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云华仙子入梦思情,睡醒已是泪满玉枕,目中痴痴念念、有些魂不守舍。

    这是明显的入劫症状。

    李长寿此刻活跃在天庭的两具纸道人,一具在月桂宫中开直播,一具就盯在了云华仙子身周。

    此刻,李长寿心底有一个很大的疑惑。

    这个符元老道,问题也太明显了点,这跟自爆都没什么区别了。

    若是北洲瘴气一战前,李长寿思考此事,只会从劫运、符元立场、可能产生的后果、最坏的结果等等,这些比较常规的方面去审度;

    但现在,李长寿多加了几个方向,让自己尽可能考虑的足够全面。

    其一,符元有没有可能是半路成了傀儡,并非原装二五仔?

    其二,杨天佑跟脚会不会有问题。

    其三,圣人有没有直接干预。

    其四,这有没有可能是对方故意吸引自己注意力的靶子,掩盖他们真正的算计?

    等等。

    符元仙翁是天庭老神仙了,与木公差不多一同进入天庭,混的时间久、混到了较高的位置,所谓符元也是后来改的道号,没什么厉害跟脚。

    如果符元是早早被人安排好的棋子,所选的发难时机就有点不对。

    ——此时,天庭已是要借着大劫崛起,此前有大把机会能背刺玉帝,为什么没利用?

    综合分析,最有可能的选项,反而是符元老道被人控了心神,或是被人直接偷了梁、换了柱……

    若真是这般,圣人直接出手的可能性就相当大了,约在两成左右。

    老规矩:【若我是背后操控符元者,我需用他算计什么?】

    李长寿心底灵光闪烁,捕捉到了一点关键之处。

    投石问路。

    对方如此行动,很可能没有明确的目的,最低限度恶心一下玉帝,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损害玉帝威信,从而达到其他目的。

    此时大劫劫运降临,天地如同一滩浑水,若是能用一颗石头砸出点浪花,说不定就能产生连锁反应……

    背后搞事者,是西方教的可能性自然最大,但阐教也不能直接排除。

    当然,还要有微弱的可能是截教出手,但这个……这个……

    嗯,保持怀疑,不妄下定论。

    突出一个严谨!

    用仙识瞧了眼坐在梳妆台前静静出神的云华仙子,李长寿暗中摇了摇头,心神挪移到了旁处。

    他派出一具纸道人扮作天将,奉自己之命,去地府查有关杨天佑的跟脚。

    随之,正牌水神纸道人这两年来,第一次离开太阴星,在天庭中四处走动,大摇大摆调查有关云华仙子之事。

    这波,也是老千层饼了。

    李长寿先去拜访了云华仙子,劝说云华仙子莫要太过忧心,并派天兵去瑶池请命,为云华仙子增加了六位侍女。

    而云华仙子也成了天庭除却王母娘娘之外,第二个拥有超过两个仙子侍女的天庭仙人。

    因天庭男仙女仙分列,玉帝都没这待遇!

    随后,李长寿去了姻缘殿中,查看了云华仙子的姻缘红绳,并指着云华仙子与杨天佑的红绳当场发飙:

    “月老哇,这是为何?

    云华仙子乃是玉帝历劫时的亲妹妹,怎么能跟一凡人缠死了红绳!”

    月老老铁吓得一哆嗦,忙道:“这、这绝不是小神干的!水神明鉴!”

    李长寿皱眉道:“那我问你,此处是何地?”

    “姻缘殿啊……”

    “你是何人?”

    “小神是月……老……”

    月老面色突然无比苍白,蹬蹬蹬后退几步,看着那已是锁成了死扣的红绳,下意识就摸出了金剪刀。

    李长寿拂尘一甩,将月老拦了下来,低声道:

    “此时天地间劫运已显,此事透着一股子蹊跷,月老你当真要剪?”

    月老又哆嗦了下,心里仿佛挂了十五只木桶——七上八下,口中念着‘完了完了’,急得在李长寿面前一阵转圈。

    “水神!水神救我!”

    “此事非我能解,”李长寿叹道,“你记得,只需一口咬定此事绝非你所做,这死扣也绝非你打的,并敢为此立下大道誓言。

    玉帝陛下宅心仁厚、宽宏大量,月老在天庭中也是劳苦功高,自不会被怪罪。

    此事,我还真是要好好查下去了……

    月老可记得,最近这二十年,都有谁来过你姻缘殿?将他们姓名都写下来给我。”

    “是,是!小神这就写!”

    李长寿又道:“未免月老你遭人暗算,我在你身后全程用留影球记下你写的过程,务必尽量详细些。”

    “哎!多谢水神!”

    月老长叹一声,请李长寿一同去偏殿中,不断回忆、思索、讲述,写下了一条条讯息。

    这二十年,哪个神仙、哪个时辰、来此地说了什么,月老都交代的无比清楚,让李长寿……

    意外掌握了十多位天庭仙神的黑料。

    这些都是小事,李长寿也犯不着跟同殿为臣的同僚过不去。

    半日后,李长寿收起了多角度拍摄的七颗留影球,对月老叮嘱一二,让月老最好在近期封殿,莫要让任何人进入姻缘殿,月老也一口答应了下来。

    李长寿前脚走,月老就把姻缘殿大门一关,将两个童子扔去外面举牌:

    【月老不在殿中】;

    【天道庇护此地】。

    大摇大摆、毫不隐藏行踪,李长寿继续在天庭中左右拜访。

    离开姻缘殿,取道瑶池中。

    李长寿叮嘱龙吉最近不可出瑶池,又与王母娘娘打了几句光明正大的‘暗语’,请王母娘娘看紧云华仙子。

    随后李长寿仿佛神来之笔,突然转向,故意路过符元仙翁的府邸,在符元仙翁的大门外踱步走了一阵。

    最终,李长寿转身离开,并未入门,赶去见了木公。

    李长寿与木公聊了一阵天庭事务,施展出了‘双声同步大法’。

    在嘴边说话时,暗中又用仙识对木公传声:

    “木公,当年是谁选你做了男仙之首,节制玉帝陛下的权柄?

    若是道门圣人老爷你就笑一声,西方圣人老爷你就叹口气,不知道就猛眨眼。”

    于是,东木公抬手摁着眼角,嘀咕一句:“怎么有点心神不宁。”

    随后就是眼皮乱眨,频率十分吓人。

    李长寿心底一笑,与木公继续闲聊扯淡。

    待他辞别木公,就回了月桂宫中,坐在铜镜之后,继续看嫦娥排舞,吃着手边的珍馐美味。

    又半日后;

    地府那边也有了结果,李长寿通过阎君与生死簿,查了杨天佑此前十八世,没有什么毛病,只是一颗正常的真灵在不断轮回。

    再有月老殿得来的名单……

    符元仙翁最近二十年,曾三次去月老殿,与月老饮酒作乐、有意结交。

    第二次的时间点,刚好就对应‘华有铭十九岁将母亲和妹妹托付给杨天佑照料’事件。

    很明显,华云与杨天佑的这步棋,是在玉帝历劫身尚未回归天庭时,就已被人种下了。

    此时,逻辑支点已足够多,一条可能性达到了六成的‘故事线’,清晰地呈现在了李长寿心海……

    李长寿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双眼都不由眯了起来,捏起一块刚烤好的灵兽肉放入口中,细细咀嚼。

    其实他是在回想这场看似简单的博弈背后,所隐藏的种种细节,检查自己是否有错漏之处。

    自省自查,其实不必等事情结束以后;

    若是自己能提前发现漏洞,也有及时补救的可能。

    与此同时,月桂宫的殿门处。

    盯——

    两只兔耳朵发饰向外凑了凑,一颗小脑袋露着额头和双眼,远远捕捉到李长寿这般表情,忍不住哆嗦了几下。

    突听身后传来女子的轻唤:“小兔怎么在这躲着?”

    少女玉兔浑身轻颤,连忙把脑袋缩了回去,对着背后驾云而来的几位美丽仙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而后又是一阵抹脖子、掐脖子、歪头吐舌头……

    几位仙子被逗的掩口娇笑。

    一位仙子道:“小兔你莫要这般,水神是个顶好的仙神,这两年你还没发现吗?”

    “对呢,水神此前几次,也不过是故意逗你的罢了,水神看你的眼神都十分和善呢。”

    “和、和善?”

    玉兔念起这两年,几次与天庭水神的照面,禁不住,蹲下来委委屈屈地抱住了自己。

    《当黑暗降临,只有我一只兔发现了大魔王的真相》。

    “可以替我,把这个呈给水神大人吗?我不敢过去……”

    玉兔泪眼汪汪,双手将一封请柬捧给几位仙子;

    这几位仙子却是并未迟疑,将请柬接了过来,说笑间飞去殿中,落在了李长寿面前。

    玉兔少女再次露了个脑袋壳,悄悄盯着那边的情形。

    她见李长寿拿起请柬看了一眼,又听李长寿笑道:

    “太阴星君请我去赴宴?这还是算了,那广寒宫中毫无人气,我当真有些不适应。”

    言说中,李长寿抬头看去殿门处,只见到了一道浅浅的冲击波,那应该是兔子蹬腿时留下的波痕。

    姮娥请自己过去赴宴?

    李长寿不知这里面有什么说法,但绝不想成为自上古之后,第一个踏入广寒宫的男人。

    就这般,月宫之中欢宴漫漫,铜镜之中画面未断。

    人间春去秋来,又过了半年。

    云华仙子终于按耐不住,与自己的侍女相商,在拜访了一次王母娘娘后,就奋不顾身、暗中下凡。

    这个过程中,玉帝、王母、李长寿、木公,以及少部分天庭高手,都在密切关注云华仙子的踪迹。

    当云华仙子拿出一枚玉符,伪装成一名天将,借此混出天门;

    凌霄殿中的玉帝面色彻底阴沉了下来,却强忍着,并未出手干预。

    他是玉帝。

    劫运降临、天庭兴起,他若出手对抗劫运,便会影响大劫运转,甚至可能影响到天庭崛起之事。

    后面的故事,就有点俗套了。

    云华仙子下凡与杨天佑见面,多年的相思之情、姻缘红绳的扰动,让他们四目相对时,禁不住相拥。

    杨天佑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他不愿因自己一个凡人耽误云华仙子的前程,不断忍耐、忍耐……

    最后还是没忍住。

    暗中跟随在后的李长寿,用一道结界笼罩住了杨府,表示此事尘埃落定。

    凌霄宝殿中,玉帝摇头一叹。

    妹妹长大了要嫁人,他这当哥哥的,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就是这其后的牵扯错综复杂,让玉帝各种头疼。

    正此时,李长寿那具青年道者模样的纸道人,与玉帝的化身凑在一起,找了个风景不错的仙山,喝了顿酒,琢磨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玉帝有意成全杨天佑与云华仙子,就把这个难题扔给了李长寿,还道:

    “长庚若是能在这杯酒喝完之前想出主意,吾就赐长庚一件宝物。”

    李长寿微微一笑,故意露出思考的表情;

    玉帝刚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李长寿就将早已准备好的方案拿了出来。

    “有了。”

    噗——

    玉帝化身捂着嘴,瞪着李长寿:“有什么了?”

    “陛下要的办法,”李长寿笑道,“小神去查了杨天佑此前十八世跟脚,并拜托阎君将生死簿所记载之事都隐了起来。

    此时天机混淆,推算之法被禁,咱们大可编一个浪漫的故事,为他们两人增加一点解释。”

    “哦?”玉帝来了兴致,“哪般故事?”

    李长寿在袖中摸出几只卷轴,“陛下请看,小神早已备好,防备有今日之局。”

    玉帝定睛一瞧,却见那卷轴上写着《三生三世找到你》、《仙人情未了》、《你在左、我在右》。

    玉帝化身额头挂满黑线,瞪着李长寿骂道:

    “吾下凡的时候,你怎么没拿出这些!”

    “咳,”李长寿尴尬一笑,“您当时那是自身订制的故事,这些都是小神自由发挥,难免有些不同。”

    玉帝拿着卷轴仔细看了一阵,很快就选了一个剧本,且跟李长寿所想不错,就是‘三生三世’、‘金童玉女’的那套。

    玉帝又问:“给他们编造这般故事,又能如何?”

    李长寿慢条斯理地分析:

    “陛下,再过几年,天庭中定会流言四起,言说云华仙子私自下凡、私配凡人。

    那时小神就会放出这个故事,抵消一部分后续影响。

    而陛下也可做做样子,罚那杨天佑散尽家财,让他们受些清苦的日子……

    天庭不少仙神都是性情中人,明面上不敢说什么,暗中便会同情云华仙子与杨天佑。

    这时,陛下只需寻合适的机会,将他们捉拿回天庭,削掉云华仙子部分修为,用牺牲寿元的惩罚、成全他们姻缘道果,以儆效尤,此事就可圆满落幕……”

    ——这,已是李长寿能保二郎神杨戬顺利降世,且顾全各方利益的中策。

    玉帝缓缓舒了口气,点头应了下来,在[烟雨红尘小说 www.jinxiyue.net]怀中拿出了一杆玉笔,递给了李长寿。

    “谢陛下,小神就却之不恭了。”

    “总感觉长庚你是在故意给吾下套,”玉帝目中略显嫌弃。

    李长寿淡定的一笑,端着酒杯敬了天柱一杯。

    于是,七年后。

    事情发展果真如李长寿与玉帝所说的那般,前六年十分平静。

    云华仙子下凡第一年,杨府迎来了二少爷;

    下凡第三年,杨府迎来了三小姐……

    杨府一家的生活,自是神仙羡慕、鸳鸯嫉妒,凡人更是想不到其中的快乐。

    但好景不长,天有惊变。

    先是天庭之中流言四起,几乎一夜之间,在天庭边角的天兵,都知晓了玉帝之妹云华仙子私配凡人、有辱天威之事。

    天兵天将众仙神本身也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他们吃个瓜也就是了。

    李长寿及时放出了‘杨天佑乃金童转世,与云华仙子是天定的姻缘’,将此事风评迅速板正了过来。

    但这时,有部分仙神在那不断渲染此事的严重性,以符元仙翁为首,将此事闹到了凌霄宝殿上。

    玉帝淡定的下令,命一队天兵下凡捉拿,下的命令,是将杨天佑一家五口捉来凌霄殿中,听候他发落。

    问题,就出现在了这个环节。

    李长寿算尽了此事,自然不会忽略掉这个关键。

    他的纸道人暗中躲在杨府地下,静等天兵抵达;

    天兵落下,宣读玉帝陛下旨意,捉拿杨天佑一家。

    杨天佑本身十分平静,对此早有预料,护着妻儿,被天兵用仙绳困缚。

    正此时,变故突生!

    一名距离杨天佑不过半丈的天兵,双目中突然溢满金光,一巴掌拍向了杨天佑的天灵盖。

    云华仙子不善斗法,根本来不及驰援;

    但一道白影自侧旁极快地闪来,险之又险地挡在杨天佑身前,须发飘舞、双目瞪圆。

    李长寿纸道人暴起发难,口中怒斥:

    “尔等何人!”

    但他话音刚落,李长寿就立刻失去了与这具纸道人的联系,只感觉有一缕道韵强行破坏了自己寄托在纸道人身上的元神之力!

    电光火石间,李长寿只得将心神挪移到纸道人袖中,全速开启另一只备用纸道人,但这纸道人冲出来时,已是来不及……

    那天兵一掌拍碎杨天佑头颅,且在另一侧,又有一天兵将杨天佑长子毙于掌下。

    李长寿只来得及出手,将打向云华仙子的一掌用拂尘挡飞,浑身仙力爆涌,吹出一股狂风……

    待风熄云止,院落中一片狼藉。

    剩下的那队天兵满脸错愕,看着眼前这一幕齐齐发懵,瞪着杨天佑以及其长子的尸身。

    年仅六岁半的杨天佑二子,用力将自己妹妹抱在怀中,平静的表情中带着几分茫然,脸上坠着一行溅来的血迹。

    李长寿的纸道人,只有两句传声留给了此地天兵,让他们各自退去。

    一具纸道人已将云华仙子带走,送去天庭。

    其他纸道人留在此地,守在了那杨戬和杨婵身旁。

    ……

    与此同时,凌霄殿外雷霆大作,李长寿自月宫而来的纸道人,飞出雷光,面目冷寒,踏入殿内,径直走向了符元仙翁。

    玉帝面露不解、群仙有些疑惑,但此刻都感觉到了李长寿的怒意。

    木公忙问:“水神……”

    李长寿并未回话,已走到了符元仙翁面前,与符元仙翁四目相对,后者也是一脸疑惑,似是不知何事。

    李长寿嘴唇微动,传声说了五个字。

    符元仙翁先是一惊,而后浑身轻颤,仙躯竟如气球一般干瘪下去。

    不过转瞬,便化作了道道灰烬,神魂俱散!

    凌霄殿内落针可闻,众仙神惊恐地看着李长寿。

    此地也只有玉帝听到了李长寿说的那五个字为何,面露思索,目中神光涌动。

    “过分了,师叔。”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