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1·火之晨曦

作者:江南

  6.最后的赌注

  “一个新生,一天之内拿了当日十大头条的六条,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他可击毙了凯撒和楚子航,假设那时候他的枪里填的不是弗里嘉子弹而是实弹的话……”

  “点点点,那样不是会很好玩么?点点点。”

  “这样的人不上十大头条谁上十大头条?”

  “有谁把八条路明非新闻的链接都贴一下?”

  “惊爆新闻,‘S’级学生路明非对于龙皇秘仪咒文没有共鸣,校方正在寻找原因!

  “自由一日的王冠归属于谁?又是谁轰爆了凯撒之后又轰爆了楚子航?

  “豪奢的晚宴,路明非深夜订$497大餐享用,包括鹅肝酱和鱼子酱!

  “1区303宿舍外走廊人流汹涌!’

  “路明非抓拍照片合集!

  “路明非和前‘S’级学生履历比较。

  “看这个履历比较路明非简直是头猪嘛!

  “至少现在他有十万美金的信用额度了。

  “我就好想用我的鼠标点爆他!

  “…...”

  穿着睡衣的曼施坦因教授摇摇头,关闭了卡塞尔学院校网的讨论区页面,今夜大概是个不眠的夜晚,在线的人数冲到了新的高峰,整个学院的学生甚至那些化名的教师都在热议那个名叫路明非的学生。一名新的“S”级,会带来希望,还是带来危险,或者干脆就是个笑柄?

  曼施坦因教授也有点迷茫,白之王的猜测并不可靠,他也明白,迄今还没有白王血裔被发现的记录。

  他只能本能地对开枪射杀恺撒和楚子航的路明非感觉到戒惧。

  他关闭了灯,独自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打开手机接通了电话,“父亲。”

  曼施坦因教授看不见了,可讨论区继续高速刷新,留言不停地上移。

  “也许明天他会在3E吃亏,我觉得他不太行的样子,可能是系统错判了他的级别。”有人留言。

  “错判一个‘S’级学生?不过他居然对于秘仪咒文没有共鸣!”·

  “只要是机器,总会发生误判,可能他毫无龙族血统,所以他完全不怕楚子航的黄金瞳。”

  “最大特长是竞技类游戏诶!什么搞笑的特长?”

  “嗨!不如开盘口好了,有谁赌路明非明天无法通过3E考试的?”带着管理员标志的芬格尔留言,他的出现

  带来了一股热潮,这个经年不能毕业的废物师兄是卡塞尔学院校网的热门人物,总能搞到一些有价值的新闻。

  “我觉得下注他能过的少,我开一个好头。下100块,赌他能过!”芬格尔这么说的同时,已经开通了投票区的主题。

  “芬格尔你准备把换掉卡贷的机会都赌在你的室友身上么?”有人嘲笑。

  “No”一侧的赌注迅速地飙升,很快突破了两万美金,而“Yes”一侧的仍旧只有芬格尔的100块,在短短的一晚上里,路明非到达美国后的一切都被挖掘出来了,无论怎么分析他都是个废物。绝不像传说里血统纯正潜力无穷的“S”级学生。

  “难道没有人有点赌博精神么?”芬格尔留言抱怨,

  “你们这样没法玩,只能赢我的100块,现在赌路明非通过考试的盘口是1比1301”

  “我赌500块,路明非能通过考试。”ID名为‘‘村雨”的人留言。

  一瞬间讨论区沉默了,那是楚子航的ID,很少出现在讨论区,这个沉默的中国学生,狮心会的领袖,罕见“A”级学生并不喜欢絮絮叨叨的讨论,而他居然压了500块赌路明非能通过考试

  “我压5000块。”ID名为“狄克维多”的人留言。

  “凯撒”有人留言惊叹。

  “赌路明非不能通过考试。”凯撒说完之后断线了,留

  下一个暂时被冰封的讨论区。

  隐隐约约又是一场竞争的开始,如果世界上真有天敌这种东西,那么恺撒和楚子航一定是,学生们的记忆里,他们两人从未在任何一件事上达成一致。不过今天终于有一件了,在“自由一日”神奇地被那个新生两枪结束后,学生会和“狮心会”的领袖都宣布了认可这个结果。

  他们都会承认自己输给了一个废物?失去了诺顿馆的一年使用权和追求学院里任何一个女生不被拒绝的权力?学生们都觉得这两人疯了。当然他们两个可能并不需要担心追求女生失败的问题……而且楚子航的沉默内敛和光棍至今让他看起来对女性非常冷感,而恺撒已经有了闻名学院的诺诺。

  恺撒捧着无线键盘,半躺在安珀馆大厅的沙发上,看着巨大的投影屏幕上赌注在缓慢地上升。他退出了“狄克推多”的ID之后以“索尼克”的ID登陆,这个不起眼的ID沉默地缩在在线列表的角落里。

  诺诺捧着一杯冰咖啡靠在他背后的墙上,“你其实很

  关注路明非。”

  “对,而且我不知道他会不会通过明天的3E考试。”恺撒坦然地承认了,“我所以那么下注,只是我从来不和楚子航在同一边下注而已。”

  “我知道,5000块对你算不了什么。”诺诺放下咖啡,拎起旁边的电脑包,“我走了,这学期我选了曼施坦因教授的课,得啃啃书,有事给我电话。”

  “要看书的话,跟苏茜住在那么小的宿舍里不会觉得很挤么?而且她白天才给你一枪……她为了楚子航可是

  什么都能做。”恺撒伸手似乎想要阻拦诺诺,“在这里好了,安珀馆可比诺顿馆还要舒服很多。”

  诺诺在门边转身,冷冷地看着恺撤。

  恺撒急忙举起双手,以示无辜,“我是说……客房!我有很多的客房!”

  “我选择住宿舍,不是因为租金,如果我想要租一栋校内别墅来住,我早就租了,”诺诺撇撇嘴,“此外我不喜欢你的布加迪威龙,好在你今天已经输掉了它。”

  她在背后合上了门,恺撒把手伸进那头灿烂的金发

  里,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再有三分钟封盘!还未下注的请即刻投下你们的赌注,所有赌注都要在明天3E考试前打入我的账户,由我

  代为管理,否则视为无效。”芬格尔在1区宿舍的活动厅里的沙发上蜷缩着,抱着他的笔记本摇头晃脑,手指在键盘上弹跳如飞。

  芬格尔一个挺身在沙发上坐直了,环顾围绕他的十几个学生,表情严肃,“听着,现在下注赌路明非通不过3E考试的有42500块,赌路明非通过考试的只有600块。赢家会按照比例分享输家所下的全部赌注。我现在需要你们借给我10000块,在最后一秒钟下注在路明非身上!这样我们至少能赢40000块!我会给你们每个人双倍的

  回报!你们借钱给我,明天早晨就翻倍!这可是绝对的内部消息,失去不再来的好机会!”

  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都看芬格尔的笔记本屏幕,上面赌路明非通不过的金额还在快速上升,短短几十秒钟已经逼近五万块了。

  “这些人……即使他们赢了他们也不过能分享那600块,他们下注那么积极干什么?”有人不解。

  “是因为某些妒忌和恐慌吧?他们在渴望路明非栽得很惨……这可是拥有追求一个女生不被拒绝权的男人,是你你不想把他从学院踢飞么?”另一个人解答,“不过就你女朋友的长相来看,你应该是不必介意这件事的……”

  “嗨!嗨!绅士们,要有专业的赌博精神,我再问一次,我能够筹到我要的10000块么?”芬格尔打断了他们。

  “可你已经欠我们不少钱了……”

  “先生,动用你的商业头脑,这好比你投资了一个公司,可这个公司经营不好,眼看就要关闭,你就收不回投资了。可是忽然来了一个大机会,只要你再注入一些资金,这个公司就能反亏为盈,你有什么理由不增加投资呢?”芬格尔振振有词。

  “你真的有把握?你的室友看起来就是一条废柴……不是说吓得出门上厕所都不敢了么,你不在屋里守着他会不会出事?”

  “废柴也是木头!只要能烧!”芬格尔对室友表达了100%的信任。

  “如果输了你的负债可高达50000块了……如果是黑社会高利贷你大概会被砍死吧?”

  “没关系,”芬格尔耸肩,“我们是高等学府,都是有文化的人。”

  学生们又对了对眼神,终于一个像是带头大哥的下了决心,“好吧,芬格尔,我们愿意相信你,虽然你总是欠钱,但这和你的级别不断降低信用额度降到地板有关……你的个人诚信还是靠得住的,我愿意借给你1000块!”

  “我500块吧。”

  “1000。”

  老债主们为了投资能够得到回报,咬咬牙重新翻开了自己的口袋,犬儒芬格尔像辛巴达故事里那些航海的老奸

  商那样露出了欢乐的神情。

  “好!总额12500块!”芬格尔跳上桌子,竖起食指指天大喝,“还剩多少时间?要在结束前忽然注入资金,

  不能让人看出我们是在黑箱操作!”

  “倒计时34秒!我已经同步到系统时间了!”校园

  高利团伙的精英分子打开笔记本上的倒计时软件,以科学家的严谨给出了答案。

  “提前三到四秒钟,盘口已经锁死,最后几秒该是注

  资最集中的时间,网络可能会有点卡。”有人提醒。

  “ID已经登录上去了么?”

  “使用的是‘Jumanji’,已经登录。”

  “赌路明非不能通过的金额加速上升了……破了7万块……赌他能通过的也有2000块了,有人想投机啊。”

  “没事,不必担心,我们的12500块注进去之后,我们就是庄家!我们会赢80%的钱!”芬格尔带着强烈的

  鼓舞说。

  两侧的赌注都在高速翻动,看来每秒钟都有新的赌注加上去,而封盘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所有人都如股票交易所的交易员那样心跳加速。

  “10,9,8,7,6,5,4,”倒计时者舔着略略发干的嘴唇,“资金注入!”

  “成功了!封盘!”芬格尔在看到“注入成功”的窗口跳出来之后,高跳起来挥舞双手,乱糟糟的胡子头发在空中飘舞起来,让他的脑袋看起来如同一朵即将飞散的蒲公英。

  “赌他通不过的金额突破100000块!卡塞尔博彩会

  有史以来最大的赌博!我们……”高利贷团的大哥收到了芬格尔的鼓舞,也攥紧了拳头大呼,可他忽然愣住了。

  看着屏幕的人们都安静下来,在那边蹦来跳去的芬格尔也感受到了休息厅里异样的沉默。

  “怎么了?”他扭头问。

  “下注在路明非身上的金额是……39400块,最后一秒钟,有人加注20000块……”有人的声音在颤抖b

  “什么人在搅局?什么人也有内部消息?想从我这穷狗的嘴里抢饭?”芬格尔发怒了,“登录我的管理员ID,

  查他是谁!”

  一分钟之后芬格尔愣在了笔记本前,屏幕上清楚地显示着加注人的ID,用的是真名,坦坦荡荡,没有丝毫掩饰——格尔德·鲁道夫·曼施坦因。

  后面还有头衔:“教授”。

  “风纪委员会主席也来下注么……他不是主抓作弊么?”芬格尔觉得头顶直冒冷汗。

  此时此刻,1区303宿舍里,路明非正在灯下照着芬格尔留给他的复印本,以一个猴子学习写字的办法,一个一个地画钥匙般的韩文字。芬格尔说不想打搅他努力,带着满脸诡异的笑容出去了,空荡荡的宿舍里只剩下他。

  他完全不懂韩文,忍不住就要咒骂这些看起来都像钥匙扣的字母。可他没时间骂娘,距离天亮之后不到4个

  小时了,4小时里他必须把八道题全部记在脑海里。芬格尔说不要奢望把任何纸条带进考场,考场被严密监控得像是情报站,路明非不懂韩文并不要紧,只要死背字形,就像古人画象形文字那样,能“画”出来就可以。

  可疲倦如涨潮般慢慢地上来了,路明非的视线里那些韩文字母长得越来越相似,好比孪生兄弟。

  他想为什么在中国时婶婶看韩剧他没有跟着蹭两集呢?好吧,韩剧其实也是没有韩文字幕的。

  也许这份价值2500美元的答卷根本就是假的?是啊,他凭什么相信那个有时候哲学家般白痴有时候小商人般

  狡诈的芬格尔呢?根本从头到尾芬格尔都在占他的便宜。

  过了明天的考试又怎么样呢?在一个满是爬行类血统的天才学院里,他能活着爬出去么?

  爬出去又如何?此时此刻在遥远的中国该是早晨,那个白裙子的陈雯雯是否和她的新男友拉着手走在去一所

  平民大学的路上。

  该死!为什么要屠龙?龙又没有惹你们……

  “为什么不用中文拼音注音啊!”路明非终于受不了了,对着打开的窗口大喊,“难道龙也是韩国的?”

  声音随着夜风而去,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回荡。路明非不知道自己是在对谁呼喊,好像只是有什么东西积郁在心底里,让他想要大声说点什么。

  他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对自己低声说出了很想说的一句话,“诺诺我很想见到你。”

  非关美色,也不是感情,只是上一次在他觉得走投无路的时候,通往未知之路的门在他面前打开,那个像是公主又像是魔女的姑娘穿着套裙和高跟鞋美得凌厉凶狠,走到他的面前来,把一切都摆平了。

  他想要有个人帮他,现在,可是在这里他大声呼喊,无人应答。


热门小说推荐: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伏天氏》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临渊行》 《三寸人间》 《我不是野人》 《历史小说》 《剑来》 《龙族1·火之晨曦》 《大奉打更人》 《龙族2·悼亡者之瞳》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地球第一剑》 《龙族3·黑月之潮》 《龙族4·奥丁之渊》 《洪荒二郎传》 《万族之劫》 《天唐锦绣》 《深空彼岸》 《大唐扫把星》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