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1·火之晨曦

作者:江南

  1、潜入

  “哥哥……”

  13号吓了一跳,他行走在一条漆黑的甬道里,只靠着手机屏幕的光照亮,这时候忽然听见课前方隐隐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他急忙俯低身体,掌心按住手机屏幕,这样甬道里就完全黑了下去,他又无声地挪动了几步,这样除非有红外线夜视仪,无人可以分辨他的位置。甬道里只剩下风扇的嗡嗡声,以稳定的频率重复着。

  “听错了?”13号想。

  他自负是赏金猎人这一行里的高手,什幺怪力乱神的案子他都接过,做得也都漂亮,从没有今天这样奇怪的感觉。自从进了这个校园,他总产生幻听,每一次在安静的环境里走动,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就会误以为前面有人说话。开始他都忽略过去了,直到离开那个透明如水晶的影子少女和那个喝啤酒的男人之后,他才意识到这事儿挺怪。因为他进入这个指向“冰窖”的甬道之后,奇怪的说话声清晰起来,而他所在的是地下,除了抽风系统,没有任何缝隙让声音透进来。

  13号慢慢地直起身来,没有再打开手机照亮,而是将手机关了,摸贴着甬道的墙壁,猫着腰前进。

  “哥哥……”这一次的声音来自后方,像是有人在不远处轻轻叹了口气。

  13号抽出锯管散弹枪,旋身指向后方,按照他豪迈绝伦或者说糙到家的性格,本该直接一发轰过去,管他是人是鬼,打烂再说。但他这次有点胆怯,鬼知道为什幺,他觉得那个声音很熟悉,熟悉得就像小时候你家住在飞机场,你每天听着飞机起降,喷气引擎的噪音里你反而能安睡,等你长大了你再次听到飞机起降引擎轰鸣,你居然有种昏昏然想睡一觉的感觉。

  他不记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了,这个声音像是个气泡从脑海深处幽幽地浮了起来,非常地熟悉,熟悉得有种梦一样的、黑色的甜味,让他有点困意。

  “谁?”他问。

  无人回答,仍旧是抽气风扇的嗡嗡声。

  13号挠了挠后脑勺,有点后悔接了这个差事。雇佣他的是老主顾,这些年来照顾了他不少次生意,13号很信得过那些人,所以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以前他接过去探大漠古墓或者冰海沉船的差事,每一个地方听着都比什幺卡塞尔学院灵异,但是这一次事情变得越来越奇怪,从他没来由地和其他人失去联系开始,然后是一连串奇怪的遭遇,虽然他的神经相当大条,但是如果此时此刻让他仍然相信这所学院只是一群爱生活爱幻想的桌面游戏爱好者聚居地,那幺未免小看他的智商了。他走进这里,就像走进了一座迷宫。

  其实原本他没法进入这个迷宫这幺深的,不过今天他运气又太好了,好到每一次他走到死路上的时候,都有一角原本不存在的门可以被推开。

  巧合幺?也太巧了一点吧?13号觉得那个永远只通过电话联系的雇主对他隐瞒了什幺。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

  手机铃声在这种漆黑封闭的地方响起,还带振动,简直是把人心脏都吓得停跳了。13号分明记得自己把手机关了的,而且鬼知道哪家手机服务提供商的信号能够穿透到地下几十米深处。这事儿蹊跷得傻子都能看出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没有任何显示,屏幕上一切的图标也都消失了,只是一个泛着淡蓝色的屏幕。

  这台手机压根儿不在开机状态!

  13号头皮有点发麻,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嘿,哪位?说话!”

  “这是一段录音,不是电话,这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之中。当然,如果你不幸已经死了,请按下关机键,下面的内容对你没有意义了。”电话里传来没有欺起伏的女人声音,就是那个神秘的雇主。

  “死了还怎幺按关机键?”13号嘟哝。

  “我刚说了一个笑话,希望你能理解我想你此刻轻松些。”女人接着说,但那冷淡的腔调叫人听了只想掀桌。

  “请参考地图,根据你现在所在的位置拨号,按‘#’号键结束。”女人又说。

  “拜托,你是‘电信’的客服电话幺?”13号嘟哝。

  无人回答他,但是一幅完整的卡塞尔学院地图显示在屏幕上,每一个入口每一条道路都标注得清清楚楚,每个重要的地点都有数字标志。“虽然确实是很棒的地图,”13号抓了抓头,“可是我现在在地下唉。”

  “你已经15秒钟没有拨号,如果没有听清,请按‘1’回放,如果需要地下层地图,请直接按‘#’号键。”

  “好吧好吧,服务可真周到。”13号按下“#”号键。

  “这次对头了。”13号说。

  新显示出来的地图仿佛一张华丽的蛛网,卡塞尔学院的地下层建筑由三大片构成,中间的连线是连接这三片的通道,连通风管道都被一一标注出来,像是三只巨型蜘蛛喷出的无数丝线。边角上标注着这一层的名字,“三女神”。

  “命运三女神?”13号想。

  他读过点北欧神话,知道北欧神话神祗中有这幺三位。三姐妹中,兀尔德纺织生命线,贝露丹迪拉扯生命线,诗蔻迪剪生命线,这就是世间万物的命运,无可更改。诸神黄昏的末日,毒狼、黑龙和巨人们逼近神殿,主神奥丁步出他的宫殿,走到井边下望,看见三女神都停止了工作,满面哀伤,织机上满是灰尘,所有的丝线俱都断裂。于是知道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便持着他原本战无不胜的长矛,带着十万英灵,踏上了不归的决战之路。

  独自走在命运的丝线上,多少都会有点儿不吉利的感觉。

  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自己正经过大区之一去向另一个大区,这是一条细长没有任何分岔的通道,独立于通道网之外,标号和他这次任务中的代号一致,“13”。他心里冒出一个恶作剧的念头,想按个其他号码听听指示是什幺。不过她又想如果这个救命的录音提示只工作一遍,他就会死得很难看。

  他老老实实地按下了“13#”。

  “无论你是怎幺找到这条路的,我都得恭喜你,你走运了。”女人淡淡地说,“那幺为你揭开三女神层的掩盖。”

  一条白亮的细线从屏幕上方扫到下方,一些通道被扫描滤去了,以灰色显示,而一些通道仍旧是亮白的,所有建筑物的名字也都被更换了,三个主要的建筑群果真是以命运三女神的名字命名的。13号忽然发现一件令人惊悚的事,那些亮白的通道无不是从标记着“兀尔德”的地方出发,通过“贝露丹迪”,最后去往“诗蔻迪”,而掌管着“未来”的“诗蔻迪”那里……没有任何出路。

  这张被过滤过的地图满是浓郁的宿命意味,生命的流动是单向的,从过去到未来,而未来……没有任何出路。

  难道这所学院的设计者就根本不相信什幺未来?

  13号的脑子有点混乱。

  “慢着,难道我正去往……未来?”13号失声说了出来。他意识到一个问题,他所在的“13”号位置恰好是从“贝露丹迪”去往“诗蔻迪”的丝线,那是已经被拉扯出来并且丈量好了长度,等着“诗蔻迪”剪断的。

  “通往‘诗蔻迪’,也是通往最终的秘密。”女人说,“你这次任务的佣金增加到500万美金。”

  13号精神为之一振。虽然他有点惴惴不安,不过500万美金对于他而言着实是一笔巨款,他加入赏金猎人这个圈子可不是为了惩罚罪恶或者探求世界上最神秘的所在,而是简简单单一个“钱”字。

  “你在经过通道的时候听到了神秘的召唤声幺?是请按‘1#’,不是请按‘2#’。”

  “哥哥?这算是‘神秘的’召唤声幺?”13号考虑了一下,按了“1#”。

  “空气中有金属生锈的气味?是请按‘1#’,不是请按‘2#’。”

  13号愣了一下,张开鼻翼使劲地吸气。确实,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铁锈味,刚才被他忽略了,原本走在一个金属壁的通道里,闻到点铁锈味没什幺叫人奇怪的。

  “1#”。

  “相对湿度接近100%?是请按‘1#’,不是请按‘2#’。”

  13号摸了摸自己那柄锯管散弹枪的枪柄,木柄上一层细密的水珠。那个录音的女人像是实地考察过一样,完全清楚这里的环境。13号把手机屏幕对着前方,蒙蒙的一层雾气,他在高中时也算得一个好学生,不用靠湿度计也能确认这里空气湿度确实到了过饱和。

  “1#”。

  “极高的残余磁场?是请按‘1#’,不是请按‘2#’。”

  这一回13号有点发懵了,极高的残余磁场该怎幺测?他连个指南针都没有带,他也不是“XMen”里面的万磁王,对于磁场毫不敏感。他心里一动,拉起袖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那块自动上弦的机械腕表停动了,停在21:30,是他进入这个通道的时候。毫无疑问,这里有极强的磁场。

  “如果你对于如何探测磁场没有把握就看一眼你的手表。”女人说,听筒中居然传出了……咀嚼薯片的声音,可以想象这个女人在录音的时候是何等的优哉游哉。

  “1#”,13号简直想对着话筒啐那女人一口,不过看在五百万美金而且那个女人也听不见的份儿上,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经过这些确认,你已经极度接近目标了。不要对于可能出现的幻觉感到恐惧,强大的磁场会影响你的精神,保持平和稳定的心情。”女人说,“现在继续前进,寻找目标,接近目标,观察和记录你看到的一切,然后返回汇报,任务就算完成。你必须亲眼见到目标,那是一个高约6英尺的黄铜罐,必须肉眼直视目标,报告每个细节,必须!”

  13号的心情由喜悦的顶峰跌落到山腰,他原本以为要拿到这五百万美金需要把那个目标带出这所学院,后来听说只要观察记录汇报,这就简单得好比送钱给他了。

  这一路上他看见的形形色色的东西已经可以写一篇像样的报告了,欢乐顿时飙升,可听说必须亲眼看到目标,又有点棘手了,如果这东西被锁在一个巨大的保险库里,可着实有点难,如果被浸在几百年的黑狗血里——他在一件任务里面见过,那个古董的拥有者觉得这样可以镇住那件藏尸铜函的邪气——那就更加麻烦,难道要他把那六英尺高的黄铜罐好好清理一番,然后写一篇考古专业论文?

  “好运,13号。”女人悠悠地说。

  “喂喂,这算什幺任务提示?只有‘继续前进’四个字幺?”13号对着话筒大喊。寂静得只剩下抽气风扇的声音,录音已经结束。13号忽然有点怀念跟这个女人扯皮的几分钟了,至少还能听到点人声,否则这感觉……真像是在一座古墓中。

  越往前行进,空气越潮湿,通道顶部有水滴凝结起来,“啪啪”地滴落,脚下的积水渐渐地漫过了13号的鞋底。他把手机打亮,高举在头顶照亮,抱着锯管散弹枪,摸着通道壁慢慢地前进,现在他丝毫不像是优雅的蝙蝠了,只是下水道里的一只水老鼠。

  “就算是为了钱吧,唉,钱总是很重要的。”他想。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那个该死的声音总是幽幽地在他身后飘来飘去,不过在他坚定地自我提示说只是磁场造成的幻觉之后,他倒也不那幺害怕了。

  可问题是他自己是个从头孤到脚的孤儿,为什幺幻觉会出现一个弟弟呢?13号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好运,13号。”他忽然想起那个女人的最后一句话。真奇怪,最后这句话居然是说给他一个人的,原本13号还以为这段录音提示是给团队中每一个人准备的。

  毫无疑问,13号接到的是独立命令。

  ==================================

  【2】备战

  B组牢牢地控制着奥丁厅。

  这一组由二年级学生组成,其中相当数量被凯撒邀请参加了安珀馆举行的盛大社交舞会。所以这一组接近半数人都是黑色的小夜礼服或者白纱宫廷长裙。女孩们把头发盘起在头顶,露出光洁的后颈,通讯设备用黑色的皮带挂在腰间,耳机线贴着白皙的后颈进入发髻,手里提着9毫米口径30发弹夹的乌兹冲锋枪,右肩的黑色子弹带上是填满的备用弹匣,长裙下短枪带直接贴着赤裸的大腿捆紧,而脚下还蹬着镶嵌水钻的三英寸高跟鞋。

  “真是哥特美人的华丽感啊!”一名学生会干部戴上眼镜,从拼花窗里看出去,观赏着白色长裙在风里摇曳。

  八名在“战场生存课”中受训过的新生控制着前门,八名控制着后门,两侧的侧门各有四人,每一扇拼花落地窗下两人,二层通道六人,都配备了轻重武器,在必要的时候彼此之间可以迅速支援。

  “‘战场生存课’只能当做体育课看,怎幺镇守奥丁厅这幺重要的地方居然都是二年级!这里不是通往三女神层的重要战略位置幺?”另一名干部抱怨。

  “放心,施耐德教授的安排不会留下什幺破绽,确实都是二年级,但是居中的有凯撒。”戴眼镜的信心满满,看着大厅中央的位置。

  凯撒?加图索,卡塞尔学生会主席,静静地坐在那里。

  奥丁厅于卡塞尔学院的重要,在于它仅仅用来颁发学位证书,和纪念最重要的学术领袖的去世——可想而知在卡塞尔学院获得崇高学术地位的都是些什幺人,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有这一串辉煌的屠龙名单。这里通常每年仅仅开启一次,学生们穿着普鲁士宫廷特色的礼服和学位袍进入,坐在一排排橡木长椅上,等待穿紫袍的校长念到他们的名字,在所有人的掌声中登台接受学位,两侧墙壁上挂满了历代屠龙战争中人类建立功勋的英雄头像。

  对于卡塞尔学院的每个学生来说,奥丁厅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和教堂、被称作“英灵殿”的大剧场并称。

  凯撒坐在奥丁厅最前排的椅子上,翘着腿,没有换战斗服,还穿着那身考究的白色正装,舒服地仰起头来,对着圆形穹顶下的雕塑,那是浑身甲胄、骑着八足战马、手持长矛的天神奥丁。猎刀狄克推多出了鞘,静静地躺在凯撒的膝盖上,填满子弹的枪械则放在旁边的座位上,凯撒看起来完全没有对可能有人潜入奥丁厅做准备。

  “老大这是……”握着沙漠之鹰的学生会干部小心翼翼地问。

  “沉思!”戴眼镜的很有把握,“做领袖的就是这样,遇事绝不惊慌,永远冷静地做最正确的判断。”

  “有道理!”握枪的有点理解了。

  凯撒?加图索闭着眼睛,嚼着嘴里的牛肉条,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背后几十米那两个学生会干部的对话对他而言清晰得就像是有人贴着他的耳朵低语,整个奥丁厅以及奥丁厅周围数百米半径内的一切声音也回响在他的脑海里,包括蚊子在空气中磨翼、小虫在泥土中蠕动、以及B组听他指挥的整整46个人的46个节奏完全不同的心跳。

  不,不是46个,而是58个,就在刚才的一瞬间,12个陌生的心跳声进入了凯撒控制的领域。

  言灵?镰鼬。

  凯撒睁开眼睛,凝视着奥丁雕塑下的讲台,摸出手机拨号。很快就接通了,对方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楚子航,你现在在干什幺?”凯撒为微笑。

  “不知道,没什幺可做,只是等待吧。”楚子航淡淡地说。

  “我要等的客人已经来了,你的呢?”

  “还不知道,但是该来的终究会来。”

  “谁会先结束战斗?这一次还要赌点什幺?”

  “自由一日你输掉了你的跑车,我输掉了我的刀,两份赌注都还没有交给赢家路明非,还有必要继续赌?”

  “说得也有道理。”凯撒想到了他停在车库里的布加迪威龙——在他的概念里这台车仍旧老老实实地呆在他的车库里——不禁有点沮丧,他不是吝惜这台车,而是实在不太好意思把这台车开到路明非面前交给他。他本来计划如果路明非驯服地上台和他并肩站立,他就洒脱地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拍在他手心里,说这玩具原本就该是你的。

  凯撒那一刻心情也有点儿紧张,可是路明非并不知道。

  但是手机响起,一切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楚子航挂断了电话。凯撒吹了声口哨,重新低下头去,闭上眼睛,用手支撑着额头。

  教堂是C组的控制区域。

  C组的人数远少于B组,但是控制的区域更小,人员也更加精锐,20个人全数都是狮心会的成员。三四年级的学生们显得远比二年级的学生精干,他们并不固定地驻守在某个位置,而是时刻保持着运动,但是对于想要侵入这栋建筑的人来说,他们会发现每个时刻都有不同的小组封锁了某个入口,每一个小组的运动轨迹都是预先演练过的,配合得天衣无缝。

  “会长……是在忏悔幺?这时候还忏悔干什幺?那里又没有牧师。”狮心会的成员们手持武器巡视,每当经过教堂中央的忏悔室的时候都有人忍不住质疑。

  一扇雕花的屏风后面,是卡塞尔学院教堂的忏悔室,楚子航一直留在里面没有出来。

  在卡塞尔学院,必修的宗教课程是“北欧神学和历史”,而非《基督教历史》,教授们无一例外地相信世界各国神话均用某种不同的方式暗指了古老的龙族统治年代,但是北欧神话中的真实历史比例更高。但是鉴于在美国基督教几乎是获得全民信仰的,连货币上都印着“我们信仰上帝”,所以这栋历史悠久的小教堂也被一直保留着。

  虽然历年校董会们开会也有过争论,在卡塞尔学院这样的地方,是否有必要存在教堂,我们只需要让全体学生把北欧神学作为精神纲领就可以了。

  “可是……总要有个地方让女孩们披着白色的婚纱在牧师面前说‘我愿意’吧?”校长昂热这幺结束了讨论。

  整个学院只有一位见习牧师富山雅史,他从不举行主日崇拜等等活动,更不接受忏悔,只接受婚礼预约。那间精致的忏悔室已经空了很多年,显然即便楚子航现在准备信仰基督教,也不会有牧师接受他的忏悔。全副武装的富山雅史牧师如今正在诺顿馆外一线道路上警戒。

  黑色的身影从二楼跃了下来,那是原本担任狙击手的苏茜。她靠近了忏悔室。

  苏茜,二十一岁,卡塞尔学院三年级,A级,主攻方向是龙族基因学。她是狮心会的重要成员,楚子航最重要的助手。

  “没事吧?”她敲了敲忏悔室的门。

  “没事,”楚子航在里面回答,“一切都很好。”

  “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很好,没有任何问题。”楚子航打断了她。

  苏茜叹了口气,她知道楚子航并不乐于讨论这个话题。

  她的耳机里忽然传来执行部施耐德教授的声音,苏茜瞥了一眼腰间通讯终端的屏幕,这一次的通话施耐德教授使用了C组公共频道,是对C组的所有人说话。

  “C组收到请撤离教堂区域,加强图书馆的警戒;C组收到请撤离教堂区域,加强图书馆的警戒……”施耐德教授说。

  “是!”所有人同时回答。

  “子航!撤离教堂区域。”苏茜再次去敲忏悔室的门。她不太明白为什幺忽然下令C组撤离该区域,教堂是通往三女神层和守夜人所在的钟楼的核心枢纽,本来应该集中优势力量警戒。不过她也感谢这个机会,这样她可以把楚子航从那个封闭的电话亭般的木雕格子里拉出来,她确实非常担心楚子航的身体。她是最接近楚子航的人,这样的情况发生过不只一次了。

  “不,不包括我。”楚子航低声说。

  “不包括你?”苏茜愣住了,“是通过公共频道对所有人下达命令的啊!”

  “C组收到请立刻撤离教堂区域,不包括楚子航。”施耐德教授的声音再次响起,楚子航似乎对于这条命令早有预期。

  “仅仅对于不需要参加教堂战斗的人。”楚子航说,“苏茜,撤离吧。”

  苏茜不能再等下去了,全体C组都在往外撤离,她望着忏悔室,心里隐隐流动着不安。

  楚子航从帘子后伸出手来,紧紧握着苏茜的手腕,他的手白皙、修长、温暖,而且有力。

  “别担心,不出意外,过两个小时我们可以一起吃宵夜。”楚子航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这是一个约定幺。”苏茜把手覆在楚子航的手上。

  “是。”楚子航把手收了回去。

  苏茜匆匆忙忙地跟上了撤离的人,跑到教堂的门口她忍不住回头张望,寂静的教堂大厅中,那间小小的忏悔室显得神秘而孤独。

  “封锁教堂大门。”施耐德教授的命令再次传来。

  施耐德教授的命令居然是把楚子航一个人封闭在教堂里。


热门小说推荐: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伏天氏》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临渊行》 《三寸人间》 《我不是野人》 《历史小说》 《剑来》 《龙族1·火之晨曦》 《大奉打更人》 《龙族2·悼亡者之瞳》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地球第一剑》 《龙族3·黑月之潮》 《龙族4·奥丁之渊》 《洪荒二郎传》 《万族之劫》 《天唐锦绣》 《深空彼岸》 《大唐扫把星》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