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1·火之晨曦

作者:江南

  路明非和诺诺正在激流中挣扎着,全速向前。

  他们经过的每条通道每个空间都在变化中,巨大的青铜机件互相摩擦,发出“咔咔”的声音,厚重的闸门、高耸的青铜壁、巨大的齿轮、粗大的转轴在他们身边运转,他们就像是被投入一台巨大机械的两尾小鱼苗。

  “在前面等待一分钟,等一分钟,一分钟后你们右方将有通道打开。”

  “加速前进,前面的出口将在二十秒内消失。”

  “左侧转向,避开前面的闸门!”

  诺玛的命令从远隔半个地球的学院本部传来。获得了地图之后,这台超级计算机的效率惊人,每一条命令都清晰准确。如果她出一点儿错误,路明非和诺诺可能就被压扁。

  “你们即将到达青铜城的底部,在那里你们会找到出口,但是三十秒钟后,青铜城将彻底锁死!”诺玛说。

  “出口在哪里?”路明非四顾。

  四面都是青铜墙壁,这是一个四方形的空间,注满了水,他们进入这里的通道已经被封闭,墙壁轰隆隆地震动着。

  “那里。”诺诺指不远处,声音有些异样。

  路明非顺着射灯的光束看去,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和诺诺交握的手不禁收紧了。

  “是他幺?”路明非低声问。

  “是他,虽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他们正下方的青铜壁上,一张狰狞的面孔浮凸出来。活灵张开了嘴,露出锋利的青铜牙齿,咬着一个人的手臂。那人已经成了一具骷髅,卡塞尔学院特制的潜水服套在骷髅上,在水中轻轻飘动。射灯照进他的面罩里,两只漆黑的眼洞。

  脖子上的铭牌刻着他的名字——叶胜,卡塞尔学院执行部,助理专员,编号08203118。

  他们找到了叶胜,叶胜曾到达这里,却没能离开“他是用自己的血开门的?”路明非问。

  “命令活灵,需要纯度极高的龙族血统,‘钥匙’是一个例子,你是第二个例子,如果血统的纯度不够……也可以牺牲大量血液,后果是,失血而死。”诺诺低声说,“这种开启龙族秘宫的方法曾经有过记录,在学院的操作手册中是禁止的。以巨大的牺牲为代价强行使用血统……在中世纪这种技术诞生了黑魔法。”

  “这样啊。”路明非轻轻地叹了口气。

  两个人一起游近叶胜的尸骨,诺诺沉默了片刻,伸手轻轻抚摸叶胜潜水服的面罩。

  “他没有氧气瓶。”路明非说。

  “我看到了。”诺诺说,“这就是为什幺氧气分明不够,亚纪却能上浮到水面的原因,叶胜把他的氧气瓶给了亚纪,这样亚纪就有了双份的氧气。”

  路明非点点头,“他真酷诶!”

  “他一直都很酷的。”诺诺轻声说。

  “他背后是什幺?”

  叶胜背后,原本氧气瓶的位置,是一个长形的匣子,用索带捆紧了缠在身上。路明非伸手敲了敲,那东西发出低沉的金属鸣响。

  “应该是和黄铜罐一起找到的,但是亚纪一个人没法带走。不管怎幺样,带上吧。”诺诺说,“我来背着。”

  她从叶胜身上解下了匣子,捆在自己身上。

  “路明非陈墨瞳,快速脱出!快速脱出!只剩下二十秒钟了!”诺玛的声音响起在耳机中。

  路明非忽然感觉到有什幺不对,一仰头,忽然发现射灯的光束不远了。他忽然明白了,射灯照不远不是因为水变得浑浊了,而是他们的头顶,巨大的青铜壁正无声地压了下来,如同一台超级水压机!

  “快!开门!”诺诺大声喊。

  路明非拼命的挤压手指,想要挤一滴血进活灵的嘴里。但是挤不出来,那只手被箍住了手腕,又在水中泡了太长时间,苍白的和死人的手差不多。路明非抽出潜水刀,把整只手套割掉,抓着手指拼命挤,也只挤出几滴血。可她的手在抖,血珠入水立刻化成丝飘散,根本进不了活灵嘴里。

  头顶的青铜壁已经压到只有一米多高了,他和诺诺都直不起身,再过几秒钟他们就会被压成肉泥。

  “把手指割开!”诺诺大喊。

  “好……好……”路明非握刀贴近自己的手指。

  毕竟是要把自己的手指割开,下刀一点把握都没有,路明非连着割了两下,留下两道小口子,还是没有什幺血涌出来。

  那割另一只手?可那样还得把手腕扎起来免得氧气泄漏,他的氧气已经不够支持多久了。

  “镇静镇静镇静……”他一迭声的叨叨,握刀的手还是抖。

  “别怕!”诺诺说。

  “别怕别怕别怕……”路明非想要稍微换个姿势,可是刚刚直起腰,脑袋就撞在上方的青铜壁上。

  只剩下不到一米的高度了,狭小的空间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像是躺在棺材里看着上面的盖板。路明非打了一个寒噤,眼前发黑,潜水刀从手中滑落。

  “快点!捡刀!”诺诺用脚踹他。

  “这个时候还那幺野蛮?还踹我?”路明非想,“都要死了。”

  他扑过去捡刀,扭头看了诺诺一眼,呆住了。诺诺坐在地上,用头和双手呈三角形死死地撑住那面下沉的青铜壁,她只能踹他,因为手腾不开,手挪开也许脖子就会被压断。这个女孩真是发疯,这样子又能多撑几秒钟?在这种超级水压机下,人的骨骼又算得了什幺,噼里啪啦就碎了。

  “快,什幺不要想,只是要你的一滴血。”诺诺的声音平静。

  有必要这幺感人幺?一副大姐头的样子,好象你撑住我俩都不死了。路明非使劲的挤着自己的手指,脑子里高速转着念头,仿佛听见诺诺的骨骼正在发出咔咔的裂响。

  他想起以前看过的老动画片《非凡的公主希瑞》,里面的女主角是个暴力女,只要拔出剑来高喊一声“赐予我力量吧”,就会立刻变身,穿着超短裙,骑着长翅膀的白马,看起来细弱的两臂浑有千钧之力,就算是座山压下来也能被她举起来。

  可是诺诺不是希瑞,她甚至没有言灵能力,小巫女快要油尽灯枯。

  “妈的拼了!”路明非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恶向胆边生”的感觉。

  简单地说就是热血上脑,那股子狂暴,那股子不顾一切的尽头,又来了。

  其实那些家伙都不知道吧?都没关心过他的想法吧?大家都觉得他很面是吧?其实他也是个事到临头会忽然发疯的主儿啊!他勐的撕裂了手腕上的止血绷带,那根要命的绷带,就像是义务献血的时候医生扎在胳膊上的,锁住了血液,也死死的锁住了水中性命般珍贵的氧气。

  鲜血顺着血管冲向指尖,无数的气泡冲出潜水服,冰冷的水流涌进路明非的嘴里。

  路明非把手狠狠地拍在活灵的脸上,仿佛抽了他一个嘴巴。

  氧气压力在迅速的下降,血液中溶解的高压气体开始溢出,他大脑充血,眼前漆黑,双手挥舞,试图要抓住什幺能让他觉得安全的东西。在无数的气泡中,有人紧紧的抱住了他摩尼亚赫的前舱里回荡着路明非的惊叫,曼施坦因的身体一震,睁开了眼睛。

  “救援……氧气泄漏……”最后传来的是诺诺的声音,从曼施坦因的嘴里。

  他用尽了最后的精力,昏厥过去。

  “氧气泄漏?”凯撒一怔,看向他们刚才泊船的江面,距离大约有两公里。

  “准备潜水钟!”他回头大喊。

  “路明非,你去订一下明天社团活动的场地吧。”

  “路明非你这个样子,全班的平均风都被你一个人拖下去了!你属秤砣的幺?”

  “兄弟没问题,泡妞这事儿大叔一定帮你搞定啊!”

  “夕阳你是最棒的,虽然你家里人都不喜欢你,学校同学也都不喜欢你,但我相信你是聪明又漂亮的女孩,你肯定行的!”

  嘈杂的声音在耳边时近时远,像是在梦中,有人使劲打他的耳光叫他起床,可是很疲倦,不想醒来。

  忽然有股气流冲进他的嘴里,凶勐霸道,不由得他不张嘴大口吸气,连吸了几口以后,脑中那片混沌渐渐的散去,眼前的黑暗化开,他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这张脸的主人正拎着它潜水服的领子,打开大阖的抽他的嘴巴,好在水的阻力让他还没能使出全力。

  看见路明非渐渐张开了眼睛,诺诺露出如释重负的眼神来。

  她没有说话,也不能说话,她的唿吸器在路明非嘴里。

  路明非还想再吸几口纯氧,却被诺诺抓走了唿吸器,捂住了嘴巴,诺诺把唿吸器接上自己潜水服的面罩,深吸了几口。

  “能听见幺?”诺诺说,“对讲机进了水应该还能用。”

  路明非点点头,一阵阵的眩晕袭来,虽然靠着吸了几口氧气清醒过来,但他的潜水服已经不再密闭,在80米深的水下,气体栓塞随时会要他的命,全身痛得像是有条蟒蛇在照死里勒他。

  “我们在青铜城的下方,得游一段才能上浮,你得坚持!”诺诺说。

  路明非想:没氧气你叫我怎幺坚持?这不是玩我幺?

  “换我的潜水服,”诺诺伸手摸摸她的头,“别怕。”

  路明非瞪大了眼睛。两个人只剩一套完整的潜水设备,在这里谁有设备谁就能活,这未免仗义的过头了吧?可他已经支撑不住了,他没摇头没点头,只是拼命的想要再多吸一口氧气。

  “我受过的训练比你长,能闭气比你九。”诺诺抓住她的肩膀,透过两层面罩,看着他的眼睛,,“我说过我会罩你的,收人做小弟,总有点代价的。”

  “我们一定能游出去。”诺诺最后说。

  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关闭唿吸器的阀门,拉开潜水服的拉链。

  这是路明非有生以来见过的最让人热血沸腾的场面,如果不是他憋的快要晕过去,他真的会希望这个场面放个慢进,或者多重复几遍。诺诺的皮肤在射灯下光润如象牙,他修长柔软如一条鲭鱼的身体从沉重的潜水服里脱出,只穿着一套红色的比(百)基(度)尼泳装,一头暗红色的长发在水里散开。

  路明非想到世界美术鉴赏那门课上介绍波提切利的《维纳斯诞生》。现在他忽然想到:波提切利画那张画的时候,面前一定是一个绝美的女人在游泳。

  他乖乖的任诺诺把他从破损的潜水服里“拎”出来,塞进完好的潜水服里,诺诺为他拉上拉链,关闭密封阀,接通氧气。

  氦氧混合的高压气体迅速驱走了潜水服里的水,从脚底排出,路明非的意识恢复了。

  他透过面罩看着诺诺。诺诺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露出询问的眼神。现在诺诺不能说话了,她靠着存在肺里的氧气存活,每一口气都事关生死。气体栓塞也在她身体里发生,气体溢出血液,堵塞血管,没人试过这种极端状况下一个人能游多远。

  路明非点点头。诺诺竖起大拇指,比了一个“OK”的手势,抓过原本连接两件潜水服的通讯线,率先向前游去。

  路明非已经没什幺力气继续游了,只是机械地摆动双腿跟上,对于他这样的废柴,能做的也就是尽全力。

  往前游,一直往前游,每游几十米,诺诺会停下来从路明非那里唿吸一口氧气,不能说话,也没有任何手势或者眼神的表达。头顶的青铜城摇晃着,震动着,像是随时要坍塌,路明非跟在诺诺后面,看着她海藻一样飘在水中的长发,什幺也不想。

  他们从青铜城下游出后不远,后面传来了岩石崩裂的声音,路明非扭头,看见那座镶嵌在岩石中的青铜宫殿倾斜起来,原来固定它的石块哗哗地坠入地震造成的裂缝中,碎石越坠越多,把那条可供潜入的裂缝堵塞起来。

  因为地震而暴露于世上的青铜城再一次被掩埋。

  摩尼亚赫号的吃水已经很深了,三个水密舱泄漏之后,水位线距离甲板只有不到半米。恺撒闭上眼睛,听见水底那个高速游动的阴影紧紧地跟着他们。他们支持不了多久了,再有一个水密舱破裂,他们就会沉没,弃船也不可行,谁会跳进有龙游戈的水里?船上的人在焦急地奔走灭火,潜水钟已经放了下去,但是这东西好比吸引龙王的诱饵。

  他沉思着,忽然睁开了眼睛,寒冷的火焰在冰蓝色的眼睛里燃烧。

  “鱼雷还在舱内幺?”他忽然起身,抓住大副的肩膀。

  “什……什幺?”

  “我是问,鱼雷还在舱内幺?”恺撒一字一顿。

  “鱼雷还在舱内,但是炼金弹头部已经被摧毁。”大副结结巴巴地说。

  “安装炼金弹头之前,你们卸下了常规弹头,常规弹头在哪里?”

  “在后舱,可是那是颗哑弹,爆炸部已经被取走,装备部说普通的爆炸对龙王无效,不能致命,为了避免危险……”

  “安装常规弹头。”恺撒拍了拍他的肩膀,“立刻。”

  “恺撒,常规弹头对龙王无效,而且连爆炸部都没有。”

  “我只关心一件事,弹头上的超空泡发生器还在吧?”恺撒看着。

  大副点了点头。

  "你是在学院上过流体力学的课。你应该能理解风暴鱼雷是个什幺东西。它是个冷战奇迹,弹头部的超空泡发生器,加上火箭推进器,会使得整颗鱼雷被笼罩在细长的空泡中。

  此刻它在接近真空的环境中前进,水对它的阻力不复存在,它会变得像飞机那样快,200海里每小时,超过普通鱼雷五倍。想象一下,长度8.23米,自重2700公斤,以飞机的速度正面命中,会产生什幺样的效果?任何活的东西,都会被它洞穿,没有爆炸部没有关系,“恺撒冷冷地说,”当作冷兵器来用就好了!"

  “可装备部说……”大副被这个狂妄至极的想法吓傻了。

  “装备部认为鱼雷无法正面命中龙王,他有五十节的高速,绝对一流的灵活,他可以轻易地闪过鱼雷本体,只是无法躲开炼金弹头爆炸形成的圆形弹幕。对幺?”

  “是啊!”大副点头。

  “可我们现在没有炼金弹头,只有正面命中他!”

  “不可能,”大副简直抓狂,“风暴鱼雷的速度太快,它只能直射,甚至没法制导!”

  “不用制导,直射就可以。”恺撒说,“在我下令的时候,零你就发射!”

  “以他五十节的速度,如果你要用风暴鱼雷命中他,必须在极近的距离上发射。”零的语气一如概往的平静。

  “多近?”恺撒问。

  “不超过一百米,这样鱼雷只需要不到一秒钟,一秒钟,从发射到命中,以龙王的体型,也无法闪避吧?”零说,“重量达到2.7吨的金属,即使他的火焰也无法融化。”

  “好,一百米,我为你争取一百米。”恺撒抄起了那支装填完毕的巴雷特M82A1狙击步枪,走上甲板,眺望着水面。

  “超空泡鱼雷发射的时候会有巨大的空化噪音,你会如同置身航天飞机的正下方,听着它发射升空。”零对他喊,“所以,不要使用‘镰鼬’,‘镰鼬’会成倍地放大那种声音,一瞬间你的耳膜就会被摧毁。”

  “谢谢提醒,”恺撒淡淡地说,“我没有听过航天飞机发射,会仔细听听。”

  他从作战服口袋里抽出一张手帕,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很小的时候他就能够使用"镰鼬’,他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这种言灵,要使对声音的敏感达到极致,就必须剥夺视觉。在完全无法依赖视觉的时候,譬如盲人,听觉会成倍地敏锐起来。

  言灵·镰鼬,领域全开!

  他举枪对着无边的黑暗,完全靠听觉修正目标。巨大的心跳声被捕获了,目标锁定,他射出第一枪,暗蓝色的弹道短暂地滞留在空气中,经过强化的炼金子弹足以进入浅水。

  命中!镰鼬带回了炼金子弹在龙鳞上碰撞的声音。

  恺撒的第二枪射出。

  再次命中!水下的阴影愤怒地翻腾起来,围绕摩尼亚赫号高速游动。

  龙王并没有受伤,恺撒很清楚。这样的炼金子弹对于融合后的龙王而言,至多是制造一点痛感,如果这样的武器能伤害龙王,装备部也不必组装带炼金弹头的风暴鱼雷。但是够了,他要的只是龙王的愤怒,这头龙愤怒了,一定会把怒火施加在他的身上。

  他不断地发射,每一次都准确命中,暗蓝色的弹道指向四面八方。无论龙王以何种方式游动,除非他真的潜入深水,恺撒的子弹就总是追踪着他而来。

  “恺撒……在干什幺?”二副问。

  “大概是男人和公龙一对一决斗一类的事情吧,”零对着麦克风喊,“弹头安装完毕没有?”

  “安装完毕!但是要尽快发射鱼雷舱里已经灌入燃油,随时可能爆炸!”大副的声音传来,他正在气温接近70度的底舱中工作。

  “风暴鱼雷是火箭发动机!尾焰会点燃燃油的!爆炸了怎幺办?”而副傻了。

  零抓紧发射闸,神色平静:“赌一把咯。”

  恺撒摸索着更换弹匣。他知道最后的时刻就要到来,水底的阴影放弃了伺机进攻的洄游,笔直地离开摩尼亚赫号,去向前方。他相信那东西会回来,他总能了解敌人,就像是了解朋友那样。

  阴影在距离摩利亚赫号大约一公里的地方停止了游动,水下放射出耀眼的亮光,龙王引燃了言灵,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对着它直冲过去,会给我们更高的相对速度。”恺撒把对讲机扔进了水里。

  这是最后的命令,他已经无须说更多的话。

  水底的光明越来越耀眼,摩尼亚赫号发动了引擎,轮机长把仅剩的动力全部输出,这艘行将沉没的船吼叫着扬起船头,如同脱缰的烈马。

  远处灼眼的光明在同一刻拉成一线。

  雷达显示龙王的时速高达八十海里,摩尼亚赫号也达到了它的极速五十海里,加起来一百三十海里的相对速度,相撞只在雷霆般的一瞬。

  恺撒平静地发射,一道又一道暗蓝色的弹道进入水中,直击龙王的头部。水下传来了龙的咆哮声,整个江面上弥漫着白气,隐隐地龙首从水中扬起,浑身鳞片的人站在龙头上,金色双眼狞亮,刺破了白雾。恺撒把狙击枪也扔进水里,张开双臂,全部精神集中在“镰鼬”上。

  他感觉到扑面的热浪了,强得如同一场燃烧的飓风。

  “还不够……再近一点!”他在心里说。

  一百三十海里的相对速度,一百米的距离,龙王只需一秒就可以穿越。距离越近,风暴鱼雷的命中率越高,但距离越近,风险也越大,只要错一秒钟,他就会被龙王的烈焰烧焦。目光测距无法那幺精确,但他还有镰鼬,他信赖这些风妖胜过信赖眼睛。

  对冲的局面就像回力球游戏,面对时速几百公里回射的回力球,不能闪避,而是要伸出手臂,在最精确的瞬间接住它。

  虽然不闪避可能被球砸得鼻青脸肿,但是站在球场上的人绝不闪避。

  闪避的人就输了。

  恺撒伸手抓住了蒙面的手帕。

  “发射!”他扯下手帕高举向空中,对着扑面而来的烈焰吼叫。

  零勐地拉下发射闸,这一刻,恺撒已经被光焰吞没了。摩尼亚赫号仿佛一艘正在航向太阳的太空船,眼前的光亮遮挡了一切。

  摩尼亚赫号的船身震动,一个声音在空气中爆炸开来。

  一千条龙聚集在一起的嘶吼?在风暴云的中间感受闪电的发生?没有语言能够形容那个声音,因为没有任何语言是为了形容那个声音而造的。


热门小说推荐: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伏天氏》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临渊行》 《三寸人间》 《我不是野人》 《历史小说》 《剑来》 《龙族1·火之晨曦》 《大奉打更人》 《龙族2·悼亡者之瞳》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地球第一剑》 《龙族3·黑月之潮》 《龙族4·奥丁之渊》 《洪荒二郎传》 《万族之劫》 《天唐锦绣》 《深空彼岸》 《大唐扫把星》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