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众多同门的这些目光,似乎都有些发慌……

    不过这也没什么,只要不是好奇、有探究欲、觉得很刺激,那就不算什么大事。

    李长寿对周遭同辈们的这些反应,倒是早有预料;

    唯一担心的点就在于,这般小小惩戒对方的方式,会不会被门内长老们所不喜,进而责难怪罪。

    这是李长寿仔细权衡过的。

    对方当时出言相激,已是将小琼峰历代前辈都骂了进去。

    若是不做应对,或许会给人留下‘此子心机阴沉’,从而让人对自己有些提防,影响自己劣质仙苗的形象。

    如此做点应对,施以惩戒,既不伤对方,又有些开玩笑的成分,还能让人觉得自己有仇当场就报、心机不深……

    李长寿径直坐回了自己的蒲团,目光扫过各处,众弟子纷纷扭头、低头,不敢对视。

    他看了几眼一旁笑到岔气的小师叔,心底赞叹【天地造化之奇妙,生灵钟秀之精彩】,便自顾自地闭目养神、‘恢复法力’,暗中施展风语咒,监听各处。

    很快,李长寿心底微微一笑。

    各位有所反应的长老,倒是大半都偏向于自己。

    虽说有雄心丹的人情在,但大家也都是明事理之人,大多觉得那仙霖峰弟子出言不逊在先。

    李长寿已是细致的谋划好,后面自己登场几次,正常斗法、不施展土遁,输赢无论,那就能将自己的形象,带回到‘正面’且‘普通’……

    下一场弟子对决已经开始;

    也是赶巧了,两个都因当年李长寿、敖乙切磋之后,钻研了土遁的弟子遇上,看过李长寿刚才那一场斗法,各自都是信心十足,嘴角露出微微笑意。

    门内执事叮嘱一声点到即止,斗法宣告开始。

    这两位男弟子各自做了道揖,目光对视、气机勾连,几乎同时向后倒飞;

    两人双手快速掐弄法诀,动作之相似,像极了是在互相复刻!

    法印同时结成,两人各自甩出两件法宝,飞剑、玉如意、飞刀、小葫芦……

    土遁!

    土遁!

    就蓬、蓬两声轻响,这两道身影落地的瞬间,就如地面出现了一口陷阱,硬生生‘砸’入其中,各自身形消失不见!

    周遭众弟子到处张望,周遭云中、玉台上的仙人们,也是定睛凝视。

    那四只法宝悬在半空,原地打转……

    目标……消失了……

    地下的两名弟子也有些懵。

    他们从小琼峰狼牙棒那里得了启发,用土遁躲藏自身,祭法宝轰击对手,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但……

    土遁如何打土遁?

    不知是哪峰的女弟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各处笑声越来越多。

    玉台上的度仙门高手略微觉得有一丢丢尴尬,但突听一阵中气不足的大笑声,掌门无忧道人已是在主位上笑出声来。

    “这期的弟子们有点意思啊……哈哈,咳咳咳!”

    金鳌岛、人教道承、不重要的几家仙门来人,也都含笑看向了下方。

    本来他们以为,这半个月会是挺无趣的半个月,没成仙的小弟子斗法,自然没什么好看的。

    只是不曾想,这个度仙门,还真就有点意思。

    过了片刻,两名斗法的弟子也想出了应对之法,在地下开始互相搜寻,暗中博弈……

    一场地龙斗岩虎的‘大’战过后,有个弟子失手被赶出了大地,立刻被两件等待多时的法宝砸成轻伤,痛失好局。

    后面的斗法中,又有一些弟子施展土遁;

    也因此,李长寿的土遁之法,反而凭空多了一些遮掩,让人觉得没那么显眼,仿佛度仙门的特长仙法就是这个……

    只是平均斗法时长,被稍微拉长了些;

    又过了一个时辰,有琴玄雅登场,干脆利落又不失风度地解决了对手,首席大弟子的风头一时无两……

    日暮西斜,第一日的斗法落幕,弟子们也都战过了一轮。

    十二轮初试最耗时间,但越到后面,大比进程越迅速,且斗法也会越精彩。

    半个时辰后,将会有天仙长老为众弟子讲道说法,趁着这半个时辰,众弟子也稍作总结……

    一直在那打坐的李长寿,突然听到了侧旁传来的吟诵声;

    酒玖抱着半壶酒,在那摇头晃脑:

    “夫,东海之西有一东胜神洲,东胜神洲有一人教道承,曰度仙门。

    度仙门内小琼峰,有弟子李长寿,而今归道境,善炼丹、通阵法,有遁术,爱多刺之棒!”

    灵娥在旁笑道:“师叔,别念了,我师兄要生气了。”

    “小长寿!”

    “嗯?”李长寿睁眼看了过来,含笑拿出了两瓶糖豆丹,被酒玖顺手抢走。

    酒玖满意的笑了声,又道:“把你那个法宝拿给我玩玩呗!”

    “只是一杆法器,”李长寿随手将狼牙棒抽了出来,递给了师叔,“现在外客较多,师叔你可千万别去捉弄人。”

    “哼!本师叔是那么没谱的人吗?”

    酒玖翻了个白眼,将狼牙棒扛在肩上,略微得意地挺胸抬头,随后就驾云飞了出去。

    不多时,远处传来了一声,不知是谁的惨叫;

    这只斗法利器再回来时,尖刺染着仙血,众弟子目光触及,尽皆不敢多看。

    “果然爽快!”

    酒玖将狼牙棒还给李长寿,“下次再借我玩!”

    李长寿嘴角略微抽搐了下,也不敢多问什么,将狼牙棒收了起来。

    第一日开讲经文道法的长老,便是副掌门仲羽上人;

    这位老道驾云飞到了空中,说了几句玄之又玄、可能自己都不明其意的经文,就开始讲人教的《教善经》。

    总归是不可能讲《无为经》中的内容。

    这一夜,众弟子忍着哈欠,听了一夜的讲课。

    玉台上的那些宾客,却早已回了度仙殿中,有酒宴招待,坐而论道、笑而闲谈,颇为欢乐。

    第二日清晨,众弟子再次精神抖擞,初试第二轮已然开幕。

    去度仙殿蹭吃蹭玩了半夜的酒玖,也按时出现在了李长寿和灵娥身后。

    酒玖道:

    “小灵娥继续努力,等会上台跟昨天一样,不要怕,打哭他们!

    小长寿……

    万一遇到女弟子,你可千万别用昨天那招!”

    “师叔放心,”李长寿笑道,“我自有分寸。”

    也不知是不是酒玖师叔的嘴开了光,李长寿今日第一百三十二场登场,迎战的,还真是个女弟子。

    今天似乎没了暗箱操作,长老们没安排‘势均力敌之战’;

    这女弟子不过返虚境六阶的修为,本身就差了李长寿亿点点……

    见到李长寿驾云飞过众弟子头顶,与她一同落在场中,这女弟子顿时花容失色。

    李长寿继续按自己此前的计划,这一场不会施展土遁,不会用狼牙棒,用符阵逼对方认输也就是了。

    但让李长寿没想到的是……

    两位门内执事向前检查两人手中玉简,而后退去场边,一位执事刚抬手示意斗法开始,那女弟子就后退两步,目光满是警惕地看向李长寿。

    李长寿努力露出平和的微笑,两只袖口飞出一些符箓,依然是七十二之数……

    这熟悉的开场套路……

    “我认输!”

    李长寿的动作戛然而止;

    那女弟子面露悲愤,咬牙切齿,目中满是不甘,仿佛遭受了巨大的羞辱。

    三个字说完,这女弟子扭头飞走,背影是那般决然。

    李长寿:……

    他,做什么了?

    一时间,周遭看向李长寿的目光,大多都是无奈和谴责,还有一丢丢的畏惧,仿佛刚才他真的欺负了那女弟子一般。

    摇摇头,李长寿驾云飞回自己的位置,略微有些郁闷的盘腿入座。

    今天这一场,还真是莫名其妙。

    然而,不只是第二日这一场……

    第三日第三轮,李长寿中午出场,对手是一位排名前百的门内优秀弟子,修为也到了返虚境九阶。

    此人面对李长寿之前,目光中就有浓浓的忌惮,不断掐指推算,似乎是想能用自己微薄的推算功力,立刻找出应对土遁外加狼牙棒的策略。

    这次,不等门内执事向前,这名弟子长长的一叹……

    “这套术法,我解不开。”

    言罢,此人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转身朝着人群飞去。

    “小琼峰弟子,李长寿胜!”

    李长寿:……

    没关系,后面还有七场,足够自己挽回声名。

    虽然此时再用风语咒时,听到的都是一些:

    “小琼峰那个狠人,已经吓退两个对手了。”

    “不退没办法,他的土遁和狼牙棒是无解的……据说那狼牙棒是仙宝,专破护体仙光。”

    “唉,没想到这次会有这般出其不意的强者,此前咱们都低估了小琼峰这狠人。”

    “明日若是咱们遇上,该怎么办?”

    “认输吧,反正还有这么多场,不可能倒霉地遇上他两次。”

    于是,第四日……

    昨天熟悉的面容,再次出现在了李长寿面前,只是时间,从中午换成了下午。

    不等门内执事向前,李长寿立刻道:“这位师弟,咱们不如正面……”

    “为什么,又会是师兄……”

    这人面露无奈,仰头长叹,“时也,命也,我终究,还是破解不了你的术法。

    这个世上,总有一些事是做不到的,这是师父告诉我的道理。

    做人,何必如此勉强自己,修道求的就是自在二字。

    师兄……我认输了。”

    言罢,此人面容灰暗,转身飞出场地。

    那背影之萧瑟,仿佛有一缕熟悉的弦乐在奏响……

    李长寿只能嘴角抽搐了几下,看着自己玉简上的第四个格子亮了起来,面无表情地飞回自己的座位。

    风语咒听到的话语声,清一色地都是在感慨:

    “真狠啊,这位师弟都被逼疯了快。”

    “也是这师弟倒霉,不过第三次……”

    “哎,莫说这话,说顺了就麻烦了!”

    李长寿嘴角微微抽搐,一旁的灵娥有些欲言又止,但很快就被酒玖拉着,叮嘱她明日出场对战的技巧。

    灵娥四战三胜一负,此前输给了一名排名七十二位的师姐,自身修为依然没有完全暴露。

    第五日,李长寿现在所面临的‘名声困境’,终于迎来了转机。

    他要迎战的,是如今门内排名第六,都林峰的仙苗,刘思哲!

    总算可以‘光明正大’、‘势均力敌’的一战!

    李长寿这个,在此前大劫之中的‘度仙门隐藏守护者’,竟也有了一丝丝的激动。

    “刘师弟,”李长寿朗声道,“今日,你我全力以赴,光明正大一战,如何?”

    刘思哲挤了个难看的笑容,正色道:“今日定会好好领教李师兄的术法,思哲自不会如他人那般,不战而退。

    且,思哲也做了些准备。”

    李长寿心底松了口气,一时间竟也是感慨横生。

    看看!

    什么是仙苗?

    这才是仙苗!

    自信、从容、又有风度,能够很好地展现出当代度仙门弟子的精神面貌,给师门长脸!

    身为这种仙苗的同门,李长寿心底也不由有些……小骄傲。

    就见,两位门内执事例行公事,向前查看两人手中玉简时……

    刘思哲拿出了几样宝物,——身为都林峰仙苗,刘思哲自然缺不了这些。

    尤其是,他还有一件仙宝级别的甲胄,拿出之后,略微犹豫,将甲胄解开,捆在了自己的腰部之下,包裹住了自己的弱点区域。

    想了想,刘思哲似乎还觉得有些不妥,又拿出了一件宝衣,不放心地加固了一番。

    做完这些,刘思哲握住了一把长剑,对李长寿微微一笑。

    “师兄,请赐教。”

    李长寿:……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