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没想到,玉鼎这个老实人才是明白人。

  站在安水城海神庙的后堂门口,目送着几位仙人驾云而去,李长寿的老神仙皮纸道人轻轻吸了口气。

  仙酿的香味混杂着人世间的喧嚣,让李长寿有点恍如隔世之感。

  此时再向前看,看自己踏入修行开始的此前种种,就觉得,还是……

  不够稳啊。

  多少次都差点被天道抹去,多少次几乎成为大劫的劫灰!

  ‘同元多开口乾坤信箱’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以后还是少琢磨,现在最迫切地,就是研究出一个能测定自身状态的小玩意。

  ——时刻监察自己,是否有被大劫影响,做事是否与此前不同。

  之前自己能想到劫云会影响炼气士情绪、干扰炼气士做出判断,所以搞出空明道心防了一手,竟然没有想到还需要有自检装置!

  稳的远不够全面!

  从现在开始,到紫霄宫签押封神榜,也就灭一灭北洲边界反天的妖族,为天庭搞点招兵活动;

  其余时间,就要用在完善自己的道上,这才是自己今后最大的底牌!

  之一。

  回身,拂袖,后堂的桌椅碗盘化作粉末,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钻入大地中,心神开始同时思索几个相关联的问题。

  如何才能继续提升小琼峰的防御能力,又如何才能让敌人无法针对灵娥她们。

  上天庭?

  这事看似简单,实际上藏着巨大的隐患,天庭是受天道影响最深之地。

  这洪荒,就没有一个真正的安全屋,凡事都是相对而言,自己只能将把握推到九成八罢了。

  安水城中,那一百零八位魔兵前辈之事,也要安排上了。

  若是他们摆脱入魔状态后,有人愿意被自己高薪聘请、做个养老的‘安保工作人员’,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生死无小事,活着才是生灵最基本的权力。

  为了保护自己身边人的安危,只能去尽力忽悠一下这些人族老功臣了。

  为此,哪怕背负点自责,李长寿也只能认了。

  心神落归小琼峰地下密室,伸了个懒腰,李长寿随手对着侧旁一招,八枚玉符横飞而来,拼凑出了八卦的形状,绽放出道道流光。

  密密麻麻的立体图绘出现在李长寿面前,这是小琼峰防御大阵体系的构造图。

  “嗯,接下来就是搞【卫星火台】了。”

  宝材什么的倒是不用担心,自己反正已经许诺给了圣母娘娘‘五百’之数,自己到时多画点,继续搞点先天土什么的。

  对了,这五百指的是五百页吧?

  吧……

  啪!

  李长寿抬手打在自己额头,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了。

  他仿佛看到了池边女神在那窃窃私笑,看到了自己未来某段时间的惨状。

  当时就没说清楚!

  这要是真的把自己关五百年……

  有圣母娘娘的神通在,倒也是好事,自己可以相对加快修行速度,且在构图时参悟自身之道。

  既来之,则安之。

  李长寿找来纸笔,写下了一副对联,用来表现自己现如今卓然不凡的‘诗力’。

  上联:百事稳万事稳事事皆稳。

  下联:小处急微处浪早晚挂墙。

  横批:难得上头。

  李长寿写完,细细品味,颇为满意地点点头,将这对联用仙力裱了起来,挂在自己那个大大的‘稳’字旁。

  地下密室中,文学底蕴越发浓郁了。

  走去太清老子的画像前,李长寿上了三炷高香,而后深深一拜,将乾坤尺、玄黄塔、离地焰火旗摆在香案前。

  塔爷一句:“打架前记得喊一声啊。”

  三件宝物轻轻闪烁光芒,自此消失不见。

  李长寿感受着圣人老爷的手段,虽然很微弱,也很迅速,但其内蕴含的那般道理,却是如此深邃。

  这是无数岁月才能积累出的境界,自己……也只能走一点点顿悟的捷径了。

  这让李长寿就感觉很惭愧。

  思量着下一步的详细计划,李长寿心底突然泛起了四个字。

  顺其自然。

  这并非是谁在提醒,而是李长寿有些恍然,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方才体会到了这四个字的少许真意,不自觉便闭目凝神。

  日常顿悟,完成。

  片刻后,李长寿微微一笑,将感悟尽数吸纳,再迈步,步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灵觉一跳,似是有什么好事发生。

  李长寿一直铺开的仙识,直接捕捉到了在三万里外,那抹一闪而过的倩影!

  还没来得及确定这白影的身份,一缕传声入心,却是直接无视了重重阵法阻隔……

  “可以带大哥和三妹来度仙门吗?我会叮嘱他们,莫要外传你跟脚。”

  云霄仙子!

  李长寿轻笑了声,没有犹豫就点了点头。

  若无诚待友,友何以诚待我?

  【度仙门门人】的这点伪装已是远远不够,与自己现如今所处的位置严重不匹,犯不着因此而让云霄心中不快。

  不过,小琼峰的情形还是不要暴露出去,免得让赵大爷和琼霄介怀。

  李长寿传声通知灵娥后,就亲自赶去黑池峰上,与人教圣人弟子专用大厨、上古帅妖白泽,开始张罗一场大宴。

  草屋中,灵娥有些心虚的嘻嘻一笑。

  拯救不开心计划第二弹·大能篇!

  ……

  李长寿一见白泽,这位前辈高人之前奇特的装扮,就映入了心海。

  白泽挑了挑眉,对李长寿微微一笑,故意摆了个搔首弄姿的姿势。

  “哎呀,哥仔靓靓得妙~”

  砰的一声,一块半丈直径的圆石飞了出去,将白泽直接砸飞。

  同一个梗还敢连续用两次!

  咳,不是。

  “白先生,我忍你很久了!”

  “哈哈哈哈!”

  白泽大笑着回返,李长寿没用几分力,他自然不会有损伤。

  “玩笑,都是玩笑,哈哈哈哈!

  这不是陪着几个年轻人热闹热闹,活动活动筋骨,水神道心早已无恙,这事贫道还能不知?”

  “做饭了,”李长寿背着手去了远处那又遭扩容的‘厨宫’,“就不该教先生这般玩乐的乐曲。”

  白泽含笑向前,捏着山羊胡笑道:“可是有贵客要登门?”

  “灵娥之前喊了云霄仙子来峰上做客,”李长寿笑道,“方才云霄仙子问,是否可请公明前辈与琼霄仙子同来,我也答应了。”

  “呀?”

  白泽惊讶道:“你不躲着了?”

  “早已无法躲了,”李长寿摇摇头,熟练地套上围裙,“一人八个菜,食材够吗?”

  白泽笑道:“贫道传声,让灵娥自小琼峰上物色几头灵兽就是,这次贫道主荤、水神主素,如何?”

  “善。”

  李长寿答应一声,已是开始熟练地清洗刀具。

  不多时,灵娥用仙力带着几头精挑细选的灵兽飞来,其中就有被熊伶俐折腾了一次,导致心情抑郁的……长颈羊。

  叮叮嚓嚓,三人在厨宫内外忙碌了起来。

  白泽来度仙门后,灵娥已是不用做饭,此刻也只是给两位开始较劲的大厨打打下手。

  用美味征服师兄的路子,灵娥许多年前就已彻底放弃了。

  她才是被征服的那个!

  这边忙碌了半个时辰,灵娥在水潭旁拼凑起了四只矮桌、铺好了地毯。

  她忙前忙后,将两盏宫灯在湖边点亮,又摆好了精美的玉质餐具,开始准备晚上的纸道人乐团演奏曲目。

  真·氛围大师。

  黄昏时,水潭旁响起了一声轻笑,水面出现了一片白雾。

  某丝薄润滑的护山大阵:就很没尊严。

  白雾渐浓,乾坤轻微动荡,一抹倩影自湖面踏波而来;灵娥抬头看去,先是眼前一亮。

  来人自是云霄。

  哪怕上次已是见过,此时依然让人道心震动;

  她婀娜身姿不增妩媚、曲线纤柔不显妖娆,身着白虹轻纱长裙,搭着云雾凝做的披肩,三千青丝如瀑垂在身后,又绾做了简单的云鬓。

  “云霄姐姐!”

  灵娥轻呼一声,跪坐在琴前的她立刻迎了上去。

  忽听一声轻笑自云霄身后传来,却是一位身着浅紫色长裙的少女,面容姣好、与云霄有五六分相似,但眸中灵光活泛,自是琼霄仙子。

  琼霄笑道:“姐姐,我们又收了个义妹吗?”

  云霄还未回答、灵娥也来不及介绍,又听云雾中传来了爽朗的大笑声,身穿战甲的赵公明踏水而来,乾坤的波动也就此止住。

  赵公明笑道:“早上吃完晚上吃,一日之内吃长庚两场,妙哉,妙哉!”

  云霄玉足轻点,伴着微风飘到了岸边,对灵娥微微欠身,灵娥也赶忙回礼。

  云霄柔声道:“娥,我来为你介绍,这是我大哥公明,乃天地间第一缕清风,自远古就与我们姐妹三人要好。

  这是我三妹琼霄,最喜捉弄旁人,你可要多小心些。”

  琼霄禁不住吐槽了句:“姐你真的是,是是,夫家的师妹最亲。”

  “哈哈哈哈!”

  赵公明朗声大笑,又加了句:“这可不只是长庚的师妹,今后估计也会是道侣哟。”

  “什么!?”

  琼霄妙目瞪圆,掏出金蛟剪,“我去咔嚓了这个花心大萝卜!”

  云霄轻轻皱眉,有些无奈地看向赵公明和琼霄。

  赵公明顿时止住笑声,琼霄也把剪刀藏在身后,满腔怒气化作了少许从心,“当然,那也要姐你同意是不是……”

  灵娥眨眨眼,云霄仙子这么温柔,为何又感觉如此……有威严。

  不过,灵娥很快就被这般阵仗惊到了。

  截教八大圣人弟子来了三位!

  自家师兄的交际圈,当真没谁了。

  “公明前辈、琼霄前辈,还请这边入座,”灵娥忙道,“我师兄和白先生正在厨房忙碌,此时应该是上了锅,未能及时出来迎接。”

  云霄柔声道:“无碍的,灵娥不必紧张。”

  赵公明眯眼笑着:“喊我老哥就是,我跟你师兄算是忘年之交,也是截教之中,第一个跟你师兄相交之灵!”

  灵娥:没少听师兄吐槽当初就是被您拉入了截教的坑呢。

  “公明老哥……”

  “哈哈哈!”

  赵公明在袖中摸出一把白玉质地的玉笛,“听二妹说你最喜音律,这个赠与你吧,免得被你师兄骂我小气。”

  不推辞礼物,是他们小琼峰的优良传统!

  灵娥双手接过这把玉笛,欠身道了声谢。

  一旁琼霄却道:“我也没提前备下什么礼物,若今后你遇了麻烦就报我名,我帮你出手一次,如何?”

  灵娥笑道:“多谢仙子了。”

  厨宫那边,李长寿与白泽,已是各自用仙力托着七八只热气腾腾的玉盘,朝此地缓缓而来,招呼他们一同入座。

  云霄仙子对李长寿欠身行礼,李长寿收起围裙后做了个道揖,又对公明老哥与琼霄仙子问候。

  灵娥用两只纸道人奏乐、白泽用神通让水潭散发出莹莹亮光,李长寿这个东道主举杯敬酒……

  一场仙宴就这般启了。

  李长寿、白泽、赵公明坐在一侧,云霄、灵娥、琼霄坐在另一侧。

  不多时,白泽和赵公明就聊的火热,大有相见恨晚之意;琼霄和灵娥也很快混熟,本还想给灵娥一个下马威的琼霄,此刻也是当真下不去手。

  而琼霄尝了几口李长寿做的饭菜……

  “二姐,娶了吧!”

  琼霄竖了个大拇指,‘叮’的一声,眼角闪烁着少许亮光,“赚大了!”

  云霄轻轻皱眉,琼霄赶紧低头吃菜。

  云霄训斥道:“凡事都需循序渐进,你有这般闲心,为何不能多听听他们所谈之事?这才是现如今最紧要的。”

  琼霄侧耳倾听,就听得自家大哥赵公明在说:

  “每次大劫必有杀业,白先生觉得,这次大劫的杀业该应在哪边?”

  “这个很难说,”白泽端起酒杯饮了一口,“大劫是为削弱生灵之力,谁去应劫,由自身气运、福缘,以及与大劫的关联来判断,而且还存在无穷多的变数。”

  李长寿也道:“白先生说的不错,老哥你稍后无论做什么事,都记得与我商议一番。

  此时不只是我能为老哥你出主意,白先生身为上古妖庭的睿智大能,自是有奇谋妙计。”

  “哎~”

  白泽摆摆手,“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都是略懂,略懂。”

  李长寿对赵公明挤了下眼角,赵公明顿时心领神会。

  白泽,善谋,怕被捧。

  琼霄突然问:“白先生,上古时的鲲鹏妖师在智谋方面跟你相比如何?”

  “鲲鹏此灵,狡诈异常、擅阴谋、有急智,却不善大事谋略,单论智谋只能说上上,难以说是顶尖。”

  白泽目中带着几分回忆的神采,“我与他交手不计其数……当然,是在妖庭之上。

  鲲鹏有些刚愎自用,但正是因此,他对妖庭没有半分感情,对妖族也视为草芥,没有半分善恶之念,只有利于自己、不利于自己。

  这种高手,才是最难对付啊。”

  云霄仙子注视着李长寿,叮嘱道:“若你遭遇鲲鹏,须得以自保为上,多喊些人再与他相抗。”

  李长寿含笑点头,温声道:“你们也是这般,遇到强敌切莫被劫运影响了。”

  “好啦好啦,”琼霄摆着葱白小手,开始了今日份的搞事,“咱们喝酒玩乐,讨论这般沉重之事作甚?

  来,姐姐,我敬一杯。”

  云霄不明所以:“敬我作甚?”

  但她还是拿起玉樽,与自家义妹对饮。

  李长寿和赵公明交换了个眼神,李长寿目中带着几分询问,赵公明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于是,一场针对云霄的劝酒会,就此拉开了序幕。

  但李长寿今日,也算是见识了云霄仙子那‘可怕’的一幕。

  各自约好不用仙力、道韵、元神抵消酒劲,云霄仙子却是久饮不醉,与琼霄当年给的情报完全不同。

  可能,先天生灵有些观念,跟后天生灵确实存在差距吧。

  不多时,琼霄躺在了地毯上,脸蛋红彤彤的,打了个酒嗝;

  白泽双眼发晕,迷迷糊糊趴在了桌子上;

  赵公明很快也就老脸泛红,去了远处抱着一棵大树,唱起了风中的歌谣。

  灵娥也是不胜酒力,撑着额头低吟。

  而此时,云霄俏脸泛红,与李长寿对视一眼,突然掩口轻笑。

  这一笑当真如情花绽放,那般灿烂,在这月光中、在这水潭照出的莹莹光芒中,竟是如此醉人。

  云霄道:“你们几个,还想将我灌醉吗?”

  “这个……”

  李长寿哑然失笑。

  “可是我赢了?”

  云霄微微挑着下巴,妙目中带着几分得色,“此前喝醉总是出糗,没少被二妹三妹取笑,我便特意练了酒量的。

  嗯,你酿的酒好好喝。”

  说话间,她将玉樽放在自己脸颊旁,与李长寿对视着,嘴角带着轻轻笑意,美目中满是亮光。

  李长寿端起酒杯,温声问:“还要喝吗?”

  “不要,再喝就真的醉了,”云霄轻轻摇头,“我醉了之后总喜欢跳舞,这样有失端庄,我总归是要给琼霄和碧霄她们做个表率。”

  李长寿笑道:“我有些想看。”

  “那,”云霄想了想,随手轻点,将白泽、赵公明与琼霄用一团云雾禁锢住,盈盈起身,对李长寿道:“就这一次。”

  言说中,这位仙子哼着少许歌谣,飘去侧旁水潭,没有在水面上惊起半点波痕,走到了月光之下,走到了水潭正中。

  流水奏乐曲,微风伴心漾。

  她先是一个转身,就于月下起舞,玉臂轻摇、肩批飘起,水潭之上泛起了迷蒙云雾。

  含情独摇手,双袖错落列。

  云霄双目有些迷离,动作轻柔流畅,裙摆起伏间若神鸟回旋,身段飘摇间演绎着何为仙子的极致、何为女子的绝巅。

  李长寿竟看的有些入神,坐在那心无杂念,目光清明。

  侧旁响起了微微的脚步声,李长寿才知,这是灵娥与云霄此前做好的安排。

  灵娥抱着一把玉琴到了水潭旁,闭目凝神、细细体悟,那张还有着一二分可爱的俏脸上满是沉醉,指尖轻轻拨弄,乐声仿佛融入了云霄的动作中。

  李长寿身体后仰,双手撑在地毯上,欣赏着这难得的美景,嘴角露出恬淡的笑意。

  自己今后,必须将她们稳稳地护出封神大劫。

  哪怕,与天斗。

  咳,就是像这次陆压之死,与天道均衡均衡、商量商量,自己多做点什么事,把截教四大外门弟子保出封神大劫。

  在洪荒去跟巫妖大劫后的天道硬嗑……

  还不如想想怎么离开洪荒,去混沌海中跟那些八爪鱼们做邻居!

  李长寿把心底这些糟乱的念头压了回去,继续注视着眼前这般美景,再次沉醉其中。

  这不是,跳的挺好的。

  这种正常范围的‘起舞’,美则美矣、心动也是心动,但隐隐……有点小失望呢。

  还以为有仙子蹦迪这种万年奇闻,的说。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