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咚咚!咚咚咚!

    急促的鼓声,漫天的阴云,北洲边界一片肃杀。

    下方的群妖已非上次那般惴惴不安,此时大半的妖族尚不知大劫之事,稀里糊涂地跟着自家大王在此地聚集,前些日子又稀里糊涂地逼退了天庭大军;

    这次,依然稀里糊涂地冲到各处峰头,举着兵刃呜呜哇哇地乱喊,对上方不断示威。

    群峰竖起大王旗,满山尽是天妖兵。

    而今日,天兵天将的表现,与上次截然不同。

    他们……

    远远就开始布阵,自西天门、北天门、中天门汇聚而来的天兵天将,有条不紊地排成了上三层、中三层、下三层阵列,战阵交错纵横,又互为整体、连成一片。

    进可攻、退可守,让下方群妖完全不敢轻举妄动,又捉摸不透天庭战阵接下来的变化。

    突出一个稳字。

    一朵白云自高空压下,漫天竖起了各部大旗!

    这白云上仙光环绕、神光闪耀,照着最前那名白发白袍的老者,正是天庭水神!

    李长寿率数十名天将而来,左手提着拂尘、右手将天帝神权剑端在怀中,背后飘舞着水神神权宝器皂武旗。

    鼓声中,似有无边无际的海浪冲刷之声,宛若天空中将有一片汪洋大海,砸在下方群妖的头顶!

    这朵白云刚刚落位,打北面飞来一朵灰云,其上站着数百名龙首人身的龙族高手,一个个身着战甲、面色冷峻,到了水神驾前齐齐行礼。

    四海龙王抽调的高手已到了此地,其后还捎带着千多名巫族战巫,各个都是血气充盈、实力强横。

    而在高空中,神龙嘶吼之声洞穿九天。

    九龙车辇飞过,玉帝坐于车架之中,巡视着方圆千里内的天庭大军,得来天兵天将的目光相随。

    对今日之事,后世说书者,或许会有如此一段:

    【列位客官且听好,今日咱们说劫前。

    上古旧妖聚作乱,错心算计反了天。

    水神初定拖延计,木公坐镇通明殿。

    各部仙神降磨难,只待玉帝归九天。

    玉帝历劫为苍生,怎料群妖起波澜。

    天庭肱骨遭妖算,仙神惧惊心难安。

    木公一跪请帝归,玉帝要把群妖斩。

    怎奈天庭缺主将,只得求助那截阐。

    截阐弟子说笑料,灵山更把木公赶。

    玉帝心恨暂退兵,俯身哭在紫霄前。

    道祖老爷启封神,截阐灵山难脱险。

    水神伤愈归天庭,献策除妖定河山。

    九天仙兵齐调动,三百天将列阵前。

    玉帝宝辇空中走,山间老妖破了胆。

    水神持握天神剑,万里虫鸟齐奔散。

    又有那!

    天河水军诸统领,天门元帅呈威严。

    四海龙王派了兵,巫族战巫欲发难。

    阴风阵阵吹起了,地府阴司众鬼仙。

    三界齐动除妖患,为这天晴地也安。

    水神向前说天理,群妖不服骂阵前。

    要问此战如何打,列位!

    哒!(惊堂木落)

    嘿嘿,先赏老翁点酒钱。】

    待玉帝隐于九天之上,李长寿抬手,背后的鼓声一停,独驾一片白云稍微向下,低头扫视着地面那密密麻麻的妖兵。

    只是一个眼神,群妖的呼喊声瞬间息止。

    李长寿缓缓开口,嗓音如洪钟一般,在天地间来回回荡,由慢而快,配合自身威势逐步增强:

    “吾乃天庭水神,今日奉陛下之命,前来讨伐反天妖贼!

    尔等妖族,本为万灵化生,不服天命、不入正道,枉顾上古妖族之誓!

    尔等初反时,吾念万灵修行不易,诸生灵为强妖所迫,犹自给尔等留下诸多余地。

    然,妖族陆压等妖,残杀暴虐、不识抬举,更是谋算吾天庭重臣,其心之恶,罄竹难书!

    天庭秉持天道之念,护持三界,福泽苍生,天庭正神皆由玉帝陛下册封,为天道运转鞠躬尽瘁,竟遭妖族如此欺凌!

    今天庭奉玉帝陛下之旨意,起兵讨伐尔等!

    大旗落下,定要尔等灰飞烟灭!

    若有降者就此灭了身形,留尔残魂,以归六道轮回之列!

    地府阴司何在?”

    李长寿话音刚落,西南方出现一片片阴云,其内现出十万阴兵、数百鬼差,对着李长寿齐齐拜首。

    牛头马面高声喊道:“遵天庭调令而来,请水神大人下令!”

    李长寿须发皆张,根本不给妖族还嘴的机会,定声呼喊:

    “稍后命尔等拘役魂魄!

    但凡今日天兵战死者,入轮回天人道,赐其福源,与其疗养魂魄!

    凡今日伤天兵之妖族,入十八层地狱受灾受难,再投胎转生不得入上三道!”

    牛头马面齐声应喝:

    “喏!”

    下方群妖鸦雀无声,不少妖族气的浑身乱颤,大妖小妖齐惊悚。

    有大妖出阵喝骂:“水神,你乱施神权,枉顾众生!

    六道轮回本自归天地众生所有,你天庭有何神权干涉!”

    李长寿淡然道:“三界俱为一体,天庭居中调度。

    尔等已是生灵之顽疾,已是祸害苍生之根源,犹自怀抱上古旧梦,尚不知自身已是败犬之身,实为可笑。

    今日灭除尔等,今后万灵化生皆可自选其路!

    吾劝此地诸灵,若自身无业障、无罪孽,就此放下手中利刃,转身离开此处。

    各部听着,若有如此妖族转身离开,不必拦阻。”

    话语落下,下方妖族再次陷入沉默。

    此时那龙宫、地府、巫族算是旁观,除巫族之外,都已是看明白了点什么。

    水神与这些妖族的主事者,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开局三招先破敌方军心——先正天庭之出师之名,再以不断出场的高手正面施压动摇妖族军心,而后干脆招来地府鬼差用轮回之事,彻底让妖族军心瓦解。

    这怎么打?

    正面对战胜算偏小,战死之后还要被抓去十八层地狱受苦,若赢了就会招来天道雷霆轰击……

    而此时,水神主动后退一步,让此地身家清白、跟脚不坏的妖族转身离开,分化群妖。

    杀妖、诛心,还不想让己方有太多损失。

    水神之谋,在这短短几次对话中,已是彰显得淋漓尽致。

    当下,还真有处于边缘的妖族扔下手中法宝,转身就朝着天边疾飞。

    但这少量妖族还未飞出几里,一道黑影极快地划过,众妖直接在半空炸做血沫,连魂魄都未留下半点。

    那道黑影化作中年男人模样,背后生着一对羽翼,浑身上下散发着惊人的威压。

    此妖朗声道:“水神你未免欺我等太甚!

    我妖族命脉在此、气运在此,更有底蕴在此,万灵化生本就为妖,你莫非连上古时不周山顶之盟都不知吗?”

    李长寿淡然道:“上古盟约已随妖庭葬下,而今便是你这般心怀不轨、野心勃勃之大妖,让众生不安、令天地动荡。

    你刚才说,妖族气运?”

    随手收起拂尘,慢条斯理地从袖中拿出了一方印玺。

    这印玺此时被一块染血的黄布所蒙,李长寿随手将黄布揭开,露出其真容。

    霎时间!

    下方妖气滚滚,数百名妖王齐声怒吼,数十名自上古而来的妖族高手冲到半空,怒视着李长寿掌心之物!

    这是一方大印,其上残留天道之力。

    大印周遭雕刻着一众大妖,其上浮雕共分为六层,最上方一层是两只金乌展翅高啼,倒数第二层是一只鲲鹏托底,有十只巨妖仰头怒吼……

    妖帝印玺!

    李长寿悠然道:“前些时日遭了一头金乌,十多头上古老妖围攻,幸得老师护佑,得以斩了那头金乌,得了这般物件。

    这,就是你们妖族的气运?”

    几头老妖大声呵斥:

    “水神尔敢!”

    “你只要将印玺归还,我等即刻退兵,尊天庭之命!”

    “殿下果然遭了你毒手!”

    李长寿面色渐渐冷漠,随手将大印抛起。

    下方群妖作势欲前冲,己方龙族众高手、巫族那群战巫,李长寿背后众天将,齐齐准备出手相迎!

    但听得铿铿剑鸣,天地间闪出一抹金光,天道神权剑已被李长寿拔出剑鞘,那流水一般的剑身映着下方群妖惶急的面容,一剑横斩,剑锋落于妖帝印玺侧边!

    天地之间,诸道震颤!

    九天之上雷光震,五洲大地齐飘摇。

    方圆万里内的生灵几乎失声,道道目光汇聚于妖帝印玺之上,看着那把天道之剑被印玺阻拦一瞬;

    看着那天道之剑宛若毫不着力般,切入妖帝印玺;

    看着……

    李长寿一剑将妖帝印玺斩成两段!

    群妖头顶涌出道道金光,化作一只金乌对李长寿仰头嘶吼;

    李长寿冷哼一声,背后雷霆大作,现出九天之上的玉帝车辇,九条金龙对下方张口嘶吼!

    金乌展翅飞出千丈,身躯骤然崩解;

    那九条刚要动手的金龙盘旋一遭,化作金光炸散,道道金光没入此地天兵天将、地府鬼差、龙族巫族身周。

    李长寿神情冷峻,低头看向下方,宽袍鼓荡间,已将两截妖帝印玺收起,提着天神剑立于云上。

    “不降,魂飞魄散;

    若降,留尔魂魄。”

    下方群妖震鸣,一处处战鼓响起,各妖王此刻宛若入劫一般,尽皆怒火攻心,双目泛红。

    煞气滚滚,杀意惊天。

    李长寿缓缓点头,转身拱手奏请:“陛下,群妖死战不降,小神请天命,扫除此地妖魔,护卫天地清明。”

    玉帝的嗓音自高空传来:“准。”

    李长寿豁然转身,手中天道剑高举,双目闭合,心神之力瞬间拉满!

    天地,大灵爆!

    无须怒斥,无须高呼,大地突然开始摇晃,就在妖族精锐聚集的九处山头,山顶突然被掀翻,灵力一瞬沸腾,九只光斑在大地上同时爆发!

    其光,耀过上古十日齐出!

    其能,撼的天摇地动,仙神胆战心惊。

    李长寿用上了近乎全部的金丹·金仙境纸道人做引信,拿出了自己这十二年的积累,肆意挥洒着小琼峰巨木林给的树浆,将自己灌注了近乎十二年的仙力,倾注其内。

    待灵力风暴退却,下方妖族阵势大乱,大妖上下自顾不暇,九处山峰化作大坑……

    或许,李长寿这一记重锤,并未能杀掉两成妖族兵马,对方分散的太开,且灵爆的过程中,有不少妖族高手及时逃了出去。

    但此刻,妖族那股悲愤之意烟消云散,那些上古大妖,此刻也冷静了下来……

    李长寿高举的长剑终于落下,睁开双眼,目中只有冷寒。

    “今日我主杀伐,尽灭此地妖族。

    杀。”

    空中天兵齐声应诺,战鼓声起,各处风落,天兵天将施展神通、镇压群妖!

    高空中,李长寿身影俯冲而下!

    正此时,天边又有水蓝光芒绽放,白泽迈步而来,背上绽出一道雷光,于万军之中、精准击中李长寿胸前。

    电光火石间,李长寿收起纸道人,本体加入战阵。

    头顶玄黄宝塔、左手天神之剑、右手乾坤宝尺,遁入那群上古大妖之中。

    万、物、均、衡!

    天剑绽放!

    ……

    高空中的车辇上,身着金甲的玉帝陛下拄着一把大剑,酷酷地……看下方大战。

    长庚爱卿……

    简直绝了。

    骂人一绝,算计一绝,破阵一绝,斗法竟也是如此勇猛。

    也是天庭战将现在都不堪大用,只能让长庚去冲锋陷阵,待封神过后,天庭应当会有可用之将领,就可让长庚爱卿省点心了。

    道祖老爷那句‘可尽信长庚,不必有迟疑’,怕也是在说长庚有这般斗法的实力。

    就是……

    唉,这天帝做的,毫无存在感。

    那些大妖还跑,跑个什么?就不懂擒贼先擒王、杀仙先攻他这个仙首吗?

    真的是……

    这天帝的日常,当真无聊、拘束,且枯燥。

    还是想想华云跟杨天佑那家伙的事吧。

    哼,这杨天佑虽说跟吾交好,但他此前若是点个头,当着华云的面说他有续弦之意,吾这天庭神雷就劈下去了。

    华云这丫头跟长庚倒是挺配……不过,长庚应对嫦娥们都有点躲避,与龙吉这么久,反倒越来越像是老师与学生。

    啧,那云霄仙子还真把长庚爱卿吃死了?

    玉帝低头看去,手中宝剑轻轻颤鸣,又是道道金光加持在了下方众天将身上。

    下个化身,也该提上日程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