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且说,符元仙翁自毁于凌霄宝殿,自元神至仙躯瞬间只剩灰烬。

    李长寿低眉顺眼站在众仙神之前,一言不发、面容冷峻。

    殿内充斥着不安的氛围。

    玉帝冷哼一声,双目运起万丈金光,扫过下方众仙家;

    立刻又有十多名仙神浑身抽搐,倒地不起,一缕缕黑烟自他们身周消散。

    木公出声大喝:“何方妖魔,敢来天庭作乱!”

    众仙神齐齐运转仙力,警惕地看向前后左右。

    大批天兵天将冲上玉阶,将凌霄宝殿团团围了起来,面色无比凝重。

    这还是凌霄殿第一次出现异状。

    “无妨,”玉帝缓声开口,袖中的拳头慢慢松开,言道,“对方已被长庚爱卿吓退。”

    李长寿躬身做了个道揖,心底念头转动,保持着冷峻面容,朗声道:

    “陛下,云华仙子一家遭了这伙妖魔偷袭,杨天佑与其长子横死,小神化身正护着云华仙子回归天庭。”

    玉帝闻剑眉一竖,掌拍玉案,骂道:“这妖魔欺吾太甚!

    云华子女可安否?”

    “暂安,”李长寿低头做了个道揖,叹道,“小神有负陛下所托,请陛下责罚!”

    玉帝轻轻摆手,闭上双眼,许久无言。

    李长寿安安静静地站在那,仔细思量着后续步骤。

    他与玉帝的这几句对话,其实也是有意而为,让天庭众仙细细品味;

    接下来有些不能说、不该说的话,切莫提及半句。

    顺便,李长寿也保了一手云华仙子,让对方不敢对云华仙子二次出手。

    否则天庭不惜一战。

    虽然此时大部分仙神在意的,都是李长寿刚刚嘴唇略微开合时,到底对符元仙翁说了什么。

    那应该是一句很短的话,却导致那假冒符元仙翁的‘妖魔’,这般仓皇自毁……

    【过分了,师叔。】

    这是李长寿发自内心的感慨,也是李长寿周全考虑后,给出的一句警告。

    对方为何会直接退走?

    无他,李长寿扔出去的‘师叔’二字,直接点到了背后之人的要害。

    这并非是说背后那人怕了李长寿,纯粹是……

    怕了李长寿背后的最强圣人。

    当然,‘怕’只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原因大概是:

    圣人自己亲自出手,却被对方圣人弟子识破,若李长寿不是单纯猜测,而是已掌握到了他身份的蛛丝马迹,那便给了道门和天庭发难的机会。

    故匆匆自毁,退出了这次简单的算计。

    在符元仙翁自毁之前,李长寿大概只是有七成把握,认为有圣人直接下场微操。

    但在这个基础上,李长寿也无法直接断定,到底是哪位圣人出了手。

    此时符元老道的惨状,则是给了李长寿一个明确的答案——算计云华仙子与杨天佑这事的,就是西方某个不愿暴露名号的第六圣人!

    首先,从结果去看,此事最终得益的就是西方教。

    李长寿是知道杨戬成长轨迹的,接下来杨戬大概率是拜入阐教,修八九玄功,短时间内成为一方高手,大闹天庭、力劈桃山。

    此事看似是杨戬的‘个人故事’,背后却是让阐教与天庭加深对立,爆发更大的冲突。

    归根结底,西方教圣人这次搞的,还是老套路。

    【渲染阐教危机,离间道门,削弱天庭实力与威信力,为今后与阐教联手对抗截教埋下不轻不重的伏笔。】

    其次,就是天庭的特殊性。

    天庭事关天道运转,符元仙翁虽然不在什么重要职位,但也是天庭正神,绝非随意大能就能对他下手的。

    不然天庭早就被架空了!

    再有,对方算计此事时,玉帝和王母正在历劫。

    他们的历劫身所在之地,一直有天道之力保护,在大劫即将来临时,还能准确出手。

    敢如此算计的,也只有圣人了。

    最重要的,还是圣人自身的特殊。

    圣人万劫不毁、大劫不灭。

    此时正是大劫尚未明朗的敏感时期,天庭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影响到大劫走势,都可能把出手之人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此时敢对天庭出手,便是玄都大法师也不敢说全身而退……

    但圣人不同,他们此时除却被蒙蔽了天机,本身并不受大劫影响,想要作壁上观就可直接作壁上观。

    本着‘大胆假设、小心取证’的原则,李长寿七年前就将这个可能性保留了下来,一步步推算、印证,才有了刚才那简单的五个字。

    与圣人间接面对面博弈……

    也是相当刺激。

    在这个基础上,李长寿此前在凡间短促交过手的那三名天兵,应该不是圣人亲自控制。

    李长寿交手时隐隐感知到了对方的存在,给李长寿的感觉,他们实力比赵大爷弱了许多,应该是西方圣人弟子。

    对方明显是要杀了云华仙子、杨天佑、杨天佑长子杨蛟,在杨戬心底种下一颗仇恨的种子。

    而杨戬那封神大劫‘大劫子’之一的身份,应当早被西方推算出来了。

    “唉……”

    李长寿突然叹了口气。

    凌霄宝殿中刚放松下来的众仙神,此刻都紧张了起来。

    李长寿想到的是,以堂堂圣人之姿,去算计两个凡人,还是用这般手段,给气运加身的杨戬种下仇恨天庭的种子……

    当真是没谁了。

    又半个时辰后,凌霄宝殿外涌来一队天兵,将云华仙子押入了凌霄宝殿。

    众仙神齐齐看去,此时云华仙子长发有些凌乱,像是失了魂魄,整个人魂不守舍,美目中毫无神采。

    行到殿中,云华仙子跌坐在了白玉地面的云雾中。

    玉帝看了眼李长寿,李长寿只得站出来,用清冷平淡的口吻问道:

    “云华仙子,你可知罪。”

    云华仙子毫无反应,静静坐在那,失魂落魄。

    李长寿心底轻叹,此时摆在他面前的,只剩下策。

    【做个反派】。

    “云华仙子,你私自下凡、私配凡人,在凡尘厮守数年之久,还意图蒙蔽玉帝陛下与王母娘娘,其罪难恕。”

    云华仙子轻轻呢喃,嗓音有些沙哑。

    “这就是你们杀我夫君的缘由吗……”

    李长寿默然。

    一旁木公低声道:“仙子你可知!”

    “木公退下,”玉帝闭着的眼不曾睁开,淡然道:“此事交由长庚爱卿处置。”

    东木公转身称是,不再多言。

    那些原本也想解释‘玉帝陛下只是下令押你们回来’的神仙们,此刻再不敢多说半个字。

    李长寿又道:“你可知罪?”

    云华仙子凄然笑着,眼泪不断流淌,她慢慢站起身来,单薄的、不过真仙境、且被凡俗浊气污染的身子,此刻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

    她沙哑的嗓音嘶吼着、怒斥着,宣泄着自己心底的恨意,指着李长寿骂道:

    “这就是天庭……这就是天帝……

    这就是宅心仁厚的水神!”

    “你可知罪?”

    李长寿皱眉问着。

    “你们要杀,杀我就是!为何要杀我夫君,杀我长子!”

    李长寿淡然道:“若你知罪,我可保你一双儿女无事。”

    云华仙子身子一颤,宛若如梦初醒,原本那刚强的身影轻颤着,却终归是低头跪伏了下去,额头抵在那白玉板上。

    “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儿女。

    他们与此事无关,是我不尊天规,都是我……

    水神,求你不要杀他们。”

    李长寿闭目轻叹,转身对玉帝躬身请命。

    “陛下,云华仙子已认罪。

    小神斗胆,请陛下下令,将云华仙子于天庭内、瑶池侧,镇压千年!”

    玉帝闭目道:“准。”

    李长寿袖袍一摆,自有天兵天将向前将云华仙子押下。

    李长寿暗中传声,东木公立刻告退,从后跟了上去。

    “今日散了吧。”

    玉帝站起身来,面上看不出喜怒,身影化作云雾消散,离了凌霄宝殿。

    下方众仙神齐齐行礼,无声间各自退开。

    李长寿也像是无事发生,驾云回了月宫之中,回到了自己总教习之位,继续着最后大半年的任期。

    不过半日,天庭中就开始流传云华仙子一家的‘惨剧’。

    月宫排舞的嫦娥们,面对李长寿时,也少了一点热情,多了几分敬畏。

    准确来说应该是畏惧。

    李长寿对此并未多管,继续忙自己该做之事。

    凌霄殿上,他答应了云华仙子不伤杨戬和杨婵,李长寿虽知杨戬接下来大概率应是无事的,但还是请来了玄黄塔。

    随便派了个纸道人军团,带着玄黄塔去了确洲城地下。

    他并未再出现于杨戬面前,只是暗中守着,也在暗中观察着杨戬。

    杨府初遭大难,府内自是大乱,杨戬此时不过幼年,却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判断,带着自己妹妹‘硬逃’出了杨府。

    兄妹二人过了半个月颠沛流离的生活,原本活泼的杨戬变得沉默寡言,每日带着妹妹在街头露宿,不知该去哪、也不知该做些什么。

    还好,他们总能遇到一两个善人,给他们食物、棉被……

    这并非是李长寿的纸人,应该是杨戬的气运在发挥效果。

    夜深人静露宿街头时,杨戬搂着妹妹,两小只缩在一床破被中;

    杨戬久久不能闭眼,事发后,他始终未曾哭过一声,此刻只是轻拍着妹妹的后背,安抚着妹妹惶恐的心神。

    大概,这就是快速崛起所要承受的磨难吧。

    半个月后,一名阐教仙人路过数千里之外,偶然被杨戬身上的气运所惊,便将这个消息带回了玉虚宫中。

    那日,玉虚宫中来了十几位仙人,黄龙真人、玉鼎真人、太乙真人、赤精子也在其中。

    赤精子施望气之法,断定杨戬今后必定不凡;其他几位真人都起了收徒之念,也就玉鼎真人最淡定,不争不抢。

    他只是,被太乙真人拉过来的罢了。

    太乙真人这张嘴得罪了不少人,此时大劫即将降临,太乙真人不拉个修为境界过硬的高手,也不敢胡乱外出。

    受劫运影响,此时推算之法被禁,几位阐教高手也推算不出杨戬的跟脚。

    但他们在城中一打听,联想到这几日洪荒沸沸扬扬的‘玉帝之妹下凡私配’之事,一个个都犯了难。

    赤精子道:“现如今天庭主导大劫,你我还是要考虑天庭玉帝师叔的面皮才是。”

    “贫道倒是真的想收他,这份大气运当真难得,”太乙真任叹道,“可惜,这家伙身上因果太大,今后必是要跟天庭水火不容。

    就贫道这张嘴,怕是保不住他。”

    “贫道来吧。”

    玉鼎真人低声说了句,不等黄龙真人说话,已是驾云缓缓飘了下去。

    黄龙真人:他其实也不介意……

    不多时,玉鼎真人就驾云将杨戬和杨婵带回了天上,杨戬有些警惕地看着这些老道,玉鼎真人抬手让他昏睡了过去,用仙力托举在身后。

    赤精子有些欲言又止,却并未多说什么,只道一声:

    “回吧。”

    几位真人各自驾云,朝北方飞去。

    嗯?

    玉鼎真人心有所感,扭头探向了下方凡俗大城中的某条街巷,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身影,露出几分笑意。

    太乙真人驾云凑了过来,双手揣在袖子中,打量着杨戬和杨婵,嘀咕道:

    “师弟你确定要接这份因果?”

    “无妨,”玉鼎收回了注视着那处街巷的目光,“信长庚。”

    太乙真人吸了吸鼻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

    杨戬被玉鼎真人收走的第二日,李长寿就办了件筹备已久的大事。

    带一百零八魔兵去地府,找后土娘娘求援!

    他凭玄黄塔护着本体,在龙宫借了艘大船,带着一百零八魔兵浩浩荡荡奔赴东海之东,去了幽冥地府,寻向了酆都城中。

    用后土娘娘的七情道果,试试能否拯救这些魔兵的道心。

    与此同时,三仙岛上。

    琼霄、碧霄、菡芷仙,带着刚从外面听来的传闻,匆匆到了云霄仙子的阁楼中,与云霄言说了洪荒中正在流传的云华仙子之事。

    此时流传的版本中,不知是有心人算计,还是口口相传有了偏差,已是将杨天佑与其长子之死,归结于天庭下的毒手。

    在这个故事中,天庭水神李长庚成了妥妥的恶人,又是为云华仙子定罪,又是亲自带云华仙子上天,请命镇压云华仙子千年。

    琼霄皱眉道:“按理说,姐夫、嘿嘿,水神这家伙是大师伯喜爱的弟子,没必要为玉帝做这些脏活呀。”

    “我也觉得有蹊跷,”碧霄仙子颇为认真地嘀咕着。

    云霄仙子轻吟几声,柔声道:

    “为何我觉得,他押解云华仙子实为护送,镇压云华仙子似是为了后续保护,为云华仙子定罪,似是主动背负骂名,将此事压下……

    这里面应当还有其他事。

    三妹,准你外出一趟,将此事前后因果探明。

    旁人若有意诋毁,我也不可袖手旁观。”

    “唉,不能用推算之法真费劲!”

    琼霄抱怨一句,架起金蛟剪,身形破空而去。

    半日后,琼霄带回了完整的故事,言说玉帝只是下令将他们一家五口带上天,结果有天兵遭了控制;

    有个正神符元仙翁被水神一句话说死,直接化作灰飞,十多个天庭仙神似是被控制了心神……

    云霄细细思索一阵,低声道:“怪不得,他只能站出来顶这一遭,此间怕是有圣人出手了。”

    其他几位仙子面面相觑。

    “圣人?为这么点事?不至于吧……”

    “此事莫要再提起,我一时也无法看透背后算计,只需将完整经过,通知咱们教内各仙岛就是。”

    云霄托着脸颊想了一阵,拿出笔墨,写下了一封书信,递给琼霄。

    “若大哥还在他那,让大哥帮我转交下这封信。

    哪怕他不在意旁人误解,我总归要给他些支持才是。”

    琼霄和碧霄对视一眼,各自笑出声来,在姐姐怪罪前连忙告退,各自发传信玉符。

    另一边,六道轮回盘内。

    李长寿站在浸泡着师父齐源魂魄的水池旁,等待着后土娘娘‘慢慢’走来。

    “娘娘,”李长寿转身行礼,笑道:“可否再帮我一事。”

    后土笑道:“可是人族上古魔兵之事?此事此前就已答应了你,何来再帮一说。”

    “是这个……”

    李长寿左手一翻,掌心有颗宝珠轻轻闪烁光亮,“此地有某个人族的一魂一魄,不知凭六道轮回盘,能否将这一魂一魄补全?”

    后土轻声问:“其他魂魄可碎了?”

    “碎了,”李长寿点头答曰,“可谓渣都不剩,还好我提前瞬息抽走了他一魂一魄。”

    “若是碎了就可修补,若其他魂魄还在,天道是不允的。”

    后土道:“他此前只要在轮回盘中轮回过,就会留下一丝丝印记。

    将这些印记收集起来,接来那些碎掉的魂魄,再有这一魂一魄指引,只需一二百年就可恢复。

    放入池中吧,他叫何名?”

    李长寿将这一魂一魄,小心翼翼地送到了自己师父的魂魄旁,口中答曰:

    “杨天佑。”

    后土奇道:“这是你师兄弟吗?”

    “不是,”李长寿想了想,笑道:“算是我记名弟子吧,外加一点……小底牌。”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