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阐教那边若是有天庭叛徒暗中作梗,那截教又为何会拒绝木公?

    长庚你不是与云霄仙子相好,与赵公明等截教弟子相交莫逆吗?”

    凌霄宝殿,高台的台阶上。

    玉帝陛下侧躺着,随手捏来一颗龙宫上贡的紫晶葡萄放入口中,有些纳闷地问着。

    李长寿:……

    这葡萄怎么如此眼熟?

    咳,不对。

    玉帝陛下这么快就冷静了?

    这时不去咬牙切齿地破口大骂,多少有点不像玉帝的性子呀。

    李长寿叹了口气,言道:“是我提前写了封信给多宝师兄。”

    “哦?”

    玉帝满是不解,“长庚为何主动让截教入劫?你本该努力将截教摘出去才对。”

    “陛下或许不知,”李长寿低声道,“小神自算计龙族之事开始,就已是影响到了这次大劫的劫运,劫运一出,立刻遭受反噬。

    小神虽在北洲强杀了陆压道人为师父报仇,但也因此被天道盯上了,有一股意志借劫运现行,紧盯着小神的元神。

    若小神敢做出阻碍大劫之事,元神就会遭到重创,大概是要百八十年后才能苏醒。

    大劫早已是定数,小神不得阻碍大劫降临,可小神又心念道门与天庭,故做了取舍。”

    “哦?如何取舍的?”

    玉帝把玉案上的几碟瓜果摄了过来,摆在两人之间,听得越发入神。

    李长寿缓声道:

    “阐教、截教注定入劫,此事,通天师叔知、多宝师兄知,截教但凡有些修为的都知,这非我想救就能救,除却陛下这般能干涉天道运转的天帝,谁也阻拦不了。

    但大劫若只针对道门,岂不是让那西方得益?

    西方教两位师叔以大宏愿成圣,本身就有一份对大兴的迫切,道门若衰颓、西方注定要大兴。

    故,小神就主动出手,与截教商议让他们进大劫之中,卖一份人情给劫运中的意志,而后又借着这份人情,暗中请木公去西方灵山,过灵山而不入赶回天庭。

    说是人情,其实也是一份均衡之意。

    再借陛下之手,引西方入劫,将人教自大劫中摘除……

    还请陛下恕罪,恕罪。”

    “哈哈,哈哈哈哈!妙啊!”

    玉帝嗦着葡萄一阵大笑,爽朗的笑声在殿内来回回荡,手掌轻轻摆动。

    这位白衣玉帝目中带着几分星光,笑道:

    “无碍!吾、我此前也被大劫影响,成了开启大劫的钥匙。

    反倒是长庚你此次算计,虽借力于我,但让我安心了许多。

    我此前一直不知你所求为何,入天庭为何,来我身旁辅佐为何,而今大概明白了。

    太清师兄是这般,大法师是这般,你也是这般。”

    李长寿眨眨眼,哪般?

    这里面,是不是又产生了某种微妙的误会?

    “对这次大劫,长庚觉得,天庭该处于何处?”

    “上处,”李长寿指了指天,“此次大劫,天庭本身不应参与其中,只需等待大劫尘埃落定。

    殿外的那根金柱,陛下当善用。”

    “善用如何,不善用又能如何?大多都已有了定数。”

    玉帝笑道:“我有意将此事托付于长庚,只待大劫正式落下,就赋予长庚监察之权。

    到时,长庚便是天庭特使,便是天道之使,长庚想在大劫中救些人,也能方便一些。”

    李长寿立刻站起身来,对着玉帝做了个道揖。

    “多谢陛下成全!”

    “投桃报李,本当如此,”玉帝摇头一笑,“若非道祖老爷对我说了些,长庚你此前的种种努力,我当真也没想到这些。

    长庚你不必多担心什么,有些话也不必闷在心里,能与我商议就多商议。

    你诚心待天庭,待我这个原本无人搭理的天帝,我便诚心待你,助你一臂之力。

    天庭大兴,终有长庚之功。

    无论劫后天庭如何,只要我仍为仙首,长庚便享次位。”

    李长寿起身,与玉帝对视一眼,笑容多了几分洒脱。

    玉帝又轻叹了声:“不提这些了,这次大劫名为封神,自是天道要扩充天庭。

    百年后,阐教、截教、西方教要去紫霄宫中签押封神榜,届时我也要过去,长庚可愿随我一同去拜见道祖老爷?”

    “陛下有命,小神自当跟随。”

    “也不知,这次大劫该如何封神,”玉帝嘴角一撇,“但凡大劫,必起杀业。

    长庚你说,会不会是让三教仙人直接打起来?这个去推那个的道场、那个去杀这个的徒弟?

    若如此,封神依据又为何?

    是凭此灵原本在三教中的地位,还是他法力强弱,又或是品性?”

    李长寿笑道:“想必道祖老爷都已安排好了吧。”

    玉帝嘀咕了声:“道祖老爷也说的这话,说是天道都已经安排好了。

    对了长庚,太清师兄何时正式收你为徒?”

    “这……”

    李长寿沉吟几声,玩笑道:“此事当看老师之意,不过到时,小神就可喊陛下一声师叔了。”

    “哈哈哈哈!”

    玉帝顿时大乐,“来,多喊几声!”

    李长寿:……

    “陛下,天庭规矩还是要尊的。”

    “无趣,长庚你还不如做木青华时那般有趣。”

    玉帝剥了个橘子,扔到李长寿手中,笑道:“我本来还想,你刚入大殿我就喊你一声老师,看你会不会吓出冷汗。

    你说你,帮我师妹就算了,还去做个教书先生,有意撮合!”

    李长寿满是无奈,坐回最低的那层玉阶,苦笑道:“陛下你一点神魂入轮回盘,串联起了天地人三界,南赡部洲到处都是祥瑞,大能推算一番便知,实在是瞒不住。

    去撮合陛下跟娘娘,也实属无奈……

    陛下您那年十二三岁,春心萌动,一下就增了五根红绳,月老差些被吓哭了。”

    “哈哈哈哈!我竟这般勇猛?”

    李长寿咳了声,吃着这甘甜不腻口的仙橘,小声问:“陛下能否对小神详细言说,您去紫霄宫中做了什么?”

    玉帝顿时幽幽一叹,低声道:

    “唉,怕是被凡尘历劫时的华有铭,影响到了性情,我当时心底一怒、被劫运夹持,直接去了紫霄宫。

    到了宫门前,我就跪下喊了声老爷,然后……”

    “然后?”

    玉帝一手捂眼,叹道:“我竟哭了出来,当真丢仙。”

    李长寿面露恍然,原来哭诉是真的,不是流言用了夸张的艺术手法。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仙帝哭吧哭吧道门跪。

    “若是天庭能顺利大兴,执掌三界,我这一哭倒也算值得,”玉帝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眺望着凌霄宝殿之外的云海。

    “长庚爱卿接旨。”

    “小神在。”

    “三个月后,爱卿且去凡尘之中,接吾历劫身之妹归天庭。

    吾此前托梦给华云说了此事,让她在凡尘中再多留恋百日。”

    李长寿笑道:“小神领命。”

    “咳,”玉帝突然咳了声,目光左右轻瞄,又凑到了李长寿身旁,与李长寿面对面、左肩碰左肩,小声道:

    “长庚此去,记得去一次吾历劫身最后归隐的庄园中,在衣橱下有个木箱,直接一把火烧了,里面都是些……你懂的。

    这事传出去,吾这面皮也不用要了。”

    李长寿面露正色,凝重地点点头,表情比商议大劫时,严肃了数百倍。

    这种感觉,他懂。

    上辈子临死前,他也是拉住自己好兄弟的衣领,在好兄弟耳旁叮嘱,一定要把他那个表面没有文件却已经满了的超大硬盘,格式化、重新录写、反复重新录写,最好直接物理损坏,零件烧给他。

    这就是!

    男人的薄面。

    ……

    离开凌霄宝殿时,李长寿心底略有些感慨。

    玉帝下凡一次,比之前多了许多‘人味’,言谈举止也有了几分‘血肉之感’。

    尤其是,当李长寿听玉帝喊出要生七个女儿的豪言壮志,弥补历劫时无法得子嗣的遗憾,也是深感敬佩。

    大概,七仙女就是这么来的吧。

    他这化身回了水神府,还没进大门,道心就是一阵‘涛声依旧’,安水城海神庙有客来访。

    李长寿不敢怠慢来客,一只纸道人飞出地底,赶去与来人相见。

    来的却是阐教三位‘十二金仙’组织成员——黄龙真人、太乙真人、玉鼎真人。

    若所料不错,应是来问询有关封神大劫之事。

    北洲之战过后,李长寿故意在三仙岛‘养伤’十二年,其实并不只是为了悟道、谋划布局,也有‘躲灾’的考虑。

    此时面对阐教仙人,李长寿就可说一句,自己当时重伤不知具体之事,结果让有心人算计了阐教……

    如此才不会伤彼此之间的感情。

    截教那边不用,李长寿做布置之前,都与云霄仙子细细商议过。

    当下,李长寿开启安水城地下的纸道人库,飞出一只纸道人去与三位阐教十二金仙相见。

    接下来的博弈,已是真正的大教厮杀;

    此前对垒时,圣人弟子大多情况下都不会受损,但今后若有斗法,就远非碰碰瓷、讲讲理这般简单了。

    劫运之下,神通不足、命数不够,俱为飞灰。

    暂不提李长寿海神庙中与阐教三仙碰面,且说李长寿离凌霄宝殿后,东木公便被玉帝召了进去。

    玉帝坐回宝座中,拿着奏表,开口道:“木公你说,咱们该如何给长庚定个罪?”

    木公一听就愣了,忙道:“陛下明察!

    水神行事有度、对天庭绝无二心,这些年更是为天庭屡立大功!

    老臣可以作证,都、都是娘娘逼水神做的啊!”

    “行了,吾还不知长庚其人?”

    玉帝将手中奏表一扔,“木公你只需找个小小的罪过,吾就可罚长庚去月宫做那些嫦娥的教习,也算让长庚爱卿休息放松一段时日。”

    东木公一怔:“陛下恕罪,老臣未能揣摩通透陛下之意,水神他……

    擅自下凡,干扰陛下与娘娘历劫,其罪当罚。”

    “善,就这般定下了,”玉帝笑道,“明日正午召集诸仙家议事吧。

    待吾说完有关大劫之事,木公就如此上奏表。”

    “老臣遵命!”

    东木公低头领命,转身退走。

    玉帝坐在宝座中轻笑了声,伸展伸展身体,背着手离了凌霄宝殿,去了瑶池。

    大话都说出去了,怎么也要为之努力。

    七个虽然有点多,但之前又不是没生过,龙吉不是都拉扯这么大了……

    海神庙后堂。

    李长寿正坐于主位,黄龙、太乙、玉鼎三位真人坐在他左手侧,品着凡间香茶,说着这次大劫之事。

    黄龙真人骂道:“那日来玉虚宫的那家伙,就是那个叫符元的天庭正神,简直是故意挑事!

    谁知,他转头就去玉帝面前告状,玉帝一怒又去了紫霄宫。

    平白给我们阐教惹了这么大的事!”

    太乙真人嗤的一笑:“天庭招仙神还真是不挑食。”

    “话不能如此说,”李长寿面露无奈,“天庭刚刚起步,被混入了居心叵测之徒,也无法避免。”

    玉鼎真人道:“此事也非天庭可逆转,阐截两教理应入劫,只是不曾想,西方也入了劫中。”

    “哦?”

    李长寿奇道:“玉鼎师兄可否详细说来?”

    “贫道不太会言说,”玉鼎真人沉吟几声,正色道:“这跟对天道的理解有关。

    若将天道比作一个生灵,那此生灵体内最多的,就是人族,所谓天地主角,人族就是生灵气运的集合。

    远古大劫,应在了龙凤麒麟;

    上古大劫,应在了巫族妖族。

    这次大劫应在了人族,但人族的气运聚集于凡俗之中,换而言之,天地间的主角其实是凡人,天庭中,除却玉帝王母之外,主体就是人族。

    我道门三教以教化人族立教,除却人教之外,上古之后极少行教化之事,却平白得了人族气运相护。

    借人族气运越多,大劫中需要还的就越多,我阐教如此,截教也是如此。

    截教还要更麻烦一些,截教相当于借人族气运,庇护万灵之族……但凡与人族不沾边的炼气士,怕是都难以渡过这次大劫。

    我此前算到了大劫,也悟出了这些,只是不曾想,劫难并非人皇发动,而是由玉帝陛下发动。

    这些,都是定数,没有那个符元,也不过是形式不同罢了。”

    玉鼎话语落下,整个内堂静悄悄的,李长寿、黄龙真人、太乙真人,都在错愕地看着玉鼎。

    玉鼎真人皱眉道:“可是,贫道说错话了?”

    李长寿忙道:“师兄高见,当真精辟!”

    黄龙真人皱眉问:“玉鼎师弟,这些你是如何悟到的?”

    “呔!”

    太乙真人一步跳开,瞪着玉鼎真人,手中摸出九龙神火罩,“何方妖魔在此假冒我玉鼎师弟!我师弟如何会有你这般见识!”

    玉鼎无奈地道了句:“此不过是一些感悟,是师兄你平日里总琢磨如何骂人、炼宝,自己修行耽误了。”

    “有吗?”太乙真人讪笑了声。

    李长寿和黄龙真人对视一眼,顿时齐齐大笑。

    李长寿命人备下酒宴,与三位仙人聊着此事,又暗中请赵公明前来此地。

    要入劫的三教就是阐截西方,道门和西方本就是两家,抢先划分阵营、增进阐截感情,便是上上之策。

    李长寿自知,西方定会全力拉拢阐教,自己接下来就需安排此处。

    不多时,后堂酒宴乐乐,欢声笑语不绝。

    与此同时,三仙岛上。

    一抹白影离了千里云雾,隐于天地间,赶去了东胜神洲处。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