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敖乙身为截教弟子,总是在下面跟度仙门弟子一块站着,也不合情理。

    好在,这位太子弟弟心知肚明,李长寿身为人教某高手的功德代理人,必须保持身份的隐秘性。

    李长寿传声劝他两句,敖乙便笑道:“待你们门内大比之后,再与长寿兄叙旧闲聊。”

    言罢,敖乙驾云飞回了玉台,回到了菡芷妹妹和各位师兄身旁……

    不多时,季无忧掌门驾云从玉台飞出,下方弟子、各处门人尽皆屏息凝神,山门内万籁俱寂。

    李长寿仔细感应了下,发现掌门……可能还是有伤在身,总归有些气息不稳。

    少顷,季无忧一开口,声传山门各处:

    “咳……

    值此良辰吉日,我度仙门近二百年招纳的年轻弟子,齐聚此地……咳、咳……

    今日门内大比,所为并非是让尔等排个上下高低。

    给尔等排位,只是为了督促修行,哪怕一时落后,今后未必不可后来居上。

    那妖魔袭山之事,犹,近在眼前一般。

    尔等与师门共进退之决心,贫道当时已然得见,深感欣慰。

    如今,三教源流大会召开在即,我度仙门为人教清德福仙、尊师度厄真人所创道承,也得邀前去赴会。

    此次门内大比,排位天罡数者,或得长老举荐者,皆可随贫道一同前往中神洲……”

    听掌门在那高谈阔论,李长寿却是略微皱眉。

    前三十六都要去三教源流大会?

    有上次龙宫荡妖大会的前车之鉴,李长寿自然不想掺和这种‘盛会’,他只想躲在山中安安稳稳修行。

    尤其是,随着修为不断提升,有琴玄雅现在越发耀眼,到时候万一蹦出一两个被猪油蒙了心的痴男,哭着喊着,要跟他这个‘有琴师妹的普通朋友’决斗……

    那就很糟心了。

    那种大会上,高手云集,说不得还会有阐教十二金仙这种层次的大佬出没。

    自己这一点点伪装,不一定够看;

    若是引起关注,很容易发展出不可控事项……

    ‘要不,把排位名次,控制在三十七到四十位左右吧。’

    李长寿刚要如此下定决心,突然察觉,有多道视线正落在了自己身上。

    悄悄反查这些视线的几处来源;

    有玉台之上的万林筠长老,有几位百凡殿相熟的外围长老,还有几位容光焕发、‘雄心再起’的天仙境长老。

    李长寿:……

    还是想办法,继续改进《龟息平气诀》比较靠谱。

    看这样子,他跟这个三教大会,已是‘大明湖畔、不见不散’,只能提前多做准备,小心应对。

    门内大比,按照既定的流程一项项进行。

    掌门讲完副掌门讲,副掌门讲完太上长老又有话说……

    到最后,却还是百凡殿的葛长老出场,宣布大会正式开始。

    两位太上长老飞出玉台,白发随风舞,瘦骨出清奇;

    四只长袖鼓荡,洒出一大片星光,场面也是颇为壮观。

    这些星光化作一只只玉简,朝着下方缓缓落去,让每位弟子各持一只。

    玉简上有一个编号,抬头是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其后跟着三个计数。

    李长寿的计数是丁零贰陆,灵娥的计数为辛壹贰壹;

    跟李长寿用来标记自己炼制的那些‘小’宝囊的方法,倒是意外的一致。

    稍后若玉简亮起,便是要下场斗法。

    除却各自的编号之外,玉简上还有十二个空白的方格,稍后若是得了一胜,便可点亮一只方格。

    这些玉简是一整套法宝,炼制不易,故在背后用小字写了:

    【不可损毁,会后归还;若有丢损,停供半年。】

    当下,数十名门内真仙境执事先行入场,在外围站好位置;

    第一场斗法的两名同门弟子,已经持着发光的玉简,入场等候。

    远远近近,各位弟子们也都开始原地坐下;

    稍微讲究些的,都会拿出蒲团、软垫,随意些的便是席地而坐,与天地亲密接触。

    “师兄……”

    灵娥在旁小声喊着,在储物玉镯中拿出了两只蒲团、一只竹篮,还特意将蒲团摆的离了半丈。

    李长寿传声道:“表现不错,稳字经减五十遍。”

    蓝灵娥顿时鼓了鼓嘴角,低声道:“臭师兄,人家又不是为了少写点经文。”

    “那不减了。”

    “哎,别,别……”

    李长寿顿时笑眯了眼,撩起道袍前摆,与师妹一同入座。

    两人刚坐好,灵娥还未来得及拿出菜篮中,自己准备了几日的点心、凉茶,两只小白手从后面探了过来,将竹篮偷偷抱住……

    “嘿嘿,让本师叔看看,咱灵娥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酒玖已偷偷摸了过来,直接坐在了两人中间,打开了竹篮上的餐布。

    顿时,一道道目光飞射而来,不少没见过酒玖师叔的弟子,眼底满满的震撼……

    李长寿对此早有预料,不动声色,闭目养神;

    灵娥老老实实喊了句师叔,当着这么多人,也不敢跟酒玖打闹,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做的点心,填充了小师叔的罪恶……

    酒玖跟灵娥凑在一起,在众弟子眼中,那是赏心悦目、美美相遇。

    而当酒玖挪到李长寿身旁,问李长寿稍后想如何斗法时,那些弟子的眼神,顿时有了微妙的变化。

    “要说如何斗法,只能随机应变了,”李长寿轻笑着说了句。

    酒玖也没多问,鼓励他几句,就挪回去,细心指点灵娥。

    ……

    斗法一场场进行,李长寿暗中也在用仙识观摩。

    虽然现在这些同辈炼气士的斗法,对自己来说已经没了参考价值;

    有些斗法的招式,以前看是仙人指路,现如今看来就是狒狒挠头……

    但多看一看,稍后也就能够伪装的更为自然。

    第一轮第七十九场,灵娥出场,手持几样仙宝,展露出化神九阶的修为,轻松将一位返虚境同门压制。

    李长寿对灵娥的表现还算基本满意,并主动传声,偷偷夸赞了她两句。

    莫看灵娥表面不动声色,心里自是乐开了花。

    李长寿继续等,他的第一轮斗法,在午后才姗姗来迟。

    第三百六十二场,李长寿手中玉简轻轻震动,微微发出光亮,门内执事也已喊出了他手中玉简的编号。

    李长寿站起身来,驾云飞向斗法场地;

    与此同时,那杆‘霖’字旗下,也有一名弟子飞了出来,对李长寿露出了少许微笑。

    李长寿眉头略微一皱……

    监察仙霖峰这么多年,他自然认识此人是谁。

    这是仙霖峰的仙苗,门内排位第十九,归道境二阶,刚好在李长寿之前。

    这么巧?

    这应该不是巧合,此前也有门内排名相近的仙苗遇上,似乎是长老们故意安排,每隔半个时辰,来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

    两人同时落在被阵法加持过的平地上。

    两位门内执事向前,检查两人手中玉简,并对两人言说‘点到即止’的规矩。

    ——此前已有弟子因斗法太激烈收不住手,而误伤同门。

    待两位执事确认无误,各自退开,李长寿与这仙霖峰弟子齐齐做了个道揖。

    正此时,李长寿听得一声传音入耳:

    “李师兄,不如你我今日放手一搏,不必点到即止。”

    李长寿闻言也是一笑,轻轻颔首,袖中飞出了道道符箓。

    防守一波,再行反击!

    对仙霖峰的弟子,他自不会直接认输,但也不会赢的太轻松,毕竟两人‘修为相近’。

    这名仙霖峰弟子应当是做了功课,此前研究过门内排名靠前的弟子如何斗法;

    且李长寿与敖乙当年切磋,门内也大多都见了。

    当下,这仙霖峰弟子祭起三样法宝,手握引雷木剑、头顶一支梅花,身周飘着一只宝珠,倒也气势不凡,全身防护毫无死角。

    随后这人直接飞到半空中,木剑对着李长寿遥遥一点;

    数十道细小的雷光绽放,凝成一只翼展过丈的雷鸟,对李长寿飞袭而去。

    李长寿脚下轻点,身形向后飘飞,双手迅速结印,头顶有七十二张黄纸符凝成地火符阵。

    符阵喷出道道火柱,将雷鸟勉强击散。

    而此时,李长寿双脚已经再次接触地面,身形迅速沉入大地。

    那仙霖峰弟子见状冷笑,双手开始迅速催法,施冰封咒,地面顿时出现一片寒冰,并迅速朝着四处蔓延。

    果然早有准备。

    然而,那地火符阵接连发威,丝毫不受影响,催出漫天火蛇,追着那仙霖峰弟子而去;

    那颗宝珠光芒大作,头顶的红梅降下光华,将这仙霖峰弟子稳稳护住……

    一时间火光四溅,雷光闪烁。

    但李长寿,已经无声无息没了影踪,脱离了对方的灵视锁定……

    这一战刚开始,大多数弟子已看的津津有味,确实是一场归道境炼气士的较量。

    李长寿躲在地下不急不缓,掌控着符阵不断扰敌。

    他决定稳一点,跟这个归道境弟子大战一阵,然后再险中取胜……

    如此激斗片刻,李长寿符阵的符箓已悄然更换了两拨;

    那仙霖峰弟子身周宝物的宝光,开始有些支撑不住。

    法宝虽好,但也是要耗费自身法力,才可维持威能;

    这人同时祭起三样宝物,还找不到李长寿的踪迹,被动陷入了持久战……

    任谁都能看出来,李长寿虽然是借土遁之利,有些不光彩,但已稳操胜券。

    渐渐的,这仙霖峰弟子面露急色,突然朗声道:

    “怎么,李师兄只会在土中蜷缩?

    倒是颇有你们小琼峰一贯的风范!”

    不少门人弟子都是略微皱眉,觉得这仙霖峰弟子有些失礼;

    地下的李长寿,却是面色丝毫不变。

    口舌之快,又能如何?

    李长寿现在总不至于,跟一名归道境的同门计较这些……

    但他也要考虑,自己该如何表现才较为合理,毕竟两峰明面上来看,也有恩怨在。

    于是……

    空中的符箓,不知不觉多了一些;

    从七十二张符箓,化作了一百零八道符箓,又随之继续增长,渐渐增长到了三百六十周天之数。

    玉台上,敖乙眉头一挑,这种符阵的威力……

    他体会过,相当不错。

    三百六十张符箓齐齐发威,漫漫天火滚动,火柱不断砸落。

    那仙霖峰弟子左挡右支,三样法宝渐渐宝光萎靡,已是有些支撑不住。

    他正想奋力一搏,刚要将宝珠祭起,忽觉背后火声呼啸;

    抬头一看,却见上方滚滚天火,竟凝成了一只大脚,当头踩了下来!

    这仙霖峰弟子面色一变,全力抵挡,虽用法力护住了自身,却被一脚凶猛的踩下,身形朝着下方迅速跌落!

    眼看此人就要摔在地上,一旁的门内执事也将喊出胜者归属;

    电光火[孤城读书 www.guchengdushu.com]石之间,地面突然冒出来了一物。

    此物头粗下细,周身满是锋锐尖刺,轻易戳破了那层坚冰,探出半尺,对准了上方砸落的身影……

    狼牙棒!

    众弟子似曾相识的,那杆法器狼牙棒!

    这名仙霖峰弟子浑身法力所剩无几,此时已是无力调运法宝!

    而那狼牙棒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刚好是对准了,他不会受重伤的后臀部位……

    血光一绽、溅飞三尺!

    同门众弟子齐齐屏住呼吸,周遭一群女弟子遮眼不敢多看;

    玉台上的敖乙,不自觉背后冷汗涔涔……

    这狼牙棒见血就收,只是给对方少许惩戒。

    但这弟子闷哼一声,躺在地上、鲜血横流,双眼一翻,直接被气昏了过去。

    李长寿的身影从侧旁缓缓钻出;

    气息虚浮、显然是法力消耗过多,双手空空,丝毫不见刚才那吓人的法器。

    李长寿看着地面上的这对手,皱了皱眉,言道:

    “刚刚只是皮外伤才对,师弟为何昏过去了?

    还请师叔师伯快些看看!”

    两位已经飞上来的门内执事,面色都有些发黑。

    为何昏过去了……

    你说为何昏过去了!

    很快,两位执事喊出,仙霖峰弟子只是气急攻心,并无大碍,李长寿这才松了口气。

    “唉,这当真,是一场势均力敌之战。”

    言罢,得了执事允许,李长寿转身驾云走回自己的座位;

    那里,酒玖正拉着灵娥,前者已是笑的前仰后翻,后者却是极力忍耐。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