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别拦着我!我要打死这混账!”

    六道轮回盘内,十道身影刚刚立稳,一抹虚淡的影子就扑了上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被禁锢仙躯的太乙真人。

    还好玉鼎真人和李长寿出手及时,前者手指轻点,后者招来一缕太极图道韵,将飞来的虚影直接定住。

    “莫要调皮了。”

    轻叹声自远处飘来,朦胧间似有纤手轻摇,握住了一只上下悬浮的草环。

    众仙耳中又听得几声话语:

    ‘唉,我们太难了,好不容易有人进来,打个招呼都要被关起来。’

    ‘嗯~那个讨人厌的闷鼎又来了,上次我们纠缠不清,可还没分出上下呢。’

    ‘我要打死这个嘴臭的混账!他才不长了!’

    众仙不由莞尔轻笑。

    李长寿暗中观察孔宣的反应,发现这位大佬在好奇地打量着六道轮回盘内的情形,并无异常。

    而缺席了上次大战的黄龙真人,此刻也像是局外人,有些不太适应此地的氛围。

    远处一抹白影,后土娘娘迈步而来,立于百丈之外的山坡顶端,对着众仙轻轻颔首。

    多宝道人一声:“拜见后土娘娘!”

    道门高手齐齐行礼,孔宣也拱手点头,算作了问候。

    “各位不必多礼,”后土温声说着,嗓音十分温和,“今日各位前来,可是为血海深处大道震动之事?”

    李长寿道:“娘娘可知此事具体?”

    后土目中流露出几分无奈,言道:“有圣人出手,趁我不备挪动轮回大道……此事怕已是难以阻止。”

    赵公明沉声道:“娘娘可知西方教具体之算计?”

    后土道:“似是要再立轮回,巩固自身气运。”

    李长寿垂眸沉思,又问:“娘娘,七情失控最初是在何时?”

    后土面露回忆之色,又道:“在此地呆的久了,已失却了岁月流逝之感,应当已许久了。”

    多宝皱眉反问:“长庚莫非怀疑,西方教早已对地府出手?”

    “不错,”李长寿在袖中取出了几只留影球,缓缓前推,留影球同时照出道道流光。

    三千世界,无尽神国。

    凡人祷告,漫天功德。

    在场之人都非寻常生灵,之前李长寿又说过其中内情;

    但此刻见到这些画面,他们依然有些震动。

    “呵,”孔宣轻笑了声,“大教。”

    后土眉头紧蹙,注视着那些生灵叩拜的情形,却问:“凡如此信众,可事劳作耕种、采集狩猎?”

    “嗯,”李长寿缓缓点头,“但信众皆以为,耕种所获、采集所得为仙神赐下,那些于世间宣扬此道者,以仙神使者自居,实为凡人,却得供奉。

    万般种种所谓功德,凡人如牛羊草芥。”

    后土又问:“人族上古便明‘天命不过人言’之理,为何而今还要信奉这些?”

    “人族如今仙凡分离,炼气士以清雅自居,视凡尘俗世为污浊横流之地,无法与上古一概而谈。”

    李长寿轻叹了声,又道:

    “人族人皇难现,且就是人皇气运凝好了,也不过是在南赡部洲,无法影响到零零散散的三千世界。

    道门,便是这般被西方教钻了空子。”

    一旁诸位道门高手面露思索。

    李长寿点到即止,并未多说什么,有些事并非神通广大就可改变,需细细谋算、长久布局。

    随之,他将话题引回今日正题,定声道:

    “西方教虽未对道门发难,但若他今日得手,大劫之中以各处神国为根基,仙兵源源不断、高手层出不穷,后患几近无穷。

    各位师兄、师姐,我为道门弟子,不想看道门衰弱。

    老师此前曾招我去太清观中修行三年,阻止西方此时大兴,也是老师之意。

    后土娘娘,晚辈冒昧再问询一事。

    若西方以其神国中积累的无数魂魄相胁,娘娘可会同意立第二轮回?”

    后土站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静默不语。

    孔宣在旁哼了声:“若一时求仁,却造就今后无数生灵为这般香火神国所控,因小失大罢了,又何必犹豫?”

    玉鼎真人却道:“但凡魂魄皆为生灵之印记,后土大德,自是不忍。”

    金灵圣母目中流露出少许冷意,言道:“若各位不想做恶人,到时贫道来处置那些幽魂便是。”

    “大劫当头,师妹莫要造杀孽,免得惹来业障缠身,为劫运所趁。”

    多宝道人如此道了句,继续皱眉思考。

    黄龙真人小声问:“莫非……只有贫道一人,不知咱们具体要做什么吗?”

    李长寿哑然失笑,传声解释了几句。

    【西方教正暗中建造新的轮回体系,待轮回殿完工,他们必然会拿出此前数万年,在香火神国积累的凡人魂魄。

    现在最棘手的,是如果李长寿他们出手,毁了西方教新立的轮回殿,那无数魂魄该如何安置。

    这些魂魄被西方教用香火功德和秘法护住,熬过了漫长岁月,本身或已十分脆弱,若不能及时轮回,短时间内就会消散……】

    温柔如后土,自不愿看这般惨剧发生。

    而西方教想利用的,正是这一点。

    在李长寿眼中,这场博弈最关键的点,就在于后土娘娘的态度;

    只要让后土娘娘坚定不移地站在他们身后,不承认西方教的轮回殿,后面也就是斗法的事了。

    刚解开禁锢状态的太乙真人,在旁嘀咕:

    “这事是西方教作孽,咱们纠结什么。”

    后土娘娘戴着的草环轻轻颤动,太乙真人下意识后退半步,站去了玉鼎真人身后。

    李长寿笑道:“娘娘,假如我能妥善安置这些魂魄,娘娘能否再无顾忌?”

    “如何安置?”

    “上策攻占血海,不给西方幽冥界立足之机,但此事无异于直接与西方教全面开战,较难达成。

    中策便是在对方放出这无数魂魄前及时出手,救下这些魂魄,而后尽快安排它们走六道轮回。

    下策,尽力而为。”

    一直宛若局外之人的云霄,不由被这‘尽力而为’四个字逗得一笑。

    他也有无法周全之时。

    赵公明道:“定海神珠可以一试。”

    多宝道人在袖中一阵摸索,很快就拽出了一堆物件,麻袋、宝瓶、盆盂、宝珠等等等等,都可用以温养魂魄、保存神魂……

    “大家都拿些,到时候能捞就捞,尽力而为。”

    后土娘娘柔声道:“世上之事总归难得圆满,若能有上中策再好不过,但也不必强求苛责。

    香火神国禁锢众生,此为大害。

    还请各位不只站在道门,也站在众生一方看待此事。

    可需我做什么?”

    李长寿拱手道:“娘娘只需不认第二轮回,其他事交给我们。”

    “嗯,”后土轻轻颔首,抬手摘下头上草环,向前推送。

    这草环缓缓旋转,飘向李长寿,化作手镯大小,套在了李长寿手腕上。

    后土道:“善用。”

    “娘娘放心,”李长寿拱手做了个道揖,表现得无波无澜;

    转过身来,又对各位高手做了个道揖。

    包括孔宣在内,九位高手齐齐还礼。

    金灵圣母道:“莫要开口唠叨!

    你擅算计,我等都心服,直接安排就是。”

    “那我斗胆,”李长寿右手自袖中取出一尊琉璃宝塔。

    赵公明笑道:“这塔看着眼熟。”

    孔宣也是微微一笑,想起了那一夜……的组团吹灯。

    “各位师兄师姐与孔宣道友暂时委屈一下,进入宝塔中等候。

    且容我详细打探一番,待收集够了讯息,拟定后续详细计划,再找准机会,骤起发难,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众仙接连称善,皆以为稳。

    多宝等仙依次飞入琉璃宝塔,云霄和孔宣排在最后。

    云霄仙子有些不放心地问:“不如我与你一同在外。”

    “不用,”李长寿正色道,“放心,若说成事,我只有大概五成把握。

    但若说保命,我此次把握也勉强有九成八。”

    “嗯,”云霄轻轻颔首,目中始终带着几分担心,又叮嘱几句让他不要逞强。

    李长寿自是含笑答应。

    孔宣倒是没再多说什么,便单独进了琉璃宝塔中的一层,未与旁人掺和。

    随之,李长寿在后土娘娘那有些好奇的目光中,席地而坐,开始忙碌了起来。

    【修为再高,也不能对自己的神通盲目自信。】

    一山更比一山高,障眼法、变形术再精湛,也瞒不过比自己修为更高者的‘神眼’。

    李长寿用太极图的道韵遮住自身,短暂恢复了真实的形貌,而后拿出眉笔、脂粉,开始细细描画。

    他当年为何钻研丹青?

    一是为了给纸道人‘定妆’,二是为了给本体变装。

    今日刚好用上这般大法!

    不过片刻,就已在‘物理层面’换了张脸,与陆压道人的真实面容,有七八分相似。

    随后,李长寿在袖中取出两枚玉瓶,从瓶中倒出,自己在北洲大战当日衣袍上提炼出的金乌之血,将这些血迹化作气息,缠绕在浑身各处。

    紧接着,他又在这些气息之外,掺杂了一缕缕太阳真炎。

    ——太阳真炎不只是金乌的本命神通,也可在太阳星的星核中采集到,原本兜率宫中就有存储,备炼丹之用。

    再……

    取出斩仙飞刀的紫白大葫芦背在身后,换上了一身褐色的道袍,又施展变化之法,化作一名佝偻的老道。

    如此,底部的四层伪装就算告一段落。

    李长寿转过身,收起太极图道韵,对此时有点呆愣的后土娘娘拱拱手,笑道:

    “娘娘,可否将我无声无息送去酆都城外?最好是直接穿过酆都城大阵。”

    “嗯,”后土答应一声,禁不住问,“你这……”

    “一点必要的伪装之法,”李长寿笑道,“这陆压道人已死在我手中,但金乌一族精擅火焰神通,又是神鸟飞禽,若我被人发现,便以凤族涅槃之法诈他们一诈。”

    “原来如此。”

    不知为何,后土娘娘的话语声中,都染上了少许的不确定。

    琉璃宝塔内,目睹此情此景的各位道门高手与孔宣,也是表情各异。

    独处一层的孔宣嘴角轻轻抽搐,忍了又忍,还是笑了出来。

    而同处一层的道门高手,禁不住各自发表了一丢丢,关于李长寿行事风格的看法……

    多宝道人笑道:“与长庚为敌,当真是件大麻烦。”

    金灵圣母道:“这样未免太……不知该如何形容。”

    “长庚行事周全、小心谨慎,我辈楷模!”赵公明自是盛赞不已。

    太乙真人双手揣在袖中,耸耸肩:“贫道觉得你们可能误会了,他八成就是单纯怕死。”

    云霄目光扫来,眉头轻皱……

    太乙真人不知自己怎么,双腿一软,顺势就盘坐了下来,嘴上不由自主地加了句:

    “不过,在大是大非上,长庚从来不含糊!”

    玉鼎真人含笑点头,截教多宝、赵公明偷偷对视,各自笑眯了眼。

    又听塔外传来了,李长寿伪装后的苍老嗓音:

    “娘娘稍等,我先施化形术。”

    各位高手齐齐向外探查,眼睁睁看着李长寿化作一修罗族女童,银发、赤瞳,在血海中再常见不过。

    这女童紧跟着再加了层变化,化作一只拇指大小的蜥蜴,又变作透明状,气息全隐。

    众仙、后土禁不住齐齐抬手扶额。

    小蜥蜴扭头爬了几步,迅速钻入了前方的七彩光圈中,唰的一声消失不见……

    而此时,李长寿心底,塔爷一边乐呵,一边笑骂:

    “小徒弟你干啥呢?

    老爷把图老大都给你顶头上了,就是让你去放手干一架!你倒好,又是喊人,又是乔装打扮,这也太损咱们太清的威名了。

    你就直接去血海深处,我跟图老大一起出手,就算是那特么七宝妙树来了又咋地。”

    真·强乾坤尺应道:“就是就是!”

    一缕难分阴阳的嗓音,在李长寿心底问道:

    “为何要请这般多道门弟子?”

    李长寿心底笑了两声,反问一句:

    “若守在那第二轮回殿处的是西方圣人,有各位相护、有老师庇护,我或许能够全身而退,但此事岂非再无转机?”

    塔爷不以为然:“圣人暗自拨弄大道还说得过去,亲自出手做个守卫?”

    “这却是谁都说不准的,”太极图对此,倒是意外的认可。

    塔爷嘿嘿一笑:“图老大说是就是,老爷最欣赏小徒弟的一点,不就是他办事稳当吗?

    不过,单凭这些圣人弟子,也不是圣人的对手啊。”

    李长寿笑了笑,变作的小蜥蜴在虚空之中飞速爬动,没于血海深处。

    有些事没法跟旁人解释,他自己明白就是了。

    此时他所有布置,请来的各位高手,都不过是为了在突然遭遇到圣人偷袭时,可以确保拖延瞬息,让己方圣人老爷赶来此地。

    有太极图、玄黄塔、乾坤尺;

    配合孔宣的五色神光、赵大爷的定海神珠、云霄仙子的混元金斗、金灵圣母的龙虎如意、多宝道人的‘王之宝库’,玉鼎真人的鼎、太乙真人的嘴……

    自己遭遇圣人时的保命把握,怎么推算都在九成八。

    瞧了眼手腕上的草环,感受着其内静静流淌的七情之力,后土娘娘也给了自己一份保命的实力。

    李长寿其实还多稳了一手。

    他故意请黄龙真人前来,绝不是因黄龙真人是个老实龙,纯粹是……

    这位可是暗藏的福星!

    原本的封神大劫中,黄龙被抓了那么多次,被吊在商军辕门、被人拿着小辫子抽了那么多次,不都没死?

    寿之迷信。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