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1·火之晨曦

作者:江南

  1、逆转

  长江三峡,波涛汹涌下的诡异深渊。就在路明非得地图通过诺玛的无线电波传到叶胜脑海中的时候,叶胜却在海底经受着无比的痛苦考验。

  海量的信息通过“蛇”涌入叶胜的大脑,就像整个太平洋的水涌入长江。叶胜的大脑此刻等于一台超频到过热的电脑,巨大的痛苦像是要把人撕裂。叶胜觉得自己就要坚持不住了,他的意识仿佛一只疲惫得大声喘息的巨兽,随时都会倒下。但是他不能,信息里包含了最后的逃生机会,把他们解析出来就是一幅巨大的三维地图,直接浮现在叶胜的脑海里。

  叶胜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诺玛没有帮助他处理,而是直接把最原始的信息传给了他。巨大的青铜城,也许是历史上真正的“白帝城”,此刻在叶胜面前是完全透明的。

  这座城活了过来。

  这个两千年前被铸造的超级机关在亚纪开启之后恢复了活力,那些看似铸造成整块的墙壁分裂了,留存在青铜城的数百立方空气穿过那些裂缝逃逸。青铜甬道也完全不同了,这些复杂的好比城市供暖通道的青铜甬道旋转之后重新对接,就像是左轮手枪在射击的瞬间滚轮转动,新的弹仓被送到了枪口的位置。

  青铜城的运转没有片刻停顿,可供逃离的路径也在改变。叶胜觉得自己要疯了,他们确实得到了地图,但是这张地图无时无刻不在变。好比你对着一张北京地图,你发现朝阳区正缓慢地向着房山区移动,而海淀区正向顺时针滑过去填朝阳区的位置,东三环脱离了北三环,片刻之后和南二环对接了!这时候对于一个要在半小时内开车出城的司机而言,不疯了才奇怪。

  身后雕刻着二十米高的蛇脸人的青铜墙壁正在缓缓地倾倒,看起来像是天穹在倾倒。亚纪用手臂勾着叶胜的脖子往前游动,叶胜已经近乎虚脱,在以言灵奴役“蛇”的同时,他虚弱得像一个孩子。

  亚纪的脑海里一团乱糟糟,她想起他们俩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候叶胜是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刚从中国到美国,有两条浓黑飞扬的黑眉,游泳是班里最好的,第二年就成了帆船队的领队,从芝加哥大学赢回了与卡塞尔学院阔别了十年之久的“金羊毛杯”,很受班上的女生瞩目。他最大的爱好似乎就是嘲笑亚纪,每一次游泳专项课,当笨鸭子亚纪还在一千米热身的中途时,叶胜已经游完了一千米还顺带晒了一次紫外线。他只穿着条游泳裤,裸露着肩宽臂长的上身,对着亚纪拍着自己的屁股,说些“是不是日本人腿比较短所以游不快啊”这类的欠话,又忽然露出绝望的神色说“以后我们是搭档我可不是要死在水下了吧”什么的,又嘿嘿地笑,样子要多可恶有多可恶。

  青铜墙壁拍在水中,激起了一波巨浪,推着亚纪和叶胜撞在一尊蛇脸人雕像上,亚纪及时转身把叶胜护在自己怀里。这一记撞击几乎让她的腰椎移位了。她咬着牙,死死抱紧怀里那个虚弱如婴儿的男人,血丝从她的嘴角溢出来。

  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什么时候她会竭尽一切力量保护叶胜的呢?分明那时候自己为了反击叶胜的嘲讽曾经指着他的鼻子大喊“将来你要是死在水下,可别想我救你”的话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呢?亚纪的脑子里越发越乱糟糟。

  “钥匙!”叶胜忽然嘶哑地喊出声来。

  通过“蛇”的电流,这一声也回荡在摩尼亚赫号的船舱中,像是负伤野狼的最后咆哮。

  曼斯一愣,牙齿间咬着的雪茄几乎掉了下去,“对!钥匙!钥匙会有办法!”他大声喊。

  沉睡中的婴儿迅速被送到前舱,每一次使用言灵都让他非常疲倦,要叼着奶嘴大睡两三天。可被放到显示屏前的瞬间,他奇迹般睁开了眼睛,眼底流淌着一抹淡淡的光,他伸出肉嘟嘟的手指在巨大的屏幕上滑动,眼睛扫过地图的角角落落,像是律师在审阅一份跨国交易的的重要合同,或者NASA的科学家们在最后一次核对航天飞机升空的轨道。站在他身边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把他仅仅看作一个食量大又好哭的婴儿看待。

  “宝贝!快一点!快一点!再快一点!”曼斯在心里咆哮,“给他们一条路!”

  “钥匙”的指尖贴着屏幕,慢慢地下落……下落,眼底的光芒同时褪去,他再度回复到一个婴儿的状态,低下头,像是随时会睡去。忽然间,他抬起头,放声大哭起来,哭得要多伤心有多伤心。

  曼斯的心直坠到谷底。

  叶胜猛地睁开眼睛,淡金色的微光占据了他的瞳孔。“钥匙”的哭声通过“蛇”传入他耳中的瞬间,脑海里那张不断变化的地图上,忽然多出了一条清晰的红线,向下,向下,笔直地向下,穿过墙壁间的缝隙,穿过甬道,甚至穿过坚实的青铜墙,最后从正下方脱出。

  “这就是路?”叶胜无法判断。“钥匙”从未错过,他是卡塞尔学院的奇迹。但是叶胜和亚纪不可能穿越那些青铜墙壁,“钥匙”给的路是走不通的。而且此刻向下就得潜入水中,潜游会耗尽他们最后的氧气和力气,死于窒息有多痛苦叶胜清楚,还不如头暴露在水面上自己结束生命。

  钥匙”的哭声撕心裂肺,似乎是在惶急地催促着。叶胜全身猛地一哆嗦,如同千万根针扎他的全身,他彻底明白了!那就是路!“钥匙”已经掌握了这座青铜城运行的规律,当他们抵达那些坚厚的墙壁的时候,青铜城自己的运转会在那里产生新的道路。其实很简单,只要一直向下,这是最后的逃生之路,可若是不够快就会让他们送命……被封闭在没有出口的死路里,或者被慢慢合拢的缝隙压扁。

  “钥匙”所以哭,不是悲伤,而是恐惧。“钥匙”是在催他们!

  “方向正下方,叶胜、酒德亚纪,准备脱出!”叶胜的声音回荡在前舱中。

  “正下方?”曼斯一愣,随即他注意到了“钥匙”的手指留在屏幕上的痕迹。笔直的一线,从正下方穿出青铜城!

  “计算距离!”曼斯大喊。

  “四十五米!”塞尔玛说,“氧气供应还剩三分钟!”

  “加上闭气潜泳的时间,以他们的速度刚好脱出!”大副的声音欢快得几乎要飞上天去。

  “中国航道救援机构来救我们的直升机大约还有十分钟到,”三幅也眉飞色舞,“他们的救生设备齐全,正好来接叶胜和亚纪。”

  “他妈的这就是中文里所谓的狗屎运么?”曼斯得意地打了一个响指,“BullshitLucky!叶胜亚纪,立刻脱出!”

  叶胜解开了言灵,释放了全部的蛇。他的力量恢复了,转过身去握住了亚纪了手。(PS:此处不是我打错了,是小说绘错了——有空的烩饭看一下小说绘就知道了)可是亚纪没有动,她做了一件奇怪的事,举起手电照向自己,照进自己的头盔了,以便让叶胜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脸。她的嘴唇在动,但是叶胜听不见她的声音,两人之间的信号线也在撞击的瞬间被扯断了。

  “来不及了,我们的氧气不够。”亚纪的唇语非常的清晰。

  叶胜瞥了一眼氧气余量,大约是三分钟。他和亚纪都有闭气水下活动五分钟的能力,而潜泳出去八分钟足够。

  “足够。”他以唇语对亚纪说。

  “不够。”亚纪摇了摇头,眼泪慢慢地爬过了她的面颊,“我们留在这里吧,我想看着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有话想对你说很久了……我……”

  “我也爱你。”叶胜很简单利索地截断了她的唇语,他歪歪嘴,嘴角再次流露出那种让人忘记一起烦恼的笑,让亚纪想起那时候叶胜在落地窗的阳光里对他拍屁股,“笨蛋,相信我,足够!”他紧紧地拥抱了亚纪结实修长的身体。

  “嗨,其实腿一点也不短啊!”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而后拉着亚纪的手猛地扎入水中,水中隐隐地有漩涡成形,说明有缺口在正下方打开。

  曼斯正在前舱里跳他最得意的恰恰恰,和他共舞的是塞尔玛,配乐是MJ的Beatit。这完全不是一首适合用来跳恰恰恰的音乐,可是没办法,船长得意于他挽狂澜于既倒的壮举,激动得无法言喻。唯有Beatit这首老歌足以表达这个大叔此刻的心情,而他又只会跳恰恰恰。塞尔玛还在研究生的实习期,还有几个学分没完成,其中就有曼斯的课。她已经趁着曼斯高兴获得了“保证通过”的许诺……

  其实所有人想站起来载歌载舞,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还需要竭力稳定这艘在不安的江浪中飘荡的船的话。

  “这就是我说的大逆转!最后一分钟的大逆转!”曼斯叼着雪茄跟塞尔玛吹牛,“就像是篮球第四节最后一秒钟出手的三分球,就像是网球第三局的全破发!”他瞥了一眼舱壁上的钟,“我的好学生们就要回来了……”

  他忽然愣住了,脚下的舞步滞涩,一个踉跄几乎跌倒,靠着死死抓住的舵才能稳住。塞尔玛还在跳舞,看了一眼曼斯的眼色,心底忽然一凉。她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但是曼斯的脸上忽然惨无人色。

  [Beatit]的音乐声里,曼斯猛地推门冲了出去,站在暴烈的风雨中,死死盯着狂躁的水面。

  “船长?”塞尔玛追了出去,声音颤抖。

  “脱出的位置在青铜城的下方,他们可以脱出青铜城,但是来不及浮到水面上来,”曼斯的脸上痛的抽搐,“我们算错了他们的氧气是不够的!”

  背后的船舱里,“门”忽然不哭了,婴儿特有的大眼睛里,泪水涌了出来。叶胜的“蛇”已经联络不上,灌入曼斯耳朵里的只有狂风暴雨声、无线电乱流的嘶哑声,在他听来整个世界寂静如死。

  2、屠龙

  风中传来了隐约的“嗡嗡”声,伴随而来的是灯光,远处隐约有巨大的灯斑在漆黑的水面上移动,片刻之后,呼叫声出现在船头左前方的位置,“摩尼亚赫号请注意,摩尼亚赫号请注意,这里是三峡航道紧急救援机构,这里是三峡航道紧急救援机构,请亮灯回复,请亮灯回复。”

  三副登上甲板,“船长,还要等么?”

  曼斯狠狠地抽着雪茄,盯着水面,沉默了几秒钟。他低头看了看表,已经十四分钟过去了……忽然间,这位执行部精英领袖的目光软化了,他忽然觉得太累太累了。

  “信号灯回复,接受救援,全部人员撤离。”他向背后挥了挥手。

  雪亮的氙灯在船顶打开,打出了三次短闪的光信号,这是求救信号.低空游弋的直升机收到了信号,灯光立刻向着这边靠近,“嗡嗡”声百倍千倍地放大,从上而下的巨大风压压得人喘气都艰难,一架漆黑的直升机出现在信号灯的光圈里,七片巨大的旋翼,目测长度足有三十米。

  “CH—53E,‘超级种马’,中国救援机构居然用这么奢华的重型直升机。”三副认出了那架美制军用飞机。

  曼斯对这些已经全然失去了兴趣,他转身想要返回舱,这时候他听见船尾发出一声闷响。他掏出手电照了过去,船侧的救生艇边,浮起了一个漆黑的人头,随即是一张惨白色的脸。

  “亚纪……”曼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最钟爱的学生酒德亚纪,那个总是闪烁母性光辉的日本女孩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超越了人类潜水的极限,成功的生还了。她正吃力地把一只几乎和她差不多高的黄铜罐往救生艇上推,那个黄铜罐子在水中因为浮力的缘故并不显得多么沉重,但是一旦离水就完全不同了。

  “塞尔玛!塞尔玛!救人!”曼斯惊喜的大喊,随即又破口大骂,“上来!别管那个罐子了!”

  亚纪没有回答他,而是发出一声嘶吼,用尽最后的力量把黄铜罐推到了救生艇上,这才抬头看了曼斯一眼。她没有试图往救生艇上爬,一双纤细的胳膊扒在救生艇舷侧的绳索,虚弱得随时会被水流带走。但她的眼睛亮的慑人,曼斯愣了一下。

  “教授,带着罐子快走!”亚纪大声说,“那时叶胜抢回来的……”

  她忽然松开了绳索,并不是她自己要送开,而是来自水下的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她生生地扯了下去。她娓娓的长发在水波里一卷,完全消失了。在曼斯奔到船舷边的时候,鲜红的血从水下涌起,像是一股升腾的红色烟雾。

  “亚纪!”曼斯嘶哑地大吼。他暴怒了,撕开船长服的衣扣就想下水。

  “弃锚!启动引擎!开加力!”三副也大吼,边吼边拉住曼斯。

  相比曼斯,他才是这里资历最老的船员,有十年以上的时间飘在大洋上。刚才发生在亚纪身上的事他曾经见过,是鲨鱼袭击一个潜水的同伴。但是他并不认为鲨鱼会存在于三峡水库了,而且看亚纪下沉时水上卷起的巨大漩涡,这条“鲨鱼”的体型大得惊人。必须尽快离开,带着亚纪用命换回来的那个铜罐。

  连接摩尼亚赫号和水底的两根锚链同时被切断,强大的引擎无需预热,瞬间启动,巨大的加速度让三副和曼斯互相揪着一起滚倒。就在倒下之前的一瞬,三副看见船后一道锐利的水线笔直地追着他们来了。

  “那是什么东西?”三副出了一身冷汗。摩尼亚赫号装备了学院重金采购来的引擎,这些引擎原本用于德国造的潜艇,开加速的时候航速可以高达50节,跟一艘快艇差不多。什么东西能在潜水状态下以50节的速度游动?最快的旗鱼大概也不过如此,二战时候的鱼雷大概也不过是这个速度了。

  “不会真的是一条鱼雷追过来了吧!”三副一哆嗦,大声喊,“迂回!迂回!”

  他也觉得自己的猜测很可笑,不过那条水线和那种可怖的感觉,任何人都会想尽办法避开。那条水线没有放弃,紧追着而来,航道救援机构的直升机大概也被摩尼亚赫忽然间毫无理由地开始逃逸很不解。更不解一艘客船忽然间跑得像是一艘快艇,跟着追过来。

  “打开声纳,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曼斯拖着铜罐喘着粗气跳进船舱,他从失去学生的剧痛中略微恢复过来,脸上抽搐,怒气像是火山即将爆发前。

  “我们速度太快,没法精确成像,长度大约15米,看起来像条鱼!”二副大声说。

  “鱼?”三副松了口气,还好是条鱼,要真的是条鱼雷

  “是个活的东西就好办,”曼斯切开一根新的雪茄叼上,点燃了,狠狠地活动了一下面部肌肉,“管你和那些蜥蜴有什么关系,只要是活的东西,就一定会死!给我狙击枪!”

  大副向身后抛出了钥匙,塞尔玛打开了隐藏在舱壁中的武器柜,一支L115A3狙击步枪树立着放置在中央。这种英国造的远程狙击步枪堪称狙击步枪的皇帝,但是执行部依然不满足于它的性能,进行了弹药优化。曼斯把一枚一枚泛着冷蓝色光,弹头上雕刻古老花纹的子弹填入弹夹,每一枚子弹的底火都被涂成红色,这是高危武器持有的标志。

  “我真喜欢执行部里搞武器优化的那些疯子!”曼斯把弹夹拍进枪里,闪出了船舱。

  氙灯的光把船后白沫翻涌的睡眠照得雪亮,白沫掩不住拿到锋利的水线,似乎在水下不深的地方,有一柄无形的刀正在切割水面,水线的前锋距离摩尼亚赫号只剩下不过五百多米的距离。

  曼斯紧紧地靠在舱壁上,把脚踩在船边的栏杆上,整个身体如一把撑在舱壁和栏杆之间的三角尺,这让他在暴风雨中能够保持平衡。他举起了狙击步枪,在红外瞄准镜里看见了水下那条高热的“鱼”,那东西正在全速游动,所以体温远高过于水温,这把它彻底暴露了。

  “很好,小伙子。”曼斯咬着雪茄轻声说。

  他扣动了扳机,一道笔直的冷蓝色光线直射入水中,那是曳光弹头上的荧光材料在空气中摩擦升温的结果,枪声如雷鸣,巨大的后座力能把一个壮汉掀翻。那道水线的推进忽然受阻,水面上卷起了漩涡。曼斯没有迟疑,连续开枪,整整十发大口径子弹射入水中,那些冷蓝色的光线前一道还没有熄灭,后一道已经拉出,同时几道冷光在漆黑的空气里滞留的时候,美得让人惊叹。曼斯通过红外望远镜看着它在水中左右迂回,似乎想要规避那些子弹,不由地摘下雪茄大声地笑了起来。

  “塞尔玛,子弹!”他大声说。

  他不准备停,他要看看这该死的东西的尸体从水里浮上来让他好好看看,看看是什么东西敢在距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夺走他最心爱的学生。

  塞尔玛带着心填满的弹夹冲出船舱的时候,正看见航道救援机构的直升机在半空中盘旋,显然他们也注意到了全速行进的摩尼亚赫是被什么东西追逐,于是把探照灯的光斑打在那东西盘旋游动带起的漩涡上。

  漩涡中央忽然涌起了大量的气泡,一个不可思议的巨大黑影忽然从那里出现,一瞬间塞尔玛怀疑自己看到的是真实还是幻觉,那黑影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突破水面,直升上天——一道闪电撕裂天际,电光中黑影狂龙般夭矫。

  塞尔玛双腿一软坐倒在甲板上,她从无数的理论课和实践课中知道这个族类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却没有一次亲眼看见这么巨大的龙类现身。那简直是神迹,是龙破水升天,这些狂风暴雨都是为了迎接这伟大的一刻……

  曼斯伸手抓过塞尔玛手中的弹夹,填进枪里之后对空射击,这瞬间那个东西已经升到了直升飞机的高速它力竭了,但是长尾一卷,卷住了那架重型直升飞机的起落架。它不可谓不大,但是对于“超级种马”这种能够装载十五吨货物的重型直升机来说,对比还不算大。曼斯的子弹打在它的身体上,激起点点火花。

  “看起来它被激怒了……”曼斯低声说。

  那东西在起落架上借力,再次跃起,又是一道闪电横过天空,电光里这东西如长龙班般的身体舒展开,微微一顿以后,像是一条长鞭般扭动,狠狠地抽打在直升机的旋翼上。钢铁的碎片四散飞溅,直升机失去了平衡,盘旋着栽向水面,几个黑色的人影打开舱门就跳水,直升飞机和水面剧烈地碰撞,溅起的水花足有近50米的高度,十几秒之后,烈焰直冲夜空,直升飞机在水下爆炸了。

  “它……它干掉了一架重型直升机?它怎么能从水中跃起20米?”塞尔玛摇头,“我的天呐!”

  “是啊,看起来它智商不怎么样,以为是直升飞机上的人对它发起了攻击,”曼斯低声说,“不过照这样下去我们大概就是它的下道菜。”

  曼斯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那道可怖的水线再次从水底浮起,直追着摩尼亚赫号而来。

  “我们好吃么?”塞尔玛还能强撑着开个玩笑。

  “它真正在乎的是那个铜罐,捕猎我们只是顺便吃个宵夜。”曼斯冷冷地说。

  曼斯拉开舱门,对着里面大喊,“狙击步枪没有,那东西个头超大。我们还有什么武器设备?”

  “只有深水炸弹了!”大副以吼声回应,他正在掌舵,加力全开的引擎让摩尼亚赫号像只发狂的剑鱼似的,大副的额头上沁出层层热汗,他全部精力都在那些复杂的仪表板上。

  “我们现在是伪装成拖船,为了避免航道机构检查时有麻烦,武器装备都卸掉了,只有10枚微型水下炸弹”监视声纳的二副还有空隙解释,“除此之外我们连山炮都没有一门。”

  “该死!”曼斯大吼,“那就水下炸弹!准备释放!”

  曼斯转过身,继续把那些拖着冷蓝色光线的子弹射入水中,这些用炼金材料铸造的弹头和“弗里嘉子弹”恰好相反,在生物体内和血液接触,它们立刻爆炸,致命的毒素会随着血液攻击心脏。但是这东西绝不普通,子弹未必能进入它的身体,就算少数几颗子弹射进去了,毒素也只是让它暴怒而已。不过曼斯已经不介意得罪他了,要么他杀死这东西,要么这东西杀死他们所有人。这东西的速度越来越快,如果不是还在试图躲避曼斯的子弹,它大概已经追上来了。

  “Z字形!”二副大喊。

  舵轮在大副手中飞快地转动,摩尼亚赫号溅起近乎十米高的浪花,以大角度的折线在水面上拉出一个“Z”字形。同时二副开启了船尾位于水下的舱门,十枚水下炸弹被连续释放出去,因为“Z”字形航线的缘故,它们组成了三排,前排三枚,中间四枚,后排三枚,互相之间的间隔大约十米。水下炸弹的微型引擎启动了,这些引擎让它们保持在水下五至十米的深度,同时缓慢地靠近那极度逼近的东西。从二副的声纳监视器上看去,水下炸弹组成了一道大约30米宽的圆弧,就像一个捕兽的陷阱那样等待着那东西。

  “漂亮!”二副对大副喊。

  这是完美的猎杀阵,这东西要么立刻减速绕开,给摩尼亚赫号留点逃走的时间,要么就得跟那些炸弹亲密接触一下。水下炸弹虽然没有装备炼金技术制造的战斗部,但是爆炸力惊人,执行部的科学家们都是疯子,设计这些水下炸弹的时候非常希望一颗就把洛杉矶级的航空母舰装甲炸穿——

  飘着硝烟的弹夹落在曼斯脚下,曼斯扔下狙击步枪奔回船舱中,把二副挤开,趴在声纳显示器上,死死地盯着那些闪亮的光电和那个外形有点像鱼的庞然大物越来越近距

  “极度接近,只剩下50米!”二副高喊,“这东西果真没有智商的,它直冲过来了,没有减速!”

  那东西的速度接近摩尼亚赫号的航速,也是大约50节,那些水下炸弹悬浮在水中,像是萤火虫漂浮在空气里,这样的情况下50米的距离只需要两三秒就没了,仅仅是一个急刹车的距离。试想一辆狂奔的汽车在深夜结冰的道路上可能刹住么?显然不能,而水的摩擦力绝不比冰面高多少。曼斯心里狂喜,用力捏拳,带着即将复仇的痛快。

  “它——它停下了!”二副的脸色煞白。

  就在他们都竖起耳朵等待那些如惊雷的爆破声时,声纳显示器那个庞然大物生生地停在了那些悬浮着的水下炸弹。这不像是刹车,没有什么滑行,而是“嗖”地就完全静止了,相对速度变成了零。二副的脑袋嗡嗡响,里面做着一道可怕的算术题,假设那东西和一条15米长的抹香鲸一样,它大概有50吨重,等于20辆本特利轿车捆在一起,他的速度是100公里每小时,什么力量才能让20辆捆在一起的本特利轿车瞬间停止?

  “直接引爆炸弹?”二副抬头看着魁梧的曼斯。

  曼斯的脸色也煞白,“会有效吗?”

  “会不会有效你们都先看屏幕——”一个凑过来的实习生小心翼翼地说。

  曼斯和二副一起抬头,看见屏幕上原来的十个光点已经消失了五个,而那个庞然大物正围绕着剩下的几个光点游动,像是一条小鲸鱼好奇地和一小群海蜇嬉戏。二副完全懵了,抬头看另一块屏幕,上面显示五枚水下炸弹的信号已经完全消失了。

  “只剩下三个了——”曼斯低声说。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光点又消失了两个。

  “不可能!炸弹没有爆炸,没有上浮,也没有下沉,它就是消失了!”二副使劲揪着自己的头发。他是个俄罗斯人,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绝不相信怪力乱神,对于龙类也抱着绝对的科学研究态度,此刻他无法做出判断了,总不能说炸弹忽然进入了异次元吧?

  最后一个光点也消失了,在二副来得及去引爆炸弹之前。

  曼斯慢慢地抬起头来,“我其实有一个非常唯物的解释——你的炸弹被吃掉了——声纳显示那个庞然大物生生地停在了那些悬浮着的水下炸弹前。”

  “吃——掉——了?”二副觉得一种巨大的无力感,虽然没有达到设计之初的预想,可那也是足够炸穿坦克装甲的武器,怎么就被当做糖豆吃掉了?

  “会好吃吗?”二副忽然问了一句无厘头的话。

  曼斯知道此刻再跟这个同僚兼战友讨论龙类的食性没有丝毫意义,他急速地思考,进入了语言混乱的状态,“显然它的身体能隔断电磁波——所以炸弹的信号消失了——好不好吃的问题——也许它还想要一碟酱油——它现在带着十颗炸弹在追我们——引擎开加力坚持不了很久——”他的思绪如同乱麻,他必须找到一个办法来救所有人,但他们已经没有武器可用了。

  “船长——”舱外负责观察的塞尔玛的声音颤抖,手指船尾。

  曼斯再次冲出船舱,抓紧栏杆稳住身体,顺着塞尔玛的手指看过去,追赶在他们身后的不再是一条细细的水线了,一根漆黑的背脊浮上了水面,隐隐约约看得出那根脊椎每一块都像是礁石般嶙峋,长尾高速地摆动,却没有带起任何水花,一张巨口半沉在水下,露在水面上的是狰狞的上颚,看不清形状,只看得见两根枯黄色勾齿。双方的距离大约是一公里,灯光勉强可以照到的距离。

  “果真——是脊椎动物啊。”曼斯低声说。

  “爬行类当然是脊椎动物,你上课讲的也是脊椎动物。”塞尔玛对于曼斯此刻说出这句话来哭笑不得。

  “可谁又知道龙是爬行类呢?也许所谓的龙,只是存在于人心里的,永恒的阴影。”曼斯看了塞尔玛一眼。

  “船长!炸弹又有信号了!”二副惊喜地狂呼,像是一个悲伤的父亲忽然找到了他失踪的孩子们。

  曼斯身体一震,意识到了什么,大步走进船舱。

  “会不会是信号错误?它们……不是被吃掉了么?”二副作为一个学术派,再不解决好技术问题前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对,它的身体能隔绝电磁波,可它要浮上水面上来了,而且张开了嘴!你的炸弹们在它的胃里叫爸爸呢!”曼斯不由分说地拍下起爆按钮。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背后一公里处传来,声震让整艘摩尼亚赫号都颤抖起来,唯一有机会一睹那伟大一幕的是船舱外的塞尔玛,十枚水下炸弹同时爆炸的瞬间,她看到的是一道树立的火柱,直插入水中,犹如一并由火焰构成的剑从云端里投掷下来,瞬间之后,火焰之剑爆裂开来,火碎片向着四面八方投射,混在炸药中的尖利金属片向着四面八方溅射,有的直接击中了摩尼亚赫号的船尾,发出刺耳的声音。

  “成功了!”塞尔玛高喊着挥舞手臂,她看着那个漆黑的背脊在爆炸的瞬间被扭曲,只要还是个生物,就绝不可能活下来。

  大副猛地旋转舵轮,摩尼亚赫号的船身在水面上几乎90度倾侧,靠着水的巨大阻力艰难的停下,过热的引擎在船底蒸发出大量的水汽。船舱里的所有人跟着曼斯一起钻出来,站在冷雨里,看着一公里外瞬间沸腾的一块水面,水面上巨大的漩涡旋转,把大量的泡沫都吸往水底深处。曼斯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想想那根本没有被完全毁灭的粗大脊椎缓缓地沉落在水底河床上,心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再次感觉到失去同伴、隐隐的痛楚。

  “要是能捕获个活个体该多好。”三副叹息,“是百年难遇的研究对象。”

  “15米长、50吨重的活体,你准备怎么运回卡塞尔学院?”曼斯冷冷地问。

  “那……真的是龙么?”塞尔玛问。

  “不清楚,但可以确定不是尊贵的初代种或者二代种,智商太低,居然会把炸弹吃了。”曼斯说,“我们一会可以过去看看能不能取到肌肉的碎片,回去做个研究。”

  “您还记得答应我那门课免试通过吧?”塞尔玛望着水面低下了头,“对然我现在宁愿不通过考试让叶胜和亚纪回来。”

  曼斯不说话,抓住塞尔玛的肩膀用力捏了一把,他也只能这样鼓励一下她了。他的手刚刚搭上塞尔玛的肩膀,忽然被扯了一个趄趔尔玛的身体猛然脱离了他的掌心,往后飞出,坠入水中,仿佛黑暗中里有一只魔鬼的巨手抓着她的背心。

  曼斯惊得咆哮起来,塞尔玛完全没有挣扎的机会,她落在水面上,直沉下去,灯光在最后一瞬照了进来,曼斯看见塞尔玛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水从她嘴里直灌进去,瞬间她消失了,水面上是剩下漆黑细长的一截蛇一样的东西一卷,随即也沉入水下。

  “该死!”曼斯抓过落在地下的阻击步枪,把整整一个弹匣打空了,密集的蓝色光线射入水中,片刻时候红黑色的血浮起在水面上。

  曼斯惊呆了,他忽然想起水下不仅仅是那怪物,还有塞尔玛……他不知道那血迹是塞尔玛的或者是怪物的,但是这样密集的射击塞尔玛如果还活着也是很难幸免的。他错手杀死了自己的学生……他太极于向那东西报复了,他丢下阻击步枪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几步,无力的靠在舱壁上。

  一个诡异的笑声像是从惊涛骇浪里浮起,回荡在摩尼亚赫号的周围,非常沉重,让人想到拉动风箱发车的声音,却又带着非常轻佻的欢快。

  “我没有听错么……你们都听见了么?

  三副的声音颤抖。

  “你没有听错,不是幻觉,是龙在笑,他在嘲笑我们。”曼斯低声说,现在他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了。

  “他被炸了死了!”二副大声说,“十枚炸弹引爆了九枚!只有一枚哑弹!绝对可以摧毁巡洋舰的外装甲!”

  船舱里响起急促的蜂鸣声,而故意冷,那是火控雷达再一次捕获了那枚没有爆炸的哑弹的信号。几乎就在同时,距离模拟亚赫号不远的水面上,一条黑的的背脊缓缓地浮了起来,像是潜行的鳄鱼,那东西缓缓地张大了嘴,所有人都能看见的他那张可怖的嘴,密集的牙床一直延伸到接近喉咙,深处是一枚闪着红光的水下炸弹,

  “还要引爆么?”二副问。

  “它在等你引爆呢,”慢死说,“你记得爆炸的瞬间出现了一条冲向上方的火柱么?这又不是原子弹,为什么爆炸起来会出现火柱?”

  二副摇了摇头,这个奇怪的现象刚才被他忽略了。

  “是这个东西把嘴张开着对着上方,爆炸产生的大量气流从他的嘴里喷出,释放了压力,就像龙炎一样。”曼斯说,“他现在把嘴对着我们了,你现在引爆,那些热气流会对着我们涌来,也许会像放烟火那样好看。”

  “他的消化道是铁做的?”二副抓着头,“天呐!如果从内往外炸不透,那么从外往里更不会有用!那他为什么会闪避你的枪弹?”

  “爆炸的瞬间他可能使用了某种言灵来防御自己,”曼斯说,“我们错了,它的智商一点也不低,他要毁掉直升飞机,只是它不喜欢那东西的灯光骚扰它。也许现在我们就他尊称‘他’了,我们面对那条鱼或者龙,他在和我们这帮走投无路的猎物玩游戏。发动引擎吧。”

  “大副摇头,“引擎已经过热,没办法坚持多久了。”

  “不需要跑多远,灯光往船头方向照了一下,看看下是什么。”曼斯这么说的时候,死死地盯着水里那东西。

  大副回头看了一眼,几乎傻了,黑暗中他们只顾着驾船奔逃,把声纳扫描的方向始终对这背后的追踪者,却没有意识到前方山一样大的存在。

  三峡大坝。

  他们距离世界上罕有的巨型人工建筑三峡大坝直升机公里的距离,那座巍峨的堤坝矗立在漆黑的水上,像是一个巨人躺下沉睡。数千万吨的水泥和上百万吨的钢材构筑了这个庞然大物,遮挡了数以亿计的水,落差上百米,大概除了核弹,没有什么东西动摇它。前面有追兵后面是要塞,摩尼亚赫号在中间像是一只溃逃的小队。

  无路可逃了。

  “所有人返回船舱,发动引擎,笔直向前。”曼斯再次说

  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他。

  “我是摩尼亚赫号的船长,卡塞尔学院的教授,执行部的执行官,在这里我说的算。”曼斯缓缓地说,“发动引擎,最大功率,前进。”

  所有人服从了命令。大副经过曼斯身边的时候听见了他低声的命令,“掌舵。”二副经过的时候同样得到了命令。“准备情报最后的炸弹。”三副得到命令让他愣了一下,他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过热的引擎在一次咆哮起来,船尾威猛的卷起水浪,摩尼亚赫号忽然加速。曼斯独自站在船尾面对那个龙族,雨水沿着他脸上的皱纹飞快地下流。

  “来吧!”他忽然低吼。

  没有出乎他的预料,那东西也在等待着这一刻,猎物开始奔逃,最后的追猎开始,怪物忽然消失在水下,犀利的水线再现,现在没有什么能干扰他了,他以前所未有的告诉逼近摩尼亚赫号。即使是在最好的状态下,摩尼亚赫号也没有逃脱的机会。

  大副紧握着轮舵,看着显示屏上的温度急速上升,达到了可以烫人的80度的,轮机长已经无法忍受这样的高温而上到了甲板层,引擎巨兽般吼叫,但随时可能熄火。他们的前方大坝越来越近了,还有不到一公里就是第一层水闸的巨型人字门。三峡水道有五层船闸,通过蓄水和放水,每一层可以把过闸的船只升高或者降低20米之多,那些仿佛神话中巨人城堡大门的人字门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字门,每一扇都用了大约2000吨钢铁制造。

  “通航禁止!通航禁止!靠近的船只立即减速!”扩音器里传来三峡船闸管理人员的吼叫。

  摩尼亚赫号的行径无异于自杀,在暴风雨中通航被完全禁止了,每层船闸之间的水位落差有20米,即使管理人员立刻开始蓄水可没办法让下一层船闸的水位升高20米,此刻如果打开人字门,结果只能是泄洪,巨大的流水会以雷霆万钧之势泄如下一层船闸,形成壮观而致命的激流,把这艘船拖入其中,以这艘船的告诉,撞在大门上会一样粉碎。

  人字门开启了,大坝微微震动,巨量的水泄入下层船闸,水面的激流立刻把摩尼亚赫号拉了进去,船在引擎和水流的双重推动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70节航速。但他们是向死亡加速前进,前面等待他们的是二十米高的瀑布,后面那东西也毫不畏惧地借助水势,比摩尼亚赫号更快。

  曼斯死死地盯着那条水线,看着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水流在靠近人字门的地方已经形成了紊乱的湍流,就像是黄河壶口瀑布前那道裹着泥沙和岩石的浆流,摩尼亚赫号不停地颤抖,围舵(应该是尾舵才对)已经无法保持航向了,整条船在湍流中时而横过来,时而箭一样向前直窜。那东西也察觉到危险了,漆黑的长尾在水流中卷动,想要保持平衡。

  曼斯一手扶着栏杆,打开了手中古老的锡瓶,那个锡瓶用一根融化的灰锡封口,在一处埃及的墓葬中沉睡了几千年,卡塞尔学院花费了重金从一场拍卖会中获得它。卖家并不明白这东西真正的价值,但是卡塞尔学院的人知道,他们把整个锡瓶漆成代表“高危”的红色,珍而重之地把这东西保存在“冰窖”里,等待某一天必须使用的时候再拿出来。这一天到了,曼斯把锡瓶里的液体倾倒在身边的铜罐上,铜罐被他用一根缆绳和自己捆在了一起!

  剧烈的腐蚀效果瞬间出现,灰色的液体遇到铜罐,像是浓酸般不停地冒泡,液体沿着铜罐表面的花纹爬行,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条灰色的小蛇,在疯狂地寻找空隙要钻进铜罐里去。铜罐是中空的,经过上千年的保护它里面仍旧留存了大量的空气,否则不会那么轻,现在密封就要被破坏了。

  水中的东西一瞬间发出刺耳的尖叫,他狂怒了,曼斯正在做的事情是毁掉他最重要的东西。他放弃了和湍流对抗,背脊弯成弓形扎入水中,向着失控的摩尼亚赫号扑进。而曼斯的脸上露出了冷酷的笑容。

  “所有人系紧安全带!”大副吼叫。

  “前进!”大副把加速去推到了极限的位置,摩尼亚赫号随着湍流“飞出”一级船闸,他们通过了人字门,短短地滞空。大副听见轮机在空转中熄火了,他按照曼斯的命令做了一切能做的事,他抓紧自己的安全带,闭上了眼睛。

  二副听见船尾传来了曼斯的大吼,“引爆!”几乎就在同一刻,最后那枚炸弹的信号重新被搜索到,“嘟嘟嘟”的鸣叫里,二副拍下了引爆擎。此刻如果有人盯着曼斯的眼睛看,会看见一张巨口张开急速逼近的可怖场面,那两个怒黄色的,弯刀般的利齿足长一米,其他的排牙牙密如荆棘!那东西的后面半截身体还在船闸内,急切地探出头来,漆黑修长的身躯在黑夜中看不清楚,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鳞片闪着微光。

  一连串的爆音从曼斯的嘴里吐出,就在同时,剧烈地爆炸来自那东西的体内,喷用出的火焰如同一柄超大号的焊枪。

  言灵-无尘之地。

  曼斯的言灵对这一切有生命和没有生命的物质下达了命令,逼迫那些他排斥的东西急速远离他,譬如炸弹的碎片,譬如高温火焰。短瞬间曼斯的身体周围仿佛出现了一道球形罩壁,把爆炸的冲击隔离在外,但是在他的罩壁之外,灼热的风把钢铁都软化了,那东西也被爆炸的冲击波震退,修长的半身不受控制的回缩,盘曲成团。

  三副的怀里,“钥匙”猛地抓紧了小手,取消了开门的言灵。

  人字门的引擎即刻发动

  ,重达2000吨的钢铁巨门轰然合拢,那东西长达15米的身躯被拦腰截住,凄厉的狂笑从湍流中刺出,像是柄利剑。

  曼斯捂上了耳朵,他从未听过这样的笑声,不像是人类发出的,说是笑,又像是濒临的痛苦哀号,在暴风雨中回荡。曼斯不知道这到底是那东西临死时的大无畏精神在起作用或者他根本就只能发出类似笑声的声音,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东西必须死,这是他对学生们的祭奠。

  “再见,诺顿陛下。”曼斯血丝爆射的瞳孔里,闪过寒冷的讽刺。

  摩尼亚赫号随着激流直坠下去,坠向二级船闸的水面,曼斯感觉到了呵叶胜当时一样的感觉,下坠…无休止的下坠,让人想起路西法足足长达九日九夜的堕天。

  “继续前进!”曼斯的吼声从船尾传来。

  大副脸色铁青,双手稳稳地握着舵轮。二副的手按在引爆炸弹的红色按钮上,那东西大概把嘴合上了,信号再次消失。

  三副抱着“钥匙”出现在前舱里,“钥匙”睁大了眼睛,直视前方夜色里越来越近的紧闭着的人字门。

  “宝贝,看你的了。”三副拍了拍婴儿的头。

  “钥匙”伸出了他稚嫩的手,凭空指向前方,他幼小的身体微微一震,眼睛里发出淡然的金光。一瞬间仿佛巨大的力量从他的手上汹涌而出,每个人都感觉到了。

  大坝上忽然泛出了微光,人字门缓缓地洞开了。婴儿神秘的言灵命令着控制出入系统的计算机,强行打开了通道。


热门小说推荐: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伏天氏》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临渊行》 《三寸人间》 《我不是野人》 《历史小说》 《剑来》 《龙族1·火之晨曦》 《大奉打更人》 《龙族2·悼亡者之瞳》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地球第一剑》 《龙族3·黑月之潮》 《龙族4·奥丁之渊》 《洪荒二郎传》 《万族之劫》 《天唐锦绣》 《深空彼岸》 《大唐扫把星》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