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大羿,上古巫族大巫,因射下九日而洪荒闻名。

    在祖巫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大战撞倒不周山后,大羿与刑天两位最强的大巫,成为了巫族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的候补者,战死在了上古大战之中。

    不曾想,其精魄竟被妖族所获。

    提到大羿就不得不提一名女仙——大羿之妻姮娥。

    上古时,姮娥乃人皇之女,大羿与姮娥的结合也有一点政治联姻的味道;

    但当上古结束后,大羿已陨落于大战,姮娥去了广寒,留给世间的只有‘嫦娥应悔偷灵药’之典故。

    “这里面,很明显还有其他故事。”

    李长寿摸着下巴细细体会,赵公明有些欲言又止,但随之就笑了声。

    “其实没那般复杂,劫起劫灭、劫生劫落,”赵公明道,“老弟你与其想这个,倒不如想想此物如何装回去。”

    李长寿眉角轻轻跳动,却并未追问,与赵公明一同扭头看向了侧旁。

    白泽此刻正是满头大汗,小心翼翼地将一块块木锲摆好,而后用仙力粘合,总体工作量已是完成了大半。

    整个斩仙飞刀的‘工作原理’,李长寿已摸透了,简单来说:

    只需要得到大巫精魄的认可,就可如意催发这件斩仙利器。

    而李长寿与大羿精魄交涉的结果,便是毫无结果。

    大羿似已没了任何神魂、意志,只留下了一个精魄的躯壳,接近于沉睡的状态。

    “这大羿,怕是受了妖族无尽的折磨,”赵公明如此感慨着。

    李长寿也是一叹,并未多说什么,一同等待白泽忙完。

    半日后,白泽擦了擦额头热汗,将一只如初的大葫芦放到了李长寿面前。

    “总算,不负水神所托。”

    赵公明走到刚刚拆解大葫芦处,手中露出两只黑点,煞有其事地问了句:“哎?白先生,这里怎么还漏了两个小木块?”

    白泽一惊,连忙转身去看,又跑回来认真看着这只光滑无缺的大葫芦,一阵干着急。

    李长寿和赵公明忍了一阵,最后差点笑抽过去,气的白泽化出本体,追着赵公明一阵乱拱。

    与男大能的快乐时光,就如李长寿上辈子上学时跟死党玩闹一般,这样的日子总是稍瞬即逝。

    掌握了斩仙飞刀的核心机密,李长寿就开始思索如何才能唤醒大羿精魄。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地府巫族,稍后准备带一百零八魔兵求助时,将斩仙飞刀也带去。

    去月宫求见太阴星君?

    这个……

    还是算了吧。

    玉帝陛下虽然心胸宽广,而且此时与姮娥也没什么绯闻在外面流传,但谁能保准今后呢?

    笑。

    稳健二字,就体现在了这一点点细节之上,自己离着月宫自是越远越好。

    那里,可是玉帝陛下的后花园,保不齐今后继承了‘华日天’意志的某‘秦天柱’,就会成为广寒宫的入幕之宾……

    心底灵觉轻轻颤动,却是天庭水神府有人求见。

    李长寿转过心神,让这具纸道人与公明、白泽回了黑池峰上,自己部分心神落去了水神府中。

    收拾好普通的妆容,拿起了普通的拂尘,重新做一个普通的天庭权臣。

    拉开屋门,李长寿看向外面站着的卞庄、敖乙,以及更后面的龙吉公主殿下。

    李长寿正色道:“可是天河水军遇到了麻烦?”

    敖乙抱拳低头,笑着大喊:“恭喜教主哥哥!”

    卞庄也道:“恭喜水神大人!”

    “喜从何来?”李长寿淡然反问。

    卞庄嘿嘿一笑,左右瞧了眼,离着李长寿更近了些,嘀咕道:

    “水神大人,您还不知道呢?

    在刚刚的朝会上,因木公奏禀说您擅自下凡、干涉玉帝和王母历劫之事,陛下震怒,罚您功德俸禄半个月,并罚您去月宫中做嫦娥们的总教习十年。

    嘿嘿,嘿嘿嘿。”

    李长寿张张嘴,整个人几乎被黑线吞噬。

    侧旁的敖乙笑道:“教主哥哥,这可算是对天庭男仙最严厉的惩处了。”

    陛下这一招……

    为什么?看不透啊。

    难不成是想让他去探探路?

    月宫嫦娥,就是负责天庭大型活动的专业舞者,她们拥有仙子中千里挑一的容貌身段,每日都在艰苦地排练着各部舞蹈。

    想要入选嫦娥并不是简单之事,且嫦娥是官职,并非固定的称谓,在月宫练舞也是有功德可以拿的。

    卞庄见李长寿愁眉紧锁,纳闷道:“水神大人,您不开心吗?”

    敖乙踢了卞庄一脚,当真想骂卞庄几句。

    若这时候表示出开心的情绪,那成什么了?

    “我且去找陛下言说一声,”李长寿心底一叹,就要驾云赶去凌霄宝殿。

    这叫什么事?

    这要外传出去,传去三仙岛上……当真以为琼霄碧霄也是温柔如水,而云霄仙子的那声跪下不会对他施法?

    不过也无妨,只要自己坚持本我,做一个清清白白的天庭正神,身正不怕影子斜!

    “老师,”龙吉在旁轻唤了声,俏脸上带着少许不满,小声道:“母亲让您这就去瑶池一趟。”

    李长寿念头转动,已是明白王母要自己做什么,心底略微一抽搐。

    得,上一刻他本还想着离月宫那地方远点,这一刻已是卷入了王母和玉帝的‘争端’中。

    片刻后,瑶池华殿内。

    李长寿隔着屏风,对斜躺在软榻上的王母做了个道揖,口称:“小神拜见娘娘!”

    王母有些慵懒的嗓音透过屏风传来:“左右都退下吧。”

    “娘娘!”

    李长寿赶忙喊道:“还是让各位仙子……留下吧。”

    王母轻笑了声,抬手示意周围侍奉的仙子们不必退下,开口道:

    “长庚爱卿,陛下似因你扰乱了他历劫之事,颇为气愤。”

    “唉,”李长寿低头苦笑,“为了天庭安稳,为了陛下之声名,小神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却是提都不提‘罪魁祸首是您’这种话。

    王母满意地点点头,又道:“此次陛下罚你去月宫做总教习,你可有什么怨言?”

    李长寿:……

    这能去吗?这真的能去吗?想想今后二师兄的惨状!

    他现在只想搞定了封神大劫,留个化身在天庭做‘天帝信使’!

    算了,这事也急不得。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叹道:“小神自是不敢违抗玉帝陛下的命令。”

    “那你是想违抗,又不敢的意思喽?”

    王母娘娘轻笑了几声,“水神怕甚?陛下的心意,天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且去就是了。

    不过……”

    来了来了!

    “请娘娘示下。”

    “我听不少女仙说,月宫嫦娥们久疏修行,只知玩乐,长庚爱卿去后,定要让她们操练起来,莫要给天庭女仙抹黑才是。”

    李长寿心底一阵抽搐,王母娘娘这是想让自己训练出三百‘巾帼不让须眉’吗?

    以后玉帝陛下偷偷摸去月宫,却见一位位女仙舞刀弄枪、披甲戴盔……

    “小神……明白。”

    李长寿低头应了句,只感觉一阵头疼。

    回了水神府,李长寿在书房中来回踱步,思考着自己该如何应对。

    名声二字,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但总归要考虑下截教仙的感受,此时正是团结阐截两教的关键时期,自己可不能出现什么差错。

    但偏偏,玉帝陛下并未考虑这些,直接给他安排了这个‘肥差’。

    嗯,说不定还存了让自己帮他探探广寒宫之路的心思。

    没办法了,此时只能……

    拖!

    自己手上还有个任务,是去接华云上天庭,先拖这三个月。

    至于后面……

    上次陛下起兵讨伐妖族,但因高手不足、无奈回返,天庭威严遭了重创;

    自己此时手握妖帝印玺,可以给妖族气运致命一击!

    玉帝心底正有气,自己不如谏言再次出兵,当着妖族的面击溃妖帝印玺,而后用灵爆大阵清洗大半妖族,再让天庭以碾压的态势镇压北洲边界!

    此次,为何不去请阐截两教高手出手?

    且不说阐、截圣人弟子的面子问题——之前不去,现在大劫到了头顶就怂了,这岂不让人耻笑?

    再换个角度考虑,玉帝派人去请吃了闭门羹,自己去请就请动了圣人弟子出手,这未免太打玉帝陛下的脸。

    待剿灭了北洲边界之妖,自己就可顺势请功,跟这次的处罚功过相抵!

    仔细想想,当真是一条妙计,实可谓一石数鸟。

    天庭丢掉的威势,越早捡回来越好。

    【妖族败因:三百嫦娥总教习。】

    李长寿盘算一阵,立刻转身回了书桌后,提笔写了一份奏表,又暗中安排纸道人,将妖帝印玺送到了天庭水神府中。

    另一边,李长寿留在确洲城下的纸道人,早已将华云暗暗护住。

    有件事也不知玉帝陛下是否知晓,便是这华云对杨天佑,已是满心倾慕……

    这事,说起来也是颇为麻烦,只能长话短说。

    大抵便是,在确洲城遭受危机、华有铭十九岁那年,他欲外出杀敌,便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托付给了可以信任的好友,书院同窗杨天佑。

    将军百战未死,城头一抹红装。

    夏凝霜把华有铭抱回了夏府,养伤就有不短的岁月,后面更是发生了那一夜,这期间也有个半年之久。

    后,华有铭入赘夏府,自己母亲和小妹也在夏府旁另买宅院,一家人其乐融融,与杨家走动也颇为频繁。

    杨天佑家是本城富商,不然当日也进不得书院;

    而杨天佑本身也颇有经商之才,年纪轻轻就声名远传,在合适的年纪成了家。

    华有铭与夏凝霜归天时,杨天佑已是三十岁,膝下有了一子,但自己原配夫人不幸病逝,并未再续。

    此时华云已是十六七岁的少女,因此前颠沛流离,心智也比同龄少女早熟些,对此前于她百般关照的杨天佑,早已是种了情根。

    玉帝陛下给华云托梦时,华云说想在世间留恋百天,就是想去对杨天佑阐明心意。

    根据李长寿的观察,若杨天佑答应了华云,华云就会放弃去天庭做公主;

    若杨天佑不答应,华云也只能黯然离去。

    李长寿也有些好奇,不知杨天佑会做哪般选择……

    当下,李长寿招来敖乙和卞庄,责令他们好好操训天庭水兵,不日或许就有大战,自己要去做陛下交代之事,三个月后回返。

    顺便暗示他们两个,将这些消息在天庭中传开。

    于是,三个月后。

    李长寿此时做好了有关北洲的布局——

    与巫族协商出部分精锐,与龙王商谈请来数百高手,又将奏表和妖帝印玺准备妥当,且备好了三套完善的后备方案。

    这次他们是要打出天庭的威势、打灭妖族的气运,让妖族今后再不可能聚起数百路妖王这般声势。

    趁着修行悟道的间隙,李长寿还去了截教金鳌岛拜访,也去了太乙真人洞府言说灵珠子最近的变化,筹措着两教联谊活动。

    虽然路上还碰到了燃灯,让李长寿的好心情被破坏了少许;

    但李长寿一改此前对燃灯的态度,含笑且真挚的,与燃灯打了个招呼。

    这让燃灯颇为费解,许久都在思索,为何天庭水神对自己态度大变。

    莫非,有什么算计?

    到了玉帝·华有铭与华云相约的那日,李长寿一早就放了两缕仙光在华云的闺房前。

    ——这是在提醒华云,再不去表白,她就没机会了。

    华云果真有些焦急,犹豫了百天的她,今日总算克服了心底的那份羞涩;

    她细细打扮了半天,换上了一身华丽的长裙,坐着府上的牛车,赶去了杨府。

    下车时,已是‘邻家有女初长成’的华云,看呆了不知多少凡人;她低头进了杨府,杨府的佣人自不敢阻拦。

    顺利寻到了书房中的杨天佑,华云咬着嘴唇,目光注视着,眼前正有些纳闷的心上人。

    “怎么了?”

    杨天佑此时已非愣头青,自身与华云也是颇熟,见华云面露难色,便关切地问:

    “你不是说今日也要出远门,去寻有铭兄了?”

    “杨、杨大哥……”

    华云不小心咬到了舌尖,那句话到了嘴边,却还是说不出口。

    暗中看戏的李长寿差点笑出声来,这般少女的羞涩,当真是世上少有的美好之物了。

    “有话说就是,”杨天佑笑道,“可是需盘缠了?”

    “不是,”华云禁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头,小声问,“杨大哥你有没有……再、再续弦之意?”

    杨天佑怔了下,随后明白了点什么,笑道:

    “亡妻尚有余梦,并不愿多想此事。”

    华云抿了抿嘴角,低声道:“华云明白了,那……若有缘分,他日再见。”

    言罢转身便走。

    正此时,李长寿用天庭水神的模样,出现在了空中,手中拂尘轻轻一甩,一座白云凝成、散发着仙光的梯子,落在华云面前。

    “仙子,”李长寿笑道,“该回天了。”

    这般举动,当真有些‘故意显摆’之意,但李长寿必须保证二郎神能顺利降世,不得已,对还是凡人的二人,用了一点小算计罢了。

    华云踏上云梯,身形就自行飘向空中;

    她扭头看去,杨天佑正在书房前满脸惊诧,确洲城内的凡人们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始终是缺了,安水城凡人们的那一份淡定。

    这一幕,在确洲城中留下了众多传说,但李长寿却知,这不过是华云与杨天佑故事的开始。

    ……

    李长寿将华云送去了瑶池,由王母安顿照料,安排修行成仙之事。

    刚做完此事,木公就找上了水神府,催促李长寿去月宫任职。

    李长寿反手就是一只奏本、一方大印,拉着木公回了凌霄宝殿,呈于玉帝驾前。

    少顷,天庭震动。

    文臣武将齐列凌霄殿中,玉帝陛下再着金甲,水神、木公站在玉阶之上,左右而立。

    这般情形,他们此前不久刚经历过,玉帝陛下亲自带军讨伐北洲之妖,但最后因众圣人弟子故意为难,玉帝陛下心念天兵天将损伤,直接退兵。

    但今日,不同了。

    只因天庭之中,那个总能给他们整出新活的水神,已完整回归。

    玉帝召出天帝神权剑,将这把剑直接推到了李长寿面前,笑道:

    “今日之战,长庚主阵。

    自今日起,水神列三阶正神之位,享二阶正神之功德,主天庭杀伐之事!”

    李长寿双手捧过神剑,高举过头顶,高呼一声:

    “遵陛下命!”

    下方天庭众仙神齐声高呼,天庭各处金光闪耀,天道之力越发浓郁。

    小琼峰某个阴暗的角落,一只木盒突然被撑破,一方宝塔、一只青铜长尺滴溜溜地打着转,黑池峰上的白泽也停下跟赵公明拼酒,化作本体模样,眺望着高空……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