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静。

    天兵大营的主帐内,魏深末在主位正襟危坐,目光左右晃着,仙力运转都在尽量放缓,生怕闹出动静打破了此时的宁静。

    主帐外,几名假装路过的天将,也暗中观察此地的情形。

    阐教一行与截教一行左右对坐,此时自是以多宝道人为长,而多宝道人正对面的座位空了出来,预计广成子正在拍‘马’赶来的路上。

    当然,洪荒不流行化云为马这种逆向神通。

    李长寿搬了个蒲团,坐在帐内正中间,承受着他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压力。

    如果,熊寨的那群憨憨最开始没有搞事立什么海神教……

    如果,自己当初没有抱稳大法师的大腿……

    现在的自己,应该是个实力强一点点的金仙,在小琼峰无忧无虑地逍遥度日,所需考虑的事也就如何伪装自身、调戏某娥,养养花、种种树、炼炼雄心丹、搞搞毒龙酒。

    哪像现在,坐在这三界最大的两个仙道势力之间,想着怎么去平衡两教,让大家尽量别打起来。

    那两股如同磨盘一样的气场,正一点点碾着他稳健的体魄……

    又想到刚才,他选择坐在两教中间时,琼霄顺势拉着他一同坐了下来,当真把他吓出几滴冷汗。

    小姨子跟姐夫,本来就是容易惹人嫌话!

    关于姮娥的谣言,李长寿很有自信,时间一长就能不攻自破;

    但关于小姨子的谣言,那可是洗刷不清,很容易让云霄失了方寸,真的产生误会……

    李长寿好说歹说,总算是把琼霄哄去与龟灵圣母挨着;

    ——琼霄与他其实不熟,她此次故意亲近,对阐教示威的成分居多。

    “咳。”

    安静之中,白泽忍不住站了出来,对着多宝道人、赤精子分别做了个道揖,笑道:

    “各位今日前来,不知具体所为何事?

    咱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杵着,凡事都可商量,但总要先开口说几句。”

    多宝道人拱拱手,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许久未见长庚,来此逛逛,顺便找找宝物。

    阐教的师弟们,对血海红莲也颇有兴趣?”

    赤精子挤了个勉强的微笑,沉吟几声,言道:“昔,盘古神开天地,混沌青莲遭劫,几颗莲子落归天地间各处,化作了几株十二品莲花。

    这红莲吸纳无尽业障,若出世势必会造成生灵涂炭……须得毁掉才是。”

    琼霄板着俏脸,脆声道:

    “道兄这般说话可就有些不对了!

    宝物何分善恶好坏?

    西方教的十二品金莲乃是功德金莲,与业障红莲相对,他们西方教用功德金莲镇压教运,可平日里偷鸡摸狗、到处作恶。

    莫非,他们做的恶事,因为功德金莲庇护,就成好事了?”

    赤精子继续沉吟,却是答不上话来。

    黄龙真人道:“这并非一件事。”

    “事非一件事,道理却是一般道理,”琼霄话锋一转,“姐夫你说是不是。”

    李长寿抬头笑了笑,缓缓点头,叹声道:

    “这般……

    咱们在这里商量,便是商量出什么结果,恐怕也难以服众。

    不如,我以人教执掌教务弟子之名义,邀阐教、截教众师兄师姐,一同前来血海边缘,商讨有关那朵十二品业障红莲之事。

    我定努力调解此事,给大家一个相对公道的说法,如何?”

    玉鼎真人缓缓叹了口气,看李长寿的目光满是敬佩。

    金翅大鹏鸟在旁抹了抹眼角,背着手仰头轻叹:“终究还是老师扛下了所有。”

    李长寿:……

    也没那么高尚。

    这只能算是,自己平日里能请动两教大批高手助阵,所要付出的必要代价。

    多宝道人笑道:“不用另行通知,贫道刚刚已散出了消息,让闲着无事的师弟师妹尽快前来此地汇合。”

    赤精子也道:“广成子师兄他们已是在路上,这边也不用多喊。”

    李长寿嘴角微微抽搐。

    感情你们见了面就直接开始摇人?!

    今天这一个处理不好,怕是真的要打起来。

    稳一手,稍后先搞个免责声明,把自己立在‘拉架者’的牌坊上;至于能不能成功拉架,那就看自己能力了。

    太乙真人笑道:“截教号称万仙来朝,自是人多势众,多宝师兄可别喊来千八百圣人弟子。”

    多宝道人笑而不语,虽然很想说一句‘我截教承诺不优先出动云霄师妹’,但考虑到大师兄的威严……

    这话还是闷回去比较妥当。

    琼霄眼珠一转,站起身来,小声喊:“姐夫,我去帮你泡杯茶!”

    李长寿对琼霄眨了眨眼,后者含笑眨了回来,让李长寿一阵提心吊胆。

    这可不是安分的主……

    白泽及时站了出来,笑道:“琼霄仙子在这里歇息就是,哪里能让你来动手?贫道去弄些茶水点心,各位稍等。”

    关键时刻,还是白先生给力。

    琼霄鼓了鼓嘴角,意兴阑珊地坐回自己的座椅,继续百无聊赖。

    静……

    还是那种,就算没有其他杂音,都能让李长寿自行脑补夏日午后蝉鸣的‘静’。

    又过了一阵,白泽端着一大盘精致的点心,送到两位仙子面前,就风度翩翩退回了角落。

    魏深末小声问:“水神,咱们要不把主帐拆了,地方扩宽一些?”

    “不错,稍后人多起来,此地确实有些太窄。”

    李长寿站起身来,笑道:“那轮回塔倒是个不错的去处,咱们不如再回去一趟。”

    多宝道人道一声“善”,阐教几位仙人也没意见。

    于是,在没有征得地藏同意的前提下,道门一行仙人很自然地就霸占了轮回塔顶层,并用芥子乾坤之法,将原本并不算宽敞的顶层空间,临时化作宏伟的大殿。

    不多时,一位位两教仙人赶至此地。

    阐教十二金仙来了八位,福德金仙有四五位现身,普通圣人弟子、门人,也来了数十。

    而截教相对来说就复杂许多,大多是按仙岛划分、成批赶来,金鳌岛来两百、九龙岛来八十、蓬莱岛来一百……等等。

    李长寿想到了上辈子某个笑话:

    【你永远不知道,一辆五系神车上面能下来多少打手。】

    放在这洪荒世界,这笑话也通用:

    【永远不要去妄下定论,从截教道场飞出的一朵白云能站多少仙人!】

    截教弟子这也忒多了点……

    李长寿不禁要问,就算那朵十二品红莲被截教取走,当真能镇住这般教运?

    远古时期,先一步走到了修行道路前方的前辈高人,若是对一些山草虫鸟、浑噩灵兽讲些浅显的道与理,助他们开启灵智,也是有功德可以赚的。

    这就是‘点化’。

    李长寿现在就怀疑,截教现在这么多圣人弟子,是不是通天师叔在远古时,点化生灵的时候聊‘嗨’了,直接就传了道……

    轮回塔顶层,地藏黑着脸坐在角落,双手抱着胳膊,对当前这般情形敢怒而不敢言。

    谛听显露出自身‘威武霸气’的神兽真形,趴在地藏身周,闭目装睡。

    等待双方仙人集合的期间,为了避免尴尬,李长寿随便找了个借口,暂时从此地溜走。

    他与白泽、金翅大鹏鸟,在酆都城外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暗戳戳开始地琢磨搜寻红莲之法……

    “已经寻到了九十九只合适的魂魄,”白泽低声道,“都是自身业障奇多,但生前是凡人。

    但有一点,金鹏此前带着两只魂魄去血海中试过了,魂魄本身容易遭血海污秽侵袭,片刻就会崩散。”

    李长寿想了想,“用些仙法护住他们真灵,咱们只是借他们之力,而非是让他们魂飞魄散。”

    金翅大鹏鸟道:“老师,这些都是业障缠身之人,便是魂飞魄散也不可惜。”

    “不可,”李长寿正色道,“对方既然已入了十八层地狱,而不是被业火烧尽、天打雷劈,说明还有受苦赎罪的机会,咱们既是仙神,便不可绝生灵的活路。”

    金翅大鹏鸟面露思索,缓缓点头。

    白泽在袖中拿出一颗粉红色的透明圆球,其内飘着九十九只光点。

    “水神,咱们要不要先验证一下此法是否可行?”

    白泽给了个中肯的建议,“若是可行,稍后跟其他两教交涉,咱们也就有了更多发声的机会。”

    李长寿仔细思考了一阵,在袖中取出一只纸道人,点头道:“当如此,金鹏带我化身前去,我与白先生在此地尽量稳固局面,拖延下时间。”

    “是!”

    金翅大鹏鸟答应一声,与李长寿的纸道人一同,带着那颗透明圆球,赶去血海。

    李长寿一心二用,立刻与白泽商量起,稍后该如何‘主持公道’。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核心观点绝不能动摇——

    【截教太强了,削弱西方吧。】

    ……

    且说李长寿与金翅大鹏鸟奔赴血海,直接遁入血海深处,找寻合适的放‘魂’地点。

    李长寿坐在大鹏背上,在法器中取出六只满是业障的魂魄,用仙力包裹魂魄真魂,并在这些魂魄上留下自己一缕道韵,以作辨别之用。

    打量着这六只拇指大小的魂儿,李长寿不由被其中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勾起了少许兴趣。

    看他面黄肌瘦,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也不知犯下了哪般罪行,才会积累这么多业障,还被扔到十八层地狱受苦。

    李长寿抬手轻点,解开这魂魄束缚,让他化作了常人大小的虚影,跪坐在自身面前。

    这书生浑身颤抖了一阵,那因为受尽折磨而已经麻木的双眼,多了几分色彩……

    “我……受刑够了?”

    李长寿问:“你可是奸恶之徒?”

    书生抬头打量了李长寿一眼,表情很平静,但身体却放松了几分。

    地狱之中多恶鬼凶魂,鬼差也大多扮作凶恶相,突然见到这般慈眉善目的老神仙,心里确实没什么害怕的情绪。

    他用有些虚弱地嗓音解释着:“我读书捧卷十八载,只为能继承父亲的遗志,做一个记事的文吏。”

    “哦?”李长寿眉头轻皱,莫非有什么冤假错案?

    这当真要管一管了。

    李长寿示意金鹏稍微飞慢些,正色道:“那你为何惹来如此多业障?”

    “唉……”

    书生长长一叹,满满的倾诉欲望,苦笑着说一声:“您是想听详细点的实话,还是想听粗略些的实话,还是想听我编造的假话?”

    这说话风格,有点意思。

    李长寿笑道:“那就粗略些的实话。”

    “说话太慢。”

    “哦?”李长寿皱眉道,“怎么就说话太慢惹业障了?”

    书生苦笑连连,“我天生做事就是慢条斯理,不急不缓,而且当几件事摆在我面前时,我经常会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选。

    第一份业障,应该是邻居家中失火,我最先赶过去,厢房、主屋都有求救声,我顿时迷茫了,不知道该先救正屋呢,还是先救厢房,是先救老人呢,还是先救孩童……”

    李长寿纳闷道:“那为何会有业障?”

    “应该是我一直在犹豫,最后忘记喊人了。”

    李长寿额头顿时挂满黑线。

    书生叹道:“第二份业障,是因邻居家的大火最后烧了我们一条街,我被赶出城镇,流离失所,遇到了一个伤兵,他身中数箭,有一支箭都把肩头射穿了。

    他让我回城禀告大人,可他完全没讲清楚就昏过去了。

    那到底,我该禀告城主大人呢,还是该禀告将军大人呢,还是该禀告我能求见到的守备队长大人呢……

    后来,等我做出选择的时候,城破了。”

    李长寿:……

    “第三份业障,是因为恨透了自己无能,想去山中遁世、了此余生,但时运不济,被一窝女鬼捉住了,她们让我选择我先被谁吸阳气。

    我是该选小白呢,还是该选小芊呢,还是该选阿兰呢?

    她们最后好像很生气,当夜去滥杀无辜了,我趁机逃了。

    如今到了地府再想想活着的日子,那次……也是挺遗憾的。”

    “大概懂了,”李长寿叹了口气,将其他五只魂魄放入血海之中、业障浓郁之地,一边观察,一边听这书生讲述他悲惨的一生。

    很快,这谛听提供的法子,就显出了效果。

    五只魂魄、五份业障,果然有朝着同一个方向飘动的趋势!

    书生的讲述声中,李长寿开始【增加样本量】,将投放的魂魄增加到三十只,观察它们被引动的方向,并在心底那张血海‘地图’,画下了一个箭头。

    箭头画完,李长寿立刻收回这些魂魄,坐在金翅大鹏背上,转战下一个区域。

    如法炮制,画下了第二个箭头。

    这两个箭头引申出的两条直线所交一点,就是这份‘吸力’的源头!

    但,李长寿如何能这般武断地下结论?

    仗着金鹏急速,李长寿开始在血海之中来回穿梭,奔赴四面八方,不断放置业障魂魄、观察业障汇聚、飘动的方向,努力排除一切干扰因素。

    最终,在九十九只箭头画好之后,确定了一个狭小的范围,且李长寿远远感受到了一丝玄妙的道韵后……

    那只书生的魂魄幽幽一叹,讲述完了自己短短的一生。

    “仙人,”这书生忍不住问,“您是要放过我呢,还是要将我送回地狱呢,又或者……”

    啪!

    一根手指点弹在了书生额头,将他再次化作拇指大小,重新封印回了法器之中。

    真·啰嗦鬼。

    李长寿道:“金鹏,你隐藏气息,躲藏在此地,若有人进入这方圆百里就记下他的气息,不必阻拦。”

    “是!老师您放心!”

    李长寿缓缓点头,在金鹏背上闭目养神。

    轮回塔里已是剑拔弩张,两教大手子快要撸袖子开始‘切磋’,必须赶过去转嫁矛盾、输出西方……

    咳,伸张属于道门的正义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