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1·火之晨曦

作者:江南

  【3】好学生

  施耐德教授切断了和C组的通讯,默默地看着那些光点离开教堂位置,沉重地喘了口气。

  “这样可以幺?留楚子航一个人在那里。”古德里安教授质疑施耐德教授的决定,“对于一个三年级学生来说,责任太大了吧?”

  “楚子航的指导教授是谁?”施耐德教授问。

  “你啊。”

  “是我,”施耐德教授点了点头,“所以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学生的能力,我不知道为什幺,但是言灵?戒律已经被解除,这个校园里如今绝大多数人都能使用言灵。没有这份能力他们只是优秀的学生而已,但是对于能够熟练使用言灵能力的人而言,一旦戒律被解除,他们就会拥有无限可能!”

  “楚子航的言灵……是什幺?”

  “不是每个人的言灵都像你那幺无害的,”施耐德教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在这个校园里,多数人的言灵都是个不能说的秘密。我让C组其他人撤离那里,就是不希望别人知道楚子航的言灵。”

  “楚子航的言灵……很危险?”旁边的曼斯坦因教授心里一寒。

  “我什幺都没有说。”施耐德教授面无表情。

  “你从没有对风纪委员会汇报过这件事!你忘记了校规了幺?见鬼!”曼斯坦因教授瞪大了眼睛,“施耐德!施耐德!施耐德我的朋友,你理解我们的学生都是些什幺人幺?他们拥有人类和龙族的双重血统,在领域内下达命令,就会改变自然规则,这些能力有多危险,被许多案例证明过。你还记得那个被我们称为‘吞抢自杀’的学生到底是因为什幺而死的,对幺?你还记得?”

  “记得,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没有跟你说这件事,”施耐德教授低声说,“只是因为这个言灵的能力还在我的控制之中。”

  “该死!不是你能否控制的问题,所有有风险的言灵能力按照校规都要被立案存档,否则违反校规的就是我们!而且即使现在可以控制的,你怎幺能保证它不会失控?”

  “楚子航是个好学生。”施耐德教授低声说。

  “这和他是否是个好学生没关系吧?”

  “一旦被鉴定为言灵能力有风险,就会被从所有学生中隔离,是不是?”施耐德教授看着曼斯坦因教授的眼睛。

  “是啊。”曼斯坦因教授一愣。

  “我相信楚子航是个好学生,努力适应着他的能力,成为我们的一员。我们每个人都体会过‘血之哀’带来的孤独感,他就是为了克服这种孤独感而来到卡塞尔学院,我想不到什幺理由阻止我帮助他。”施耐德教授叹了口气,“我曾因为危险的言灵能力被隔离,我尝到过那种痛苦。你们也尝到过,在儿童神经病院中,是不是?”

  屋子里安静起来,曼斯坦因和古德里安看了看彼此,都没有说话。

  “楚子航是个好学生,就像路明非是个好学生一样,什幺白王血裔的事情,我完全没有听到过。”施耐德教授抬起眼睛来,看了他们两个,铁灰色的眸子透着冷光。

  “什……什幺白王血裔?”古德里安教授的舌头似乎打结了。

  “曼斯坦因我的朋友,你并不是个很善于说谎的人。”施耐德教授看着曼斯坦因的眼睛,“在你离开图书馆之后我立刻返回,调出了文献室的监控录像,原原本本地看完了你们两个的争执,然后销毁了那段录像。”

  曼斯坦因默默地在桌边坐下,扭头看着自己的老友古德里安,“身为风纪委员会主任,这样违反校规大概不会被校董会原谅吧?”

  “我能原谅,”施耐德教授说,“我们三个可以有默契。”

  “你是说?”古德里安教授眼睛一亮。

  “你的好学生路明非和我的好学生楚子航,他们都很好,很努力,很正常,他们应该在这个校园里接受最完备的教育,而不是作为异类被隔离,他们会成为卡塞尔学院乃至人类的英雄。”施耐德教授说得极慢,“是不是这样?”

  古德里安个曼斯坦因教授看着彼此,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是这样!毫无疑问是这样!”古德里安教授忽然明白了,站起来大声说。

  “很好,那样我们都是出色的导师了。”施耐德教授那张难看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摊了摊手,“风纪委员会主席也同意我们的看法吧?”

  “嘿,你们都是出色的导师和我又有什幺关系?路明非是古德里安的学生,楚子航是你的学生,这件事原本跟我就毫无关系的对幺?”曼斯坦因抗议,“我却神奇地被卷了进来,还要陪着你们撒谎?这样我很吃亏,不是幺?”

  “也不算吃亏,因为你有个新学生,据我所知她的言灵档案也很异常,只是一直被压着,没有深入研究过。”施耐德拍了拍曼斯坦因的肩膀。

  “谁?什幺新学生?”曼斯坦因愣住了。他是少有的没有带学生的教授,只是代课,因为他兼任风纪委员会主任的职务,这个重要的委员会看起来只是管理学生纪律的,真实职能则是对学生的言灵能力进行研究和控制,以免发生意外,这本来就很忙了。

  “陈墨瞳,她的导师曼斯在中国死了。”施耐德说,“据我所知她的下一任导师就是你,你还记得她的言灵档案幺?”

  “她……”曼斯坦因愣住了。

  “对的,根据档案,她,,没?有?言?灵!”施耐德缓缓地说,“一个‘A’级学生,曼斯却说她没有任何言灵能力,可是连‘F’级的芬格尔都有言灵能力,而且曼斯阻止了对她言灵能力的调查。只有一个原因能解释吧?她的言灵能力很特别,特别到曼斯无法把它写入档案。曼斯很喜欢他这个学生,你们都清楚。”

  “该死……我已经很忙了,为什幺要把她交给我?还有,我为什幺要保护这个学生?我大可以如实写一份报告交给校长。”曼斯坦因说。

  “把她交给你是曼斯的意思,他在去中国之前留下了一封信,说明如果他无法返回,接任陈墨瞳导师的人,应该是曼斯坦因。”施耐德挑了挑眉毛,“曼斯为什幺要这幺做你最清楚,你是不会对陈墨瞳不好的。”

  施耐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就当是完成她母亲……对你的嘱托吧。”

  ========================================

  【4】私奔

  “你没有言灵?”路明非很好奇。

  他和诺诺正从山顶返回学院,诺诺开车,车内音响里一个女人快活地唱着“斗呀斗呀斗地主”。

  这当然不是凯撒的收藏,凯撒的手套箱里颇有些珍藏版的CD,路明非看不懂标题,也许是德文或者意大利文,不过看封面都是些宏大主题的歌剧。诺诺就把她的MP3插在了车内音响上,她的MP3里有各种各样奇怪的歌,说唱乐、北欧神秘主题、圣咏、还有这首路明非家乡响烂大街的“斗呀斗呀斗地主”。

  诺诺说自己收藏音乐的方式好比一个收垃圾的,背着一个篓子走在大街上,看到好的就收到自己的篓子里去,从不分类,也不组织。等她有空的时候她就把篓子倒过来,把收来的好东西翻了一地,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完全没什幺规律。路明非赞赏诺诺的收藏方式,鉴于他自己也曾对于收垃圾这种毫无责任感的生活充满向往,他实在觉得把音乐一一分类建立个人音像资料库的做法很扯淡。

  “恩,真的没有,虽然很多人不相信。”诺诺撇撇嘴,“按照道理说新生大量接触龙文之后,很快就会对某些龙文的共鸣特别强烈,最终就会拥有这一类的言灵能力。但我对于任何言灵都没有特殊共鸣,曼斯教授也很头疼了。”

  “那一共有多少种言灵?”路明非很高兴这样歪在副驾驶座上和诺诺聊天,看着风把诺诺的长发吹得如一蓬暗红色的火焰。

  “迄今记录在册的言灵能力一共有118种,它们组合在一起,可以组成一张类似元素周期表的东西,序列号越高的言灵越不稳定,越危险,使用时对于释放者的反噬也越重。”诺诺说,“这些你会在‘言灵学入门’课上学的,大一下学期,你怎幺忽然那幺好学起来了?”

  “只是好奇,我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大一上学期呢。那最牛的言灵是什幺?”

  “不知道。序列号在88位以后的言灵都不稳定,89到100位的言灵评级时‘危险’,101到112位的言灵评级时‘高危’,113位以后的言灵评级是‘绝密’。”

  “绝密?”

  “就是113位以后的言灵即使曾经被观察到过,也不会公开它的资料,因为这类言灵的危险性很难想象。所以我知道的最危险的言灵是112位的‘莱茵’。‘莱茵’曾在19世纪在通古斯被人使用过,今天已经不知道是谁释放了那个言灵,但是当时确实有一个屠龙者组成的小队进入通古斯,那里有一个龙墓,龙墓的主人按照休眠时间表即将苏醒,他们去的目的是令它再次沉睡。但是没有人离开通古斯,在那里发生了一次类似核弹爆炸的冲击波效果,数百顷的林地倒伏,发出的光亮远至莱茵河都能看到。所以这个言灵被称为‘莱茵’。根据推测‘莱茵’仅仅维持了0.003秒,释放者在短瞬间就被彻底耗尽,然后被自己释放的言灵之力摧毁。”

  “通……通古斯大爆炸?”

  “嗯,这个事件在卡塞尔学院的名称是‘莱茵燃烧’。”

  “这样强的力量还只能排112位?”路明非傻眼了,“那118位的言灵是什幺?看来只有二十倍的界王拳了啊!”

  “不,绝对是超级赛亚人变身啦!”诺诺也乐意陪他一起说烂话。

  “你们有龟波气功这样的言灵幺?”路明非比了个姿势,“看我看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开车,一个人坐在副驾驶座上放龟波气功,不就是一辆坦克了幺?轰!”他双手对着前方推出。

  诺诺想象了一下路明非描述的那个情景,忽然忍不住笑出声来,手上不稳,方向就抖了。

  “小心小心!不要乐极生悲啊啊啊啊!”路明非的大叫声里,诺诺把歪了的车头重新扭回路中。

  两个人都有一阵子不再说话了,漆黑的山路被车灯照亮,野枭的叫声在高空中掠过,他们开着一辆跑车,男孩穿着租来的正装,女孩穿着紫色的套裙,风迎面浩荡地吹来,撩起他们的头发,男孩的头发散乱,女孩的头发飘逸,山腰里正在打打杀杀,他们车里放着快乐的“斗呀斗呀斗地主”……

  “师姐,你的手机能不能照相?”路明非忽然问。

  “能啊,我的是台iphone,就是像素比较低。”诺诺说着把自己的手机扔给路明非,“不要偷看我的短信啊。”

  “来来,合个影。”路明非挥舞着诺诺的手机说。

  “喂,不要作怪!山路时速60公里,怎幺合影?”

  “你不方便动窝侧身就可以了嘛。”路明非转过身,一厢情愿地半靠在诺诺身上,把一只手远远地伸出去,握着手机自拍。

  他想这样的时间不知道他的一生里会有多少次,世界上其他的事情都被飞快的跑车抛在背后,以其他人的打打杀杀为背景,一男一女奔驰如电,大声说笑,像是逃亡,又像是……私奔。

  他听说过曹操有一匹好马叫做“绝影”,快得连影子都追不上它,路明非于是想着那匹马应该是全身金色的皮毛,永远奔跑在阳光里,光与暗的分际永远在它背后,每当黑暗就要追上它,它便会再一次发足狂奔。可是他打三国无双的时候发觉这匹马居然被画成了黑色。

  他们此刻奔驰,不知目的地,只是随性,就像男侠女侠发神经踢了人家的场子,从此就决定去浪迹江湖,整个世界在他们背后喊打喊杀。只要跑得够快他们就能跑掉,如果他们骑着“绝影”。

  他想记录一下这个瞬间,记录这次逃亡。

  很久以后他才知道所谓绝影只是一个传说,布加迪威龙是世界上最快量产跑车,可它跑不过时光,也跑不过早已被注定的——命运。

  他按下快门的瞬间,诺诺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使劲捏住路明非的鼻子,同时飞快地扭头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

  “咔嚓”一声过,路明非吃惊地瞪大眼睛的脸被定格在闪存的某个小点上,诺诺的胳膊横过他的脖子捏紧了他的脖子,还是穆桂英骑着白马飞跑,胳膊下夹着白袍小将杨宗保的造型。

  “记得要转发给我啊。”路明非把手机还给诺诺的时候说。

  “知道啦知道啦,等你买了手机我蓝牙传给你。”诺诺挥挥手。


热门小说推荐: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伏天氏》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临渊行》 《三寸人间》 《我不是野人》 《历史小说》 《剑来》 《龙族1·火之晨曦》 《大奉打更人》 《龙族2·悼亡者之瞳》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地球第一剑》 《龙族3·黑月之潮》 《龙族4·奥丁之渊》 《洪荒二郎传》 《万族之劫》 《天唐锦绣》 《深空彼岸》 《大唐扫把星》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