我在这!”

    李长寿自角落中答应一声,迈步转了出来。

    大法师笑容渐渐收敛,冷声道:“刚刚出言争吵,且不断将火气上拱之人,你可记下了?”

    李长寿朗声道:“都记下了!”

    “事后详查,可有西方教安插之奸细。”

    玄都大法师淡淡地道了句,面容不怒而威,让此间大半仙人道心轻颤。

    随之,大法师的身形靠在椅背上,松弛的嗓音传遍各处:

    “道门三教,本是一家。

    阐教、截教、人教,各自不过是教义不同,两位师叔当年确实有过几次有关收徒之事的争执,但从未有过对立。

    为何到了今日,各位师弟师妹如此针锋相对?

    你们扪心自问,可对得起头顶这个道字?”

    众仙一阵默然。

    大法师见自己已经镇住全场,就将主导权踢了出去。

    “长庚,且说你眼中有关红莲之事。”

    “尊师兄令,请修为同门听我一言!”

    李长寿对着四面八方拱手行礼,端着拂尘向前迈出两步,朗声道:

    “今日,我不提西方教如何如何,只因那西方教的面目,大家理应都已明了!

    今日,我也不提阐截两教应当如何和平相处,大劫在前,劫数未定,谁都不知紫霄宫六位圣人老爷齐聚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但,假若就因这朵红莲,阐教截教大打出手,这未免太过令人耻笑。

    若刚才真的打起来,到底合了谁的心,称了谁的意?

    折损的,又是谁的亲朋好友,谁的道侣同门?

    此时正在大劫之中,各位又如何判断,自己此时是否已经被劫运影响?

    凭着一腔热血、喊着为教捐躯,到头来不过是化作劫灰,损了自身大教之运,折了道门气运!

    各位莫非想让这朵红莲,成为道门由盛转衰的契机?”

    群仙默然。

    太乙真人叹道:“可惜的是,看当前情形,迟早会有一战。”

    李长寿定声道:“那也要分轻重缓急,也要知为何去战!”

    一直保持沉默的赵公明,此刻忍不住出声:“长庚所说,具体为何?”

    “老哥莫急,今日我便直言几句,不藏着也不掖着,把话挑明了说。”

    李长寿目中神光闪烁,背后现出太极图之影,再次向前走出两步;

    嗓音虽平缓,却蕴含着一股不凡的威压。

    “我先说,咱们道门三教必须遵循的两点。

    第一点,是在紫霄宫几位圣人老爷商议如何定大劫之前,咱们绝不可内乱!

    若三位老师尽心去为咱们争取生机,咱们却在此之前,就打了个头破血流,做何讲?

    第二点!

    哪怕紫霄宫之后,圣人老爷未能化解大劫,道门三教必须削弱生灵之力,你我也必须保证,能同步削弱道门之外的大教实力。

    三位老师如何愿见你我内争内乱?

    各位可愿见到,阐截互争,最后让西方教得渔人之利?

    待大劫爆发,咱们三教不必说齐心协力,便是让仙人最多的截教单独对西方教出手,阐教与人教在旁等待,让截教将需剪除之敌送去填了劫运,咱们道门岂不可少损几条性命?

    道理就是这般道理,若哪位同门心中不服,觉得不妥,人教愿从中调停,以作担保。

    但今日!

    若有人稍后站出来说一句‘西方教何错之有’、‘西方教跟此事有什么关系’,那就请三位大师兄出手,废其道基,逐出道门!”

    李长寿最后这几句掷地有声、威势不凡,道门众仙齐齐点头,有几人额头不禁沁出冷汗。

    角落中,地藏哼道:

    “水神当真厉害,为缓解道门之内的矛盾,将我西方教立成靶子。”

    李长寿道:“道友再多说一句,我就请大师兄对你用移魂之法,让你亲口说出,这些年西方教算计道门的种种细节。

    你我两家本就相争天地大运,立场相对,而今大劫落下,该说开的也当说开,免得我道门之中有不知西方之恶者,心慈手软,为西方教所趁。”

    地藏哼了声,却是静默不言。

    李长寿摇摇头,继续朗声道:

    “就这红莲之事,我便说三点蹊跷之处。

    其一,这东西出现的时机,颇为微妙。

    红莲莲子,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这般大劫降临时,出现在血海之中,且消息几乎同时传递到了阐截两教耳中。”

    李长寿转身看向阐教十二金仙,凝视着广成子,拱手道:

    “广成子师兄,阐教之中定有人游说,若让截教得了红莲,大劫之中阐教如何能与截教相抗这般话语吧?

    师兄不必言说是谁,若是听到过这般话语,点头就是。”

    “不错,”广成子答应一声,而后闭目养神。

    李长寿又看向了多宝道人,拱手道:“多宝师兄,截教之中是否也有人曾说过,红莲乃是凶恶之宝,如何能用此镇压道韵,但被旁人驳斥?

    同样,师兄也不必言说是谁驳斥,若是这几日听到过这般话语,点头就是。”

    多宝道人缓缓点头,同样闭目养神。

    当下,阐教、截教仙人互相传声讨论,他们多多少少泛起了疑惑,开始反思自己是否是被人利用。

    角落中,白泽目中满是赞叹,当真想夸一句:

    水神,老诡辩了。

    偷换概念是较为常用的诡辩手段,但能像李长寿这般熟练使用的,当真不多。

    一个【其一】,不过寥寥几句,外加此前的暗示、铺垫,李长寿很轻易的,就让场内九成的仙人觉得,今日两教之所以会产生矛盾、产生分歧,几乎爆发冲突,纯粹是受人挑拨……

    以此,暂时遮掩两教的根本矛盾。

    又给两教仙人一些提醒,告诉他们两教之内定然潜伏着西方教的奸细。

    多宝与广成子自也明白此事,他们予以配合、保持沉默,便是觉得,李长寿这般处置,也符合当前两教的‘利益’。

    李长寿继续引导着场中数千仙人……

    “其二,早在咱们之前数年,西方教就开始搜查血海,前后派来数千生灵。

    这不禁要问了,他们是否已寻走了红莲?莫非毫无所获?

    西方教自称贫瘠,西方教也有一位特别勤奋的圣人,起早贪黑、东奔西走,搜集各类各样的宝物。

    各位觉得,那位圣人会放过这般红莲?”

    群仙齐齐摇头。

    李长寿又道:“圣人之能,鬼神莫测,自是能寻到红莲之所在,此时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西方教圣人取不走红莲,那里有让圣人都忌惮的布置。

    二是西方教圣人取走了或者故意将红莲留下,要行各种算计。

    这般情形下,咱们如何能大意?”

    群仙接连点头。

    便是连琼霄这般聪慧的仙子,都觉得李长寿说的完全没毛病。

    “其三,这朵红莲若是被冥河老祖所控,为冥河老祖复生之用,冥河老祖为何不提醒修罗族早做准备?

    以至于,如今的修罗族,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血海中着急得乱转?

    仔细想想,处处是陷阱,满地都是算计。”

    “长庚所言不错,”多宝道人叹道,“这次,确实是咱们欠考虑了。”

    广成子也睁开双眼,缓声道:“险遭旁人算计,幸亏长庚早有警惕,及时提醒。”

    李长寿:……

    这几个大师兄,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主!

    阐教一方,玉鼎真人沉声问:“长庚,今日之局,当如何解。”

    “玉鼎师兄莫急,我已有腹案。”

    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一只卷轴,单手举过头顶,随手抖开卷轴,其内是一行行工整的小字。

    “我,道门弟子李长庚,今日发起一事!

    于今日起,至紫霄宫六位圣人老爷商议大劫之前,人、阐、截三教不起争执!

    若各位应允,就在此地签下这份不战之约!

    盼,三教昌盛!

    愿,道门不衰!”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