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第一臣

作者:青史尽成灰

文字大小调整:
    胡惟庸是什么人呢?

    简单说,这是个跟狗对着咬,都不吃亏的家伙。

    他在渡江之前,就投靠了朱元璋,随后在和州当地为官,很是做了不少事情。胡大海等人剿匪期间,最著名的几场恶仗,都是他主打的。

    身为文人,胡惟庸竟然乔装改扮,深入敌营,刺探情报,助力功成。

    按理说这样的人物,早就该提拔了。

    彼时是张希孟主持百官的考评,天可怜见,他的确把胡惟庸列在了推荐的名单上。由于张希孟担心胡惟庸结党营私,会牵连到自己,所以没有单独跟老朱推荐,毕竟他还不想成为胡惟庸的恩主。。

    但是张希孟给他的文字评价还是很高的,特别多了好几行字。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朱元璋就是没用胡惟庸,把一个很能干的人,排斥在了主要文官之外,老朱在渡江之后,把他调到了宁国,位置也不高,仅仅是知县而已。

    其实这么安排很不正常。

    如今的朱家军扩张很快,管理的事务又多,官吏数目不断扩大,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都被委以重任。

    唯独胡惟庸,他有资历,也有本事,更为重要他是濠州人,属于朱元璋的老乡。

    具备这些优势,没有理由不升官啊。

    要知道当初为了奖励粮长,李善长就开出了侍郎的赏格。

    队伍草创,就是这样,随便谈论一下, 觉得才能不错, 给个位置, 然后就干下去了,这才是常态。

    倒是因为张希孟的出现,朱家军搞了科举, 又从各地选拔人才,建立考评机制, 正规得不像个造反队伍。

    正是如此, 胡惟庸的情况才显得很意外。

    “先生是不是觉得咱一直没用此人, 是委屈了人才?”朱元璋淡淡笑道。

    张希孟道:“的确是没有想明白,不过主公应该有一番道理, 如果不方便,就不用说了。”

    朱元璋顿时瞪圆眼睛,什么话, 好容易有机会能展示一下咱的水平, 你还不让咱说了, 这不是要憋死我吗!

    “胡惟庸无所不用其极, 功利心又那么重,此人不是贤臣, 不是君子,不可托付大事……但他却是一柄刀,一把杀人的利剑。”

    朱元璋冷笑着说道:“在咱的身边, 如同先生一般的贤臣,已经够多了。可有些事情, 咱不能让先生去做,不能脏了先生的手, 没有办法,咱只能用胡惟庸。过去咱没有重用他, 而是把他扔在地方历练,就是要让这口刀更锋利一些,杀起人来,更加畅快。”

    张希孟微微吸了口气,啥也不用说了,老朱这是把胡惟庸当成了工具人,但是不得不说, 朱元璋看人还是很准的。

    胡惟庸胆大包天,又一心往上爬,对自己狠,对其他人更狠。这样的人, 就是一条恶犬,但是不得不说,有时候看守门户,还真离不开他。

    就比如眼下的事情,让胡惟庸接受苦役营,摆弄这帮死不悔改的东西,可持续性敲骨吸髓,绝对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老朱这是又展现出一种特质,在不做人的时候,他是真的会不做人的。

    那张希孟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祝愿胡惟庸和那些倒霉蛋幸福吧!

    在接到了朱元璋命令之后,胡惟庸是颤栗的。

    他从知县,一步登天,成为大理寺少卿,兼任苦役营提举……这中间升了多少级就不用说了。

    这个苦役营其实是他提议设立的。

    也就是说,老朱准了他的建议不说,还把这个量身打造的部门,交到了他的手里。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胡惟庸已经能够预见,这个任命会在朱家军中,掀起多大的波澜……上位如此洪恩,岂能不舍命相报!

    此刻的胡惟庸还没有想那么多,他立刻动身,从宁国县赶到了长兴,迅速把苦役营接了过来。

    负责交接的人是孙炎,张希孟并没有来。

    胡惟庸也不在乎这些了,他只是惊叹于苦役营的庞大……首先,老朱抓了多少俘虏呢?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在横涧山的时候,就抓了七万多,随后占领滁州,和州,脱脱四十万人溃败的时候,老朱也分了一杯羹。

    彼时俘虏总数就超过了十万。

    最早的这一批俘虏,一些被编入军中,一些被安排在军屯,后来又陆续赦免,基本上还剩下的不多了。

    但是渡江之后,攻城略地,抓捕的俘虏不论数量,还是质量,都不比淮西时候差。而且由于朱家军已经有了相当兵马,除了前不久铜陵的一个营之外,大多数的俘虏都没有编入军中。

    粗略估算,苦役营的数额就有七八万人。

    这哪是营啊?

    一个县男女老少加起来,也就几万人。

    七八万的壮劳力,哪怕几个府都未必拿得出来。

    再说句不客气的话,朱元璋的兵马也不过二十万人而已!

    这权柄也太大了,大到了让胡惟庸欣喜若狂,哪怕是自己的老乡李善长见了,都要羡慕。

    既然上位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恩典,那就更要拿出一万倍的本事,让上位满意。

    胡惟庸这家伙的办事能力,丝毫不比李善长差,而且心狠之处,还在李善长之上。

    他接手苦役营之后,就提出了一个任务,要在新安江修建堤坝。

    别看他是宁国的知县,但是对隔壁徽州的情况也很了解,知道新安江水患严重……偏偏徽州,建德等地又十分重要,属于目下朱家军的腹地。

    消除了水患,增加了灌溉,产粮上去了,也是均田之功,而且还有航运之便,能够促进商贸交流,增加赋税收入。

    总而言之,好处多多。

    当然了,对于付出多少劳力,会不会死人,胡惟庸是不在乎的。

    他这个建议送上去,朱元璋几乎没有迟疑,立刻就答应了。

    而且老朱还批示了,那些为祸一方,鱼肉百姓的豪强缙绅,能够修堤坝赎罪,很是恰当。但务必要爱惜民力,不可影响地方,伤损百姓。

    面对朱元璋的要求,胡惟庸那是毫不迟疑答应。

    随后他就行动起来了,再然后,就是长兴的士绅地主倒霉了……耿炳文派遣手下将士,深入各个乡村,清丈田亩,落实均田。

    但是不可否认,将士们人生地不熟,而且由于他们太年轻。

    进入乡村之后,很快就遇到了麻烦。

    最让他们无语的不是那些士绅地主,他们敢抗拒,直接抓起来,再严重的,就按律法办事。

    朱家军一柄铁锤挥出,谁敢对抗,都会粉身碎骨。

    真正麻烦的是那些大爷大妈……最初他们还是害怕朱家军的,但是混熟之后,就不断有人找过了,念叨给他们的田少了,想多分几垄。

    有的干脆说不想要坡地,要换成水浇地。

    可问题是水浇地就那么多,要怎么换?

    这些老百姓也不跟你急眼,就是一遍一遍,不断围着你转圈,不断磨……反正只要功夫深,不怕磨不来便宜。

    据说好些士兵被弄得焦头烂额,晚上都失眠。

    张希孟得到消息之后,他也是无可奈何。

    其实很多时候,老百姓在淳朴善良之外,还有一种狡黠,奸猾,不愿承担责任,喜欢占便宜,市侩,甚至干脆说,几乎每个村子,都会有那么几个自私自利入骨的极品奇葩,能把你气得牙根痒痒的。

    能责怪百姓吗?

    张希孟倒是不这么看,毕竟老百姓之所以会如此,还是千百年来,层层压榨,不断欺凌盘剥,磨没了棱角,磨软了骨头。

    祥子一开始也要做个自食其力,有骨气血性的好人。

    奈何世道如此,一次次打灭了他的幻想。

    对于村民也是如此,张希孟十分理解。

    几千年积累的毛病,不是三天两天就能解决的,这也是现实。

    只不过理解归理解,可是有这些人纠缠着,想要快速完成清丈,貌似有些难度啊!

    很凑巧,胡惟庸跳了出来,他又给出了一个妙招。

    老胡直接去了州衙门,把那些被抓的书吏差役找了出来。

    你们谁熟悉地方的情况,谁有对付刁民的经验,谁愿意出力气,把事情办妥,谁就能出来。

    就算州衙门不要,也可以到苦役营,管的人多,更加威风凛凛……

    经过老胡这么一煽动,很快找出来二十个人。

    随后就是胡惟庸带着他们下到了乡村。

    大多数的百姓,由士兵负责,遇到了麻烦,就这帮人出手。

    也不需要打骂,只是把他们的盘算掀开,把他们手段揭露,然后让他们在村民面前,丢尽脸面,困扰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朱元璋提拔了胡惟庸,胡惟庸又找来了一帮胥吏,还真就有了奇效。

    长兴州的均田迅速推行,胡惟庸的苦役营也在不断膨胀……一股沛然大力,不可阻挡向前推进。

    以长兴为中心,迅速向周围扩散。

    那些豪门士绅,惶惶不可终日,渐渐的,有人为了避免沦为苦役的命运,偷偷离开了朱元璋的地盘。

    乘坐船只,来到了苏州。

    他们的到来,让张士诚大喜过望,不出意外,他又拿出了五百两黄金,欣然赐给了高启。

    谢谢哦!

    高启:“…”




热门小说推荐: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伏天氏》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临渊行》 《我不是野人》 《历史小说》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唐家三少全部小说》 《万族之劫》 《我吃西红柿小说全集》 《龙族》 《耳根小说全集》 《月关小说全集》 《大周不良人》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大明第一臣》 《平平无奇大师兄》 《天唐锦绣》 《镇魂》 《烂柯棋缘》 《夜的命名术》 《大唐扫把星》 《星门》 《辰东小说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