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藏修为的事,真的暴露了?

    驾云飞向渡仙殿时,李长寿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现如今,因南海神教之事,以及自己可能不小心,正面刚了那个传说中的蚊道人一下下……

    自己藏起来的修为,已经不只是底牌那么简单;

    这直接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

    《龟息平气诀》这门‘旁门’法诀,其实花费了李长寿许多精力;

    最初时,他通过不断剖析各类探查修为之法,逆向总结;并对度仙门所存,各类隐藏气息之法进行归纳整合,摸索出藏匿气息之道……

    在他渡劫之前,这门法诀已经有数十次改善,李长寿成仙之后更是将这门法诀,提升到了和遁法同等的战略层次!

    可面对不知道活了多久的金仙,李长寿心底也有些没底……

    ‘只能做好两手准备,若是掌门故意试探,就直接启用三号备用方案。’

    所谓备用方案,无非就是立刻自证自身清白。

    第一时间证明自己非敌人奸细、非外魔,实打实的度仙门弟子,只不过机缘巧合,修行速度快了些,渡劫时又不小心飞升了一下……

    落在殿前,看向前方这座宏伟殿宇。

    李长寿沉下心境、收敛仙识,将自身气息稳定在返虚境八阶,迈步走入其中。

    刚入殿,他就听到了一缕有些虚弱的传声:

    “咳,咳咳……

    小琼峰的弟子,李长寿?

    不要出声,是就点点头。”

    李长寿不动声色,轻轻点头。

    那传声又道:“来左侧,殿角有个小门,进来就好。

    不必紧张,贫道是度仙门掌门,喊你过来,是为了与你说一件小事。

    咳,咳咳。”

    李长寿:……

    其他先不提,听这传声,掌门怎么有点病入膏肓的样子?

    李长寿低头快步走在有些空旷的门派主殿,朝大殿左侧的角落而去,很快就抵达那两扇木门前;

    他站立少许,听到掌门再次传声,才轻轻推开木门……

    里面是一间简单典雅的茶室,摆了几件桌椅屏风,两扇开着的窗外,便是‘云海峰岛’的美景。

    李长寿倒是无心欣赏这些,抬头看了眼坐在窗前的青年道者。

    这就是自家掌门,太清老子记名弟子的记名弟子……

    季无忧。

    其面若冠玉、剑眉星目、英俊潇洒,这些自不用多提;

    一般来说,保持着中年或者青年面容的男炼气士,如果不是自己或道侣有什么特殊喜好,形象都不会太难看。

    掌门的笑容温和,气质儒雅,给人一种温文尔雅之感……

    但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

    这位金仙境的掌门大人,面色苍白、气息虚弱、双目无神,虽然身姿挺拔,却透露着满满的憔悴虚弱之感。

    若非知道自家掌门道号‘无忧’,名为季无忧,在东神州被称之为‘无忧掌门’;

    李长寿还真忍不住在心里,给掌门挂个‘洪荒虚空公子’的外号。

    见到李长寿,掌门大人微微一笑,嘴边竟有一丝仙血滑落……

    李长寿也被吓了一跳,忙道:“掌门!”

    “小问题,小问题,不必担心。

    只是些元神创伤,已经服用了疗伤灵丹。”

    掌门季无忧擦了擦嘴角,轻轻吐纳,稳住了自己的伤势,“这点伤势,稍后闭关就可复原。

    长寿是吧,拿着……

    贫道等你几日了,只是为了给你此物。”

    这位季无忧掌门在袖中摸出了一只玉瓶,用仙力轻轻推到了李长寿面前,李长寿低头双手捧过。

    李长寿此时,心底也颇为感慨;

    自家掌门为了护持仙门,竟落得如此伤势!

    自己此前还评价说掌门的神通太水、本领稀松,当真……

    唉!

    李长寿心感惭愧,对这般拼命护持门内的掌门,心底实情实意的存有感激。

    “掌门,您有伤在身,还请早日闭关疗养。

    您为护持门内,力战外魔,当真辛苦了。”

    “小问题,小问题。”

    季无忧笑了声,面色有些尴尬,叹道:“其实是前几日,贫道得了开山祖师传下一门窍中养先天气的神通……

    贫道这几日试着修行,有些操之过急,不小心被自己震伤了元神。

    哈哈……

    咳咳,咳咳咳!”

    李长寿:……

    “长寿啊。”

    季无忧淡定地擦了擦嘴角的血,看着李长寿手中瓷瓶,目光略带犹豫,还是言辞委婉地说道:

    “你手中之物,须得好生拿着。

    你可知,咱们度仙门道承祖师,也就是贫道的师父,乃人教所属,昆仑山清德仙神,度厄真人。

    这瓷瓶,就是咱们人教的一位大前辈、大高人,托道承祖师,咳……转交给你,说是要与你了断些许因果。

    此事贫道也不好多说,但这也是你的缘法,里面的灵丹,须得善用。

    明白了吗?”

    李长寿心底一阵恍然,低头道:“弟子明白。”

    “去吧,记得此事就好。

    你修为资质都还不错,今后渡劫成仙了,就在门内安心修行。”

    季无忧摆摆手,李长寿躬身领命,退出了这处小屋。

    还没完全关上门,李长寿又听到了一阵剧烈的咳嗽,以及‘噗’的一声,似乎是喷血的动静……

    嘴角抽搐了下,李长寿掩好木门,就当什么都没听见,转身朝着殿门而去。

    掌门最后一句话,其实是给他一颗定心丸。

    度仙门每两百年招纳一批弟子,在招纳下一批弟子前,会给这批弟子一个选择,可以继续留在门内,也可外出修行、去外面闯荡。

    掌门话中的意思:

    只要李长寿安心修行,今后度过成仙劫,在门内的待遇就不会太低。

    离了殿门,李长寿心神已经再次安定了下来。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自己的修为并没有暴露。

    季无忧掌门身为一门之主,会特意关照他一个小琼峰的弟子,只是因他手中拿着的这只瓷瓶。

    若是所料不错,这是玄都大法师赐下的;

    要了断的因果,就是上次月老找自己的那事。

    嗯……

    玄都大法师和月老,到底对他的姻缘泥人做了什么?

    李长寿看了眼瓷瓶中的灵丹,先不说这灵丹如何,这瓷瓶就非普通法器,除却可以保持成丹的药性,还有稳固丹药、防碰防撞的效果。

    心底分析了下这枚六转灵丹的药效,嘴角一阵抽搐。

    培元固基、稳固元神、增强先天阳气……

    能看出,这位人教首徒的炼丹水准相当厉害,毕竟【六转灵丹】级别的补阳丹药,可不是谁都能随便拿出来的。

    这丹药……

    给师父用吧。

    毕竟是六转灵丹,忽略掉增强先天阳气的作用,还可稳固元神,对师父这般浊仙十分有裨益。

    只是这丹药总归,是会对男炼气士的身体产生一些不可抑制的影响。

    劝师父找个师娘?

    如果只是因为一颗丹药,也没有必要。

    ‘不如,就把这颗丹药,作为师父找到道侣时的贺礼吧。’

    李长寿微微一笑,将瓷瓶收了起来。

    离度仙殿稍远,李长寿才慢慢放开仙识。

    师妹还在酒施师伯那呼呼大睡,只是她束腰上绑着的口袋,在不断扭动……

    师父醒了?

    李长寿连忙驾云赶了过去。

    后面如何跟师父解释,他早已想好了说辞。

    路上,李长寿路过百凡殿附近,朝着百凡殿殿前看了眼。

    在一颗树荫下,有两座石碑被立了起来,一面记下了度仙门突遭大劫,门人力战、护持山门的经过。

    另一面石碑上,写上了在此战中陨落的度仙门仙人……

    一个门派的安稳,其实就是靠门派内每一个炼气士去维护、维持。

    自己的窝,自然要自己守护好。

    然而,李长寿很快又看到了,在两面石碑对面,殿前广场的另一个角落……

    那里有三具刚被放好的石雕。

    左侧是个身段玲珑、面容俏丽的女仙,居中是个面容中正的背剑男仙,右侧是个扛着大斧、呲牙大笑的壮汉。

    这三座石雕颇为传神,制作石雕之人,精准地抓住了每个纸道人的‘神髓’。

    三座石雕两侧还有两只竖牌,上面写着:

    【人族义士千古】

    【度仙永世敬仰】

    前方还有个小香炉,插着三柱长燃香。

    李长寿禁不住揉了揉眉心,就当没看见这些,赶去师妹身旁。

    现如今,度仙门正追查血蚊傀儡的来历,以及这几位‘义薄云天真道友’的跟脚。

    追查前者,自然是为了报仇雪恨;

    追查后者,倒是为了做些弥补,给三位道友的亲友一些好处。

    关于蚊道人,李长寿倒是觉得,将自己知道的情报暗中透露给度仙门,还不如将此事一直瞒下,让度仙门漫无目的地搜查。

    而这几位‘义士’……

    李长寿心思顿时活泛了起来。

    要不要,搞几个纸道人来哭丧,变相地在门内混些宝材灵石?

    李长寿随之一笑,打消了这个想法……

    这一战,让他清晰的认识到阵法的作用,也有了更远、更大的规划。

    小琼峰大阵可以不断强化、不断加深,其内阵基完全可以组合成一个整体大阵,将小琼峰炼制成一个巨大的可移动阵基。

    洪荒有修为高深的仙人,可将自己的洞府炼制成法宝,可大可小,随心如意。

    待自己修为更高一些,也可以这么搞搞。

    那时若是再遇到威胁到整个门派的灾祸……

    进,可将小琼峰祭出去灭杀强敌;

    退,可直接将小琼峰收到袖子中,遁地十万里。

    只是,这需要海量的宝材,长久的准备。

    ‘自己现在倒是不缺时间,该搞还是要搞。’

    李长寿心底下了决心,眼前不远已是酒字酒仙之地,收敛心神,低头落了下去。

    先把师妹喊醒,一同回返小琼峰,将师父安抚好再说其他。

    ……

    ‘我现在,能为菡芷师侄做些什么?’

    金鳌岛的宝池旁。

    清秀少年模样的敖乙,看着一旁暗自神伤的菡芷,目光也带着几分黯然。

    元泽师兄被人算计,被掌控了心神,做下了荒唐错事,前几日,被人教大师兄将尸身和一缕残魂送回了金鳌岛。

    经阐教几位高人,在人教大师兄面前求情,元泽师兄的残魂最后也被免了大半罪责,得以去投胎转世,与截教再无干系……

    想起元泽师兄平日里对自己的关照,敖乙不由暗下决心。

    汝弟子,吾善待之。

    “菡芷……”

    敖乙刚想说些什么,仙识突然发现在金鳌岛外飞来的两名老道。

    他顿时打起精神,忙道:“送元泽师兄魂魄去地府的两位师兄回来了!”

    菡芷抬头看了眼,顿时眼眶又泛红了,连忙驾云迎了上去,想问问自己师父在黄泉路上走的如何……

    片刻后,这两个老道被敖乙和菡芷仙拦下,两位老道都是皱眉不语,不知该如何开口。

    敖乙忙问:“两位师兄,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

    “唉,本应是无事的,本该是无事的!”

    左侧那老道叹了口气,低声道:“看在咱们截教的面子上,地府仙人自然不会留难。

    但按圣人老爷定下的规矩,咱们不能干涉六道轮回,所以地府仙人只能保证,给元泽师弟安排,福源上等的人道转生,也就跟这一世没了牵扯。

    可没想到的是……”

    右侧那老道仰头长叹:“元泽师弟喝孟婆汤前,那一缕魂魄又开口了!”

    “什、什么……”

    菡芷颤声问,“我师父说了什么?”

    “他说,放心就是,投胎这般小事,应该也出不了问题。”

    菡芷禁不住一手扶额,只感头晕目眩……

    敖乙忙问:“结果如何了?”

    “他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走到了几条路径前;

    却是不知为何,忘川河中打了个浪,飞了个浪花出来,将他的魂魄打入了一旁的畜生道。

    我们救也不得,他魂魄就被轮回盘吸走了。

    后面的事我们也托关系打听了,元泽师弟好像投胎去了妖族那边,下一世,应该会是一只黑皮豹。”

    “师……”

    菡芷听闻此言,却是悲伤过度,元神动荡、心神衰竭,身形摇摇欲坠,被敖乙连忙搀扶住。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