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宝旗贴身存放,丹房附近大阵完全开启,有任何要外出的念头都要忍住,雨诗师叔与伶俐都在修行,我已传声叮嘱她们,还有我的这些纸人万万不得离身……”

    小琼峰密室中,李长寿一字一句叮嘱着,灵娥不断点头,那双大眼中写满了认真。

    总算,李长寿得了离地焰光旗一缕灵觉,宝旗说的是:

    “定会护你师妹周全,莫要唠叨了。”

    李长寿这才停下叮嘱,对离地焰光旗拱手做了个道揖,身形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自己变唠叨了?

    有吗?

    不过是白泽不在黑池峰,自己本体也要外出,怕师妹被劫运影响罢了。

    出了度仙门,李长寿就通过纸道人感应了下灵娥处的情形,发现她已哼着小调,抱着一身宽松的练功服,去了她在山体密室中的专属房间……

    泡澡去了……

    微风中,李长寿现出模糊的身形,摸摸下巴、摇头轻笑,目中青光一闪,化作一缕青光,极快地飞入东海。

    终于来了。

    西方教八成有些急了,文净道人上次对自己所说之事,西方此时就已开始动手,比李长寿推测的几个时间点都要提前。

    西方教想要在紫霄宫商议封神事之前,扭转此时被动的处境?

    但他们命里犯了寿……

    好巧不巧,李长寿在地府忙碌灵珠子之事,一时兴起造出了能吓到阎王的试胆殿,并为此多耽误了半个月,恰好感应到了血海深处诡异出现的大道动荡,顺势探查……

    今时不同往日,李长寿的均衡之道无时无刻运转,对种种异象有较为敏锐的感知。

    但若他当时纸道人没有活跃在酆都城中,也不会感应的如此及时。

    自然,李长寿也不能排除,这有可能是天道暗中给自己提醒。

    而且李长寿不得不多想一些……

    先有自己功德被拖欠,无法凝成功德金身之事,后有西方教在血海搞事,要开辟新轮回……

    李长寿嗅到了一丝丝套路的腐臭味。

    不急,先喊人。

    就算时间点提前,但应对此事的思路自可不变,拿出自己此前准备好的方案就是。

    传信玉符各处撒,纸人化身奔走忙。

    不过半个时辰,李长寿就通知了自己能请动的几位道门顶尖高手,以及一位非道门高手。

    对不同的高手,李长寿的说辞也不一。

    对忠厚老实的黄龙真人,就道一声:“师兄可有空来地府幽冥,师弟有要事需高手镇场。”

    黄龙真人二话不说,闷头赶往最近的幽冥界入口。

    像太乙真人,对其就要委婉些:

    “师兄,我与灵珠子在地府之中,这边遇到了些麻烦,若师兄有空,还请来酆都城一趟。”

    虽然【灵珠子在地府】和【遇到了麻烦】,并不存在任何关联。

    对截教的多宝大师兄,李长寿就要直接说明事态的严重性,言说西方教有意通过开辟第二轮回、挽回大教气运;

    西方、阐、截三教既要应劫,在大劫中总要有个输家,这道理多宝道人自然明白。

    这位大师兄遵从李长寿的叮嘱,喊上了同门三四位高手,齐齐来地府驰援。

    至于赵大爷这般自己人,李长寿就一个字:

    “来。”

    用词短显得亲近,但凡多说一个字,那就生疏了!

    然后赵公明在西海某个岛屿上,拿着传信玉符一脸懵逼,推算之法得不出任何结果,也不知自己该去哪里寻李长寿,还好后面接到了多宝道人的传信……

    这自然也在李长寿的计算。

    他其实也有私心,故意避开了三仙岛,想着让云霄避开此战,但架不住多宝道人稳了一手,也给云霄去了信儿……

    云霄仙子并未迟疑,叮嘱两位妹妹和岛上的一二仙子好生修行、勿要外出生事,带着混元金斗赶赴幽冥界。

    李长寿的本体最先抵达酆都城外,整个过程没有惊动任何生灵、魂魄,随手收起了在此地的纸人。

    楚江王在紧急调兵,大队阴差开始在酆都城前汇聚,但楚江王只知‘血海将有一战’,却不知具体如何。

    这里的情形,定然瞒不过西方教,李长寿稍后自有应对。

    首先赶到酆都城的,却非道门高手。

    五色神光划过幽冥界昏沉的天穹,趁酆都城各处设置的大阵一不留神,这神光已是落在城外的试胆殿处,对李长寿露出少许微笑。

    一袭湛蓝华锦衣,长发半盘落前身。

    世间少寻唯独我,非正非邪非仙神。

    凤族当家人,孔萱、咳,孔宣!

    “何事竟让你如此着急,”孔宣温声说着,手中握着一把五彩羽扇,轻轻摇摆,“此次最好是有些大事要做,刚好还上你这份人情。”

    李长寿笑道:“稍后待人来齐了,我一并解释,若道友不愿参与此事,到时也可自行回返。”

    孔宣轻轻颔首,言道:“我自会斟酌以待,你还请了何人?”

    她话音刚落,旁边不远的山坡上就凭空出现了一口大洞,一名有些微胖的道人挽着袖子跳了出来,笑道:

    “好你个长庚,跟吕岳师弟一起在那什么秘境中常住不走!

    竟也不带为兄一个!”

    这道人身着淡黄长袍,小腹稍显圆润,慈眉善目、嗓音洪亮,又有一种自成的沉稳气度。

    由洞辨人,自是截教多宝。

    李长寿忙道:“多宝师兄可莫要如此言说,我与吕岳师兄相见如故不假,但只是化身在天涯秘境之中忙些与天庭有关的事务。”

    “哼!”

    一声冷哼自洞内传来。

    就听风铃作响,便见金光如水波晃动,那身着金色纱裙的金光圣母款款而来,面容圣洁肃穆,妙目蕴光薄怒。

    她轻斥道:“你便是不在意这般名声,也该考虑考虑云霄师妹。”

    李长寿笑道:“师姐放心,我自会对她详细解释。

    多宝师兄、金灵师姐,此为凤族孔宣,是我好友,今日也请他前来助拳一二。”

    当下,三大高手各自见礼,但彼此并无主动相交之意。

    骨子里都有一股傲气。

    多宝道人打量着这试胆殿,笑道:“这又是什么新奇玩意?长庚你做的?”

    李长寿道:“其他人应该还要再慢一些,师兄可要进去逛逛?”

    “嗯?”

    多宝道人挑挑眉,背着手轻笑两声,“试试就试试,为兄还能怕这阴间的玩物不成?”

    言罢,多宝自封修为,踱步进入此间,其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不多时,天地间又见水蓝光华绽放,一道身影直接闯入酆都城外围大阵……

    阴司大阵群:就很气。

    且没《排面》。

    赵公明身着战甲、美髯飘舞,见到李长寿刚要朗声大笑,又瞧到了侧旁的金灵圣母,不由板正面容,嗓音都比平日里低沉成熟了许多。

    “长庚啊,可是有什么急事?”

    李长寿刚要回话,心神一动,转身看向了东侧一线天方向,道:

    “老哥稍等,我去接一下人。”

    言罢身影化作一缕微风,极快地遁去了一线天之外。

    那里,一抹袅袅淡淡的云雾飘来,在空中徘徊一阵,并未直接闯过阴司布置的大阵,而是静静等着。

    待李长寿的身影出现在高空,这云雾方才轻轻消散,显露出其内玉人真容,对李长寿盈盈浅笑。

    道不尽仙子如画,说不完似水柔情。

    最难得便是两看相宜,最舒适便是心神安宁,一眼望去,云外是你。

    她身着常穿的素白长裙,缀玉束环、纤足云履,几缕长发随风前探,纤美柔灵的身姿不沾半分烟火气息。

    李长寿向前做了个道揖,她便欠身还了一礼,而后向前一步,到得李长寿身前五尺,柔声问:

    “遇这般事,你怎得都不喊我了?”

    李长寿笑道:“不愿你入劫运之中。”

    云霄便不知该如何回答,似有少许女儿家的姿态——微微抿嘴、目光挪向旁出,但终究还是拿出当代大神通者的风范。

    她道:“入不入劫是天定,出不出劫由你我,躲是难躲的。”

    李长寿含笑点头,又道:“咱们在这等一阵,阐教的三位师兄应该也要到了了。”

    他话音刚落,远处就有七彩玄光闪烁,一口玉鼎破虚空而来,其内飞出三道流光,自是黄龙真人、太乙真人与那玉鼎真人。

    太乙真人眼一瞪,瞧到了正在下方山峰顶端,正在那打坐歇息的灵珠子,不由松了口气。

    随后,太乙真人看向李长寿,又看向了李长寿身旁的云霄仙子,目中幽幽,开口就是一句:

    “你可真难,仙子在侧相伴,缺几个跟人斗法的呗?”

    李长寿笑道:“这不是想着让师兄也多点参与感,故用言语相激,莫要让师兄错过了如此盛事。”

    太乙真人笑骂:“这么说,我还要谢你了?”

    “不用,都是师弟应该做的。”

    玉鼎真人道:“莫要拌嘴了,此间何事?”

    黄龙真人也道:“长庚师弟你这是请了多少同门?”

    “三位师兄请先随我来吧。”

    李长寿看了眼下方,那正抬头眺望、不知所措的牛头与马面,对着两位勾魂使者传声言说几句,马面撒丫朝酆都城疾驰而去。

    牛头喊醒了灵珠子,同样赶去了酆都城中躲着,有的稍慢。

    试胆殿前;

    李长寿喊来的高手已是到齐,截教金灵圣母、赵公明,阐教黄龙真人、太乙真人、玉鼎真人,非道门高手孔宣,以及被多宝请来的云霄仙子。

    ——多宝进了试胆殿,此时尚未出来。

    除却黄龙真人没什么宝物,缺了点福源;

    以及太乙真人修为境界比起同时期的圣人弟子差了些许,都快被李长寿追上之外。

    大家都是洪荒之内、圣人之下,绝顶的高手!

    但,李长寿此时面容依然无比凝重,对众人传声说了自己掌握的消息:

    【西方教暗中经营三千世界数万年,缔造香火神国,通过香火功德、自身秘法,困住了无数本该来地府转世轮回的大批凡人魂魄。

    西方教要释放这些魂魄入地府,冲击阴司秩序,在六道轮回堵塞时,于血海之中另开轮回殿,将这些魂魄送去世间转世,从而自行确立第二轮回的地位。

    借此,西方教可因开创第二轮回,扭转自身气运,加强与天道的直接关联,并完善香火神国,让各处香火神国的凡人,成为他们的功德提取法器。

    一转此前处处被动的情形。】

    李长寿传声落下,此地各位高手面色都有些凝重。

    金灵圣母目中精光闪烁,传声骂道:

    “这西方教当真好算计,香火神国、第二轮回,其心怕是不小,三千世界也确实此前被咱们忽略,给他们钻了空子。”

    黄龙真人却叹了口气:“西方教为了大兴无所不用其极。

    天道不是有天机预示他们定会大兴吗,为何他们还如此急躁?”

    “万事总要有个过程嘛,”太乙真人传声道,“他们西方教不努努力,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废物?”

    李长寿看向孔宣,言道:“道友,请你来这是因你神通强横,此事其实本与你无关。”

    “无妨,”孔宣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你师兄去了天外,艰苦镇守玄都城,我自是要为你出头。”

    李长寿:……

    玄都大法师去了天外玄都城是真的,艰苦镇守不艰苦镇守,这就要两说了。

    刚才太极图还吐槽了句,玄都大法师跟他这个小徒弟学坏了,为了能安心睡觉,还去偷摸偷袭了域外天魔的老巢!

    “多谢道友,不过……

    事态可能比咱们想的都要严重。”

    李长寿左手张开,黑白阴阳鱼缓缓旋转,太极图显出踪迹,而后李长寿头顶浮现玄黄塔,左手握住乾坤尺……

    赵公明禁不住吐槽道:“这不就,横扫圣人之下一切敌了吗?你还喊我们过来作甚!”

    李长寿沉声道:

    “老哥你这般想便错了,没有最强的法宝,只有更强的生灵。

    老师此次安排了如此多宝物为我保命,可见绝非易事,各位师兄师姐须得收起大意之心,小心应对。”

    众高手一听,倒也觉得颇有道理,被李长寿拉入了写满了稳字的逻辑。

    正此时,侧旁试胆殿中传出一声大喊:

    “哎嗨!什么东西!贫道用灵宝堆你等身高信不信!

    莫得过来,哎!哎哎!莫得过来!”

    各位高手顿时写满了问号,李长寿连忙关了大阵,冲入殿中,把满头热汗的多宝道人扶了出来。

    截教其他三位仙人立刻围了上来,云霄问道:

    “大师兄这是怎了?”

    “没,没事。”

    多宝深深吐了口气,咧嘴一笑,解开自身封禁、道心顿时安宁了下来,满是感慨地看向李长寿。

    “长庚师弟,你搞这地方作甚?

    当真,当真是!

    多少年未曾体会过这般感觉,担惊受怕、不知前一脚迈出去会遇到何种情形,但此时回味过来,当真也是舒爽的很,于道心有益。”

    李长寿正色道:“此地是为灵珠子师侄练胆所用,耗费了我诸多心血,用了不少宝材。”

    言说中,李长寿瞅了一眼太乙真人,后者却是淡定地背着手、看着天空,似乎无事发生。

    “当真够劲!”

    多宝道人赞叹不已,极力推荐自己几个师弟师妹也一同入内,却被李长寿拦下,传声言说还是先做正事。

    为此,多宝道人有点不甘愿。

    本着能忽悠一个就忽悠一个,以及‘好东西’要跟损友分享的原则,多宝道人暗中忽悠赵公明进去历练一番道心,说的赵公明颇为意动。

    金灵圣母问:“咱们接下来该如何做?直接杀过去吗?”

    “不妥,”李长寿传声道,“敌状况未明、情形未明,咱们大摇大摆过去更容易打草惊蛇。

    此时当故布疑阵,脱离对方视线,再伺机而动,寻其要害。

    不动则已,一动必中,坏其算计!”

    黄龙真人笑道:“长庚师弟定是已有良策,咱们听着就是了。”

    “还请各位师兄师姐,与我一同先入六道轮回盘中,”李长寿道,“咱们借六道轮回盘掩藏一下行踪。”

    “善!”

    “善!”

    “我不去!”

    太乙真人一扫衣袖,“不必相劝,你们便是打昏了贫道,贫道也断然不能再入六道轮回盘!”

    孔宣、黄龙不明所以,其他几位道门高手尽是一阵发笑。

    李长寿早有准备,正色道:“师兄你莫非不想解开误会,与那怒之化身重归于好?”

    太乙真人嘴角一撇、眼皮一翻,道一句:“恕难从命,不如不见!”

    哒!

    一根手指点在太乙真人肩头,太乙真人身形瞬间静止,宛若泥塑一般。

    玉鼎真人淡定地用仙力卷住太乙真人,道:“见笑,莫要耽误了时机。”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